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執魔 > 正文 第484章 轟碎殘界

超级河北20选5走势图:正文 第484章 轟碎殘界

    讓人輕視,需要不斷地扮豬吃虎。

    讓人膽寒,只需要一場盛大的殺戮。

    千萬名金丹元嬰魔靈被寧凡魔威震暈,陷入昏迷。

    能夠在寧凡的氣勢下保持清醒的,只有八百化神,十一煉虛。

    八百名化神魔靈,被寧凡瞬殺三名煉虛的兇威嚇得無法自恃。

    一個個化神老怪,艱難地自地上爬起,卻止不住渾身的顫抖。

    “乾鬼大人,我們絕非此魔頭對手,該怎么辦?不如,撤吧...”無數化神魔靈向乾鬼等煉虛提議道。

    “...”10名煉虛全部陷入沉默,唯有乾鬼深深看了寧凡一眼后,眼中的畏懼漸漸消失了不少。

    “不必撤,老夫有把握擊殺此子!”

    乾鬼這一句信誓旦旦的保證,絕對是語出驚人!

    之前乾鬼還怕寧凡要死,這一刻卻又說有把握斬殺寧凡,實在難以讓人信服。

    八百名化神腹誹不已,無人覺得乾鬼是寧凡對手。

    但其他十名煉虛神念掃過寧凡之后,皆如同乾鬼一般,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原來如此!此子剛才打出那一掌,瞬殺三名窺虛,將一身‘法力’耗損了一半之多!那樣的法術,他最多只能再發出第二掌,不可能打出第三掌!”

    這些老怪說的法力不濟,自然指的是寧凡的精氣了。

    刑戮魔掌確實厲害,但耗損的精氣亦是極多,從前的寧凡,一掌會耗盡所有精氣。

    如今他精氣幾乎提升一倍,達到九百萬甲,最多也只能發出兩掌而已。

    這一刻,幾乎所有人都認定寧凡再出一掌,便會法力耗盡,任人**。

    如此說來,只要逼出寧凡第二掌,耗盡他的法力。就算寧凡再強,只要法力耗盡,也只能任人宰割!

    “八百化神,聽吾之令,結‘斗轉之陣’!全力誅殺此魔!”

    乾鬼一聲令下,八百化神化作一道道流光,移星換斗,結出一個大陣。

    此陣匯聚了八百化神的全部法力,大陣的品階赫然竟是凡虛上品,可傷及沖虛!

    乾鬼倒是好心思,拿八百化神抵消寧凡一掌之力,而后,**法力耗盡的寧凡。

    “周道友,不,主人,他們想用大陣耗損你的法力,不要上他們的當,這斗轉大陣,由蘇顏來破,主人速速恢復法力要緊?!?

    蘇顏輕輕走出寧凡懷抱,眼露決然,她既然已是寧凡魔妃,自然需要幫寧凡擋一擋槍林箭雨的。

    她甘冒危險,獨自應對斗轉大陣,只為讓寧凡節省法力,恢復法力。

    “你留著力氣,清理嵐角族的叛孽,這一戰,我來即可?!?

    寧凡捏了捏蘇顏的下巴,一步邁向斗轉大陣,目光平靜如水。

    催動心陣之力,他一眼看出,這斗轉大陣是以八百化神為實陣眼,除此更有**00個虛陣眼。

    陣紋的軌跡好似一個繁奧的星圖,而八百化神在陣中變化位置,催動法力,如星辰在星圖上移動。

    一絲絲斗轉星移的力量,幻化作無數流星隕石,朝寧凡砸落,每一個都有千丈大小,都有化神一擊的威力。

    “你若動用之前一掌,破去大陣,必定耗盡法力。若不舍得耗損法力,就算破去大陣,也必定受傷不輕,戰力大減!你魔威再強又如何,終究要為老夫所斬!”乾鬼的冷笑響徹云霄,意欲激怒寧凡,令其分心,被陣所傷。

    寧凡看也不看乾鬼,面對無數隕石墜落,他只抬掌,引動精氣,威勢全開,立刻,天地為之一顫。

    “一百零八印,刑戮魔掌!”

    一掌拍出,一層層掌印向天鋪開,魔氣遮天蔽日,好似一百零八重魔天。

    一掌之威,與墨重仙帝少年之時不分上下。

    一掌之威,有斬殺108個窺虛巨人的驚天魔氣!

    他不是問虛,而是...中期蠻魔!

    轟!

    八百化神所化的星辰,一一被寧凡拍碎,無數化神血染長空,蒼穹破碎,流星粉碎,鮮血如雨灑落十萬大山,好似末日來臨!

    乾鬼等煉虛魔靈目光震驚,他們再一次見識到刑戮魔掌的恐怖威力。

    繼而所有人露出大喜過望的表情,紛紛悍不畏死地沖向寧凡,根本沒有去悲憫隕落掉的八百化神。

    他們只在乎一個問題,那便是寧凡打出第二掌,法力耗盡,不足為懼!

    “豎子狂妄,敢阻我等誅殺蘇顏,今日老夫便讓你知道多管閑事的下??!殺!”

    乾鬼一馬當先,他哈哈大笑,踏空疾行,每踏出一步,身軀便增漲千丈,六步之后,已是一名六千丈的巨人。

    他巨身龐大,寧凡人身渺小。他不屑的俯瞰寧凡,抬腳一腳,向寧凡當頭踏下,有踏平山河的氣力!

    他篤定,寧凡法力耗空,他篤定,寧凡失去了所有戰力!

    就在這一刻,寧凡眼中寒芒一閃,張口一吸,如吞日月,將漫天血雨吞入腹中。

    三名窺虛的元神之血,以及八百化神的隕落血雨,都化作寧凡體內的磅礴精氣!

    只一瞬間,寧凡精氣恢復盈滿,赫然是動用了殺生之術,殺人補精!

    望著平靜如幽潭的寧凡,乾鬼心頭越來越不安,他那一腳如同巨岳,他在寧凡頭頂。但在寧凡頭頂三丈方向,那一腳竟無論如何踏不下去。

    寧凡恐怖的精氣,形成一股無形障壁,竟令乾鬼無法突破障壁發動攻擊。

    這一刻,寧凡驟然抬頭,對上乾鬼的目光。

    這一刻,一股必死的?;?,浮現在乾鬼心頭,他分明從寧凡體內感受到充盈的法力氣勢!

    “不、不可能,你明明耗空了法力!為什么會...??!”

    乾鬼話未說完,只覺腿上傳來劇痛。

    那踏向寧凡的一足,被寧凡一把擒住,猛然一撕,生生從乾鬼身體上撕下,無數黑血從乾鬼斷腿處灑落長空!

    他算什么東西,也敢踏寧凡天靈!

    寧凡掌力一吐,巨人的斷腿爆散成血霧,沒有給獨腿巨人逃脫時間,無數精氣催動黑火,化作一百零八重炎戒火海,將獨腿巨人連同其他10名煉虛全部淹沒!

    凡虛上品,炎戒之術!

    從前的寧凡,沒有足夠的修為,無法徹底激發天霜地火的威力。

    如今他境界大漲,天霜地火在他手中儼然成了絕頂殺器。

    108重火雨降下,將無數昏迷在地的金丹、元嬰性命收去,通過不斷地殺戮,源源不斷補充著寧凡的精氣。

    處在108重炎戒中心的乾鬼,滿目震驚,來不及求饒,便已化作飛灰焚滅。

    他至死都不明白,為了明明法力耗空的寧凡,在殺人吞血之后,竟會補滿所有法力。

    他至死也沒明白,那根本不是法力,而是精氣。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挑戰一個蠻魔,一個中期蠻魔,一個能敗少年大帝的兇魔!

    乾鬼死,他的命,補充了寧凡的精氣。

    10名煉虛被眼見驚變所震住了,所有人都認定乾鬼可殺寧凡,但局勢頃刻逆轉,反倒是乾鬼被瞬殺。

    10人被困在火海外圍,一聲聲慘叫開始傳出。

    頃刻間,便有3名窺虛、4名問虛葬身火海,他們的性命,補充了寧凡的精氣。

    2名問虛與1名窺虛僥幸逃出炎戒火海,一個個灰頭土臉,重傷欲死,惶惶如喪家之犬,幾乎在逃出火海一瞬間,各自拼死逃命而去。

    火雨還在降落,末日還在降臨,十萬大山俱被火海淹沒,所有昏迷于大地的魔靈全部被焚殺,就連魔嵐池都被蒸干。

    原本殘破的嵐角殘界,再次有了崩潰的征兆,寧凡淡淡一掃三名殘存煉虛,對蘇顏道,

    “你殺窺虛,我殺問虛,記住殺人之后搜魂滅憶,找一找離開殘界的出口?!?

    “是!”

    蘇顏輕諾一聲,施展虛空挪移,朝那名窺虛魔靈追殺而去。

    寧凡的驚天手段讓她震撼,而她也乖巧地遵從寧凡一切命令。

    寧凡召出黑火八翼,以堪比沖虛的遁速追向其中一名問虛,只一瞬,便出現在那問虛魔靈的前方,擋住其去路。

    “不、不要殺我,我愿做你奴仆,一生一世效忠!”那問虛魔靈求饒道。

    “不需要?!?

    嗤!

    寧凡一步邁出,化作黑衣化身,全身繼而化作一道黑色劍光,以不可思議的斬擊之速,將那問虛攔腰斬做兩截。

    劍光散,寧凡以黑衣之身出現,出手如電,將一個問虛元神擒在手中,正是那問虛魔靈之元神。

    “不、不要殺我,不要??!”

    “聒噪!”

    寧凡眼露不耐,直接搜魂滅憶,無視元神各種慘叫。

    許久之后,元神漸漸安靜,變成一個眼神空洞的白癡。

    寧凡目光一皺,這名問虛老怪的記憶之中,竟沒有記載殘界的出口...

    據這名老怪所知,唯一知道出口的,大概只有乾鬼一人,但乾鬼早被寧凡滅殺,元神不存...

    “且看看另一人的記憶如何,是否同樣不知道殘界出口?!?

    寧凡一口將問虛魔靈的元神吞下、嚼碎,沒有給傀儡吃,而是自己服用。

    以古魔祖符去煉化煉虛老怪的元神,一個煉虛老怪也能提升1萬甲左右的精氣,他殺戮這十幾名煉虛,起碼提升了10萬甲精氣。

    嗤!

    遁光一閃,寧凡直追令一個問虛魔靈。

    察覺到寧凡追來,那問虛魔靈幾乎嚇死,一面逃,一面罵,

    “我乃是犀魔將軍的手下,你敢殺我,犀魔絕不會放過你!”

    “犀魔?我倒想看看,他如何不放過我。滅!”

    轟!

    寧凡一式三昧火掌拍出,黑火凝成的掌印,將問虛魔靈肉身焚滅,恰到好處地沒有焚殺元神。

    問虛元神驚駭欲死,拼命逃出黑火火海,對這黑火他已有了本能畏懼,一招黑火群殺7名煉虛,那一幕,他將永生難忘!

    不,他沒有永生了,他沒有活下去的機會。

    “搜魂!”

    寧凡連開口罵人的機會都不給他,直接對他搜魂滅憶。

    一聲聲慘叫之后,這問虛魔靈同樣變成一個白癡,被寧凡一口吞下。

    而寧凡再一次皺眉,這名問虛同樣不知道殘界出口。

    看來唯一知道殘界出口的,只有乾鬼,而那乾鬼,恰恰早被寧凡干掉。

    “無法知曉出口了么...”

    寧凡輕輕搖頭,八翼一振,前去與蘇顏匯合。

    蘇顏是問虛修士,擊殺一名重傷窺虛輕而易舉,她已完成寧凡交代的任務,對那窺虛搜魂滅憶,但令她失望的是,那窺虛并不知殘界出口。

    二人匯合后,彼此交換所得,皆沒有關于殘界出口的消息。

    “主人,現在怎么辦,我們還能出去么?”蘇顏語氣平淡,她想過了,其實就算無法出去,也并非一件壞事。

    她可以與寧凡永遠生活在嵐角殘界中,或許有一日實力足夠,破碎殘界,橫渡虛空離去。

    就算不離去,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只要和寧凡在一起,也算是困于此界,又能如何。

    “當然可以,只是既然不知道出口,想要出去,便要費些手段了...毀去這殘界!”

    “什么?”蘇顏以為她聽錯了,寧凡竟要毀去一處小千世界,即便這小千界是一處殘界,但也不是問虛修士可以毀滅的。

    “古魔道,碎骨成兵!”

    寧凡咬斷小指,變化出六百萬金但境界的魔兵。

    小指頃刻自愈,蘇顏卻花容失色。

    “這是失落的上古神魔神通...碎骨成兵!”

    碎骨神兵,取神魔一截骨,便可造出一個族群。

    這是莫大神通,寧凡有六百萬魔兵在,六百萬魔兵在寧凡一令之下,全部騰空而起,向著某一處天空持續發動攻擊。

    一日,二日,三日...十日之后,那被六百萬人集中攻擊的天空,漸漸出現空間不穩的征兆。

    在這一刻,寧凡目中精光一閃,散去六百萬魔兵,一把摟住蘇顏,沖天而起,向著那一處不穩的空間直接撞去。

    “碎!”

    寧凡乃是蠻魔中期,肉身之強,遠勝尋常金身第二境。一撞之力,直接令整個界面晃動起來,那薄弱之處,更是被生生轟出缺口。

    “看,我們出來了?!蹦燦锎饜?,蘇顏則驚得紅唇無法合攏。

    二人的身影,出現在泰蚩城中,一瞬間,二人的問虛氣勢橫掃開來,驚動了無數泰蚩城修士。

    “犀魔,滾來受死?!?

    寧凡語氣平淡,但所說的話語,令無數嵐角族人勃然大怒!

    嵐角殘界崩潰,族長生死不明,犀魔已是嵐角族新任族長。

    如今有人敢在嵐角族公然辱罵一族族長,就算是問虛氣勢,嵐角族也不會原諒此人!

    “大膽狂徒,來我嵐角滋事,找死!”無數嵐角族人騰空而起,但當看到來犯之人是寧凡、蘇顏之后,一個個都愣住了,不知所措。

    怎么回事?前族長蘇顏沒死?

    怎么回事?挑釁嵐角威嚴的,竟然是雨殿明尊者?

    而泰蚩城中,正與兩個嵐角煉虛笑談的犀魔族長,一瞬間目光陰沉之際。

    “怎么可能!他們怎么還活著!乾鬼不是說,蘇顏已死于殘界了嗎!”

    犀魔嘗試催動體內契約,與乾鬼等人聯系,卻發現,契約全部失效!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為何無法聯系乾鬼等人,難道他們都死了?開什么玩笑!”

    泰蚩城中,一個百無聊賴啃著五轉丹藥的小丫頭,忽然抬起明眸,露出喜色。

    “餅哥哥回來了呢。不過他的氣息,變得好強,還給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小丫頭左目之中,閃過一絲浩瀚的妖力。

    那一絲妖氣,與現如今所有妖力都不同,那是一絲古妖的妖力,與寧凡的古魔氣息交相輝映。

    (2/2)(未完待續。)
  //www.trtrh.com/5_5569/215051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