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執魔 > 正文 第1199章 十三脊椎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公告:正文 第1199章 十三脊椎

    寧凡干掉了尸奴王,可他不高興!

    這一次對付尸奴王,他是做了充分觀察的,可以說是謀定而后動。根據他的預測,逆海無涯融合陰陽五劍的劍理以后,威能會因神通疊加而大漲,但至少也需要四百息才能斬殺尸奴王。就算預測存在不小的誤差,那誤差也不會大到這種程度才對。

    可他錯了,錯的離譜!

    逆海無涯融合陰陽劍理以后,對尸奴王的殺傷效果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期,竟只用了九息,就將尸奴王炸死!

    海水的爆炸,不在他的計劃之內!

    九息干掉尸奴王,同樣不在計劃之內!

    水淹一界瓶再一次被玩壞,更不可能在計劃之內!

    寧凡不喜歡這種充滿意外性、超出掌控的戰斗!

    “若非我事先準備了退路,怕是要吃大虧…”

    寧凡唏噓不已,此刻他渾身都是傷口和血污,有些傷口血肉模糊,有些傷口焦糊,有些傷口甚至都見骨了。雷澤老祖的傷勢比他更重,身體冒著焦糊的黑煙,四肢碳化嚴重,無法動彈。若非還有微弱氣息,旁人定會認為這一大坨火炭,而不會以為他是一個人。

    雷澤老祖暫時失去了行動能力,寧凡不得不背著他,在六道傳送術的傳送通道內疾馳。

    為了擒拿光蟻族的皇女花火,寧凡事先做了兩個準備。

    一是暗中在虛空中召喚了冥界鬼花,打了柯比雄這個融合準圣一個措手不及。

    二是在虛空中事先打開了一座六道傳送門,一旦風頭不對,他隨時都能傳送離開。

    可以說,正是這座事先打開的六道傳送門,救了他一馬。當逆海無涯的海水爆炸的時候,周圍數個大陸的天地大勢、空間密度發生了嚴重改變,陰陽錯逆,乾坤混亂,這種情況,一般程度的爆炸是絕不可能出現的,但眼下卻當真出現了!

    爆炸發生的一刻,雷澤老祖想要使用遁術逃離,卻接二連三地失敗!彼時陰陽錯逆,乾坤混亂,修士與天地的聯系居然完全被爆炸掐斷!失去了水的魚兒,無法游向前方,修亦如此!雷澤老祖無法在陰陽錯逆的乾坤世界,成功發動任何遁術!

    不只是雷澤老祖,當爆炸開始,連寧凡都無法再打開第二座六道傳送門了。

    幸運的是,寧凡已經事先預留了一座六道傳送門,怕的就是變故來臨。小心駛得萬年船,古人誠不欺我…

    “寧道友…我終于…明白…你為何要給我…道歉了…你這是…坑人吶…”雷澤老祖滿面悲戚,他真是天底下最傻的傻子!

    他為什么要跟在寧凡身邊!為什么要自作聰明,?;つ?!

    寧凡用得著他?;ぢ?!

    一個十息擒準圣,九息炸死尸奴王的人,需要他?;ぢ?!

    他沒有幫到寧凡半點好嗎!反而差點將自己炸死了好嗎!

    一想到之前毀天滅地的爆炸,雷澤老祖便額頭冒汗。天可憐見!若是徹底卷入那種爆炸,他就算不死,也要徹底失去肉身的!若非緊要關頭,寧凡帶著他一起逃入了六道傳送門,他絕不可能只是炸成火炭人這么簡單…

    念及于此,火炭老祖,啊不雷澤老祖又有點內疚了。也正是因為寧凡多帶了一個人逃跑,才會逃慢一步,最終的結果,是寧凡被他連累,遭受了一定程度的爆炸沖擊,受了重傷…

    雷澤老祖可以想象,倘若寧凡獨自面對尸奴王,就算出了變故,也完全可以全身而退,這小子精著呢,才不會打沒把握的架,沒看人家一開始就準備好逃生道路了嗎?如果不是他的拖累,寧凡的受傷完全是可以避免,連毛都不會燒焦一根…

    “算了…老夫…不怪你了…不管怎么說…你為了…救老夫…受了傷…”雷澤老祖虛弱嘆息道。寧凡舍身救他的行為,居然讓他冷漠了漫長歲月的道心,有了一點點感動的熱度。

    “聽不清…”此刻寧凡的耳中全是嗡嗡之聲,哪里聽得清背上雷澤老祖的聲音。他面色凝重,在傳送通道內疾馳,爭分奪秒。后方的傳送通道已經承受不住爆炸的沖擊,開始崩潰,他必須在通道徹底崩潰以前,沖至六道傳送門的另一端,抵達傳送落點。

    “不過有一點…老夫想不通…你搞出的…爆炸…九息就…炸死了…尸奴王…為什么…炸到老夫身上…似乎并沒有…那么強的…威力…呃…老夫的意思…不是說…你的爆炸…不強…啊…”雷澤老祖同樣耳鳴難止,聽不到寧凡的聲音,卻還是自言自語般,問出了心中疑惑。

    然后他悲劇地咬到了燒成焦炭的舌頭??︵?,干脆干脆的焦炭舌頭被咬斷了…

    不過也難怪雷澤老祖會產生疑惑了,因為寧凡引發的爆炸真的有些古怪!

    爆炸的威力很強沒錯,但那種強大,也僅僅是在逆海無涯的基礎之上,翻了一倍左右,堪堪足以令雷澤老祖一級的準圣遭受生命?;?,還未必能真的炸死雷澤老祖。

    連雷澤老祖都不能百分百得炸死,卻只用了九息,就干掉了氣血是雷澤老祖成百上千倍的尸奴王…

    這一幕,就好似寧凡搞出來的這場爆炸,可以給尸奴王制造成百上千倍的針對性殺傷…

    “聽不清…”寧凡還是沒聽清雷澤老祖說什么,也不知道雷澤老祖倒霉咬斷了舌頭。

    “豆友真是…酒滑…居然細先…留了一鍋…傳送偷豆…”雷澤老祖含糊不清道。

    “聽不懂…”寧凡的耳鳴稍微好轉了一點,可這下,他聽不懂雷澤老祖的言語了。

    “只細不幾道…這傳送偷豆的…陋點…會在…何區…”雷澤老祖有些擔心道。

    十二層地淵對于神念的限制太過逆天,若無神念定位,任何長距離傳送都只能是隨機傳送,根本無法選擇想要到達的落點。

    運氣好的話,落點可能是某個沒有敵人的安全之地;運氣不好的話,寧凡也可能直接傳送到光蟻族的皇城大本營…

    “聽不懂…”寧凡還是聽不懂雷澤老祖的言語。

    不過好巧不巧的,寧凡此刻同樣在擔心這個問題。

    他雖然能提前打開一座六道傳送門,但這座傳送門的落點在何處,他無法控制。

    “我此刻受傷不輕,若是直接傳送到光蟻準圣的包圍之中,可是不妙…”

    “說起來,陰陽五劍的劍理,為何會引發如此變故…我能稍微看懂一點,但還有更多地方無法理解,似乎是在兩種神通融合之際,產生了某種我無法掌控的狂暴質變…也因如此,原本我可十拿九穩干掉尸奴王,卻還是受了傷。更因這突如其來的爆炸,不滅鬼卒的制作也受到了影響…”

    這才是寧凡最不高興的地方!

    在他的計劃中,斬殺尸奴王后,接下來就該找個安全地方制作不滅鬼卒了。

    可結果呢!

    那超出控制的爆炸,連冥界鬼花都炸傷了,同樣被炸傷的,還有三只不滅鬼卒…

    要知道,不滅鬼卒和冥界鬼花,同樣具備不死生靈的特質,同樣被斬命人??酥啤?

    倘若寧凡能完美操控融合了人劍劍理的逆海無涯,冥界鬼花可以避開融合了劍理的部分海水。

    可惜…

    別說是掌控了,這場爆炸完全就是失控!這種情況下,連冥界鬼花都被傷到根莖,若非寧凡見機不妙,立刻將冥界鬼花、不滅鬼卒收回,呵呵,莫說制作尸奴王鬼卒了,他可能還要失去吸魂樹在內的三個鬼卒…

    尸奴王怎么打都打不死的三只鬼卒,若是被寧凡搞個烏龍,自己弄死,那才是真的笑話…

    “尸奴王太強大了,拿它制作鬼卒,本來成功率就極低,如今冥界鬼花還損傷了根莖,成功率恐怕會再度減少…”

    “不滅鬼卒的制作,必須在鬼卒隕落后十二個時辰以內完成。區區十二個時辰,想要完全恢復冥界鬼花的傷勢,幾乎不可能,看來這一次的不滅鬼卒,真的又要失敗了…”

    寧凡嘆息一聲,忽然收了雜念,目光凝重、警惕起來。

    前方就是六道傳送術的傳送出口了!

    他不確定這一次的傳送落點是在哪里,倘若落點落在光蟻準圣的包圍中,說不得,他要搏命一戰了…

    血肉組成的古老天空!

    血肉組成的火焰天地!

    這是一片被時間遺忘的地方,忽然間,血肉天空中,一座巍峨巨門憑空出現。

    下一個瞬間,有一名重傷青年背著一個火炭人,沖出了巨門,踏入這片血肉世界。

    再下個瞬間,巨門之內爆發出滾滾烈焰,而后,巨門被那烈焰吞噬,炸成了齏粉。

    “猴險…”雷澤老祖額頭冒出一滴混著碳灰的汗滴。

    “好險…”寧凡微微松了一口氣,再慢半步,他就要卷入傳送崩潰了。

    “這里是哪里…我們還在十二層嗎?”寧凡問道。

    “介里…不香…席二情…”雷澤老祖觀察了一下四周的地形,給出了結論。

    這里絕對不是十二層!十二層可沒有哪處地方,是這種血肉天地的環境!

    還有一個原因,使得雷澤老祖十分篤定這一判斷,那就是地磁!地磁可以干擾修士的神念,不過反過來講,地磁的強弱,同樣可以用來判斷光祖地淵的空間深度。

    從地磁強弱來判斷,這片血肉世界,應該是比地淵第十二層還深好幾倍的地方。只是…光族地淵不是只有十二層嗎,十二層就是地淵最底層了,此地怎么會存在其他位置,比十二層還深這么多呢…

    搞不懂!

    同樣搞不懂的,還有寧凡。不過寧凡搞不懂的東西,僅僅是雷澤老祖說的話。原諒他智商不夠,他真的聽不懂這種斷了舌頭的奇怪言語…

    好在寧凡同樣知道以地磁的強弱判斷此刻的位置,探查之后,寧凡同樣有些吃驚,從地磁測出的深度來看…他此刻的位置,是地淵十二層的更下層空間。

    周圍的血肉天地,更是給寧凡一種極其熟悉的感覺。是了,蟻主巢穴!上一次他搗毀的蟻主巢穴,也是類似的環境,只是這一次的環境,竟帶給他空前不安的氣息,似乎比上一次遇到的蟻主巢穴危險無數倍…

    “我臨時搜集到的情報里面,并沒有包括此地,此地是否真是另外一處蟻主巢穴,也未可知。畢竟上一次我僅僅是路過蟻主巢穴,就被里面的強大觸須襲擊了。若這里真的是蟻主巢穴,為何沒有觸須攻擊我…”

    此地帶給寧凡的氣息十分不祥。

    此地偏又十分安全,看不到半個敵人。

    寧凡開始排查此地的危險,一番排查之后,他發現,此地除了火元力比地淵十二層更強之外,似乎并沒有其他值得注意的地方了。

    更詭異的是,不知為何,此地血肉世界似乎可以隔斷他頭上的紅名監視,那種被光蟻族強者鎖定的感覺,居然消失了…

    “咳咳咳…”雷澤老祖忽然劇烈地咳嗽起來,咳出一口口帶著碳灰的金色血液。

    修士一旦修到仙帝境界,血液本源會化作金色,此刻雷澤老祖連金血都咳出來了,顯然已經壓制不住體內傷勢。

    見此一幕,寧凡哪還有閑心在探究此地是何地,他必須幫助雷澤老祖療傷??悸塹醬說乜贍艸魷植蝗范ㄎO?,寧凡放出了黑魔、阿芙洛、滅道雷嬰、始祖雷雀來護法。

    始祖雷雀也出來護法?

    對,騎著始祖雷雀的滅道雷嬰,才是最強姿態,始祖雷雀已經完完全全成了她的坐騎。

    “主人!你受傷了!怎么會這么嚴重!快喝口黑魔的血療傷!”黑魔一見寧凡渾身失血,冰山臉頓時充滿了焦急,捋起袖口,踮起腳,將手腕放到寧凡面前,竟是要將手腕送給寧凡咬。

    成年九貍的魂血,是逆天的延壽之物,就算是普通血液,也極具滋補效果,服之可獲得大量生機之力,對于療傷極有好處。

    寧凡啞然失笑,拍了拍黑魔的小腦瓜,安慰道,“真是只傻貓,只是些皮肉之傷,用普通手段就能治好的,若只為了這點傷勢就咬你一口,那可太不值了?!?

    主人受了傷,卻讓小貓兒放血治療,這樣不好!真心喜愛寵物的人,可從來不會指望所養的寵物會給予什么回報的。

    “主人說的對,是黑魔考慮不周,黑魔的血,應該用到關鍵的地方,在主人最需要的時候再使用?!焙諛貧嵌氐愕閫?。

    她隨時都有為寧凡舍棄生命的覺悟。

    “我不是這個意思…算了?!?

    寧凡寵溺地捏了捏黑魔的小臉蛋,嘆了口氣,這小貓什么都好,就是太過愚忠,這些年過去,他雖然已經把小貓兒養出了一些小女孩心性,但她的骨子里,仍舊固執堅持著本性,那是怎么也無法改變的東西。

    黑魔的臉微微一紅,雖然她早就給寧凡暖過床了,可還是有些害羞。貓兒的身體被摸摸也就罷了,人形的身體就有點…

    “去吧,警戒四周。這里給我的感覺很不一般,雖然暫時看不到什么危險,但也有可能是此地的危險,已經完全超出了我等理解…若是那種情況,才是真的麻煩?!?

    “主人有命,黑魔無所不從,只要是主人的命令,黑魔便無所不能…”黑魔得令,立刻煞有介事地帶著她的小弟軍團,給寧凡護法了。

    在她的要求下,寧凡甚至又將久違的準帝傀儡黑小蓮放出來,加入了巡邏隊伍。

    這讓阿芙洛羨慕不已,她看得出來,寧凡對于黑魔是真的寵。那種寵無關情愛,甚至不包括人際之間的復雜…

    有小貓兒和阿芙洛在一旁護法,寧凡多少能夠安心一些。

    雷澤老祖的傷勢很重,好在寧凡的九轉金丹很多,帝品丹藥都不少,當一瓶瓶療傷丹藥擺放在雷澤老祖面前,雷澤老祖只看得眼花繚亂,幾瓶丹藥下去,身上的碳化便有了明顯減輕,連斷掉的舌頭都重新長了回來。

    舌頭長回來了,傷勢也開始好轉了,這下子雷澤老祖吐詞也清晰了,說話也流利了,面對琳瑯滿目的丹藥,忍不住地驚嘆著!

    “這是…帝品丹藥暗界血念丹!這不是東天暗族的不傳丹藥嗎,道友怎么得到的!”

    【當然是殺上暗族搶來的…】對于雷澤老祖的一驚一乍,寧凡心中無語,不過并沒有將此事告訴給雷澤老祖,因為怕嚇到他。單槍匹馬攻打秘族什么的,似乎真的有些驚人…

    “居然是神烏化傷丹!此丹雖只是金品丹藥,但若只論治療火灼之傷,甚至比許多九轉帝丹還要厲害的!此丹丹方老夫見過,需要的幾種藥材,只要界河之下才能找到,更需要一些神烏一族的血肉才能煉制…受這材料限制,末法時代可以很難見到這種丹藥的成品的!道友是怎么尋到煉丹材料的!”

    【當然是殺到界河水底,撿那血神更烏的血肉…】好吧,這件事,寧凡也不打算告訴雷澤老祖。

    “這是太乙天都丹!據說此丹是東天神虛閣的壓箱之寶,整個神虛閣總共也只有三顆…可為什么你手上會有兩顆!你和神虛閣什么關系!你別告訴老夫,向暝子那鐵公雞,在你面前居然大方到將這等寶丹拱手相贈?”

    【向前輩是鐵公雞?我不信…】

    “這是十二玉樓丹!是南天禍族的秘藥,你居然也有!”

    【禍族?哦,當初封帝大典,他好像是殺了幾個南天禍族的仙帝…】

    “這是大還真丹!”

    “這是…這丹藥老夫竟都叫不出名字,這是什么丹藥?”

    好吧,寧凡也認不全他的丹藥,好在他可以萬物溝通,問一問丹藥,就能回答雷澤老祖。

    原來那些叫不出名字的丹藥,是從黑運宗寶庫得到的,也不知是烏老八師徒從哪方勢力那里訛來的…

    在寧凡看來,療傷丹藥就是療傷丹藥,用途僅僅是吃了療傷而已,沒什么大不了的。

    但雷澤老祖卻不這么看,他會多想一層,會腦補寧凡擁有如此之多強大丹藥的理由!

    這些丹藥的出處,基本都是末法時代的頂級勢力,寧凡同時持有如此多的強大丹藥,身上的神秘感似乎更厚重了。

    “道友真的不是遠古大修?”雷澤老祖又開始懷疑寧凡身份了。

    “不是?!閉庖淮?,寧凡是真的懶得偽裝遠古大修。

    “我不信!”

    “…”

    寧凡不再和雷澤老祖廢話,見雷澤老祖的療傷已經踏入正軌,他才開始服食丹藥,給自己療傷。

    他的傷勢固然不輕,可在他可以閃躲之下,往往都避開了要害。大把丹藥砸下去,再配合他本就強大的療傷手段,只四個時辰不到,他的傷便好了大半。

    剩下的傷勢,他沒有時間治療了。能夠拿來制作尸奴王鬼卒的時間,只剩下八個時辰不到了!

    “雖然機會渺茫,還是姑且一試吧…但在制作鬼卒之前,我必須給冥界鬼花療傷。只是…冥界鬼花受傷以后,要如何治療…我對于靈植一事并不擅長,似冥界鬼花這等天地異種,更是所知有限。如此,要如何做,才能…呃,這種問題,為什么不直接問冥界鬼花自己呢?”

    于是當著雷澤老祖的面,寧凡又一次召喚了冥界鬼花。

    然后…

    寧凡神經病一樣,開始和花朵聊天了。他當然不是神經病,但在雷澤老祖的眼中,此刻寧凡的行為,真的很像神經病…

    雷澤老祖已經退出碳化的嘴巴大張,目瞪口呆。

    恍惚間,又忽然覺得寧凡此刻神經病的樣子,和另一個老神經病很像,很像…

    兩儀宗鼎盛的時候,宗門內不是也有一個老神經病,以梅妻鶴子自居嗎?那個老神經病名為兩儀圣,以梅為妻,以鶴為子,只是那鶴,最后卻是背叛…

    雷澤老祖忽然有些淚眼模糊了。

    他從寧凡的神經病行為中,看到了兩儀圣老神經病的身影,看到了…兩儀宗時代不斷的神經病傳承!

    兩儀宗的香火真的沒有斷傳!

    他舍棄一切?;つ駁某踔?,果然是正確的!雖然他并沒有能力,真的?;つ病?

    “原來如此,原來你只需要吸收強者血肉做養分,就能快速治愈所受傷勢。越重的傷,需要的強者血肉級別也越高。以這場爆炸所造成的傷勢來看,想要令你傷勢痊愈,起碼需要二階準圣的血肉…可惜了,這等級別的血肉,我沒有辦法給你弄到,低階血肉行不行?”

    “低階血肉的話,傷勢恢復速度會很慢?慢到什么程度?”

    “十年?這未免也太久了,這豈不是說,十年之內,我不僅制作尸奴鬼卒會影響成功率,就連之后的鬼卒,也會影響成功率?”

    “嗯?你沒有感知錯?這片火焰大地之下,就藏著巨大數量的強者精血,足以給你療傷?強到什么程度?什么!這怎么可能!”

    【圣人血!就埋藏在這片大地之下!】

    這是冥界鬼花給寧凡的回答!

    冥界鬼花說,寧凡意外闖入的這片血肉天地,藏著數量恐怖的圣人血!

    但這怎么可能,末法時代不是沒有圣人么,此地真的有圣人血么…

    這片血肉天地,究竟是什么地方!

    在雷澤老祖看神經病的眼神中,寧凡忽然站起,召出逆海劍,在大地上打起了地洞。

    雷澤老祖不知道寧凡為何要在地上打洞,不知道寧凡想要挖什么。他剛想問,寧凡卻終止了挖洞的行為。

    因為失敗了!

    以逆海劍的鋒銳,居然只能在這片大地之上掘地三百丈,三百丈以下,巖層硬的連逆海劍都挖不動了。

    此刻寧凡終于有點相信,這片大地有可能埋藏著圣人血液了!可惜就算明知地底埋藏著圣人血液,他也挖不出來。巖層太硬,如之奈何…

    這片血肉天地,極可能是光蟻族的禁地!他似乎誤打誤撞,闖到了一處極其麻煩的地方…

    “主人,大事不好!極東方向出現了遮天黑煙,那些黑煙,正朝這里接近,顯然是沖著我們來的!”

    巡邏中的黑魔,忽然發現了什么。

    “看來我們已經被人發現了,只不知來者是何修為,若是準圣…”寧凡目光一凝,此刻雷澤老祖傷勢雖然已經穩住,但想要痊愈,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寧凡本身傷勢也只好了五六成,倘若敵人是光蟻族準圣,怕是要苦戰了。

    寧凡還記得前一處蟻主巢穴的遭遇,當時他在那處巢**,和那名光蟻族銀甲準圣打了一場,對于銀甲準圣可以借用巢穴力量來戰斗的事情,印象很深。

    眼前這片血肉世界,倘若也是一個蟻主巢穴,絕對是比之前那個巢穴級別更高的巢穴!

    這里可是光蟻族的主場,在這里遭遇一名光蟻族準圣,形勢絕對是不利的!

    近了,近了!

    那滾滾黑煙速度太快,頃刻便已來臨,黑煙一散,露出了黑煙下隱藏的一列列囚車。

    囚車周圍,更有數百名光蟻族高手押送,皆作士卒打扮。

    這些光蟻族強者最弱的都是真仙,修為最高者,是一個女將軍!此女,赫然是一個準圣!

    那女將軍腳踏黑煙,面容也被黑煙遮住,看不真切,真能看到一雙美目泛著無情的冷光。

    她的身材十分曼妙,卻包在大紅披風之下,看不真切。披風之下,隱約可以看到穿戴的暗紅鱗甲;披風之上,繡著業火的蓮花。

    “嗯?居然是天意紅名鎖定的罪人?你們是陰母祭司關入此地的囚犯嗎?是誰押送你們來到此地的!居然又不經我同意,擅自入境,哼!大祭司一脈是越發不將本將軍放入眼中了!”女將軍不悅道,在看到寧凡頭頂上的紅名之后,似誤會了什么。

    此女是光蟻族的準圣無疑,可她不認識雷澤。

    雷澤卻認識她!

    “紅蓮!她是光蟻族的大將軍紅蓮!”雷澤一語道破了女將身份。

    “大將軍紅蓮么…”

    寧凡目光微不可察地一閃。

    敵人是準圣,可偏偏是一個女子,不得不說,這真是不幸中的萬幸。

    嗯?那是…

    寧凡忽然注意到,光蟻族押送此地的眾多囚車當中,有一個囚車,看著眼熟…

    那囚車里,竟關押了一只軟泥怪…

    寧凡看到了軟泥怪,軟泥怪同樣看到了寧凡。

    在看到寧凡的瞬間,軟泥怪一個忍不住,竟哭得稀里嘩啦。

    這一次,她是真的被寧凡感動了!

    她不過嘗試性地斬斷了一縷青絲,向寧凡求救,但那只是病急亂投醫,她根本就沒指望寧凡真的會冒死來救她。

    可寧凡真的來了!

    在她最最絕望的時候,踏著七彩祥云,如一個英雄般,闖入了她的心扉!

    這是她的英雄!

    她為之前欺負寧凡的卑鄙行為,感到羞愧!

    “你、你為什么對我這么好!我只是一坨泥巴!你居然為了救我,闖入蟻主的第十三片脊椎!”軟泥怪哭成了一灘爛泥。

    “…”寧凡好想告訴軟泥怪,他雖然確實有心救她,但此刻的相遇,真的只是一個巧合,小姑娘這么隨便就感動真的好么...

    卻原來,軟泥怪在十二層被抓后,幾經輾轉,被關押到了光祖地淵最最絕密的地方第十三層!

    而寧凡也好巧不巧地,隨機傳送到了這里。

    這就是佛宗所說的緣,也是道家所講的緣法,一飲一啄,自有天定。

    “原來不是囚犯么,居然是闖來此地劫囚的?咯咯,這可真有意思,這十三脊椎可是本將軍的地盤,爾等居然敢來找死!”

    紅蓮美目寒芒一閃,不打算給寧凡一行任何的解釋機會,已卷動黑煙,朝寧凡等人襲至!

    “冥界鬼花和不滅鬼卒的傷勢還未恢復,如此一來,此戰只能由我一個人上了…”

    嗤!

    寧凡一個晃身,迎著紅蓮沖了上去。

    下一個瞬間,血肉天空之上,金色的神靈光芒與暗紅的遮天黑煙撞在了一起…


  //www.trtrh.com/5_5569/2140486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