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執魔 > 正文 第1104章 黑繩

河北20选5五几点开奖:正文 第1104章 黑繩

    “暗君狂死了?”

    幾乎在暗君狂隕落的瞬間,附近追殺寧凡的暗族強者,皆有了感應,微微一詫。

    但也只是一詫而已,畢竟暗君狂在暗族百子當中,不過排第九十七位。區區碎念修為,連萬古仙尊都不是,被寧凡擊殺再尋常不過了。

    “哎,真是麻煩,老祖為何一定要如此針對這亂古傳人,我暗天途,平生最討厭的就是麻煩了…”

    黑沉沉的天空中,一個背生雙翼的青年仙尊,不耐地自語道,他,是暗族百子第十七位,暗東來。

    嘴上說著麻煩,但卻仍舊跟著羅盤的指引,朝寧凡拼命追去,慵懶的眼神中,同樣深藏一絲貪婪。

    暗東來不喜歡麻煩!

    但若擊殺寧凡,能獲得巨大賞賜,則例外,為了此事,他可是做了諸多準備的!

    根據羅盤的顯示,他與寧凡的距離越來越近了,對方應該在朝他迎面飛來,且將一路所遇到的所有暗族天驕,都擊殺了。

    “第九十四子,暗海也死了么…”

    “第八十二子,陰雷隕落…”

    “第六十九子,陰宵死…”

    “第四十三子,暗鋒死…”

    距離寧凡越近,暗東來的目光便越陰沉,短短百息不到,居然已經有十多個暗族天驕、上百名暗族碎念死于寧凡手中了?這怎么可能!

    要知道,所有參加這次狩獵的暗族修士,可都是做了充足準備,才來獵殺寧凡的…

    近了,近了…

    暗東來與寧凡的距離越來越近,不可自抑地,他有了一絲緊張,一絲興奮…

    ??!

    前方忽然有了大片火光燃燒,暗東來猛地收住遁光,瞪圓了雙眼。

    就在他的眼前,又一個暗族碎念天驕,被寧凡一蒲扇燒成了飛灰!

    “連第十九子暗天石都不是此人一合之敵?呵呵,看來我也很危險啊…”

    嘴上說著危險,但暗東來卻難掩興奮,一步步朝寧凡踏空而去。

    寧凡從遮天火光中走出,目光冷漠無情,看暗東來有如一個死人。

    此人萬古二劫仙尊的修為,無法讓寧凡有任何重視。

    但不知為何,此人居然帶給寧凡一絲?;?,使得寧凡沒有小覷暗東來,亦沒有選擇一見面就出手擊殺,而是在觀察…

    “嗯?這亂古傳人見了我,居然沒有立刻滅殺?”

    暗東來一詫,心道寧凡該不會看出自己體質的詭異了吧,轉而又將這種念頭壓下。

    他共死之體何其隱秘,除了族內極少數存在,誰也不知!

    共死之體,顧名思義就是殺他者,會和他性命相連,遭到詛咒,共同死去!

    除非是那種修為高于他數個級別的仙王、仙帝,否則誰也無法無視這種共死詛咒!

    寧凡再厲害,也只是一個萬古仙尊,暗東來深信,寧凡無法抗衡自己的特殊體質!

    丹田之內,暗東來的元神手捧三顆紫金色的丹丸,興奮異常。

    這三顆丹丸,是族內耗費巨資,為他尋來的免死丹,可令他復活三次!

    今日殺寧凡,也許…只需要耗費一顆丹藥,共死一次就夠了…

    “你,就是亂古傳人?這點修為也敢獨自一人來我暗族,真是垃圾!”

    暗東來口氣極為囂張,欲激怒寧凡出手。

    寧凡深深掃了暗東來一眼,眼中青芒閃爍,好似一瞬間將暗東來整個身體都透視。

    暗東來內心一凜,此刻被寧凡注視,他居然有了被自家始祖注視的感覺,當真匪夷所思。

    “詛術…原來如此,你的身體,帶著詛咒,這是天生的么,攜如此特殊的體質出生,你在暗族,應該有相當超然的地位吧?!?

    寧凡淡漠道。

    簡簡單單一席話,卻說得暗東來面色大變。族內仙帝若不事先了解,都看不穿他的體質,寧凡居然一眼便洞穿了全部!

    這就是亂古傳人的眼力?!

    “詛咒,隨因果而生,若無因果,則無從詛咒,你以為能和我共死,但其實,只是徒勞…”

    寧凡好似看穿了暗東來的一切,心中顧慮再無,風火蒲扇猛然煽動,無數火光朝著暗東來席卷而去,讓暗東來膽寒的到快要窒息!

    這一扇,是先天法寶的一擊!

    但卻又不僅僅是先天法寶的威力,更因為融合了先天雷霆、先天火焰的力量,使得此寶威能憑空翻了一倍不止,極少有先天下品法寶,能達到如此威能了。

    暗東來堂堂萬古仙尊,居然沒有在這火光當中撐住一息片刻,直接被燒成了飛灰!

    同一時間,數千大陸之外,一處早已被暗東來標記過的山丘上空,忽然光華大作,并有一個雙翼仙尊,完好無損從中走出。

    也并不是真的完好無損。

    重生一次后,暗東來的修為有了極大跌落,從萬古二劫,跌落到了一劫,顯然這種重生,并非真的沒有代價。

    “可怕,太可怕了!這就是亂古傳人的力量嗎!我族從前就是在對付這樣一個妖孽嗎!我也是仙尊,他也是仙尊,我甚至可與一些弱小仙王一戰不敗,但在他手上,居然連半息都活不到!人與人的差距,怎可能…這么大!”

    “不過他還是動手了,還是選擇將我擊殺了,哈哈哈!此人再強又如何,終究還是被我共死掉了!明明看穿了我的一切,居然還敢動手,此人真是愚…”

    最后一個蠢字,還未出口,暗東來便感覺汗毛猛地豎立起來,背后更在這一刻,傳來了冷如九幽的言語,冰冷刺骨。

    “有趣,居然還能死而復生,只不知,你能重生幾次?!?

    是寧凡!

    此人居然剝離了因果,沒有被他的共死詛咒傷到分毫!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還活著,你明明殺了我,你明明…”

    暗東來的臉色開始扭曲,開始驚恐,哪有平日半分瀟灑!

    寧凡懶得和暗東來廢話,又一蒲扇,將暗東來燒成了飛灰。此人體質特殊,讓寧凡給予了一定重視,但也僅此而已。這世間,身懷特殊能力的敵人太多了,寧凡見得多,擊殺得也多,早已見怪不怪。

    數萬大陸外,暗東來第二次重生,冷汗如雨。

    寧凡居然沒有被共死詛殺!

    寧凡居然瞬間跨越了數千大陸的距離,追上他,并將他滅殺了第二次!

    好在他第二次復活點,設置地更遠,寧凡應該追不過來,必須立刻逃,立刻…

    暗東來轉身欲走,但才剛剛轉身,便看到一張冷漠無情的臉,在與他對視。

    是寧凡!

    數萬大陸的距離,此人居然能一步跨越,世間怎可能有如此可怕的速度!

    “爆!”

    暗東來殺伐果斷,直接自爆了肉身元神,但這自爆,自然傷不到寧凡分毫。

    他沒有坐等寧凡殺他,因為他知道,共死的詛咒,對寧凡無效!

    十萬大陸外,暗東來最后一次復活,修為已跌落至碎念。

    他面色慘白,內心狂跳,免死丹已經全部用光,這可全都是貨真價實的九轉帝丹,他身上再找不到第四顆了!

    “這一次,應該能跑掉了吧…他的神念,應該不能鎖定這么遠才對,就算速度足夠,神念應該也…”

    滴答,滴答,滴答…

    是一滴滴細雨,不經意地從天灑落,并有一個白衣男子,從雨幕中淡漠走出。

    仍舊沒有和暗東來廢話,仍是一扇子將暗東來燒成了灰。

    這一次,暗東來無法再重生了,而寧凡,終于完成了這一次擊殺,目光微微凝重。

    “果然,這一次暗族隨便哪個人,都對此戰準備十足,連一個萬古仙尊都能重生三次,更厲害的,怕是更加不容易對付…”

    口中說著不易,但寧凡神情卻始終平靜,顯然即便如此,也沒有將暗族同輩中人放入眼中。

    這場殺戮才剛剛開始了,對方有反抗之力,不是更加有趣么?

    身形一晃,寧凡消失于雨幕,遠方的天空,不斷有火光爆開,有暗族天驕死于他手。

    有暗族天驕可勾連天地大勢,一瞬間發出仙帝之力,卻被寧凡一腳踏碎大勢,連人一起跺成了肉泥。

    有暗族天驕體內孕育百萬陣法,一言一行皆是陣,卻在寧凡面前,陣力全部凝固,至死都無法合上震驚的雙眼…

    有暗族天驕體內孕有大星,星術近乎同級無敵,卻被寧凡隨手一扇,焚滅所有大星,死不瞑目。

    有暗族天驕引來黑暗大陸所有地火,欲將寧凡燒死,卻被寧凡隨口吸干了所有地火,反幫助寧凡恢復了大把法力…

    暗族百子,一個個死去,同輩中人,就算準備充分,也仍舊不是寧凡一合之敵。

    活躍在黑暗大陸的氣息,越來越少,陰羅煞面沉似水,早在極丹圣域,他便見識過寧凡的實力,卻不料,如今的寧凡似乎比當初更厲害了!

    暗族百子敢來殺寧凡,哪一個不是帶著底牌前來,便是換成東天大帝來此,也絕對落不得好。

    但卻誰也殺不了寧凡…

    “當日極丹圣域,我在此子面前毫無反抗之力,那是因為我的最強尸甲沒有帶去,但這一次,我不會輸!我是陰羅煞,是我族自始祖以后,歷代資質最高的人,寧凡算什么東西,怎配和我相比!”

    陰羅煞身后,一個巨大黑棺豎在大陸上,好似一座百萬丈大岳,氣勢沖天。

    近了,近了…

    寧凡距離此地越來越近,陰羅煞終于撕開巨棺上的所有符封,將此棺打開。

    塵土漫天!

    巨棺中,是一個身高接近百萬丈的巨人,雙目空洞無眼。

    巨人一襲黑色龍袍,服飾說不出地威嚴,周身有黑色星力隱而不發,給人一種萬古不催之感!

    巨人每一寸肌膚,都是殘破的,以針線強行縫合在一起,已失去所有血肉生機。

    這不是一個活人,而是一具尸體,是一個昔日的無上存在,自爆后遺留下的殘尸,被暗族一一尋到碎尸,縫合之后所得到的全尸!

    當寧凡追尋著陰羅煞的氣息來到此地,所看到的,便是這樣一具雙目空洞的巨尸。

    巨尸傳出的氣息十分可怕,使得寧凡面色微變,卻也僅此而已。

    但當寧凡看清了這巨尸的容貌后,內心的駭然與憤怒,卻怎么也無法扼制!

    這巨尸容貌,不是旁人…竟是慕微涼的生父,天帝!

    天帝之尸,為何會在暗族手中!

    天帝不是在古天庭一戰當中自爆隕落了么,為何會陳尸于此地!

    與天帝的一幕幕交集,在腦海中閃過,萬物溝通之下,他聽到了天帝尸骨當中的悲哀…

    “你們對天帝的尸身,做了什么…”寧凡冰冷問道。

    “不要急,你馬上就會知道的…”

    陰羅煞冷笑一聲,身形一晃,化作一道暗芒,飛入天帝巨尸的丹田。

    便在這一刻,天帝空洞的眼眶,有了黑色鬼火在燃燒,說不出的詭異。

    “原來如此,以自己一身修為,充當此尸元神,來操控此尸么…”寧凡眼中青芒閃爍,似看穿了一切。

    但他沒有太多時間研究了。

    因為天帝巨尸已在陰羅煞的操控下,崩碎巨棺走出,并抬腳一踏,欲將寧凡踏成肉泥。

    百萬丈巨身的一踏,直接在大陸之上留下一個十多萬丈長的巨大腳印,繼而整個大陸微微一震,山川河流,草木生靈,全部化作了飛灰!

    那是精確到塵埃的粉碎,若打在人身上,足以將末法時代的六劫仙帝都重創了!

    寧凡沒有被踏中,他速度驚人,早已身形一晃,飛上高空,避過了這一擊,卻也被這一擊的威力所鎮住。

    只以陰羅煞的修為操控此尸,就能發揮如此威力,若是以天帝本人修為去攻擊,又會是何等毀天滅地的畫面…

    天帝生前,應也是個遠古大修吧。死后,則成為區區陰羅煞的殺人玩具…

    “小蒼蠅,怎么還不打開你那十字光環???莫非你也知道,你的十字光環定不住天帝這等遠古存在?還是說你以為不使用全力,就能和天帝一戰,可真是狂妄??!”

    陰羅煞笑聲回蕩天地,操控著天帝巨尸,朝著寧凡所在天空瞬間打出百拳。

    他自信寧凡定不住天帝巨尸,根據他的研究,寧凡的十字光環覆蓋距離有限,不會超過萬丈距離,不足以將天帝的巨大尸體全部罩住。

    呵呵,身體大,有時候也是有好處的!起碼身體一大,就能超出十字光環的覆蓋范圍了!

    天帝的上百拳芒封住了寧凡所有退路,使得寧凡無法回避,只能全力硬接。

    寧凡沒有動用滅神盾,因為他不確定,此刻暗元辰是不是在監視自己,是否會認出開天之器…

    他選擇開啟十字光環!

    十萬墨印符文交織之下,寧凡踏天而立,周身透出一股古老神靈的威嚴。

    天帝以拳攻,他便也以拳回擊,十字光環一旦開啟,寧凡不僅法力無窮,更有著巨大肉身回復!

    古魔破山擊,一瞬間便打出百拳,與天帝拳芒一一對撞!

    周遭一座又一座大陸,被拳芒對轟的波動震碎,化作齏粉消失!

    在百萬丈巨大的天帝面前,寧凡體型渺小地如同一粒微塵,但這場拳芒對轟,卻是勢均力敵!

    若是真正的天帝出手,寧凡當然不可能做到此事,但他的對手只是天帝的殘尸。陰羅煞能夠發揮的天帝力量,可能連天帝本尊實力的萬分之一都不到…

    天帝,天帝…

    寧凡目光有了一絲感傷。

    那個曾經和他在幻境當中對弈的前輩…

    那個曾守護古天庭直至戰死的帝王…

    那個傳授他黑星術時、猶在擔心女兒的慈父…

    如今,只剩下一具針線縫合的殘尸了。

    若慕微涼知道生父淪落至此,會是何等悲傷…

    若古天庭的修士尚存,知道他們的帝王被一介小兒隨意操控,又該是何等悲傷…

    寧凡感到,自己的古魔破山擊似在融入什么,威力一拳拳加深,越來越強。

    那種增強,并不只是因為連擊數在提升,而是因為此時此刻的寧凡,揮出的每一拳,都有情,都有意志透出!

    古魔破山擊,依古魔破滅道而生,唯有宿主想要破滅什么時,威力才能最大。

    這種古魔破山擊一絲絲升華的感覺,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寧凡不想問天帝之尸為何會在此地,不想問暗族這些年來,都對天帝尸身做了什么。

    他此刻只想做一件事!

    打破天帝的所有束縛!

    替天帝殘尸真正送葬,讓他安息于黃土之下!

    “嘶!區區末法修士,居然能和古之天帝對拳不敗!”

    天帝體內,陰羅煞大驚失色,指訣一掐,天帝巨身之上,頓時有無窮黑色星力射出,星光銳如飛劍,十億星劍斬向寧凡!

    黑星之術…原來還能這么用?寧凡有了詫異。

    詫異過后,更多的,還是感嘆。

    若是天帝本人放出星劍殺他,他一定不是對手,但若是陰羅煞如此,則不值一提。

    轟轟轟!

    寧凡一拳拳轟出,無數星劍崩潰于蒼穹,寂滅碎散。

    天帝殘尸之上,還有剩余的黑色星力,但這星力,已然只剩極少,連全盛時的億萬分之一都不到了吧。

    否則為何寧凡的古魔破山擊余波落在天帝巨尸之上,都能打出傷口,無法愈合…

    否則那些碎肉,為何定要針線才能縫合在一起,為何無法傷口愈合…

    “居然連萬象星空劍都殺不死你!那再接一招太古星空印如何!”

    天帝單手向前一按,成百上千的虛幻大星出現于空中,朝寧凡撞擊而來。

    寧凡默默計算著時間,一拳拳打出。

    十五息,十六息,十七息…

    這是十字光環開啟的時間!

    二百連擊,三百連擊,四百連擊…

    這是古魔破山擊不斷增加的連擊數!

    五百連擊!

    六百連擊!

    七百連擊!

    八百連擊!

    八百古魔破山擊的反噬之下,寧凡身體一次次在十字光環當中崩潰,卻又會墨影一閃,血肉重凝。

    此刻,他不必擔心法力不夠,不必擔心肉體承受不住八百破山擊的反噬。

    要擔心的,不是他,而是…陰羅煞!

    八百連擊之下,天帝殘尸被打爆,無數被強行縫合的碎肉爆散開來,腥風漫天!

    陰羅煞狂噴鮮血,現于空中,此刻他失去了天帝肉身?;?,哪里還敢和寧凡打,渾身止不住地發抖!

    打爆了!

    天帝的肉身,居然被寧凡八百拳連擊打爆了!

    雖說天帝殘尸早已生機不存,但就算是一些東天大帝,都沒有辦法粉碎天帝的殘尸才對…

    寧凡卻能做到!真是一個怪物!

    “暗祖大遁!”

    陰羅煞失去最大依仗,不敢再戰,身形一晃,消失無影,卻被寧凡撕裂天地,從中攝出,而后一拳打爆。

    能被古魔破山擊的八百零一拳打中,也算是陰羅煞的榮幸了,自是毫無反抗之力,一拳便成了血霧,連慘叫都沒有發出,直接被斃掉了。

    無數感應到此事的暗族老怪,全部倒吸一口冷氣,誰能料到連動用了天帝殘尸的陰羅煞,都不是寧凡的對手!

    明明沒有被十字光環定住,卻還是無法匹敵嗎!

    “廢物,全都是廢物!同樣都是年輕一代,為何我族小輩與那寧凡差距這么大!這等廢物,死不足惜!”

    一名三劫仙王內心震怒,一路隱身潛行,朝著寧凡與陰羅煞交戰的方位趕來。明明是隱身趕路,速度居然比很多高階仙王全力飛遁都要快,當真有些了得。

    此人名為暗天行,是暗族老輩仙王,亦是此刻距離寧凡最近的人!

    他不是暗族修為最高的人,卻一定是最擅長暗殺的人!

    不知為何,寧凡斃掉陰羅煞后,居然待在原地,沒有前往任何地方,這一點,讓暗天行意外。

    暗天行弓著身子在天空中飛行,不時地,手會摸一摸掛在腰上的匕首。

    那是一個獸牙制成的匕首,刀口看起來并不鋒銳,但卻給人一種無物不撕、無物不碎的詭異感覺…

    只要一模這個獸牙匕首,暗天行便會感到安心,縱然對方是可殺仙帝的人,暗天行也不懼…

    當暗天行一路潛行到大戰之地,見到寧凡忙于搜集天帝尸塊的一幕,頓時明白寧凡為何留在這里不走了。

    “原來此子是對天帝的殘尸動了心,可惜,這些尸塊生機早已耗盡,形同廢鐵,便是老祖,也無法將天帝殘尸真正修復。僅僅是縫合此尸,都耗費了巨大代價,回報卻也只是多了一具仙帝戰力的尸甲,對小輩還算有用,卻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東西。如今此尸被二度打爆,就更加沒有用途了…此子搜集這些尸塊,沒有意義,卻不自知…”

    暗天行內心不屑。

    他躡手躡腳,一步步朝著寧凡逼近,他自信自己的潛行天下無雙,便是仙帝也極少能察覺到他的接近!

    他一生中最為驕傲的戰績,就是曾參與暗殺南族一名仙帝,雖說那名仙帝沒有被他擊殺,卻也因丹田重創,根基大損…

    有著豐富的暗殺經歷,暗天行自然不會有任何緊張,即便這一次的對手,是寧凡!

    若正面斗法,他的實力便是放在三劫仙王中,也屬于弱者,多半不是寧凡一合之敵…

    但若是暗殺的話…便是十個寧凡,他也有自信全部刺殺!

    十步,九步,八步…

    暗天行距離寧凡越來越近,他將匕首拔出,打算從背后,刺入寧凡腰身,破開寧凡丹田…

    七步,六步,五步,四步…

    暗天行能聽到自己的心臟,在劇烈跳動,并非是因為緊張,而是因為興奮!

    三步,兩步,一步…

    暗天行將匕首猛地刺出,準確地刺在了寧凡的腰背上!

    刀切豆腐般的觸感,沒有讓暗天行感到疑惑。他知道寧凡肉身強大,但再強,在【萬物貫穿】的神器匕首前,仍舊只是豆腐…

    可很快他就無法淡定了!

    被匕首刺中的寧凡,忽然如鏡花水月般,變淡,消散。

    “該死,居然是幻術!不好!解!”

    暗天行大驚,強行解開幻術,咳出一口鮮血。

    而后…亡魂大冒!

    之前刺殺寧凡的一幕,居然全都是幻象!

    此刻的他手持匕首,仍保持著弓身潛行的姿態,但居然…沒有隱身!

    是他中了幻術的瞬間,隱身自動解除了嗎!

    “你手中的匕首,居然能帶給我一絲?;?,若真讓你欺近,我可能會被你一擊斃掉…”

    可惜修真廝殺,哪有那么多可能,哪有那么多如果!

    寧凡雨術感知何其恐怖,又怎可能被人潛行欺近暗殺!

    暗天行心知不妙,再度隱身,欲逃離此地,但卻被寧凡隨手一撕,撕開天地,捉了出來。

    若不暗殺,他,只是一個弱小仙王,怎可能是寧凡對手!

    暗天行把心一橫,展開神通與寧凡搏殺,但只一個照面,便被寧凡風火蒲扇燒成飛灰。

    出手稍微有些重了呢…

    暗天行連同他的儲物袋,全部被燒成了飛灰…

    嗯?還有戰利品?

    寧凡微微一詫,將暗天行隨身攜帶的獸牙匕首攝入手中,此匕首,居然沒有被風火蒲扇燒出一絲火痕,還真是不凡啊,難怪能帶給他一絲?;?。

    并不是先天法寶…此物,沒有經過任何打造,這是單純在一顆鋒利獸牙上,加上了墜飾,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匕首…

    且不知為何,一握住這個匕首,寧凡便感受到自己神靈血脈,有了一絲共鳴之感,極為古怪…

    正欲細細研究此匕首,此匕首忽得有靈一般,化作流光沖出寧凡手掌。

    寧凡抬手欲抓,卻被匕首劃開掌心,錯愕的瞬息間,已被這匕首趁機跑掉了。

    寧凡目光微微一沉,凝視著掌心血口。

    他的神靈廢體,連先天法寶都可硬抗一二,卻被一個法寶都不是的獸牙輕易劃破…

    這暗族,果然底蘊很深,連一個三劫仙王,都有這等神兵利器么…果然不是東天仙王可比,恐怕他剛剛擊殺的這個仙王,在暗族也不是什么無名之輩吧。

    可惜,寧凡并沒有詢問暗天行的姓名,因為他對死人身份,真的不感興趣啊。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當日前輩傳我黑星術,今日我便替前輩火葬,給前輩肉身一個解脫…”

    寧凡沒有將暗天行的刺殺放在心上,收斂好天帝的殘尸后,噴出一道雷火交織的火焰,將天帝殘尸焚成飛灰,并將骨灰小心收好,準備帶回去之后,轉交給慕微涼。

    做完這一切,寧凡閃身離去,再度獵殺起暗族天驕。他并不知,此刻正有一道野獸一般的目光,偷偷觀察著他。

    黑暗大陸連通著的另一處世界中,暗元辰躺在黑棺當中,對棺材外一名狗耳少年問道。

    “黑繩,這個獵物,你覺得如何?可配得上當你的敵人!”

    名為黑繩的少年,上半身赤裸,下半身穿著獸皮裙,脖子上帶著一串狗牙骨鏈,長發編成滿頭細辮,垂至腰間,長著一對黑色狗耳。

    他皮膚黝黑,狗一般蹲坐在地上,把玩著手中帶血的獸牙匕首,神情慵懶。

    “他,不夠!雖然和我一樣,有著半神的氣息,卻,太弱,沒有讓我咬殺的資格…”

    “呵呵,我知道你看不上此子,但你須知,這一戰,你是代表為師而戰,你應該知道,為師無論如何都想贏亂古一次,派出那些小輩,只是為了試探此子深淺,給你一個參考。此子弱些才好,弱些,為師才能贏一次啊…”

    “我,理解不了弱者的思維,但若是此子沒有展現足夠的價值,我,不會出手…”

    “真是麻煩,為了讓你對此子感興趣,為師還得犧牲更多后輩才行啊?!?

    “一群垃圾而已,死了,便說明他們并沒有存在的價值?!?

    黑繩不再理會暗元辰,將獸牙匕首吞入腹中,趴在地上呼呼大睡。周身時隱時現的威壓,居然比九劫仙帝相差仿佛了,但要知道,這黑繩才只是一個五劫仙王啊…

    “亂古,我一生不如你,但這徒兒,卻絕對勝過你徒兒千百倍的,這可是一個初代半神,在我的喂養下,便是比傳說中的神靈廢體都不差多少了。你那徒兒雖然也有神靈之力,卻不知是血脈稀釋多少代的半神了,你壓我一世,卻終究還是有一項不如我的!”


  //www.trtrh.com/5_5569/1755071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