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執魔 > 正文 第1174章 我的翼...

河北20选5胆拖投注表:正文 第1174章 我的翼...

    這一日,平靜了十億年的真雷界,終于迎來一場劇變!

    真雷族的雪原族地中,無數真雷族人驚懼抬頭,看著不斷崩潰的天空,忍不住的發抖。

    天空,居然在碎裂!

    漫天雷霆,正被人以大神通驅散!

    暴雨與黑夜,將整個真雷界填滿!

    世界在搖晃,大地在戰栗!

    “怎么回事,真雷界居然要崩潰了,難道世界末日要來了嗎!”被奴役了十億年的真雷族人,何曾見過眼前這般末日景象,驚聲四起。

    就連真雷族的金雷、木雷兩大仙王,都被即將到來的世界末日嚇到了。

    只有飛鳳,知道眼前的景象,意味著什么?;胱塹睦崴?,從眼眶中流出。

    “太素,看到了嗎,我們真雷族,終于可以逃離這片世界了…你找來的小友,是我們全族的大恩人…”

    “我多想你也能看到這一幕…十億年啊,我們真雷族,等這一天的自由,等了十億年…”

    “好累,好累…為了守護你深愛的族人,我一個人支撐了好久,好久。現在我終于可以卸下擔子了,可以不必再承受痛苦,壓制仙壽,可以來找你了…”

    飛鳳的視線開始飄散,風雪中,她好像又回到了年少時,好像又看到一個名叫太素的少年,背著她,護著她的傷腿,在雪地中艱難行走。

    【笨蛋鳳兒,要我說多少次你才能明白,你一個女孩子,一個人進雪谷采藥,很危險!若不是我來得及時,你肯定已經被那只雪熊吃掉了!】

    【哼!誰叫太素哥不守承諾,明明答應要陪鳳兒去雪谷,卻爽了約…太素哥總是騙人?!?

    【這一次是真的有事,下一次,肯定陪你去…】

    …

    時光悄然流逝。

    一個月后,東天殺戮殿,忽然有了一個新的勢力加盟,是由金雷、木雷兩大仙王率領的真雷宗。

    無人知,封印多年的真雷族,終于得到了解放。

    無人知,正是真雷族獲得自由的那一日,有一個老嫗,散去了所有修為,歸墟了。

    真雷族獲救了,飛鳳仙王卻自滅了。

    不,用自滅來形容,并不合適,實際上,飛鳳仙王的仙壽早就已經耗盡,身體機能近乎油盡燈枯,只是以某種代價極大的秘法,強行茍活在世間而已。

    當真雷族終于被解救,當得知太素再也不會回來,她沒有了繼續堅守的理由,也沒有了繼續等待的理由,終于可以放下了所有擔子,接受天命…

    “沒想到會是這樣一種結果,明明兌現了承諾,解救了真雷族,我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飛鳳前輩至死都沒有再見太素前輩一面,人世間的遺憾莫過于此…”

    寧凡將真雷族人帶出了崩潰的真雷界,帶回了殺戮殿,而后再次離去了。

    他需要找個地方,仔細消化逆天雷術的奧妙,將之融入到自己的偽魔腔之中。

    飛鳳的死,固然讓寧凡感到悵然,但這也是修真路上的無奈。他有什么理由阻止飛鳳去另一個世界尋找太素呢…

    這是一種殉。

    近乎愚蠢,近乎癡迷,但卻偏偏令人動容…

    寧凡嘆息著,在茫茫東天星空中尋找,許久之后,他才找到一處極為偏僻的廢棄星,適合拿來研究新術。

    繼天書傳送、大千彩虹、虛空神樹、南華老仙煉空訣殘篇后,寧凡得到了第五件物品——逆命雷術。

    逆命雷術他已初步修煉到二十一重,不過想要深入領悟其中的奧妙,僅僅修煉到二十一重,顯然是不夠的。

    二十年一晃而逝。

    寧凡用了二十年的時間,將逆命雷術進一步修煉到了三十三重,終于抽離了此術奧義,融入到了偽魔腔之中。

    至于在真雷界中中的詛術,也在這二十年間解開。

    最終,偽魔腔的完成度,一舉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五!

    “只差一點,便能將偽魔腔研發出來了…”

    寧凡取出了搜寶羅盤,定了方向,朝著他要尋找的第六件物品疾馳而去。

    數日后,他的身影出現在了一顆名為黑市星的修真星。

    黑市星,顧名思義,就是東天修真界的黑市。

    傳聞黑市星的幕后主人,是一個隱世不出的八劫大帝,因為有著這名八劫大帝坐鎮,黑市星才能屹立不倒,成為各路魔修銷贓的最佳場所。

    東天多戰亂,殺人奪寶、屠宗滅門那是常有的事,有掠奪,便必然需要銷贓。不少魔頭都愛光顧黑市星,在這里售出一些見不得人的東西。

    寧凡倒沒有想到,他要找的最后一件東西會在黑市星。以他的感知力,輕易便能感知出,在這黑市星之上,有著一道極其隱晦的仙帝氣息存在,想必就是黑市星的幕后主人了。

    這個仙帝氣息有些陌生,顯然不是寧凡認知中的任何一人,更不曾參加過界河大戰。

    絕大多數的東天修士,骨血里都遺傳了祖輩的血性,但也有例外,這黑市星的幕后主人,顯然就是例外之一。

    此帝連東天存亡,都可以漠不關心,坐視不理,一心只經營自己一畝三分田的黑市生意…

    “各人有各人的活法,此帝性情如何,與我無關。只要他不干涉我的行事,我也不愿多惹事端…”

    寧凡隨手使了個小幻術,改換了容貌、氣息,朝黑市星最大的坊市降落。

    改換容貌的行為,自然是不想引發太多人的關注。以他如今在東天的名望、地位,若不做些偽裝,貿然降臨黑市星,肯定會引發騷動,令人無奈…

    因為寧凡只是隨手施展了一個小幻術,并沒有打算欺瞞黑市星的主人,故而他的到來,在第一時間被黑市星的主人感知到了。

    “哼!堂堂殺戮殿主,居然駕臨我黑市星,莫非也是奔著那物來的么…”

    黑市星某處隱匿洞府中,一個青面獠牙的道童中止了打坐,冷冷睜開雙眼。

    他,是黑市星的幕后主人,黑風童子!萬古八劫修為!

    若只論修為,他似乎不足以對寧凡無禮,但實際上他還有一個極為超然的身份,令整個東天修真界十分忌憚。

    他侍奉過前代東天祖帝,曾當過東天祖帝的貼身童子,曾隨東天祖帝一同征戰天下,叱咤東天!

    更有一個傳聞,東天祖帝死后,曾將生前使用過的某個寶貝留給了此人。

    沒人知道那寶貝究竟是何物。

    漫長的歷史中,曾有數位東天仙帝先后覬覦過此人的寶貝,但卻沒有一人得手;更古怪的是,事后那幾個仙帝全都神秘失蹤,沒人知道那些仙帝去了哪里。

    有人懷疑黑風童子滅殺了覬覦他寶貝的仙帝。

    可更古怪的是,那些失蹤的仙帝,命牌至今未碎,顯然尚在人世。這個猜測不攻自破…

    但若是尚在人世,堂堂仙帝為何會無故失蹤呢,難道竟被黑風童子以大神通鎮壓在了某處?黑風童子竟厲害到了如此地步嗎!

    如此一來,關于黑風童子的傳聞越來越多,時過境遷,再沒有人敢圖謀他的寶貝了。

    也因為黑風童子兇名在外,他所經營的黑市星,從來沒有同級仙帝來這里搗亂。

    驟見寧凡降臨黑市星,黑風童子下意識以為寧凡要圖謀他的寶貝,已經暗暗生了忌憚之心。

    不過旋即他便發現自己想多了。

    寧凡似乎只是想隨便逛逛他的黑市,并不是來找事的。

    “哼!若此人真的只是來買些尋常物品,我也懶得和他交惡。但若他妄想圖謀我的黑風葫蘆,老子管他是不是東天閻羅,定要用黑風葫蘆,將他化為葫蘆血靈!”

    …

    寧凡當然不是為了什么黑風葫蘆而來,也壓根不知道黑風童子的種種傳聞。

    循著搜寶羅盤指引的位置,寧凡在黑市的街道間穿梭,最終,在一間氣息陰森的店鋪前停下了腳步。

    【莫問軒】。

    這是這家店鋪的名字。

    那莫問二字,大有深意。此店鋪是一個銷贓、購贓的地方,任何來此購買東西的人,不得詢問東西的來歷。

    “來者止步!”在寧凡踏上店鋪臺階的瞬間,忽有兩道人影憑空出現,擋住了寧凡去路。

    阻擋寧凡的,是兩個氣息強橫的渡真老怪,他們是莫文軒的守門者,整個身體裹在黑色斗篷之中,看不清容貌。

    此刻寧凡以幻術掩飾了修為,表露出的修為只是碎虛左右,兩名守門渡真看不穿寧凡的真正修為,并不打算放寧凡進店。

    “本店規定,第一步修士,不得踏入本店半步!”兩名渡真守衛冷聲道。

    “哦,這樣啊…”寧凡沒有理會兩名渡真的無禮,略微將氣息提高了一些,達到了渡真巔峰,道,“這下子,修為可夠?”

    “嗯?渡真巔峰…氣息有些陌生,東天何時多了這么一個渡真老怪…”

    兩名渡真守衛面色微變,但卻沒有多問什么,略微沉吟后,終于還是放寧凡進去了。

    店鋪內部自成空間,堆放著林林總總上萬排貨架。每一個貨架都被陣法?;?,透過陣法,可以看到貨架上的各種黑貨。

    寧凡目光略略朝身前的貨架一掃,發現此地的黑貨,售價明顯比正常價格要低,幾乎只有正常價格的一半。

    黑貨嘛,來源大都有問題,價格便宜也是理所當然。

    來此購買黑貨的修士并不只是寧凡一人,還有很多,也有一些人是來此地出貨的。

    這些人大都藏頭露尾,不欲旁人知曉自己的真實身份,彼此之間更是不作任何交談。

    放在最外邊的,絕大多數都是便宜貨,用的也只是最低檔的銀質貨架。

    再往里,便是金質貨架,高檔的東西大都在那里放著。

    當然,這并不是說擺在銀貨架的東西都是垃圾。

    難道這家店鋪的主人就不能有看走眼的時候嗎?總會有一些寶貝,會蒙塵,會被人錯估價值…

    經過這些年的修煉,寧凡的萬物溝通已經頗為熟練,可以收發隨心,只聆聽一定范圍的萬物之聲。

    如今的寧凡幾乎時刻保持一絲萬古溝通能力開啟,也因如此,當從一個個貨架前經過時,他能聽說許許多多黑貨的心聲。

    “我不是玄晶伴生礦,我是真玄礦…”某個銀貨架上,一塊礦石在抱怨,可惜除了寧凡,無人能夠聽到它的怨聲。

    這塊礦石的標簽上,標注著玄晶伴生礦的名字,以及一千二百萬道晶的價格。

    但其實它不是玄晶伴生礦,而是一塊價值六千萬以上的真玄礦…

    “我不是普通法寶,我是靈海族祭器…”又有一件被標錯價格的半損毀一涅仙劍在不滿。

    一把半損毀的一涅仙劍,不值什么錢,近乎于廢品。

    但若此?;褂釁淥鈐兌庖?,則肯定不能以廢品的價格來出售的,店家的價擺錯了…

    不得不說,寧凡的萬物溝通極為好用,簡直是黑市上撿漏的神技了。

    可惜寧凡并沒有真正出手,購買那些被低估價值的黑貨。

    因為這些東西對他無用。

    以他如今的身家地位,根本無須通過倒賣黑貨來賺錢,也懶得沾染這些黑貨背后的因果。

    搜寶羅盤指示的東西,就在店鋪最深處的某個金貨架上。寧凡只想悄悄買走此物,然后離去…

    他想要低調行事。

    卻不料!

    當寧凡和某個銀貨架擦身而過,忽然內心一跳,從那個貨架上,聽到了不一樣的聲音。

    【小蝴蝶,不要死,不要離開我…我要你陪我看荒古山的朝月,我要救你,定要救你,便是叛了荒古仙域,投了紫斗仙域,也要救你!誰,都不能阻!】

    竟有一道執狂如魔的女子之聲,帶著悲傷,帶著決絕,直接傳入寧凡識海深處!

    那是…劍祖的聲音!

    寧凡目光一變,停下了腳步。

    他根本沒想到會在此時此地,遇到此刻的狀況!

    當他回過頭的一刻,在那個銀貨架上,他看到了一塊古老化石。

    這塊化石似琥珀,卻又不是。剔透的化石之中,封著一片蝴蝶翅膀。

    這是蝴蝶的左翼,似是被什么利刃直接切下,切口平整。切口處,似乎曾存在過什么劍意,但此刻,已經散??!

    更加詭異的是!

    當寧凡看到這塊蝴蝶化石的瞬間,化石中封存著的蝴蝶左翼,觸動了輪回法則,消散了。

    這種消散,寧凡并不陌生!

    當年他曾在蠻荒古域的貫空石中,見到過這種消散,那種感覺,就好似過去與未來相遇,一方消散。

    而此刻,似乎也是這種情況!

    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

    竟在不經意的時間,不經意的地點,見到了…自己的翅。

    “發生了什么事!”

    整個莫文軒的守衛,都被此地發生的變故驚到了!

    莫文軒的貨架是有感知禁制的!一旦貨物發生了變故,立刻便會被店中守衛察覺!

    一個個氣息強橫的店鋪守衛閃身而至,當看到銀貨架上的奇異一幕后,皆是大怒。

    原本用于出售的蝴蝶化石,居然被損壞了,其中蝴蝶左翼憑空消失!

    此刻,貨架周圍只有寧凡一個人!

    所有守衛都認定,是寧凡違反黑市規矩,擅自盜走了化石中的蝴蝶左翼!

    雖說這塊化石在眾守衛的眼中價值很低,但規矩就是規矩,黑市星的規矩,不容任何人挑戰!

    “你是何人!為何在我黑市星滋事!你可知我們莫問軒店主是誰!那可是黑市星的主人!識相的,就將你盜走的蝴蝶左翼交出,否則莫怪我等按規矩行事,將你滅殺!”守衛們怒聲道。

    不少顧客一見此地起了事端,頓時圍聚過來,面色各異,看起了熱鬧。

    “這是一場誤會,我并沒有盜取這塊化石中的蝶翼,是它自己消失的…”寧凡隨口解釋了一句。

    他其實是懶得和這些人解釋的。

    因為他此刻的內心,已經完全被這塊化石震撼了,填滿了。

    震撼于自己與自己的另一種相遇。

    更震驚于化石中,那百死不悔的女子話語。

    【小蝴蝶,不要死,不要離開我…我要你陪我看荒古山的朝月,我要救你,定要救你,便是叛了荒古仙域,投了紫斗仙域,也要救你!誰,都不能阻!】

    原來,在他身為真界蝴蝶的那一世,曾經被什么人以無上劍意抹殺。

    原來,那一世劍祖曾不顧一切,想要救他…

    劍祖,屠皇,姬青靈…

    你究竟是個怎樣的女子…

    當年的我,不過是一只平平無奇的蝴蝶,你,為何要不顧一切救我…

    果然,我欠你很多因果呢。

    在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時候,在我還是一只普通蝴蝶的時候…

    …

    “這這這,這塊蝴蝶化石果然有巨大因果,老夫沒有看錯!”距離坊市無數距離外,黑風童子先是目光一震,繼而大喜。

    當初元丹星域的余孽們來此地出售這塊化石時,他就看出了這塊化石的不凡??賜嫘?!化石內蘊含的劍意是何等驚天,傻子都能看出來好嗎!

    可惜的是,化石上的劍意太稀薄了,無法用于殺人,只能用于感悟。

    感悟就感悟吧,若能感悟這種無上劍意,毫無疑問,黑風童子的實力可以大增。

    可他悲哀的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都無法參悟化石中的無上劍意。那股劍意太深奧了,就算是圣人也未必能參透一分。

    更在一次次的感悟之中,黑風童子用光了化石中的劍意。

    最終,這塊化石只剩下一個軀殼,只剩下化石內的凡蝶左翼。

    不會錯。

    那是一只凡蝶的翼,沒有任何研究價值。

    黑風童子認定,這塊化石已經沒什么用處了,故而才會將此物擺出,打算低價出售。

    他的人生信條,不容許他浪費任何一件貨物。就算這塊化石已經失了最珍貴的劍意,近乎一個凡間物品,他也要將它賣掉!

    一文錢都不能浪費,一文錢都不能失去!

    因為金錢至上,因為錢能通神,因為這是他的道!

    可他萬萬沒有想到,一個他本以為已經無用的貨物,會在今時今日,出現如此詭異的一幕。

    “不會錯!雖然不知道閻羅小兒對這塊化石做了什么,毫無疑問,令蝴蝶左翼消失的力量,是輪回法則的力量!”

    “看走眼了!這一次真是看走眼了!誰能想得到,如此平平無奇的化石之中,居然還藏了輪回之秘!若能參透這塊化石的輪回玄機,或許有朝一日,我能繼主子之后,成為又一個東天祖帝!”

    黑風童子目光貪婪,身形一晃,消失無影。

    同一時間,莫文軒店鋪之中,不愿仗勢欺人的寧凡,終于對周圍的守衛做了讓步。

    “諸位既然認定這塊化石中的蝶翼被我盜走,不如這樣如何,我來將這塊化石買走,如此便不會打破黑市星的規矩了吧?”寧凡嘆道。

    “這…”諸位守衛一愣,繼而道,“可以!按照規矩,盜取貨物被抓,想免死者,需要百倍支付貨款。此化石標價一億道晶,若你支付百億道晶,此事可以作罷!”

    “百億道晶么,也罷,終究是因為我,才會導致蝶翼消失…只是沒有想到,自己購買自己的翅膀,居然還需要花錢…”

    寧凡終究不想讓這些守衛難做,按規矩付了錢。

    說到底,這里的守衛也只是給黑市星的主人打工罷了,都不容易。

    寧凡生性便是如此,如非大仇大怨,他從來不是不好說話的人。

    那些守衛一見寧凡按規矩付了錢,頓時松了一口氣,便也不再為難寧凡,將化石從貨架取出,賣給了寧凡。

    當就在寧凡接過化石的瞬間,一股排山倒海的仙帝威壓,化作黑風,從天而降。

    “這筆交易,老夫,不同意!”

    在無數黑市修士震驚的目光中,極少露面的黑風童子,獻身于莫文軒上空,殺機鎖定寧凡!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www.trtrh.com/5_5569/1967178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