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執魔 > 正文 第1127章 神隱

河北20选5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正文 第1127章 神隱

    龍馬十二太子名為龍乘,與其他兄弟們不同,平日里不愛展現龍相,反而愛展現馬相。

    離開泰山玉族后,龍乘化作一只四蹄踏著火焰的駿馬,在水中疾馳。他乃是水族仙帝,可借水流前進,在水中的速度,同級別的東天仙帝根本追不上。倘若寧凡只使用碎虛程度的偽裝修為,自然不可能追上龍乘。如此一來,他便不得不使用些真正修為了。

    龍乘正優哉游哉朝著海狼族的方向游去,待行到一處偏僻水域,忽然眉頭一皺,似有所感。

    說他沒有感知錯,在他的身后,竟有一只泰山魚在追趕他,速度快得可怕!

    詭異,太詭異了,這只泰山魚好恐怖的速度,竟比他這等水族仙帝還要快上幾分,泰山魚族最強者也不過是仙王,怎會有如此擅長水遁的高手…

    不過么,嘿嘿,如此遁速的泰山魚,豈不是正好便宜了他…

    當下龍乘也不急于趕路了,而是停下來,好整以暇等著寧凡到來,難掩眼中一絲貪婪。

    泰山魚族并不擅長打斗,然而卻天生擅長水中遁行,魚鰭、魚尾乃是天生的煉寶材料,可用來煉制飛遁類法寶。

    大多數異族并不看重法寶,但十二太子偏偏是那極少數例外。

    “不錯的泰山魚,此魚如此著急的追趕我,怕是泰山魚族長有什么事情忘記告訴我了,故而才著急派他來通知我。從修為上看,此魚似乎只是一只仙尊魚,不值一提。但其水中速度居然比我更快,定是因為他的魚鰭、魚尾品階極高。若拿來煉制法寶,說不得有機會煉制一件先天遁寶。若是如此,老夫說不得要擊殺此子,奪其魚鰭、魚尾煉寶了。老夫身為泰山魚族的主族,便是公然殺其族人,料那泰山魚族也不敢有半點怨恨!當然了,若能找個由頭出手,自然更好。嗯,就說是一怒之下誤殺好了…”

    由于龍乘停下了腳步,只數個呼吸間,寧凡便追上了龍乘。

    不得不說,水族仙帝在水中的速度太快了,倘若龍乘不主動停下,寧凡想要追上龍乘,怕還要追許久的。

    一見寧凡游至,龍乘根本不給寧凡開口說話的機會,直接沉聲道,

    “大膽泰山魚!竟敢窺伺帝蹤,在后面尾隨于我!你家族長就是這么教你規矩的嗎!此舉簡直是藐視老夫仙帝威嚴!老夫不管你族有什么事情要傳達給老夫,今日老夫非殺你不可,好教泰山魚族長長記性!”

    二話不說,竟是直接朝寧凡出手了,大口一張之下,無數墨綠色火焰小劍從口中噴了出來。

    那些小劍無一不是十二涅飛劍,足有上百把,驟然間化作劍陣呼嘯而至,威能比之單獨一把先天寶劍都要厲害三分。

    寧凡微微一詫,沒想明白對方為何會對他暴起出手,龍乘給出的借口很爛,完全經不起推敲。對方眼中倒是有毫不掩飾的貪婪之意,怕是誤會了什么,因而起了圖謀之心。

    罷了,對方為何要殺他,很重要么?寧凡懶得想這些理由了,反正他同樣也想殺龍乘的。

    轟!

    寧凡魚口一張,吐出一道流光,赫然竟是日月星辰二碑。

    二碑威能堪比先天中品,豈是龍乘的劍陣可比,雙碑所過之處,龍乘的飛劍直接被雙碑砸碎,完全不是一合之敵。

    “這這二碑,你你是白衣、白衣閻羅!”一見日月星辰碑,之前還一副殺人奪寶姿態的龍乘,竟一瞬間被恐懼占滿了內心!

    這二碑乃是寧凡的法寶,他當日親眼見寧凡使用此碑擋下了大哥斬緣之劍的攻擊!

    居然是寧凡,竟然是寧凡!

    那在他身后尾隨而來的小小泰山魚…竟然是他們兄弟幾日正打算對付的寧凡!

    此子為何會在水域!為何能偽裝成泰山魚不被察覺!

    不,沒時間想這些了!此子逆天無比,定海神針也不在他手里,單獨對方寧凡,必敗無疑!

    “大伏魔圈!”

    龍乘張口噴出一道流光,朝寧凡打去,也不看結果,竟是直接轉身而逃,連打向寧凡的法寶都不顧了。

    逃跑的同時,更是一瞬間發出數百道傳音飛劍,期許著有一道能傳到兄弟們跟前,喚他們來救援。

    “現在想走,不覺得有些遲了么!”

    寧凡冷笑,以日月星辰碑擋下大伏魔圈的攻擊,神念化作虛幻的瀑布一卷,范圍覆蓋數千里,直接將龍乘的傳音飛劍盡數卷滅。

    龍乘的大伏魔圈,是一件環類先天法寶,威能倒是不錯,但與日月星辰碑一比就差了許多,只被日月星辰碑砸了幾下,便靈性大損,寶光打散,又無主人后續操控,被寧凡魚口一吞,直接吞入腹中,抹滅其中神念烙印。

    霎時間,法寶被奪的龍乘,張口噴出一口鮮血,卻根本不敢回頭去看大伏魔圈如何了,只掩下內心駭然,死命逃遁!

    不,不可能的!這小子才多久沒見,修為似乎又變強了不少!且其神念竟然已經突破瀑布境了!這怎么可能!

    若是東天仙帝對上寧凡,絕對不會被逼得連求救傳音都無法發出。

    怪只怪異族仙帝不修識海,便是能發出一些神念,也并非從識海發出,而是魂魄自帶的感知。

    這等神念修為,怎會是寧凡瀑布境神念的對手,想要突破寧凡的神念封鎖發出傳音飛劍,沒有半點可能!

    嗤!

    寧凡一擺魚尾,周身一瞬間消失于原地,下一瞬,擋在了龍乘的前方。

    “先天龍火!”

    龍乘駭得面無血色,立刻噴出本命龍火襲擊寧凡,轉身朝另一個方向逃掉了。

    一面逃,一面散出無數傳音飛劍求救,卻俱都被寧凡的瀑布神念所封鎖。

    深水之中使用火術,威能本就會削弱幾分,且寧凡又不懼火攻,對方的先天龍火攻來,他連防御都懶得防御,直接張口吞掉了對方龍火,冷笑一聲,再度朝龍乘追去。

    龍乘絕望了!

    他打不過寧凡,速度也不如寧凡,就連求救傳音都無法傳出去,無計可施之下,忽然把心一橫,將萬古真身催動,化作百丈巨馬,朝寧凡狠狠一踏。

    一踏之力,足以踏滅數百萬里的水域生靈!如此兇狠的一擊,自然不是指望擊殺寧凡,而是希望弄出的動靜大些,讓附近較為厲害的他族仙帝,察覺到此地之事,過來馳援。

    寧凡哪里看不出龍乘算計,自然不會讓龍乘這一踏落到實處,在龍乘這一腳踏下之前,直接噴出一道劍光,將這條馬腿斬斷!

    鮮血一瞬間,染紅了水域,但因為寧凡的封鎖,被染紅的水域十分有限,并未朝過遠處散開。

    龍乘慘叫連連,不可置信地看著斬他馬腿的元兇——逆海劍!

    不會錯,此劍明明只是寧凡的道兵,但這道兵的威能,居然比大多數的先天下品飛劍都要厲害了。以弱小著稱的道兵,真的能達到這等恐怖威能嗎!

    疾!

    寧凡一斥之下,逆海劍再度朝龍乘斬去,若非寧凡封鎖周遭海域,整片海都要被逆海劍給切開。

    龍乘面色大變,哪里敢硬接逆海劍鋒芒,側身一避,避過了逆海劍,卻又被日月星辰碑砸中脊背,五臟俱碎,苦不堪言。

    如今的寧凡,仗著法寶強大,甚至連萬古真身都不必用,十字光環都不必開,拿下龍乘便已易如反掌。

    但為了盡快解決戰斗,以免被他人察覺到此地波動,寧凡還是將十字光環打開了。雖說龍乘身上持有神秘仙符,無法定身,寧凡還是仗著十字光環的神通集火,抽了個縫隙,以成百上千的高階神通,將龍乘轟成了渣渣。

    那一幕,就好似有幾百幾千枚火炮打在凡人身上一樣,摧枯拉朽,一瞬斃敵。

    最終,倒霉的十二太子龍乘,成了寧凡擒下的第八只龍馬真靈。算一算,龍馬十六太子,已有一半成了寧凡的階下之囚。

    “你不要高興得太早,我的哥哥們借來了定海神針,定不會放過你!”龍乘真靈被寧凡擒拿,怨恨道。

    “果然,你們借來了克制我水攻神通的法寶…”

    “哼!怕了吧,若是怕了,便將老夫放了,再將老夫的兄弟們統統放了,最后再自廢修為,成為我龍馬族的仆從,老夫或許可以請求大哥網開一面,饒你一命!”

    “…”寧凡無語了。

    怎么被擒拿的龍馬太子,一個個都這么自信,難道非要等到他把所有龍馬太子都抓回來,對方才能意識到,自己不是他們惹得起的存在?

    “哼!怎么不說話了,你果然怕了,你…??!”

    龍乘還想廢話,卻被寧凡催動神通,狠狠折磨,一時間痛到無法言語,內心更對寧凡生出畏懼之心,不敢再胡言亂語了。

    見狀,寧凡才解除了神通折磨。他懶得理會龍乘,不過有一個問題,他倒真想問問龍乘,雖然對方多半不會回答便是了。

    “你大哥派人給龍馬附屬族群傳達征兵令,應該不止派你一個人出來吧?”寧凡笑問道。

    “什、什么!你想做什么!我大哥只派了我一個出來!告訴你不要動什么歪念頭,否則你會被我龍馬一族千刀萬剮!”龍乘大驚,矢口否認。

    可寧凡根本不需要龍乘的承認,只從對方表情,他便可以判斷。這一次出來傳達征兵令的,絕對不止龍乘一個!

    應該…還有其他龍馬太子落單!

    正因為懼怕寧凡再跑去擒拿其他落單龍馬太子,龍乘才會大驚失色。

    “好了,你沒有用處了,乖乖和你那幾個哥哥關在一起吧!”

    寧凡抽光了龍乘體內的先天龍火,盡數吞掉,取走了他克制定身術的仙符,又給他種下重重禁制,這才將他關入玄陰界。

    這樣的仙符,寧凡已有四個,分別從十六太子、阿芙洛、元丹、十二太子身上獲得。并非是一次性用品,但卻有使用次數的限制,似乎是異族專門研發出來克制定身的仙符。

    神通一開,將周圍戰場清理了一下,寧凡方才取出搜寶羅盤,以此羅盤,搜索著龍馬太子的位置。

    搜寶羅盤號稱天上地下無物不搜,只要寧凡卜道夠強,羅盤的搜索,甚至不會引起對方的察覺。

    神念并非強項的龍馬太子們,哪里知道,他們的位置已經通通暴露給了寧凡,化作一個個光點,呈現在羅盤之上。

    八個光點,代表著剩下八個龍馬太子!

    其中,五個較大的光點聚集在一起,另外三個光點則散落在十一路水域的不同方位。

    寧凡心中了然,怕是還有三個落單太子,和龍乘接了同樣的任務,負責給附屬族群傳達征兵令。

    寧凡沒有擊殺龍乘,又沒讓龍乘傳出求救傳音,對方自然不可能知曉,堂堂白衣閻羅正在水中鬧事。

    “倘若爾等仙帝聚在一起,寧某還要忌憚三分,可若是落單,便休怪寧某趁人之危了…”

    寧凡冷笑,他本就是魔修,從老魔那里學到了無所不用其極,自然不會放過這等擒拿龍馬太子的天賜良機。

    悄無聲息地,寧凡朝三個落單光點其中之一游去。

    …

    數日后。

    龍馬大太子一片陰沉,他派出去傳達征兵令的八、十、十一、十二四名龍馬太子,居然全部失蹤了!

    他派人去調查,最終發現在十一路水域之中,有四處被人隱藏過的斗法痕跡,經判斷,此地發生過仙帝大戰…

    “怎么回事!誰能告訴老夫,老夫的四名兄弟去了哪里!”大太子龍安國怒火中燒,下方匍匐著無數水族,皆是他的下屬。

    見下屬們默不作聲,只知害怕、發抖,龍安國怒火更甚,連吃了好幾十個下屬,才稍稍平息了怒火,冷靜了一些。

    “會不會是東天修士干的好事…”二太子龍武,沉聲道。

    “不會!東天修士哪有那等本事,潛入水底,擒拿仙帝。要知道,十弟、十一弟、十二弟雖只是六劫修為,八弟卻是七劫修為。且戰場更是于我等有利的水域,便是東天修士派出唯一的那名九劫仙帝前來,也斷然擒不走四名兄弟?!繃補窬齙?。

    “會不會是白衣閻羅?”三太子龍傲,問道。

    “這…”說到寧凡,龍安國反而遲疑了,在他心中,東天九劫仙帝都辦不到的事情,寧凡卻似乎有可能辦到。

    這并不是說寧凡的實力已超越了九劫仙帝,而是他層出不窮的手段,太過讓人難防。

    “不,還是不大可能,那白衣閻羅終究是一名東天修士,潛入水域不可能做到掩人耳目??上?,戰場被人清理過,想要從天地之中搜集破碎片段觀看一二,卻是無法辦到。不要讓我知道是誰犯下了此事,否則老夫定要將他碎尸萬段!可恨,實在可恨!”龍安國恨恨道。

    能不恨么?

    寧凡擒走了他七名兄弟,如今又有四名兄弟下落不明。龍馬十六太子,如今只剩五人,怎能不讓他傷感。

    “會不會是…神隱…”四太子龍輦忽然面露懼色,言道。

    此言一出,不只是他,此地所有人皆是面露懼色,其中甚至包括九劫修為的龍安國。

    十一路有一族,名為天影族,其得意秘術,便叫做神隱。

    但此刻眾人懼怕的,卻不是天影族的神隱,而是天影族秘術的來源,那個真正恐怖的存在...

    “若是神隱,則四名賢弟縱有仙帝修為,也是抵擋不住那怪物的,離奇失蹤,并不奇怪。但若是那只怪物出手,又怎會給四名賢弟反抗的機會?應該不會留下任何斗法痕跡才對…”龍安國搖頭道,但神情卻出賣了他的內心,顯然對于神隱的說法,有了幾分信服。

    “我有一個好友,在大神司座下聽令,他前段時間來訪,曾告訴我一個消息…血神又到了衰弱期,若非如此,大神司可不會和東天修士一直拖著,早就發動全面大戰了。血神一出,便是那東天向螟子、后土、木松之流,也要望風而逃的…”六太子龍車,思考良久,終于還是決定將此事說出。

    聞言,龍安國等人再度面色大變,驚道,“衰弱期?難道真是血神為了度過衰弱期,在進食。若是如此,若是如此…四名賢弟恐怕難以保住仙帝修為…便是最終被血神大人放回來,也無法保留從前的境界了?!?

    “該死的血神,竟敢對吾弟出手,可恨,可恨!”二太子罵道。

    “二弟休得胡言!你忘了第九路水域曾有一個一階準圣,因隨口罵了血神一句,便被生吃了嗎!那可不是你我能夠置喙的存在,那可是…遠古大修??!”龍安國面色煞白道。當年那準圣被吃,他恰好親眼目睹,自然對那一幕尤為懼怕。

    “大哥教訓的是,是我莽撞了?!倍勇畛鏨?,不過是一時氣不過,罵完他也想起了血神的可怕,哪里還敢多言。

    一時間,此地陷入了詭異的沉默,氣氛空前沉重。

    許久,龍安國才一咬牙,不甘道,“若真是神隱,四名賢弟怕是救不回了,只能暫時放棄。只是失去了四名賢弟,我等龍馬太子,便只剩五人,勢力空前削弱。如此一來,就更有必要將陷于敵手的七名兄弟救回來了!小八他們沒發完的征兵令,都傳到各族之中了嗎?”

    “都傳到了,這一次只派了仙尊、仙王屬下去傳達命令?!?

    “哼!早該如此了!若我等聚集在一起,便是血神,也要顧忌一二,不可能在衰弱期內對我等出手的?!繃補硨笈詰?。

    幾名兄弟哪敢和有氣發不出的龍安國犟嘴,只在心中暗暗腹誹。

    誰能料到堂堂仙帝出門傳達個命令,居然會被血神大人神隱掉?

    難道修煉到了第二步巔峰的仙帝修為,出個門居然還要瞻前顧后、畏首畏尾?當然如果早知道會發生這種事,確實應該顧慮一二的。

    念及于此,幾名龍馬太子又有些慶幸。幸好出去傳達命令的不是他們,否則被神隱掉的豈不是他們了?

    “對了,這一次其他族群,有幾名仙帝愿意給我等助拳,對付白衣閻羅?”龍安國又對這一群下屬問道。

    這一問,下面的人一個個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回答。

    最終在龍安國凌厲眼神的逼視下,終于有人受不住壓力,將實話說了出來。

    “上一次大人邀請仙帝對付白衣閻羅,共有三十三名仙帝來助陣,限于界河封印,最終只能有寥寥數名仙帝出水助拳。這一次…這一次只有五名仙帝愿意摻和此事。他們、他們都說,大神司的大事在即,不宜為了一個白衣閻羅再動干戈…”

    “哼!他們這是被那寧凡小兒打怕了??!以為我這一次還會栽在寧凡小兒的手上!短視,短視之極!難道他們不知道,這一次我又借來了定海神針嗎!我有兩件先天中品法寶在手,便是遇上準圣都可一戰,區區寧凡小兒,失了逆天水攻,老夫何懼!殺之取殺雞!”

    龍安國大怒,怒人心涼薄,有好事便來摻一腳,有危險便各掃門前雪。

    可龍安國也不想想,若是調換身份,他多半也不愿意為了外族之人冒險的。誰不知道如今東天盟軍之中,最不能招惹的就是寧凡呢?

    “那五名助拳的道友,還有幾日可到?”

    “三日!他們說再給他們三日準備,便可來為大人助拳!”

    “好!這一次我等雖只有十名仙帝出水,但有定海神針在,拿下寧凡應該不難了!通知我族附屬族群,大軍,可以開始集結了!”

    …

    再擒四名龍馬仙帝,寧凡沒有立刻混入其他水族,而是繼續留在了泰山魚族,打算響應泰山魚族的征兵。

    那些龍馬太子們恐怕做夢都想不到,他們想要對付的白衣閻羅,并不在凌云關,而是在他們的自家陣營里面潛伏著。

    寧凡的潛伏不無道理。

    對方的依仗,不是定海神針么?他決定藏在龍馬太子身后,暗中偷襲,誰持有定海神針,他便偷襲誰,不惜代價搶走此物。

    沒了此物,便是敵人仙帝再多,又有何妨!

    水淹一開,群寇皆殺!


  //www.trtrh.com/5_5569/1892314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