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執魔 > 正文 第1190章 蟻主

河北20选5跨度:正文 第1190章 蟻主

    美當力量重回身體,那種美妙的感覺,難以用語言形容。就仿佛太古年代的冰川融化為海,干涸了無數紀元的陸地重新獲得了潤澤。

    驢傀儡的殺氣本來驚天動地,但隨著寧凡的氣勢節節攀升,它的氣勢,逐漸被寧凡了氣勢壓了下去!

    兩千劫!

    三千劫!

    五千劫!

    八千劫!

    一萬劫!

    寧凡的法力節節攀升,只瞬息間,便一路攀升到了一萬四千二百劫的高度!

    驢傀儡距離寧凡最近,也是受到寧凡氣勢沖擊最強烈的人,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寧凡的氣勢震退了十多步,才勉強穩住身形。僵化的傀儡臉上,雖然無法流露任何表情,但它的傀儡身體卻在微微顫抖,本能得從寧凡身上感受到了巨大危險感。

    就連那說話顛三倒四的老者,也被寧凡驟然爆發的氣勢嚇到了,詫異不已。

    “一萬四千二百劫?居然能在仙王境界修出這么多的法力!這可不是隨便哪只神靈都能辦到的,看來這小子,比我想象中還要厲害一些…不過我的驢兄也不是那么容易對付的!驢兄,使用【天崩地裂十三連環奪命星辰拳】!”

    “遵命!”驢傀儡恭敬答道。

    寧凡有些無語,令他無語的,自然是敵人的招式名稱,想不到這世上居然還有人比他更不會起名字…

    可惜寧凡并沒有太多時間無語,因為驢傀儡已在第一時間,以一種極其危險的體術,攻了過來!

    這只驢傀儡的四蹄,似乎被精心改造過,前蹄變化成的拳頭之上,閃爍著星光,有著輕易擊穿天地的偉力。

    對方以拳攻至,寧凡自然也已拳還擊,古魔破山擊順勢打出,這一次的古魔破山擊,是他的全力!

    “愚蠢!居然敢硬接驢兄的星辰拳,這可是連普通準圣都不敢硬接的拳頭,就算你小子是神靈也休想…什么!”

    老者面色一變!

    在他驚訝的目光中,寧凡居然以自己的拳頭,接下了驢傀儡的拳術!

    轟轟轟!

    短短一個照面,寧凡與驢傀儡便對轟了數十拳,結果居然是勢均力敵!

    “怎么可能!此子只是血肉之軀,居然能硬接星辰的沖擊!要知道驢兄的左拳,可是由六顆修真星為材料打造的,右拳更是使用了七顆修真星…驢兄隨便一拳之威,都有六星乃至七星的沖擊力,此子居然這么輕松就擋下了這種程度的沖擊…”老者似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幕。

    寧凡真的輕松擋下了驢傀儡的攻擊嗎?不,并不輕松。

    隨便一拳都有六七顆修真星的沖擊力,這是什么概念!寧凡雖然和驢傀儡打得勢均力敵,但每一次拳拳對轟,他的拳骨都好似骨裂般劇痛。

    這驢傀儡明明只是一具半圣傀儡,但似乎…比很多末法準圣還要厲害!之前能一蹄子踢飛鐵將軍使用的準圣傀儡,便是其實力的體現…

    古之半圣的實力么…寧凡目光認真起來,他知道,自己必須使用全力了。

    十字光環,開!

    繼而古魔破山擊的連擊,暴雨般打出!

    “什么!那是圣人環!不,不是!居然不是!天才的想法!這真是天才的想法!”老者看寧凡的眼神更火熱了!

    全力出手的寧凡,自然不是區區驢傀儡可以抵擋的??嫉募甘?,驢傀儡還能和寧凡拼個勢均力敵,可隨著古魔破山擊的拳勢越來越猛烈,驢傀儡終于開始落入下風。

    三百擊!

    五百擊!

    八百擊!

    一千五百擊!

    三千擊!

    當寧凡打到三千古魔破山擊的時候,驢傀儡已經被打得破破爛爛,不成人形,已經完全不是寧凡的對手。

    自己的傀儡明明被打得破破爛爛,老者卻不怒反喜,眼中的綠光濃烈到可以吞噬世界!

    “天才!絕對的天才!連擊之術古來有之,但以古魔破滅道為承載,同時糅合古魔暴擊、火山宗連擊等特性的體術,老夫還是第一次見!”

    “不過若此子只憑此術,就想戰勝驢兄,老夫不得不說聲癡心妄想!驢兄,使用【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十世煉化星光甲】!”

    “遵命!”

    驢傀儡召出了一身星光閃閃的甲胄,一瞬間武裝到了牙齒。

    那甲胄看不出品階,看不出材質,然而卻逆天得將寧凡的所有攻擊全部折射,沒有一拳能命中驢傀儡!

    “這是什么甲胄,居然能折射我的古魔破山擊…看不到任何道力流轉,此甲胄并不是以道為源做到此事的,這是一種我從未遇到的法寶種類,甚至不能用簡單的法寶品階來定義…這種折射很厲害,但肯定也有極限。若我能打出此甲胄無法承受的攻擊,這種折射便可不攻自破…”

    寧凡眼中青芒一閃,只短短數息的交鋒,便看穿了這件甲胄的弱點。

    他的拳勢更猛烈的!

    他的連擊數節節攀升!

    可惜的是,八千古魔破山擊都打出來了,居然還是奈何不了這件甲胄!

    這件甲胄的防御能力,不,折射能力太逆天了!只要驢傀儡穿著這一身甲胄,恐怕就連二階準圣,都奈何不了它!

    等等!折射!

    寧凡忽然精芒一閃,有了猜測!

    他知道該如何攻破驢傀儡的這一身甲胄了!

    只靠單一的猛攻是不行的,這甲胄固然逆天,但也不是毫無弱點,其優點,正是其缺點!

    “是光么…是與不是,一試便知…”

    暗陰陽的力量,被寧凡悄然發動!

    寧凡的下一拳,忽然纏繞上了暗之道則!

    自驢傀儡召出甲胄,老者便氣定神閑地看著這場打斗,內心已經認定寧凡會落敗。

    但當寧凡使出黑暗力量,老者再也無法鎮定,下巴都快驚掉了。

    驚的并不是寧凡可以使用暗之道則,而是…寧凡居然能看穿他的甲胄設計!

    轟!

    第八千零一拳,寧凡成功命中了驢傀儡,一拳擊穿了甲胄,擊穿了驢傀儡的腹部,打碎了驢傀儡的傀儡晶核。

    驢傀儡眼神頓時變得黯淡,失去控制,跪倒在地,落敗了。

    “果然是光…這件甲胄之所以能折射攻擊,是融入了光之折射的妙理,這種融入與普通的法寶打造不同,故而我第一時間沒有看穿此事。對付光,黑暗是最好的選擇,但若是換成其他沒有修煉過暗之道則的人,想要取巧攻破此甲,幾無可能…”

    雖然擊敗了驢傀儡,但是寧凡沒有感到任何輕松,因為他從一開始就沒有太過忌憚驢傀儡。

    他忌憚的從始至終都是那個老者!

    對于這個神秘老者,寧凡沒有任何取勝的信心,他唯一需要考慮的事情,不是如何取勝,而是如何從這老者身邊逃離。

    在擊潰驢傀儡的瞬間,寧凡袖袍一卷,將黑魔、阿芙洛、滅道雷嬰全部收回玄陰界,轉身就走。

    見寧凡一擊潰驢傀儡就逃,老者先是一愣,繼而哈哈大笑。

    “中計了!我全知老人居然會被一個仙王小輩欺騙!哈哈哈!真是個狡猾的小子,有意思,老夫喜歡!看來他從老夫現身開始,就察覺到老夫飛不快的事實了,所以才沒有在第一時間選擇逃跑,而是先擊碎老夫的代步驢兄,再逃…”

    “明智的決定!老夫身為一個元嬰修士,確實飛得不快,可你以為,老夫這等身份,只有驢兄一個代步工具么!老夫看上的獵物,從來沒有一個能逃掉的!驢兄,回來休息吧!雕兄,就決定是你了!”

    老者打出一道光芒,將受創的驢傀儡收回,而后召出了一個金雕傀儡。

    這金雕傀儡只是六劫仙帝修為,戰斗力完全沒有驢傀儡高。當然了,此傀儡本來就不是戰斗傀儡…

    “雕兄,若你好好表現,小弟這個月給你吃五顆【傀儡晶】!”

    “唳!”

    …

    寧凡在沙漠中疾馳,幾乎是以極限速度在飛遁!

    “猜對了么,又或者,猜錯了…那老家伙或許真的不擅飛遁,又或者只是我的錯覺…不好!”

    轟!

    全力飛遁之下,寧凡不幸撞上了天地間殘留的某個上古禁制,險些殞命。

    幸運的是,寧凡反應一向夠快,在最后關頭閃開了絕大多數的禁制攻擊,沒有斃命。

    不幸的是,他還是被那禁制重創了,渾身是血,神靈肉身都沒用,根本擋不住那種程度的攻擊!

    “麻煩了,在這光祖地淵里面,真的不能亂飛…若是線性飛遁,我撞上此地禁制的概率太大,但若換成是點型傳送,撞上禁制的概率應該會很低,但此地干擾太強,甚至會干擾六道傳送門的傳送路徑。在這種干擾之下使用六道傳送門,極易傳送失敗,一個不慎,又會如之前傳送來北天那樣,有殞命風險…”

    寧凡服下了幾顆丹藥,連嚼碎丹藥都來不及,再度向前飛遁。

    沒飛多久,又撞上一處上古禁制。有了之前的經驗,寧凡這一次的反應更快了,在禁制攻擊臨身以前閃避得更加及時,但還是被少數禁制攻擊打中。

    “此地限制感知,在這里,我無法事先預知上古禁制的位置,唯一能夠依賴的,只有無數次生死鍛煉出的身體本能。以本能,在禁制觸發、攻擊的時間間隔中,做出閃避…這是第二次,若再遇到幾次上古禁制,我對于此地禁制的觸發機制,定能真正了解,令身體記憶禁制觸發的時機。如此一來,就能在禁制攻擊臨身前的短暫間隔做到完美閃避!唯一麻煩的,是這種適應需要付出數次撞擊禁制的代價,受傷太重。和六道傳送一樣,都有弊端…”

    寧凡再次咽下幾顆丹藥,壓住傷勢,強行前進。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在這之后,他又接連撞上五次上古禁制,所受的傷,一次比一次輕。

    到了第六次撞上上古禁制之時,他居然完全憑借身體本能,在那短暫的禁制觸發時間中,閃開了禁制的攻擊!

    這不是普通人能夠做到的事情!這種身體反射的速度與修為無關,只有歷經生死才能鍛煉,是那些在和平環境中苦修的人,一輩子也無法掌握的才能!

    “可怕,太可怕了!這小子明明對此地禁制分布一無所知,居然還敢飛這么快!這是打算和老夫玩命嗎!老夫只是想抓住你做做研究好嗎,又不是想害你性命,你為何要想不開!”

    “瘋子,真是一個瘋子!就連一次次撞上上古禁制也是故意為之嗎,居然想用身體記憶來本能閃避禁制攻擊,這種事情真的有可能嗎!”

    “不可能!他被禁制攻擊,受的傷居然一次比一次輕!”

    “六次!才六次就能完美閃避此地的禁制攻擊!這可是老夫當年鎮壓【蟻主】殘留下的禁制,就算時過境遷,禁制威能十不存一,也不可能被人以身體本能閃避!這太荒謬了!他只是一個小小仙王,又不是圣人!怎可能做到此事!”

    “該死!這小子全力飛遁的速度居然這么快!老夫的雕兄居然追不上!不好!這小子走錯路了!不能再往前了!再往前是【那個怪物】的【新巢】!”

    …

    寧凡大感頭疼,在這第六層,他的感知雖然被限制,但卻還是感受得到身后有一道神念,始終鎖定著他。

    那老者的神念沒有被限制!

    那老者的神念還鎖定著他,還在追他!

    即便他已經速度全開,但卻還是甩不掉老者的追趕!

    “要不要冒險開啟六道傳送門,直接傳送出地淵?在此地干擾之下,此事雖然有風險,但若是成功,勢必可以一瞬間甩掉這個老瘋子…但小蠻還在此地,我還沒有找到她的位置。就這般離去,豈不是把小蠻一個人丟在這片危險之地了…”

    “果然,還是要先找到小蠻,再一起離開!”

    身后明明有神秘老者在追趕,寧凡居然還敢在這第六層中搜索北小蠻,也真算得上是膽大包天了。

    眼看老者越追越近,寧凡更覺頭疼。他在沙漠上空亂飛,無意間,飛到了一個巨大地洞所在。

    這地洞可不是通往第七層的入口。

    這里居然是一處光蟻的巢穴!

    在這處巢穴當中,有數以億記的光蟻卵,還未孵化。巢穴中,也有十多萬光蟻已經孵化,但由于都是剛剛誕生,修為都很低,根本無法對寧凡造成任何困擾。

    對于這樣的光蟻巢穴,寧凡并不感興趣,正打算直接從巢穴的上空飛過去,驟然間,異變突起!

    那巢穴深處的某物,似乎感應到寧凡的路過,忽然射出成百上千的觸須,朝寧凡纏繞而來。

    那觸須攻擊的速度,比此地上古禁制攻擊的速度還要快,以寧凡的身體本能,也只閃避開了少數觸須攻擊,仍舊被大多數觸須纏住了。

    那觸須也不知是什么生物發出來的,寧凡此刻明明已經修為全開,但居然掙不斷這觸須!越是感知,寧凡越是心驚,他居然從這些觸須之中,感受到了極為濃郁的…第三步氣息!

    第三步氣息,圣人觸須!末法時代是不會有圣人的,但這觸須的難纏程度,卻絕對超出了第二步!

    “獵食的光蟻,疑似遠古大修的老瘋子,還有這疑似圣人攻擊的不明觸須…這光祖地淵太兇險了,難怪堂堂光族都拿此地沒辦法…所以這一次找到小蠻后,我一定要好好教育她,沒事別往危險的地方亂跑!”

    轟!

    寧凡周身忽然爆出細微輪回之力,并仗著這些輪回之力,強行掙斷了纏在身上的觸須。

    能與第三步力量抗衡的,只有第三步的力量,寧凡體內的輪回之力固然不多,但此地的不明觸須也并非真的威力恐怖,寧凡還不至于被這些觸須弄得無力還擊。

    嗤嗤嗤!

    更多的觸須從巢穴深處射出,雖然不至于再度綁住寧凡,但卻擋住了寧凡的去路,使得寧凡困于此地上空,無法在短時間內離開。

    也因如此,寧凡第一次被騎著金雕傀儡的神秘老者追上了!

    “麻煩了,只能冒險使用六道傳送門了么…”

    寧凡目光一凜,正打算開啟六道傳送門傳送出此地范圍,老者卻先一步出手了。

    老者沒有攻擊寧凡。

    老者只是攻擊著纏繞寧凡的無數觸須,以及地洞深處的某個存在。

    “小子,這里由老夫給你擋著,你快走!這家伙若是暴走,不是你應付得了的,就算你那不成器的亂古師父,也不是他的對手,何況是你!老夫已鎮壓了此獠十紀輪回,對它的了解,沒有人比得了,在這末法時代,也只有老夫能夠取巧制得住它!”

    那神秘老者居然在掩護寧凡撤退!

    寧凡眉頭一皺,憑他的本領,也能憑六道傳送門脫困,只是會冒不少風險罷了…

    若是被這老者掩護,他可就平白無故欠下因果了,欠老怪物們因果,很麻煩…

    “哼!不想走是么,怕欠老夫因果是么,老夫真是看錯你了,想不到你也是一個平庸之人,整天把狗屁的因果二字掛在嘴上!行,你怕因果是吧,老夫不怕!來來來,換老夫欠你一回因果,你不要走了,你留下來幫老夫斬那蟻主!此物借你!等會兒老夫說斬,你便斬!”

    老者不耐地取出一物,拋給寧凡。

    寧凡微微一怔,此物居然是一件先天上品法寶!

    【兩儀護宗劍?陽劍?善非?!?!

    擁有萬物溝通的手段,寧凡一瞬間知道了此劍的名字!

    不過…這是什么二貨名字,他真的無力吐槽了!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此劍很強,非常強!僅僅握住此劍,寧凡便感覺自己一身法力憑空暴漲了兩成,似乎因為不知名的原因,此劍和自己的陰陽變、亂環訣功法契合度極高,故而加成了寧凡的修為!

    寧凡更能感覺此劍之中蘊含的龐大偉力!這是末法時代難得一遇的先天上品法寶!持有此劍,寧凡甚至有信心戰勝純陽祖師一級的人物!

    “如此法寶,居然說給就給,這老頭也不怕我拿著法寶跑了么?是瞧不起我,還是信任我,又或者是無所謂…”寧凡眉頭皺得更深。

    這種奪人法寶的念頭,他不是沒有,不過考慮到自己與那老者的實力差距,他很快放棄了這一念頭。

    那么,該如何選擇呢…

    是留在此地幫老者對付什么勞什子的【蟻主】,還是把?;垢險咦約豪肟?,又或者,搶了劍離開…

    【周明,周明,好想你,好想你…】

    寧凡忽然聽到了某個聲音,從那光蟻巢穴深處飄渺傳出!

    那是,那是…北小蠻的聲音!那是只有北小蠻會喊出的稱呼!

    周明!

    該死,這瘋丫頭難道被困在這處巢穴里面了!她腦子里在想什么,這種地方是她能隨便來的嗎!

    身體的反應,比寧凡怒氣上升得更快!

    寧凡一路走來,積累無數年的煞氣一瞬間沖天而起,整個人化作萬古真身,好似一個絕世魔神般,手持兩儀護宗劍,兇焰騰騰殺入下方的光蟻巢穴!

    這一刻,他的腦子里,再不考慮什么老瘋子,什么蟻主!

    他現在只想做一件事,那就是把北小蠻從那該死的光蟻巢穴之中撈出來,再找個無人之處,狠狠打一頓她的屁屁!

    比起說服教育,寧凡果然還是更喜歡體罰!

    “什、什么!你小子真的瘋了嗎!居然敢直接沖進蟻主的巢!你你你,你是想被蟻主消化掉嗎!以亂古婆婆媽媽的個性,居然會收你這種無法無天的徒兒,真是,真是…太對老夫的胃口了!惡兄,就決定是你了!我們也殺進去!”

    【兩儀護宗劍?陰劍?惡即斬】!

    老者又取出一把先天上品劍,緊隨寧凡之后,殺入光蟻巢穴…


  //www.trtrh.com/5_5569/2096972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