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執魔 > 正文 第605章 再見衛玄

河北20选5推荐:正文 第605章 再見衛玄

    追殺藤皇,共耗了寧凡三日。

    藤皇雖身受重傷,但拼死之下,神通亦十分驚人,給寧凡、孽離造成了不輕的傷勢。

    藤皇最后逃遁之時,碎身分化為十余道流光逃脫,被寧凡一一擊殺,耗費偌大功夫追殺。

    三日之后,寧凡沿界路原路返回,來路上,界門早已閉合。

    寧凡又耗費了半個月時間,借風煙之術的神通破開了一個界路缺口。

    至此,他才重新返回東樹海。

    此次浩劫,東樹海隕落修士無數,除了那一千萬淪為生傀的修士死于非命,更有六七千萬修士死于亂中。

    若非寧凡及時斬殺萬長空,令所有生傀化作飛灰,東樹海的死傷者數量還會更多。

    東樹竹海元氣大傷,西樹藤海同樣元氣大傷。

    竹殿的碎虛修士除了竹皇之外,全部死于此次浩劫。藤殿碎虛包括藤皇在內,亦全部死于劫中。

    就連柳殿碎虛,都白白隕落了一人...

    半個多月過去,被戰亂摧毀的姬水城早已重建。城中不少樹族修士都身穿素服白衣,心懷對殉劫親友的追思。

    寧凡沒有駕紫眸孽離返回姬水。紫眸孽離身受重傷,被寧凡收入鼎爐界養傷...寧凡后知后覺的發現,紫眸孽離原來竟是母的...

    他一襲白衣,獨自一人返回姬水城,方一入城,立刻有一名碎一境界的柳殿長老迎出城外。

    “柳殿長老修覃,恭迎北樹皇!”名為修覃的柳殿長老向寧凡恭敬抱拳。

    “北樹皇?此言何意?”寧凡微一怔,卻并不知自己何時有了這個稱號。

    見寧凡面有惑色,修覃立刻解釋起來。

    從寧凡追殺藤皇到回歸樹界,共花費一十八日。

    在前三日寧凡便已經將藤皇斬殺,同一時間。藤皇位于樹界的命牌粉碎。

    藤皇隕落的消息瘋狂傳開,整個樹界都已知曉藤皇隕落之事。

    寧凡追殺藤皇入界路的事情,有數萬修士親眼目睹。有心之人一打探,便很容易得知殺藤皇者是寧凡。

    寧凡在樹界的化名為陸北。而北樹皇這一稱號,便從這陸北二字得來。

    自寧凡追入界路之后,柳皓月始終等候在界路之外,擔心寧凡的安危。

    直到獲知藤皇隕落的消息,他才確信寧凡已經斬殺藤皇得手,不日便會返回樹界,心中為之一松。

    于是他不再逗留于東樹海。只留幾名柳殿長老鎮守東樹海,卻帶著竹皇及其他屬下趕赴西樹海,清剿藤皇的勢力,接管藤殿。

    藤皇已死。藤殿的無數代傳承,自然要易主的。

    柳皓月與竹皇特意留下一個傳音玉簡,令修覃交給寧凡。

    寧凡將神念浸入傳音玉簡,竹柳二皇的聲音立刻傳入其識海之中。

    “若陸兄歸來,還請速來西樹海。藤殿的天材地寶不在少數...若無陸兄援手。此次我二人必死于藤孤南之手,藤殿的數百代儲藏,都應該屬于陸兄所有!”

    “且西樹海自此無皇,北樹海亦無樹皇坐鎮,若陸兄愿意。從此以后,陸兄便做西、北二樹海的樹皇。因陸兄姓名之中恰有一個‘北’字,便以北樹皇相稱,如何?”

    寧凡看罷玉簡,將玉簡收起,并未多言。

    修覃尚有俗務處理,送完玉簡便先行告退。

    寧凡獨自入城,心思飛轉,心中微微感到有些悵然,

    初入姬水城時,城中修士如云,長街之上修士往來不絕。

    此時此刻,姬水修士隕落十之**,長街之上人影寂寥。

    兩種不同的氛圍,卻有兩種截然不同的道韻存在。

    “這是...生與死的道韻...生死生死,一旦堪破生死,便有資格問道仙途,長生不死...”

    “何為生,何為死...我從前只知,壽未盡為生,壽盡為死,但如今看來,這種觀點并不正確?!?

    “仙人無壽數,以壽數去判斷生死,顯然是片面的?!?

    “生死,生死...當長街之上行人如織之時,這長街為生;當人去樓空之后,這長街為死。對長街而言,死不是壽盡,而與往來不絕的行人有關,這其中有何生死真意,我不知...”

    寧凡心中感悟迭起,這次東樹海大劫,他旁觀無數人生死,與從前親手殺人感觸不同,對生死自然有了新的理解。

    領悟生死之道,是成仙的關鍵,如今的寧凡看不破生死,并不足為奇的。

    領悟生死之道,是碎虛修士需要考慮的事情。

    寧凡尚只是一名太虛修士,他當下所需要領悟的,是如何破碎虛空...

    他虛空感悟一步步自窺虛、問虛、沖虛、太虛臻至圓滿,但圓滿之后,卻需要破碎這個圓,跳出這個虛。

    “破碎虛空,破碎虛空...虛空之中,本空無一物,如何破碎...如何碎虛!”

    寧凡悵然一嘆,他距離碎虛境界,仍有不少距離。

    他有一種感覺,越是境界高深,反倒越覺得自己無知。

    辟脈之時的他,獲得了亂古大地的天道第一環傳承,便以為自己可以凌駕于碎虛修士之上。

    如今回首往事,寧凡卻覺得從前的自己有些妄自尊大了。

    他徐徐收住腳步,拂袖一招,掌心徐徐出現一張白紙。

    他指尖無墨,朝那白紙一畫,卻畫下一個墨色圓圈。

    大道好似白紙,修士好似紙上的圓。

    圓越小,邊緣接觸到的地方便越少。

    圓越大,邊緣接觸到的地方便越多。

    修為越低,看到的道便越淺薄。

    修為越高,看到的道便越深刻,便越會感到無知。

    能明白自己無知,比自以為無所不知要高明太多。

    寧凡望著紙上之圓,他知道。自己若想碎虛,要破開的,便是那個圓。那個虛...

    他一指點出,那白紙化作飛灰消散。好似從不曾存在過一般。

    寧凡看著紙灰飄散,似領悟到了什么,又無法徹悟。

    他不再思索這些道悟問題,而是自省起此次樹界之行。

    這一次進入樹界,他獲得的好處不小。

    雨意一品指日可待,他修出了小五行體的體質,且若是吞噬祖竹。他的木行體質很可能會一舉徹底圓滿。

    他的修為突破到了太虛境界,若是能將藤殿的百代積蓄搬空,用其中的無數天材地寶提升修為,他的修為必定會再一次暴漲。

    他修出了王族古神血脈??儷雋斯派竦諞恍那?,日后修煉速度必定會大增。

    這次來到樹界,寧凡還完成了木羅的請求,尋回了冥羅族人,并為冥羅族斬殺萬長空、報得大仇。若能將冥羅族人及幽篁殘魂帶回雨界。也算好事一件。

    這一次到樹界,寧凡更收服了一只碎五境界的孽離,降伏了600具問虛傀儡,天劫傀儡增加到五具,更多了藤纖柔這名碎虛打手...

    如今寧凡的一身戰力??峙鹵日鲇甑疃家看?。

    非僅如此,寧凡在斬殺萬長空之后,更獲得了悼古通天玉,古玉中封印了悼祖的一根傀儡線。

    若能憑這根傀儡線一舉煉化散魔為生傀,寧凡的身邊便可以多出一名碎虛八重天的打手!

    “以我如今的身家,與涅皇一戰不難!只待百年之期一到,古天庭一開,屆時,涅皇必死!”

    此入樹界,寧凡獲得了莫大機緣,卻也招惹了強敵。

    他殺杜宇,獲罪藤殿,如今藤殿已滅,但藤殿背后的三界宗,卻必定恨上了他!

    “三界宗主是一名碎虛八重天的老怪,若我能成功掌控散魔,便可與此人一戰,從而不懼三界宗!若不能,便無法與三界宗抗衡...”

    “以我如今的太虛修為,即便擁有悼祖的一根傀儡線,煉化散魔為生傀的幾率也不足五成。若我修為能再進一步,達到歸元境界,收服散魔的幾率起碼有九成!”

    “想要歸元,并不困難!樹界我不會久留,我不需要北樹皇的名號,也沒想過統治西樹海、北樹海。但藤殿的百代積蓄,我必定要取走的。以藤殿百代積累,為我一人鋪平歸元之路,而后,一舉收服散魔,三界宗便不足為懼了!”

    “三界宗的事情暫且放在一邊,雨界那邊倒是有些麻煩了...還有魔界那邊,不知涅皇得知我斬殺藤皇的消息,會有什么動作...”

    寧凡一嘆,從他降服孽離、出現在姬水上空的一刻,便注定無法繼續在樹界隱姓埋名。

    降服碎五孽離之事,便足以讓他名震九界,引起天下碎虛的矚目。

    斬殺藤皇之事,更無法瞞過天下修士。九界神皇隕落是一個大事,就算死的是下三界的神皇,也會有不少九界修士關注。

    恐怕如今,整個九界都已傳遍藤皇隕落的消息。

    而斬殺藤皇的始作俑者――寧凡,必定已經暴露在世人的眼中。

    一些有心之人很可能已經查出,寧凡并非陸北,而是雨界的素衣侯。

    雨界雨皇若知道寧凡的驚天戰績,不知會有什么想法。他是會忌憚寧凡、與之交好呢,還是會嫉恨寧凡、與之反目成仇呢...

    這一次在樹界之戰鬧得太大,直接將寧凡推到了風頭浪尖。

    此日起,不知會有多少麻煩接踵而來...

    不知不覺間,寧凡已走到扶桑一族的府邸之外。

    他收住腳步,遁光一閃,直接出現在府邸之中,正廳之內。

    扶桑族長湯雄正與幾名扶桑長老議事,各個面有憂戚之色。

    一見寧凡忽然到來,所有人立刻起身迎接,不敢有絲毫怠慢。

    寧凡斬殺藤皇,斬殺萬長空,此次姬水大戰之中更是斬殺了無數碎虛,其‘北樹皇’的威名早已傳遍樹界,甚至傳至其他幾界。

    雖說寧凡只是一名太虛修士,但在眾扶桑族人的眼中,寧凡與一名碎虛五重天的神皇沒有任何差別。

    “我等扶桑族人見過北樹皇。不知北樹皇今日前來所為何事!”湯雄恭敬道。

    “我欠扶桑前輩一個人情,今日前來,只是為了將扶桑前輩的骨灰送回。僅此而已...”

    “什么,老祖的骨灰!這。這...”

    湯雄等扶桑族人莫不是露出悲傷、激動之色。

    悲傷是因為想起老祖隕落的往事,激動是因為尋回了老祖的骨灰,不至于讓老祖的尸身飄零在外。

    寧凡屈指一點,一個精致的玉盒立刻出現在大廳正中的竹桌之上。

    那玉盒之中盛放著扶桑老妖的骨灰,骨灰之中隱約傳出一絲扶桑老妖的氣息...

    “老祖!”

    湯雄等幾名老者各個雙目濕潤,朝玉盒跪拜。

    “告辭!”

    寧凡輕輕一嘆,轉身離去。他送回扶桑老妖的骨灰。與扶桑一族已兩不相欠。

    之前答應湯雄的托孤,同意幫湯雄照顧湯鳶,是因為湯雄很可能死于此次浩劫。

    如今由于他的介入,湯雄未死。扶桑未滅,他沒有理由也沒有必去收湯鳶為妾侍。

    “北樹皇留步...”湯雄想要叫住寧凡,但寧凡卻越走越遠,很快不見了蹤影。

    湯雄微微嘆息,實話說。他如今未死,是舍不得將女兒送與寧凡為妾的。

    寧凡拒絕收湯鳶為妾,讓他既感到高興,又感到遺憾。

    高興的是可為女兒另選一名合適的道侶。

    遺憾的是失去了與寧凡結成姻親的機會。對沒落的扶桑族而言,寧凡的威名可以說是一個?;ど?..

    “罷罷罷。鳶兒你出來吧,既然你與北樹皇無緣,日后爹會為你再則一名合適道侶的?!碧佬鄱宰糯筇諉諾姆較蜓緣?。

    “不要!我不要道侶,我誰也不嫁!”內門珠簾之后,一個紅衣少女氣惱地跺腳,而后轉身跑開。

    她是湯鳶,是屢次三番無腦招惹寧凡的扶桑族小公主。

    她不必被父親許給寧凡為妾,明明是一件好事。

    她明明討厭寧凡,不愿嫁給寧凡,只是這一刻,偷看到寧凡轉身離去的背影,她忽然有些傷感。

    她有一種感覺,寧凡這一去,便與扶桑一族恩怨兩清,再也不會歸來。

    再見無期,就此錯過...

    “他沒有喜歡過我...若我從前懂事一些,他是不是就不會如此討厭我了...”

    湯鳶坐在自己的閨房之中,心中好堵好堵。

    一日之后,扶桑一族將老祖的骨灰葬在牧野國的皇陵之中。

    此地葬有歷代竹皇、竹殿碎虛的衣冠冢,倒是從無人葬過修士骨灰。

    湯鳶長跪在扶桑老妖的墳冢之前,眼睛哭成了桃子。

    所有的扶桑族人祭拜完畢,便走出皇陵,在外等候,只有湯鳶一人,始終不愿離去。

    扶桑老妖是她的祖父,對她一貫寵溺,以至于將她貫成了刁蠻任性的性格。

    從此以后,再無祖父的寵溺,從此以后,她需要漸漸學會懂事,學會不再任性,學會承擔起家族賦予她的責任。

    不知何時起,一個白衣青年忽的出現在皇陵之中,出現在扶桑老妖的墳冢之前。

    等到湯鳶似有察覺之時,轉身一看,一見青年面容,立刻嚇了一跳,羞惱道,“要死??!躲到別人后面嚇人很好玩?”

    “我倒是從未聽說有,有哪個元嬰修士是被人嚇死的。湯圓小姐若能被我嚇死,恐怕足以成為修真界的一樁逸聞趣事,足以名留青史的?!蹦駁饜Φ?。

    “哼,油腔滑調,不是好人!”湯鳶嘴上低罵,心中卻是竊喜,想不到能再見寧凡一面。

    “哦?湯圓小姐還沒學乖,還敢罵我?不怕我把你扔到煉虛妖獸巢穴么?”

    “別,別??!爺,我的親爺,咱們有話好說,不要動武!君子動口不動手,大人不記小人過!你千萬別和我一般見識,不要把我丟到妖獸巢穴...”湯鳶瞬間服軟,毫無節操可言。

    “有趣。從今日起,好好修煉,早日突破化神、煉虛吧。下一次我來東樹海之時,說不準真會把你丟入煉虛兇獸的巢穴,你若沒有煉虛修為,可是毫無自保之力的?!?

    寧凡嘴角輕輕上揚,轉身離去。

    他發現,湯鳶倒也不是一無是處,起碼是個孝女。

    孝之一字,并不被修士,修士之中,懂得孝順親長者,少之又少...

    此女雖性格刁蠻,但卻又比許多修士都強上太多,最起碼,她是一個‘人’。

    下山為人,上山為仙,能做到這一點,她比許多修士問道仙途的機會都要大一些吧。

    寧凡離開了姬水城,離開了牧野國,一路朝西樹海方向疾馳。

    湯鳶望著寧凡離去的遁光,看著那遁光漸漸消失于天際,心中微微有些失落,又有些期許。

    “他說讓我勤于修煉...他說還會有下一次再見之日,將我丟入煉虛兇獸的巢穴...”

    忽然間,湯鳶竟覺得被丟入煉虛兇獸的巢穴也沒什么大不了,起碼還能和寧凡再見一面,不是么?

    “好吧,本小姐從今日起便做一名苦修之士,待再見之時,我一定要讓你刮目相看!”

    “爺,你就好好等著吧!小女子不會讓你失望的!”

    ...

    寧凡一路疾馳,自東樹海穿入南樹海,再自南樹海進入西樹海。

    待他到達西樹海之時,已是一個多月以后。

    又過了七日,他才抵達西樹海的藤王城。

    還未進入藤王城,已有柳皓月迎出城來。

    “陸兄來的有些慢了。柳某早在四日前便將藤王城抄檢完畢,藤殿的百代積蓄,如今都存放于藤王殿的內殿洞天之中,陸兄可愿前往一看?”

    柳皓月言罷,忽然目光一冷,對寧凡傳音道,“藤王殿中,還有兩名四天執事在,這二人負責調查藤皇隕落之事,指名要見你,可能來者不善,小心應對!”

    “四天執事?!”

    寧凡目光亦是一沉。

    斬殺下界神皇,若是行事隱蔽也就罷了,倒也無人會管。

    若是本界修士自相殘殺,沒有牽涉到界面之爭,也無人會管。

    但若是異界修士潛入其他界面,斬殺此界神皇,則若不給四天執事一個拿得出的理由,此事無法平息,必定會被追究責任!

    若沒有四天執事管著下界,上三界的強者豈不是能隨便潛入下三界之中,肆意殺戮下三界的神皇?

    四天執事的存在,是為了巡守下界,維護下界的穩定。

    一抓私自下界的修士,二阻強界欺凌弱界的事情發生。

    三界宗介入到樹界的紛爭,是他們需要調查的事情。

    寧凡斬殺藤皇,同樣是他們需要調查的事情。

    若這兩名四天執事查出寧凡是雨界修士的事實,恐怕會以四天律令拿下寧凡問罪吧。

    雨界修士潛入樹界,斬殺樹界藤皇,必是重罪無疑。

    當然,若有特殊原因,譬如不死不休的仇怨,寧凡斬殺藤皇未必需要被問罪。

    “陸兄可有把握應付這兩名四天執事,若有必要,柳某人會想辦法替陸兄擺平此事!”柳皓月傳音詢問道。

    “把握有幾分,卻不大...”寧凡輕輕搖頭,忽然目光一凝,朝藤王殿望去。

    他從藤王殿之中,感知出了一道十分熟悉的氣息。

    此刻藤王殿之中的兩名四天執事,其中之一,他認識!

    “竟然是衛玄前輩!”

    衛玄,是老魔的兄弟!

    有衛玄罩著,這一次犯事,也許不會出什么問題...

    “只是不知另一名四天執事,是敵是友...”寧凡皺眉道。
  //www.trtrh.com/5_5569/215105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