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執魔 > 正文 第1065章 海魔怯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百度乐彩:正文 第1065章 海魔怯

    這么個小蘿卜般的小丫頭,居然是海巫部近百萬年來,唯一一個能與六劫海魔溝通的人?

    寧凡第一次認真打量起巫娜。

    不得不說,這小丫頭年紀雖小,卻著實是一個美人胚子,破舊的皮裙難掩其風姿,凹凸有致的身材也已開始發育,放在他此生所遇女子中,也算是中等偏上的姿色了,難怪會被之前那個巫衛統領看中。

    除此之外,寧凡看不出此女在修為上有任何奇異之處。

    細細探查后,寧凡得出此女骨齡還差一點達到十三歲的結論,修為的話,則只堪堪達到辟脈九層。以這個年齡,能擁有這等修為,已經算是不錯了,但憑借這點修為,成為海巫部近百年來最為特殊的存在,顯然還是不夠資格的。

    此女身上,莫非還有他未發現的奇異之處么…寧凡暗暗猜測道。

    “巫娜沒有撒謊,大哥哥是好人,巫娜不會騙大哥哥的,巫娜真的能和海魔大人交談。就是因為巫娜擁有這個本領,姐姐才會認我為妹妹,收養我…巫娜是個孤兒,這世上對我最好的人,就是姐姐了…”

    似乎以為寧凡的沉默,是因為不相信自己的話,巫娜有些著急了,她真的想親手救出姐姐。

    “義妹么…你與巫言,不是親姐妹?”寧凡有些詫異的問道。

    轉而一想,又覺得十分正常。

    巫言乃是活了數百萬年的萬古仙尊,而巫娜,則只是一個骨齡不足十三歲的小丫頭,若是時光倒回十三年前,世上還沒有這么個人呢…

    自然不可能是親姐妹的。

    巫娜與巫言不是親姐妹,但對于巫言的感情,卻比這世上很多親人間的感情都要真摯…

    寧凡微微沉默,望了望天空,不自禁地想起了年少時的往事。

    那一年,他還只是海寧寧家一個雜役義子。

    那一年,他也有一個義弟,雖非血親,卻是年少時的寧凡,生命中唯一的親情溫暖…

    這世上,也有感情可以跨越血緣呢。

    “你既然不懼怕海谷禁地的兇險,我便帶你一同入谷,不過若是我判定你的能力不足以?;ぷ約?,我會將你收入我的界寶世界之中,暫避一二,不可能任由你在險地胡來的?!蹦才牧伺奈啄鵲男∧源?,微笑道。

    巫娜的臉,頓時紅得好似煮熟的蝦,這個小丫頭,真的很容易害羞呢。

    十余息之后,寧凡循著此地空間波動,在此地荒原上空破開了一個空間入口,將巫娜纖細的腰肢一攬,無聲無息進入到空間之內。

    而后,空間入口閉合。

    映入眼簾的,是一處陰云籠罩的封閉空間,空間壁上布滿了禁制,使得外人很難侵入到此地。

    地形是一望無際的山谷,這里的山峰不是陸地山峰,細看之下,會發現這些山峰皆是無比巨大的古老珊瑚礁所形成的的化石,珊瑚山上嵌滿了各色海洋生物的化石。

    有貝殼,有古老海獸的化石,也有寧凡從巫娜那里得到的特殊古魚化石…

    此地的古魚化石,果然與海巫部市集上售賣的那些化石不同,有一種說不出的道韻蘊含其中。

    “你賣給我的化石,是從此地撿的吧?”寧凡問道。

    “是的,姐姐身為我族巫女,時?;嶗春9冉?,使用此地的古老祭壇來為丹藥提升品質。有時候海魔大人脾氣暴躁,姐姐便會帶我一起進入,由我來安撫海魔大人的情緒。姐姐在一旁忙碌,我就在那里陪海魔大人說說話,哄好了海魔大人,我便撿撿這里的化石,自己和自己玩…”

    說話間,寧凡已帶著巫娜,穿越了此地數百座峽谷。

    前方,尸腐的味道越來越濃,隱隱傳出的壓迫感也越來越重。

    正前行間,忽有一隊臉上抹著油彩的巫衛從峽谷深處飛出,將寧凡圍住。

    這是常年留守此地的巫衛。寧凡之前所斬殺的巫衛,并不是全部!

    “你是何人!居然敢入侵我海巫部禁地,不想活了么!”數十名巫衛殺氣騰騰對寧凡問道。

    但當目光注意到巫娜的存在時,一個頭領模樣的巫衛目光頓時一亮,繼而對身后的手下令道,

    “算了,不必管此人是誰了!烏魯統領想要的那個小丫頭居然自己送上了門,你們幾個,去殺了這個面具小子,不要傷了巫娜,巫娜可是烏魯統領要的人!嘿嘿,等烏魯統領享用過此女之后,肯定不會少了你我好處!”

    此人一令之下,眾巫衛便也懶得和寧凡廢話,直接放出一道道法寶神通,朝寧凡殺來。

    不過是一群命仙、渡真而已,寧凡根本懶得理會這種雜魚角色,直接一口魔火噴出,頓時眼前的峽谷,變成了火焰谷,那些打向他的法寶神通也好,那些圍住他的巫衛也好,通通葬身在了火海之中,燒成了飛灰。

    巫娜面色微微發白,畢竟只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小丫頭,不可能對于寧凡殺人的一幕麻木無感的。

    當然,出于對于寧凡的好感,她也不至于因為目睹寧凡殺人,而對寧凡產生害怕情緒,只是不自禁地朝寧凡臂彎靠得更緊了些。

    “怕么?”寧凡問道。

    “不…不怕?!?

    “怕也無妨的,你和我不同。似你這等年紀,對逝去的生命有所敬畏,并不是什么壞事,只要內心沒有迷茫便好。若是內心沒有任何情緒波動,于你而言,反而才是最可怕的。你,不錯?!?

    “啊…我、我這么膽小,也能被夸獎么?!蔽啄群鏨梁鏨戀拇笱劬?,滿滿都是驚訝。

    “這里有多少巫衛把守?”寧凡話鋒一轉,問道。

    “有…有一百二三十人吧,加上大哥哥殺掉的那些,就是巫衛與長老團勢力的全部了?!蔽啄汝胖竿匪愕?。

    “你們海巫部,很討厭這些巫衛吧?”

    “嗯,他們都是百花帝安插在我們這里的人,總是欺負我們族人?!?

    寧凡不再多言,繼續前進,又穿越了數十峽谷之后,再次殺出數十名巫衛,自然又被他一口魔火燒成了灰。

    第三次遭遇巫衛時,巫衛中總算有碎念級強者出現了,當然,還是逃不過寧凡魔火焚殺。此刻寧凡乃是修為全開的狀態,一口十二涅魔火,罕有碎念層次可以擋下,便是萬古仙尊,也要畏懼寧凡的魔火之威。

    而后,便再也沒有遭遇巫衛了,數一數人頭,貌似此地留守的巫衛已經被他殺盡了。

    這些留守巫衛絲毫引不起寧凡的興趣。

    此地唯一能夠讓他警惕的,只有海谷最深處隱而不發的那道仙帝氣息!

    海魔!

    蟄伏此地的海魔,似乎也察覺到寧凡的不斷接近,當寧凡行至一處腥風肆虐的峽谷時,海魔給了寧凡第一聲警告。

    一聲魔吼,直接隔著寧凡倉促張開的護體金光,震得寧凡耳膜出血,倒是巫娜丫頭,面對這等魔吼似乎沒有任何不適,這可不是區區辟脈修士能夠做到的程度。

    這小丫頭身上,果然有一些奇異的地方。原本寧凡還分出了一些護體金光?;の啄?,并隨時準備將巫娜收入玄陰界?;て鵠?,如今看來,完全沒有這個必要。

    寧凡繼續向前飛行,前方的腥風越來越劇烈,實質化的血紅風刃,連空間都能切開,使得海谷禁地深處的空間,處處都是碎裂,虛風不斷從空間裂縫之中滲出來。

    二十息之后,第二聲魔吼傳來,這一次寧凡準備充分,雖說在這等魔吼之下仍舊有些耳膜發疼,卻沒有再出血。

    四十息后,海魔第三次魔吼傳來,這是他最后一次警告。

    寧凡沒有理會這等警告,他終于還是來到了海谷禁地最深處。

    一個氣勢恢宏的古老祭壇,映入眼簾!

    祭壇上布著不知名的古老陣紋,陣紋的中心,立著一尊白銀巨鼎。祭壇的上空,則漂浮著十二個巨大血色光團。

    每一個血色光團之中,都封印著一個生物,生命氣息一點點被那光團吸收。

    第十二個光團中,赫然封印著昏迷不醒的巫言!

    隔著血色光團,寧凡也能感知出巫言的虛弱。一身骨骼似乎全部被打碎,身上傷勢極為嚴重,更糟糕的是,封印她的血色光團,不斷吞噬著她的生命力,使得她身上傷勢不僅無法恢復,更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惡化、加重!

    “姐姐!”

    巫娜淚流滿面,呼喊道。

    但她沒有擅自跑向祭壇。

    寧凡也沒有立刻施加援手,將巫言救出。

    因為在這祭壇之下,匍匐著一個氣息可怕的大家伙!

    海魔!

    這是一個章魚模樣的異獸,擁有著小山般巨大的身體,肉身腐爛極其嚴重,一些腐爛位置,更是插著不知名的黑棒,傷口流著膿血。

    “外修…”

    三聲警告后,此刻的海魔面對寧凡,已沒有了絲毫耐心,內心升起了極為狂暴的殺意,恨不能一口吞掉寧凡。

    不過旋即,它的目光落在了寧凡臂彎下的巫娜身上。

    “主…人…”

    居然對巫娜主人相稱。

    一個是死于上古的古海兇獸,一個是骨齡不足十三歲的小丫頭,海魔為何要對巫娜主人相稱?

    這里面或許有一些緣由,可惜,寧凡沒有時間去考據這些緣由了。

    因為海魔向巫娜打完招呼后,殺意再一次鎖定在寧凡身上!

    “海魔大人!這位大哥哥是我的朋友,請不要傷害他!”

    巫娜紅著臉輕輕掙脫寧凡的懷抱,隔著百步的距離,對海魔大聲喊道。

    “主人…有令…無所…不從…但…身不…由己…”

    海魔的巨大獸瞳中,忽然有了掙扎之色。

    似乎想遵從巫娜的命令,但卻有另外一股力量,控制著它的身體,體內兩股意志不斷碰撞,爭奪著身體的掌控權。

    最終,海魔原本還有些清明的獸瞳,化作了詭異的復眼,有如昆蟲一般的眼睛!

    并在化作復眼的瞬間,海魔無數觸手,卷動仙帝一擊的威勢,朝寧凡打來。

    巫娜頓時大急,顯然沒料到一向還算聽她話的海魔大人,這一次居然絲毫不理會她的訴求。

    繼而眼前一花,風景快速變幻,已被寧凡收入到玄陰界之內了。

    寧凡確認了一件事,那便是巫娜小丫頭沒有撒謊,確實有與海魔溝通的本事。甚至于,海魔本身的意志,似乎十分愿意遵從巫娜的任何命令。

    但詭異的是,又有另外一股意志,在控制著海魔的身體,使得海魔最終還是對他發動了攻擊。

    如此情形之下,寧凡自然不可能放任區區辟脈修為的巫娜再在外面瞎晃了。與仙帝斗法,一個法術波及都可能讓巫娜化作飛灰。

    “堪比六劫仙帝的攻擊么,既如此,就不得不全力一戰了!”

    黑貓,融為一體!

    滅神盾防御,全力催動,熊熊燃燒的金焰巨人,呈現在海谷深處!

    寧凡的身體頓時裹在的滅神巨人之中,左手持盾,巨盾格擋,輕易便擋下一根又一根觸手攻擊,強大的波動散開,周遭頓時塌陷了數不清的峽谷。

    寧凡卻毫發無傷。

    滅神巨人右手持逆海劍,逆海劍神通一展,頓時附上了六種道則的光芒,迎著海魔的觸手斬去,卻只能發出金鐵撞擊聲,根本無法破開海魔的絲毫防御。

    一人一獸攻守切換極快,短短一炷香而已,二者便對攻了上百次,皆無法傷到對方半分。

    不得不說,如今的寧凡面對普通仙帝,防御方面完全不是問題,攻擊方面卻是一大短板。

    漸漸地,海獸看待寧凡的目光,有了凝重。

    在它為數不多的靈智中,此刻的寧凡所表露的修為,僅僅通過秘法拔高到了三劫仙王的層次而已,自己堂堂仙帝級兇獸,居然拿不下一個三劫仙王,當真有些匪夷所思了。

    它是魔獸!

    它的一身攻擊,都在強悍的肉身之中!

    他的觸手全力一擊,所蘊含的巨力便是同級仙帝,都罕有能夠正面格擋的,除非是那種煉體成道的仙帝!

    寧凡的肉身強度,顯然沒有達到那等層次,卻憑借一件法寶,輕易擋下了它一次又一次的巨力攻擊…

    這是什么法寶,居然如此強大!

    “果然,憑借如今的我,傷不到仙帝太多…但有滅神盾在,等閑仙帝想要傷我,同樣極難!有烏仙云在,我想從仙帝手中逃脫,同樣不是什么難事。這就是我如今的實力了?!?

    “當然,我手上也并非沒有能夠傷及仙帝的手段,便拿你這海魔,試上一試我與仙帝的差距!”

    海魔忽然張口一噴,噴出無數紫黑色的毒漿,寧凡神通一展,直接張開湮流大河,將毒漿盡數收走。

    寧凡再一翻手,將海魔也鎮入湮流大河河底,但憑海魔的實力,只一個沖撞,便從湮流大河沖了出來,這等神通,顯然封不住它分毫的。

    此刻,海魔已經知道了寧凡的棘手,內心對于寧凡,已經沒有了任何小覷之心。

    再次張口一噴,這一次噴出的卻不再是紫黑毒漿,而是一滴純黑色的墨!

    那是它的本命魂墨!

    是它生前死后,不斷抽取體內墨汁祭煉而成的最強底牌,所傳出的氣勢,隱隱達到了先天法寶的威能!

    “染…”

    海魔一聲之后,其本命魂墨忽然爆開,化作數百萬只墨汁章魚,悍不畏死地朝滅神巨人撞去。

    寧凡以滅神盾格擋這些小章魚,卻驚訝的發現,這些小章魚并不存在攻擊力,撞在滅神巨人身上,并未對滅神巨人造成任何損傷,而是以自身墨色,將滅神巨人周身纏繞的金焰一點點染黑。

    這墨汁似乎有極為恐怖的封印之力,每染上一些墨色,寧凡的滅神巨人便有少許力量被封印,防御不斷下降。

    若說最初之時,寧凡化出滅神巨人足以防御九劫仙帝一擊,被墨汁不斷染黑后,則只能防御八劫、七劫仙帝一擊,甚至開始朝著六劫防御下滑…

    好生詭異的墨汁!

    好生恐怖的封印之力!

    倘若仙帝級別的對決,只是你來我往的對轟,寧凡憑借滅神盾防御,完全可以無視九劫之下一切仙帝的攻擊。

    但可惜,仙帝若是遇上轟不開的龜殼,也是會想辦法的…眼前海魔使出的本命魂魔,便給了寧凡難纏之感。

    見寧凡防御不斷削弱,海魔獸瞳之中寒芒爆射,只待寧凡防御削弱到一定程度,便仗著肉身巨力徹底轟開寧凡的防御,將寧凡滅殺。

    可惜,寧凡也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傻傻等著防御降光再反擊。

    滅神巨人忽然將逆海劍一收!

    繼而身處巨人體內的寧凡十指掐訣,四道傳出先天氣息的流光,忽然憑空出現在巨人身前,并朝著海魔打落!

    一為搜寶羅盤,一為聚靈門,一為五行瓶,一為烏仙云!

    皆是先天法寶!

    這四寶并不是攻擊類先天法寶,但并不代表完全沒有攻擊力,單說先天法寶的堅固程度,拿來砸人都有莫測威能的。法寶到了這一等級,基本都是攻防一體,只是各種側重罷了。

    當然,只是拿來砸人,而不是使用法寶內蘊含的神通,單獨一件非攻擊類的先天法寶,傷害遠遠比不了攻擊類先天。

    饒是如此,四件先天法寶威能合一,所造成的殺傷也著實有些非同小可了,至少已經與一件攻擊類先天法寶持平。

    烏仙云、搜寶羅盤、五行瓶在后,聚靈門在前,四件法寶的力量,全部匯聚在聚靈門之上,使得聚靈門下墜之勢更加沉重。

    巨門砸落之威,往往一砸之下,便能砸斷海魔數根觸角,但可惜,海魔神通一展,那些觸角便再次幻化出來。

    新幻化出的觸角,要比之前的觸角小上一圈,也就是說,寧凡的攻擊終于不是全然無效了!

    “四件…先天…”

    海魔獸瞳中浮現出一絲震撼。

    它生前死后,苦苦祭煉了無數年,才祭煉出唯一一滴堪比先天法寶的本命魂魔,乃是其最強底牌。

    寧凡卻有四件達到先天的法寶!單論多寶程度,仙帝之中已經罕有人可以與之相比了!

    若是四寶齊出,怕是仙帝之下,沒有誰能正面擋下四件先天法寶合擊的!

    轟!轟!轟!

    觸角不斷被四寶砸斷,不斷重生,斷裂重生間,海魔的氣息終于開始一點點削弱,顯然是在這等攻擊之下,積累了一定傷勢。

    更為棘手的是,這四件先天法寶幾乎將海魔的所有攻擊路線全部擋住,使得此刻的海魔只有防御之功,而無法分心對寧凡再次發動攻擊。

    無奈之下,只能將原本染黑寧凡滅神巨人的魂墨召回,拿來污濁寧凡攻擊他的四件法寶。

    魂墨的力量有限,既然要防御四件先天法寶的攻擊,自然就無法繼續弱化滅神巨人的防御,隨著身上黑色散去,寧凡的滅神巨人再次化作熊熊金焰的姿態,防御恢復到巔峰狀態。

    到了此時,海魔與寧凡對決,已經隱隱落了下風!

    仙帝與仙王對決,居然落了下風,此事說出去極為荒謬,但若是那名仙王持有持有四件先天法寶,也不是不可能。

    且當寧凡終于使用第五件先天法寶之后,海魔終于有了駭然。

    先天中品法寶…水淹一界瓶!

    此寶所傳出的恐怖威能,隱隱已經給海魔造成了生死威脅,這等品級的法寶,便是準圣都不一定有,寧凡竟有!

    “且慢…我…不打了…”

    起初還對寧凡充滿殺戮**的海魔,終于在水淹一界瓶出現之后,殺戮**退去。

    恢復了最初的理智。

    理智告訴它,無論是出于前世主人巫娜的命令,還是出于寧凡的威脅程度,它都不應該再與寧凡戰下去了…

    至于與百花帝的交易,與性命和主人命令相比,似乎已經無足輕重了…

    此人,有些過于厲害了...(未完待續。)
  //www.trtrh.com/5_5569/1482019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