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執魔 > 正文 第676章 黑色星石

河北20选5技巧攻略保盈:正文 第676章 黑色星石

    云海茫茫,一道黃金劍光以堪比散仙的遁速,一路朝最近一處天門疾馳。

    按照那光頭大漢的說法,靠寧凡碎六遁速,需半個月才能行至天門。

    但若化作散仙遁速,最多只需七日,他便可來到那處天門。

    距離斬殺光頭大漢等人,已有三日。

    一路上,但凡有葬仙族人發覺寧凡行蹤,立刻傳出信號,并二話不說向寧凡發動攻擊。

    三日里,寧凡所殺葬仙族強者已有數千,各個都是化神之上的強者。

    碎虛亦滅殺了三人,這三名碎虛修為皆不高,只是一二重天的樣子。

    “餅哥哥,第一天界還有不少地方有寶貝,不去尋找了么...”明雀有些懊惱道。

    “順路的便去取,不順路的便舍棄掉?!蹦慘⊥返?。

    他從所殺葬仙族人的記憶中得知,不只第一天界,前二十七天之中,所有葬仙族人都已出動。

    這些葬仙族人得到命令,但凡遇到外來修士,全部滅殺。

    九祖十八王似乎脫不開身,沒有出面追殺寧凡。

    饒是如此,葬仙族也不可小覷...

    據說葬仙族內,還封存有一些散仙修為的尸魔,皆是遠古仙人之尸所化...

    在這種情形下,寧凡自然沒有心情尋寶的,只想早日殺上三十三天。

    斬殺越多的葬仙族人,寧凡體內的尸氣便越濃。

    這些尸氣融入寧凡體內,促使寧凡的尸魔之體朝著第三次尸變緩緩邁進...

    忽然間,古劍遁光被一道指芒擊退,頓止于長空。

    在古劍的前方,一個滿臉邪笑的紅袍大漢,身后帶著數十名葬仙族化神煉虛,攔住了寧凡去路。

    “嘿嘿,本座真是好運氣。竟遇到兩個外來修士,一個碎一,一個碎六。嗯?碎六的那個,似乎是雨界修士?!?

    這紅袍大漢不像是葬仙族人。體內有似有若無的火力流轉。

    他道號炎真子,是六萬年前的火界修士。

    那一年,他以碎一修為入古天庭尋機緣,不幸被葬仙族人生擒,種下禁制,收入族中為奴。

    古天庭機緣眾多,雖說淪為奴仆,但他的修為卻一路提升,六萬年過去,已是一名碎七修士。

    似乎為了拉攏炎真子。九祖十八王抹消了炎真子的念禁,恢復了他的自由,讓他作為客卿長老,繼續為葬仙族效力。

    似炎真子這般淪為葬仙之奴的九界老怪,并不在少數。

    炎真子冷笑不已地看著寧凡。

    在他的認知中。雨界向來都是九界最弱,寧凡雖是碎六,但似乎突破沒多久,戰力想來也高不到哪里去。

    至于碎一修為的明雀,則根本未被炎真子放入眼中。

    “嘿嘿,這小丫頭不錯,元陰飽滿??墑瘴β?。小子,將此女交給本座,本座可留你一個全尸!”

    炎真子冷笑未歇,驟然目露駭然。

    卻見寧凡根本沒有與他廢話的打算,直接施展了化身抽魂術,在一瞬間將修為提升至碎七巔峰。

    抬指一點。一個無比巨大的金色漩渦出現在炎真子等所有人腳下。

    那數十名葬仙族強者,瞬間便被吸入漩空洞天之中,發出凄厲的慘叫,化為血水。

    炎真子則雙足陷于金色漩渦中,身體不住下沉。根本無法擺脫漩空術!

    一個大意,竟直接要被寧凡瞬殺!

    再對上寧凡眼中滔天煞氣,炎真子只覺得雙膝發軟...

    寧凡的煞氣太過強大,要殺戮多少碎虛,才可有這般強大的煞氣!

    “他...他真的是雨界修士么!想不到如今的雨界竟出了這般厲害的魔頭!”

    “可恨!我好不容易才修至碎七境界,怎能死在這里,我不甘心!”

    生死之間,炎真子臉色慘白,一咬牙,高呼道,“道友若肯手下留情,我愿任道友種下禁制,奉道友為主!”

    “哦?你想奉我為主?”寧凡目光微閃。

    他終有一日是要飛升的,若他飛升,雨界實力必定大減。

    若能降服一些葬仙族強者,帶回雨界,倒是可增加雨界實力...

    心中這般一想,寧凡指訣稍緩,神念入潮水般散出,沒入炎真子識海之內。

    這自然是要給炎真子種下念禁。

    炎真子不敢有任何反抗,此刻的他只求活命,就算為奴,他也認了。

    若他真有半分骨氣,當初便不會給葬仙族為奴。

    念禁種罷,寧凡撤去漩空術,踏立劍尖之上,對炎真子冷冷道,“上來,站到后面,莫要礙眼!”

    “是?!?

    炎真子長嘆一聲,一躍上了劍尖,站在劍柄處,根本不敢多看寧凡一眼。

    至于收明雀做鼎爐的想法么...他是怎么也不敢再去想了。

    寧凡拋出大把仙玉,重新催動古劍疾馳,并對炎真子冷冷問道,“你原本是火界修士?”

    “是?!?

    “似你這般為葬仙族效命的九界修士,還有多少?”

    “還有29人,皆是碎虛修為,碎五之下的共22人,并未被撤銷念禁。唯有碎五之上者,才會被高看一眼,撤掉念禁?!?

    “是么...”

    寧凡目光閃了閃,念禁未消的,不在他收服范圍內。

    除了炎真子,還有六名碎五之上的九界修士,可以收服。

    寧凡再一想,未必只有九界修士才可收服,若遇上碎五之上的葬仙族人,通通收服了又有何妨!

    不降者,則殺之!

    “主人是要從2號天門進入第二天界么?”炎真子咬咬牙,恭敬問道。

    “是?!?

    從光頭大漢的記憶中,寧凡已然得知,每一層天界的天門,都被葬仙族編上了序號。

    “不可。屬下建議主人走1號天門。雖說1號天門遠一些,但卻安全一些。鎮守2號天門的,是一名碎七巔峰的葬仙族老怪,此人精通五行之術,十分厲害?!毖漬孀詠ㄒ櫚?。

    如今炎真子被寧凡種下念禁。寧凡若死,他會同死。他與寧凡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在他看來。寧凡雖然厲害,卻也未必能勝那名碎七巔峰的老怪。

    縱然能勝,多半也會受不輕傷勢,實在有些得不償失了。

    如今整個葬仙族都在追殺外來修士,若寧凡受傷,自然更加危險。

    “不必繞遠路,就去2號天門!你無須多言,若欲強敵,你當如何?”

    “屬下當為主人斬殺強敵...”炎真子嘆息道。

    “明白就好!”

    寧凡冷冷看了一眼炎真子,再不多言。催動黃金古劍一路疾馳。

    四日后,一座堪比天高的巨大天門,遙遙出現在云海之上!

    天門是黑色,十分古舊,卻異常堅固。若葬仙族不開門,便是命仙也轟不碎天門。

    在那處天門外,鎮守著數百個葬仙族強者,修為皆在化神之上。

    碎虛修士共有五人,兩名碎三,一名碎四,一名碎五。

    最后一人有著碎七巔峰的修為。身體雖然枯瘦,周身卻閃爍著五行之光。

    此人名為盧修,在葬仙族中也算排的上號的人物。

    他盤膝于地,身旁放著一柄五色短戈。

    當寧凡所駕馭的黃金劍光來臨之際,此地所有葬仙族人全部仰天而吼,“外來修士。殺!”

    盧修則豁然抓起短戈,猛地起身,一把祭起五色短戈,冷笑道。

    “外來修士,死!”

    五色短戈當空一斬。分化為五道顏色各異的刀芒,朝寧凡當頭劈來。

    寧凡收住古劍遁光,尚未出手,炎真子已騰空而起,朝五色刀芒擋去。

    他已是寧凡之奴,自然需要好好表表忠心了。

    寧凡略帶威脅的質問仍在他耳邊回蕩,若遇強敵,他須全力以赴,為寧凡而戰...

    “虛術,十方朱雀!”

    炎真子踏空而立,十指掐訣,體內飛出數之不盡的火光,化作一頭頭無比巨大的朱雀虛影。

    這些朱雀虛影通體由火焰凝成,一經現形,立刻朝五色刀芒撞去,試圖焚滅刀芒。

    盧修目光一怒,此刻他如何看不出,炎真子已叛了葬仙族,成了寧凡之奴。

    指間纏繞起五行之光,猛地掐訣,那五色刀芒立刻化作萬丈之巨,橫掃八方,將一頭頭朱雀虛影輕易斬滅。

    盧修再一指,五色刀芒齊齊斬向炎真子。

    炎真子一咬牙,肚子微微鼓起,張口噴出漫天元神之火。

    他的臉色飛速蒼白,顯然這一式神通消耗不小。

    在元神之火的焚燒下,五色刀芒中的金之刀芒被生生焚化。

    但剩下的四色刀芒卻毫不懼怕炎真子的元神之火,越過重重火墻,瞬間斬在炎真子胸口上。

    炎真子目光大懼,眼看就要被刀芒斬殺,便在此時,腳下忽的生出一個金色漩渦,將他救走。

    下一瞬,古劍之上憑空出現一個金色漩渦,炎真子則跌跌撞撞地出現在古劍上,僥幸逃過一劫。

    “多謝主人相救...”炎真子露出復雜之色。

    “火術,不是你這樣施展的?!?

    寧凡沒有施展化身抽魂術,只憑碎六修為,踏天而起,每一步都腳踏生死,每一步都生死相隨!

    “生死相隨!主人的生死道悟竟如此之高!”炎真子大驚。

    “哦?生死相隨么,若殺了你,將你煉制成丹吞服,不知能否提升老夫的生死道悟?!?

    盧修不屑一哼,指訣一變,原本被焚毀的金之刀芒再次現于長空。

    抬手向寧凡一指,五色刀芒齊齊斬向寧凡。

    “主人不可輕敵,此刀芒十分厲害!”炎真子有些擔憂,他知道寧凡戰力全開,可提升至碎七巔峰。

    但這一刻,寧凡并未全開戰力,僅僅以碎六修為抗衡五色刀芒,這看起來是十分托大的行為。

    “輕敵么...”

    寧凡望著迎面而來的金之刀芒,抬手一抓,只一抓。生生抓碎了金之刀芒!

    再一抓,抓碎火之刀芒。再一抓,抓碎水之刀芒。

    余下的木土刀芒,亦俱被寧凡輕易抓碎。

    五道刀芒被破。短戈法寶現出原形,被寧凡輕易攝在手中。

    手掌只一抹,短戈之中的五行之力全部毀去,此寶威能盡喪!

    “怎么可能!他又不是涅槃七重天的煉體修為,為何敢以手去抓五行刀芒!”盧修目光劇震。

    為何?

    因為寧凡是小五行體,且小五行體已然圓滿!

    命仙以下,誰可憑五行之術傷到寧凡!

    “此地修士,若為我奴,可保不死!”

    寧凡抬手一指,一股五行之力自他體內散出。立刻在天門周圍張開一個巨大的小五行結界。

    這是小五行圓滿之后,多出的一個神通。

    在這小五行結界之中,除了修為高于寧凡數個境界的修士,無人可施展五行神通!

    盧修一生都在精研五行之術,他的大部分神通都在五行之術上。

    身處小五行結界之中。盧修一身神通幾乎全被封印,無法施展。

    五行靈裝、五行法寶、五行秘術...通通無法施展!

    他一共修煉了五個元神,五個元神各占一行,元神合一,才有了他碎七巔峰的修為。

    此刻身處小五行結界之中,他的修為竟一點點被封印,持續跌落。

    碎六、碎五、碎四...一直跌落至碎虛一重天的境界!

    “小五行體!圓滿的小五行體!”這一刻。盧修懼怕了。

    以碎虛一重天的修為,以不擅長的普通神通,根本沒有戰勝寧凡的可能,唯有一死!

    他精修五行,對于偏修一行的同級修士幾乎可穩而勝之,但遇上寧凡這種克盡五行之人。卻沒有任何勝算!

    是為奴,還是死...

    盧修在猶豫,寧凡卻沒有給他太多的考慮時間,已直接一指點下。

    云海之上立刻出現數之不盡的金色漩渦,一個個葬仙族人但凡被吸入漩渦的。皆瞬間斃命!

    沒有斃命的,是寧凡故意為之,暫時以漩空術困住這些人,試圖擊潰盧修的心理防線。

    “盧長老,我等葬仙族人豈能給區區外來修士為奴,縱然是死,也不可降!”一名碎三老怪怒吼道。

    他話語剛畢,已被吸入金色漩渦之中,瞬間斃命。

    盧修身軀一抖,露出驚恐之色,若他不降,此人就是他的下場嗎?

    “盧長老,七王對我等恩重如山,我等就算是死,也不會背叛葬仙族的,是不是!”一名碎四老怪仰天大笑。

    下一瞬,他便被吸入金色漩渦,隕落...

    盧修臉色慘白,他的心理防線正一點點潰敗。

    一聲聲葬仙族人的慘叫,沒有激起他的血性,卻激起了他的膽怯。

    他懼了...

    “我降!請主人給我種下念禁,從此日起,我盧修便再不是葬仙族人,只是主人之奴!”盧修咬牙道。

    “很好?!?

    寧凡散出神念,在盧修識海種下念禁,將其生死掌控于手中。

    而后對盧修冷冷道,“此地敵修,由你一人殺盡?!?

    盧修臉色一白,咬牙道,“是!”

    寧凡撤去了小五行結界,盧修的修為一路回升至碎七巔峰。

    他目露兇芒,心中一狠,眼中射出五色之芒,將此地修士一一掃滅成灰。

    儲物袋、道果則全部收起,交給了寧凡。

    寧凡的漩空洞天之中,尚有無數儲物袋、道果,卻不必急著收取。

    “第二人?!?

    寧凡喃喃自語,一拂袖,將滿地殘尸精血煉為一顆顆血珠,傳入鼎爐界,送至孽離處。

    收了黃金古劍,寧凡與明雀并肩行至天門之下,身后則跟著炎真子、盧修二人。

    炎真子與盧修對視一眼,前一刻二人還在生死相搏,此刻,卻同為寧凡之仆...

    人生際遇,真是讓人唏噓不已...

    寧凡目光落在黑色天門之上,隱隱覺得此門給他一種奇異之感,卻說不上來為何。

    他手掌按在天門上,推了推,發現憑自己的實力。無法推開天門。

    但有虛天令在,似乎通過此門輕而易舉...

    “開啟2號天門的陣盤就在屬下手中,屬下這便為主人打開天門?!?

    盧修自袖中取出一個陣盤,正欲催動。卻被明雀阻止。

    “且慢!這天門里面有寶貝!餅哥哥,你仔細看看,這天門里真的有寶貝!”

    明雀恢復著粉嫩的拳頭,一拳拳砸在天門上,自然是無法轟碎天門的。

    她露出懊惱的神情,嘆息道,“這寶貝我拿不走,對我也沒什么用處...算了,不要了?!?

    “呃...天門里能有什么寶貝?”盧修與炎真子齊齊露出茫然之色。

    寧凡則眉宇一凝,再一次將手掌按在天門上。閉上眼,細細感知。

    之前他便覺得這天門給他一種奇異之感,如今得明雀提醒,他自然要好好查探查探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寧凡始終沒有睜開雙目。神情卻越來越凝重。

    許久之后,他猛然睜開雙目,抬手一抓,夏皇劍在手,施展出萬劍式,一劍站在天門上。

    這一劍十分厲害,足以瞬殺碎五修士了。便是碎六也可重創。

    但這一劍,卻僅僅在天門之上斬出一絲幾不可查的裂痕。

    這道裂痕之上,忽的閃過一絲黑色星芒。

    下一瞬,裂痕消失...

    “主人想轟碎天門么?須知就連命仙也無法轟碎天門的...”

    炎真子與盧修不以為然地輕輕搖頭,下一瞬,二人目光俱是大驚!

    卻見寧凡的掌心忽然閃爍起黑色星力。朝天門一抓。

    一抓之下,天門之上立刻出現無數星痕。

    隨后,竟有一塊黑色的星石,從天門之中飛出!

    下一個瞬間,就連命仙也無法轟碎的天門。轟然崩塌!

    “碎...碎了!主人竟轟碎了天門,這,這...”炎真子與盧修俱都震撼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就算是九祖十八王棄至,也轟不碎一處天門啊。

    難道寧凡一人的實力,便在九祖十八王之上嗎!

    “哇!餅哥哥你還厲害呀!”

    明雀望著寧凡手中的黑色星石,眼中閃著小星星。

    她看得出,這黑色星石是一個寶貝,只是似乎對她無用,真是可惜...

    “想不到天門之中,竟有天帝留下的黑色星力...”

    寧凡感受著掌中星石內的磅礴星力,目光一震。

    若煉化掉一塊黑色星石,他的本命星辰起碼可多出十五顆!

    這黑色星石,是天帝星力所凝。

    天庭尚存之時,天帝以星力化天門,縱然天門受到攻擊,也可自愈。

    天庭覆滅,此門尚存,卻無人能取出其中星力。

    就算轟碎此門,也取不出。唯有修有黑星之術者,才可獲得其中星力。

    在如今這個時代,普天之下修出了黑星之術的,只有寧凡一人!

    寧凡略略一算,第一層天界內,有兩座天門,二層三座,三層四座。

    以此推算,從第一天至第三十二天,共有560座天門。

    若每座天門之中都有一顆黑色星石...

    560顆黑色星石,共可修出8400顆本命星辰!

    寧凡目前共修出212顆本命黑星,若能得盡此地所有星石,全部煉化...

    百顆本命黑星護體,可受窺虛圍攻不死。

    千顆本命黑星護體,可受碎一圍攻不死。

    萬顆本命黑星護體,可受普通命仙圍攻不死。

    8612顆本命黑星,幾乎足以受散仙圍攻而不死!

    “餅哥哥,我們這就去第二層天界么?”

    “不,我們去第一天界的1號天門!雖說會多費些時間,但若能得到足夠多的黑色星石,殺上三十三天的難度將會大大減少!”
  //www.trtrh.com/5_5569/215134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