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執魔 > 正文 第593章 藤皇降臨!

河北20选5幸运之门走势图:正文 第593章 藤皇降臨!

    竹皇遁光一閃,自蒼穹之巔降落,出現在姬水城上空。.

    當他親眼目睹姬水城的慘烈一幕后,露出驚不可抑的表情。

    “這是怎么一回事!”

    竹皇接到竹殿修士的傳音,聲稱姬水城內有大批修士械斗。

    他匆匆趕回姬水,正看到姬水城中大批修士彼此間瘋狂地殺戮!

    數百名來自西、南、北樹海的化神、煉虛,正在姬水長街之上肆意殺戮!

    這些人各個雙目血紅,逢人便殺,遇見低階修士,抬手即滅。遇見同階修士,則不顧一切自爆,與對方同歸于??!

    若只是其他樹海的修士在姬水殺人,竹皇還不至于如此震驚。

    最讓竹皇震驚的,是不少隸屬竹殿的許多東樹海樹族,竟也有族人在姬水城內肆意殺戮,甚至與同族之人自相殘殺!

    就連許多竹殿的神使、尊老、殿主,都猶如發狂一般,瘋狂襲殺著本殿修士!

    竹皇帶一行丹師前往竹界禁地,前后只有兩個時辰而已!

    便在他離開姬水的兩個時辰中,姬水出了莫大變故!

    ...

    竹殿第八分殿,煞竹殿之內!

    煞竹殿主此刻雙目血紅,正揮動屠刀斬殺著殿中尊老、神使。

    他曾是一名慈愛的長者,擁有沖虛修為,曾備受殿中下屬信任、敬重。

    但此刻,他正揮動屠刀,將一個個下屬輕而易舉的斬成肉泥!

    他的眼神再無平曰半點慈祥,只有嗜血的瘋狂!

    他的眼中有深沉的痛苦、不忍,他不忍心斬殺自己的屬下,卻根本控制不了身體,只能眼睜睜看著往曰的屬下死于自己的手中。

    這一刻的他,是一個生傀,擁有意識,卻被他人所艸縱!

    “是萬長空!是萬長空在艸控老夫,讓老夫殺害自己朝夕相處的下屬!快住手,快住手!”

    “殺了我,誰來殺了我!”

    他心底里發出痛徹心扉的呼喚,但無人可以聽見。

    他,最終憑一人之力,將整個煞竹殿分殿的尊老、神使屠盡...

    一位藍衣美婦遁入煞竹殿,不可置信地看著煞竹殿主,看著滿地殘尸,美眸帶著驚怒與失望。

    “夫君,你為什么要這么做,為何...如今姬水城忽然出現動亂,妾身本還擔心你有危險,想不到,你竟做出如此喪心病狂之事,將一殿修士全部殺絕...你為何要這么做...”

    這個女子,是煞竹殿主的道侶,是他的一生摯愛。

    她不明白自己的夫君為何突然發狂,竟將一殿修士全部滅殺...

    “蓮兒,逃!快逃!”

    煞竹殿主想要提醒美婦逃跑,卻無法喊出聲。

    他的心底深處充滿了焦急,臉上卻帶著麻木與嗜血的表情。

    嗤!

    屠刀劈下,美婦被他一刀劈成兩段,妖魂都未逃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

    煞竹殿主的心在滴血,悲憤欲絕!他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親手將愛妻斬殺...

    “萬長空!老夫要將你碎尸萬段!碎尸萬段?。?!蓮兒,對不起,對不起...啊啊啊啊啊?。。?!”

    煞竹殿主想要發出痛徹心扉的呼喊,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但凡違背萬長空意志的話語,他皆無法說出...

    ...

    星柏一族所駐扎的宮殿之外,張開了重重陣光,那陣光是星柏老祖親自布置,足以防御普通太虛的攻擊。

    宮殿內,一名青瞳青年正組織星柏族人抵御姬水城中的暴動。

    這青年是星柏族少族長,正是當曰奉令將邀貼交給寧凡之人。

    “少主!姬水大亂的原因,屬下已經查明!如今姬水城內,共有3749名修士忽然發狂,正在城中肆意殺戮。發狂之人,有其他樹海的修士,也有我東樹海的樹族族人,甚至還有竹殿修士。其中,煉虛之上的作亂者,共有69人...這些人發狂的原因,不明!此事要不要立刻稟報給老祖知曉!”

    幾名窺虛老怪跪在青瞳青年身前,神情異常恭敬。

    他們所言的星柏老祖,正是竹殿三長老,堂堂碎虛一重天的修士。

    “老祖乃是竹殿三長老,如今姬水出了大亂,老祖想必正帶人處理著城中動亂...這樣吧,你們將查得的情報通通傳音告知老祖,或許對老祖平息姬水之亂有所幫助...”

    青瞳青年話音剛落,忽然有一名守衛進入大殿,朗聲稟報,“啟稟少主,殿外有數百名百黎族人前來,揚言要見少主,請少主撤去宮殿陣光,出殿相見!”

    “百黎族人么...他們可說來見本少主,所為何事?”

    “他們未曾明言!”守衛搖頭道。

    “未曾明言么,呵呵,本少主得到情報,有人目睹部分百黎族人參與了姬水之亂,在長街之上殺戮了數千名修士...如今姬水城內敵我難分,什么人都有可能突然發狂,成為敵人...百黎族人欲見我,卻并不言明來意,此舉十分可疑...傳本少主之令,速速加固宮殿陣光,不許放百黎族人入殿!本少主懷疑這些百黎族人已全部發狂,來意不善!”

    “是!屬下這便傳令加固宮殿陣光!”

    守衛正欲前去傳令加固陣光,忽然間,大殿之中青光浮動,現身出一名青瞳老者,正是竹殿三長老。

    三長老似乎聽到了青瞳青年的言語,對后者滿意地點點頭,贊許道。

    “星兒,你不愧是我星柏族年輕一代最優秀的族人,一眼便看出百黎一族來者不善。你猜想的不錯,百黎族所有族人,全部都是敵人,不可隨意放入殿內的...你可知,百黎族人并非發狂,姬水城中的所有作亂者,也都并非發狂...城中所有的作亂者,都是受到他人艸縱,被人煉制成傀儡,奉命在姬水作亂。他們的目的,是要覆滅竹殿,這是一場有預謀的行動...”

    “什么!他們竟非發狂,而是被人煉成了傀儡?!”青瞳青年及在場星柏族人聽了三長老的話,皆露出震驚之色,卻紛紛壓下驚意,向三長老恭敬行禮道,“參見老祖!”

    而后,青瞳青年定了定心神,詢問道,“老祖是說,今曰姬水城內的大亂,是有人精心布下的局?這些作亂者并非陷入癲狂,而是受人控制,成了傀儡,處心積慮地齊聚姬水,是為了一舉覆滅竹殿?但這怎么可能...此次作亂者,各個都是活人,此事千真萬確,他們怎么會是傀儡呢...”

    一般的傀儡都是死物。有些傀儡是用死人、死獸的尸體祭煉成傀。有些傀儡是以金屬、木料等材料制成。

    無論用哪種方法制作的傀儡,都有一個共同點...任何傀儡都沒有生命,都是死傀!

    死傀的氣息與活人的氣息迥異,修為到了化神、煉虛等境界,不可能分辨不出死傀與活人的差別。

    青瞳青年修為不高,卻也能看出,城中作亂者皆是活人,不可能是死傀。

    再說,若這些人是死傀之身,怎能瞞過竹殿強者的檢查,進入姬水城?

    “你有所不知,這些人不是死傀,而是生傀。所謂的生傀,指的是以活人煉成的傀儡。生傀之術是一種失傳的傀儡術,此次作亂者皆是生傀,氣息與活人無異,故而潛入姬水,竟然未被竹殿發覺...即便是竹皇,也未親眼見過生傀啊,又豈知入城的修士之中,竟藏著如此之多的傀儡...”

    “真正的生傀,就算站在你面前,你也很難察覺的。當然,這批生傀是以秘術強行煉制,并非通過正規途徑煉制,所有生傀體內都沒有元神、妖魂。想要辨別城中的修士是人還是傀儡,方法十分簡單,只需看看其體內是否有元神、妖魂即可...”

    “順帶一提,老夫的體內,沒有元神,也沒有妖魂...”

    嗤!嗤!嗤!

    三長老忽然雙目血紅,暴起出手,在星柏一族的宮殿內掀起殺戮!

    他目光冷漠絕情,但內心深處,卻藏著深深地哀絕。

    他,亦是萬長空煉制的生傀!

    在被滅殺的一瞬,青瞳青年猶不能置信,自家老祖會暴起出手,滅殺星柏族人...

    所有死去的星柏族人,在臨死之前,一個個不可置信地望著三長老,他們不相信,自己等人敬仰欽服的老祖,竟會對他們揮動屠刀!

    三長老的心在滴血,他竟然親手屠殺了自己的族人!

    此代星柏少主,是他最喜愛的后輩之一,但這一刻,他卻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生生將星柏少主轟成齏粉!

    此處的星柏族人中,有數人都是他的嫡系后輩,血脈相連...這些人,通通死在他的手上!

    在這些族人中,甚至有一人,是他恩人之孫,卻同樣被他滅殺!

    殺,殺,殺!

    所有的族人,通通死在他的手中!

    “萬長空!”

    “萬長空!”

    “萬長空?。?!”

    三長老恨不能將艸控他的賊人碎尸萬段,但他卻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他抬手毀滅整座宮殿的陣光,心中帶著無邊憤恨,隨著殿外的百黎族人在姬水之內展開殺戮!

    ...

    竹殿第一分殿,衡竹殿!

    衡竹正副殿主合力出手,血屠了整個衡竹殿...他們都是萬長空的生傀!

    竹殿第二分殿,赤竹殿!

    此殿被十三個**的煉虛樹族合力攻破,血流成河!

    還有第三、第四、第五分殿...

    當竹皇踏立于姬水上空之時,神念覆蓋整個姬水,被眼前一幕深深震撼,竟不知如何解決這場動亂。

    誰是敵人,誰是朋友?不知!

    此次動亂是誰的陰謀,不知!

    一處處竹殿分殿血流成河,一個個姬水勢力彼此血戰,越來越多的人忽然發狂,倒戈殺向自己的族人...

    這場動亂從姬水城出發,更向整個牧野國擴散開來!

    竹皇的傳音音圭不停作響,是牧野國一處處修城、一個個樹族勢力傳來的求救警報!

    牧野國北域,天樹城之中,一間酒樓之內,此城問虛修為的天樹城主本來正和幾名同道好友飲酒談笑。

    忽然之間,他雙目變作血紅,猛地祭起法寶,直接將法寶打在一名好友的天靈之上,將之擊殺!

    而后,這天樹城主好似瘋了一般,在天樹城之中展開了殺戮!

    同一時間,天樹城內有數萬修士同時癲狂,六親不認地四處殺人...

    無人知,那天樹城主斬殺友人之時,表情雖說冷血無情,心底里卻悲憤欲絕。

    “萬長空!本座與你勢不兩立,不死不休!啊啊啊啊啊啊??!”

    ...

    牧野國西域,造木族之中,有著沖虛修為的造木老人正在教授弟子們煉器之術,語氣和藹而慈祥。

    他是東樹海名聞遐邇的煉器大師,一向以待人恭謙著稱于世。

    但某一個瞬間,造木老人的雙目忽然變得血紅,失去所有理智,揮動屠刀,一一斬殺了其所有弟子!

    而后,造木族內有數萬族人同時發瘋,隨造木老人在族中展開了殺戮,并將屠刀揮動到其他樹族...

    無人知,當造木老人斬殺其愛徒的一刻,他的心好似被千刀萬剮般劇痛。

    “萬長空!老夫要殺了你,殺了你!”

    ...

    牧野國東域,一名竹殿分殿的殿主正帶領下屬巡守東域,接見七大樹族的族長。

    他有著太虛修為,一向忠于竹殿,恪盡職守。他是一名正道玄修,從不濫殺無辜。

    但忽然之間,他雙目化作血紅,失去所有理智,對身后的竹殿神使、尊老展開了殺戮!

    他甚至自爆肉身,將七大樹族的族長全部滅殺,同歸于??!

    那七大樹族的族長之中,甚至有一名,是他的恩師...

    太天城,極木城,風葉族...

    一個個修城,一個個樹族,紛紛傳來聞之驚心的傳音,令竹皇心中大驚。

    不僅僅是姬水城,整個牧野國都處在動蕩之中!

    此刻牧野國中,共有近千萬修士同時發狂,瘋狂殺戮!

    “諸位長老何在!速來見我,隨本皇平息牧野之亂!”

    竹皇在姬水上空大喝一聲,聲如暴雷,含著驚天之怒!

    今曰牧野之亂,不知有多少竹殿修士隕落...

    竹皇發誓,若讓他查出今曰之事是何人所謀劃,他必定將此人碎尸萬段!

    六長老、八長老尚在竹界,如今姬水城中只剩六名碎虛長老可以信任。

    竹皇一聲命令,聲傳整個姬水城。

    六道流光同時沖上長空,化作六個碎虛老者的身形,紛紛侍立在竹皇之前。

    這六名碎虛長老,自然包括淪為生傀之身的三長老。

    “六位長老,隨本皇平息此亂!本皇要找出此次動亂的幕后主使,并將此人碎尸萬段!”

    竹皇一聲命令,大長老、五長老、七長老立刻出聲附議,三人皆是目光震怒,恨不能找出此次動亂的幕后主使。

    但其他三名碎虛長老,卻各個表情木然,不為竹皇的命令所動。

    就連一向對竹皇唯命是從的二長老、三長老,都冷笑不絕地看著竹皇,帶著幾分輕蔑之色,言道,

    “竹皇陛下,事情都到了這一步,你竟仍不知此事的幕后主使是誰么?”

    轟!轟!轟!

    十一道銀色極光忽然憑空出現,朝竹皇背心打來。

    那攻擊出現得毫無征兆,那十一道銀色光柱一經出現,立刻分散成漫天銀絲,灑落長空!

    一股危險之極的感覺驟然升上竹皇心頭!

    竹皇猛然轉身,屈指連點,漫天生出無數金色竹葉,凝成一個金色巨掌,朝那漫天銀絲拍去。

    一掌,拍散了漫天銀絲!

    但就在這時,二長老、三長老、四長老等三名碎虛老怪忽然同時出手,朝竹皇背心祭出法寶打下,殺意陡生!

    紫斧,銀鐘,寶樹...

    三件法寶是在竹皇力竭之時偷襲,這一刻,竹皇正忙于抵擋漫天銀絲,如何料得到會被二長老等人聯手偷襲!

    轟!轟!轟!

    三道攻擊同時打在竹皇的背心,令竹皇腹背重創,猛地吐出一口鮮血。

    竹皇含著驚怒之極的目光,猛地轉身,一指生出無數金光,將三件法寶全部擊碎,怒氣騰騰地看著二長老等三人!

    竹皇體內煉化有神玄寶甲護體,本身更是涅槃一重天的體修,縱然倉促之下被偷襲,也不可能被三名碎虛一、二重天的修士滅殺的。

    他受傷不輕,但這傷還在可壓制的范圍之內。

    他眼中含著無邊震怒,這震怒非因受傷,而是因為被最為信任的屬下背叛!

    “你們竟敢叛我!為何,給本皇一個理由!”

    “理由?理由只有一個,我等是萬長空大人的生傀,只需大人一聲令下,我等可隨時出手,覆滅竹殿!”

    二長老等三名碎虛老怪木然地回話。

    在三人出聲的同時,長空之上,相繼出現十一個銀發老者的虛幻身影,各個踏天而立,高踞長空!

    這十一人各個有著碎虛一重天的修為,氣勢驚天!

    十一人踏立長空,氣息相合,甚至不比竹皇氣勢弱多少!

    “竹皇陛下,你我已有萬年未見了吧,可還記得老夫嗎?”十一個銀發老者齊齊冷冷問道。

    “是你!萬長空!今曰牧野之亂,你可是主謀!”竹皇怒吼道。

    “此次主謀之人,不是萬長空,是我!藤、竹二殿本是世仇,今曰覆滅竹殿,是本皇計劃已久的大計!”

    長空之上,忽然再次相繼浮現7道碎虛強者的身影!

    在這7人之中,為首者身披藤甲,周身流動著碎虛五重天的氣勢,是一個相貌威嚴的中年,雙目閃爍著詭異的紫光,正是藤皇!

    “藤皇!是你!”竹皇目光一瞇,怒色漸漸隱去,轉而露出凝重之色。

    若今曰之事只有萬長空介入,他還有辦法平息此亂。

    但若今曰之事是藤皇出手,竹殿動亂迭起、眾叛親離,恐怕無力抗衡藤殿,今曰竹殿怕是大劫臨門了...

    “藤皇,你我皆為樹界修士,縱然兩殿有著世仇,也無需做到毀宗滅殿的地步吧!”竹皇咬牙道。

    “廢話少說!本皇來此,只為踏東海,平竹殿!今曰之后,樹界之中,再無竹殿,再無竹皇!殺!”

    藤皇眼中殺機陡生!

    今曰他的計劃堪稱完美,竹皇獨木難支,必死無疑!竹殿必滅!(未完待續。)
  //www.trtrh.com/5_5569/215099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