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執魔 > 正文 第703章 寧大肥羊?

河北20选5走势图表幸运之门:正文 第703章 寧大肥羊?

    天級交易城并不大,僅有數十個坊市。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此城之中來來往往的修士,修為大都在碎八之上,命仙亦非罕見。

    偶有命仙修士橫空飛過,總能引起不少碎虛修士的仰望。

    寧凡目光微沉,此地命仙不在少數,大多是來購買所需之物的。

    他必須低調行事,決不可在少澤星范圍內惹出事端。

    行遍了此城四十多個坊市,寧凡買到了十幾個下級星域的星盤,亦買到兩個中級星域的星盤。

    上級星域的星盤,卻一個也未見到,更別提古辰星盤了。

    看來化神老者所言非虛,所有上級星盤都只會在天級交易城的拍賣會上參拍出售。

    抬頭看著長空上懸浮的一座金色巨宮,寧凡皺了皺眉。

    那座巨宮,正是此城唯一一座拍賣場,據說有一名少澤星的命仙親自坐鎮。

    此城每隔十年便會舉辦一次拍賣會,距離下一次拍賣會的舉辦,還有一年。

    按照少澤星的規矩,歷屆拍賣會參拍之物都會提前公布,欲參加拍賣會的修士只需花費少量道晶,便可購得情報玉簡。

    除了壓軸之物不會公布,任何拍賣品都可提前知曉。

    寧凡從拍賣宮中購得一分情報玉簡,行至北城一座靈茶茶樓,徑自在窗邊座位品茶,細細瀏覽手中玉簡。

    許久之后,看罷玉簡,寧凡眉頭緊皺,沉默不語。

    此次拍賣會的拍賣品中,恰有寧凡所需的古辰星盤。

    只是這星盤的價格,遠遠超出寧凡的預期...

    一個下級星域的星盤,只需數萬道晶便可購得。最貴也不會超過十萬道晶。

    一個中級星域的星盤,只需數十萬道晶便可購得,最貴也不會超過百萬道晶。

    一個上級星域的星盤,價格卻高達千萬道晶以上...

    至于那古辰星域的星盤。起拍價更是高達五千萬道晶!

    五千萬道晶!

    這還只是起拍價。若一番競價之后,星盤的價格可能還會更高。便是破億都有可能。

    摸了摸儲物袋,寧凡微微一嘆,他身上僅有兩千萬道晶,根本不夠拍下古辰星域的星盤。

    此次拍賣會的拍賣品中?;褂行磯嗪枚?。

    譬如,羽化丹!

    八轉下品的羽化丹,起拍價高達三千萬道晶,同樣不是寧凡買得起的。

    命仙道果!起拍價高達十億道晶,這更加不是寧凡可以妄想之物。

    這些東西,竟還不是壓軸之物...

    真不知那壓軸之物會是何等價值連城的東西。

    寧凡一面品茶,一面沉吟。

    他第一次覺得。自己很窮,非常窮。

    古辰星域的星盤他是志在必得了,為了仙魂草,為了慕微涼。他無論如何也要得到此星盤。

    錢不夠,便想辦法去弄!

    在這天級交易城中,賺錢方法無數。

    若你丹術足夠高超,可煉丹賺錢。

    若你急于用錢,也可出售身上的寶物換錢。

    此地還有賭坊,可去碰碰運氣。

    寧凡細細尋思,以自己的六轉巔峰丹術,即便是升轉,也最多可煉制七轉下品丹藥。

    七品丹藥賺不到大錢,就算在玄陰界內辛苦煉制一年丹藥,也最多能賺幾十萬道晶而已。

    煉丹的想法,被寧凡拋諸腦后。

    要不要把身上的寶物賣一些,換取道晶呢?

    一件小千界寶的市價在五千萬道晶左右,鼎爐環、元瑤玉都是值錢之物。

    只可惜,這些東西對寧凡而言有著特別意義,不可能賣掉的。

    至于香火妖偶、黑魔剪等寶物,也都是值錢之物,寧凡卻不會賣的。

    其他寶物要么牽涉重大,要么不宜露面,要么不值錢。

    寧凡一時間,倒還真沒有可賣之物了。

    無語的取出夢玄子贈送的星盤,寧凡此刻才知,這星盤多么值錢。

    一個上級星域的星盤都能拍賣到上億道晶,這一塊帝星星域的星盤,若是賣出,估計都是天價了...

    當然,寧凡不會賣出此物的。

    此物與一名北天仙帝有關,若賣出,寧凡必定會引起無數老怪的暗中關注,惹下無窮無盡的麻煩。

    收起星盤,寧凡又取出那張泛黃的借據。

    若能找到欠錢的魏無知就好了,索回十億道晶的債務,就可解決眼下的缺錢難題了。

    只可惜,寧凡根本不知那魏無知的相貌、修為、身份。

    唯一知曉的是,此人是東天仙界的修士,與老魔有些不清不楚的糾葛。

    東天之內,叫魏無知的沒有幾百萬,也有幾十萬,寧凡怎知哪一個是欠錢的魏無知。

    就算知道,一時半刻間,又到哪里找此人討債...

    想不到堂堂寧大魔頭,有朝一日也會為囊中羞澀而困擾...

    “要去賭場碰碰運氣么,我的氣運似乎一向不錯...”

    寧凡正這般想著,忽然目光一沉。

    卻見一名笑呵呵的紅袍老者,自顧自坐在寧凡對面,對寧凡含笑抱拳道,

    “道友似乎面有難色,不知老夫可能幫襯一二?”

    這是一個散仙修士,身上的煞氣十分深重,卻掩飾地極好。

    此人表面和善,卻未必是什么良善之士。

    “閣下是誰!”

    寧凡目光好生銳利,竟刺得那紅袍老者識海一痛。

    紅袍老者目光微微一震,繼而一瞇,他似乎小瞧了寧凡。

    不過,這也無妨。

    “呵呵,老夫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夫有一個生財門路,能助道友賺取道晶。若老夫沒有看錯,此次拍賣會的拍賣品之中。應該是有道友必需之物,看道友的神色,似乎還稍稍欠缺些道晶...”

    紅袍老者言罷,靜靜看著寧凡。似在等待寧凡提問。

    問他生財門路究竟是什么。

    寧凡深深看了紅袍老者一眼,目光微不可查地朝窗外長街一瞟。繼續淺飲靈茶,目光若有所思,卻是并不搭理紅袍老者。

    紅袍老者也不惱怒,尷尬一笑后。繼續言道,“道友為何不問老夫那生財之路是什么?”

    “我更想知道,閣下有如此生財之道,為何會找我一個區區碎七共謀富貴!”

    似看出寧凡眼中的戒備之色,紅袍老者呵呵一笑,解釋道。

    “呵呵,道友能以碎七修為。進入天級交易城,若老夫所料不差,道友的丹術應在六轉上級以上吧?”

    “是又如何?”

    “呵呵,不瞞道友。老夫在少澤星外一座廢棄星上,發現了一株百萬年古藥,那藥已成精,躲藏于廢星之內,老夫苦尋不得,故而需要借助道友藥魂之力搜尋此藥?!?

    “廢棄星...百萬年古藥...”

    寧凡喃喃自語,眼神飄忽,不知在想些什么。

    所謂的廢棄星,是毫無靈氣、不適于修煉的修真星。

    至于百萬年古藥,則是珍貴之極之物,凡人若服下一株百萬年古藥還可不死,便可直接飛升成仙...

    一株百萬年古藥的市價,一般都在數十億道晶之上。

    若那廢棄星上真有一株百萬年古藥,寧凡還真想去發一筆橫財。

    只可惜...

    寧凡目光淡淡掃過紅袍老者,沒有任何表情流露。

    紅袍老者目光微凝,想了想,從袖中取出一個儲物袋。

    儲物袋中,有二百萬道晶!

    “道友若助老夫尋藥,老夫愿付道友五百萬道晶!這二百萬道晶算是定金,先行付給道友,足以證明老夫之誠意。老夫也知,道友助我尋百萬年古藥,僅獲得五百萬道晶報酬,是有些少了。不過道友也須明白,你只是一名碎七修士,而那百萬年古藥早已成精,擁有不下于散仙的實力,你無法助老夫擒拿古藥,老夫也不需要你擒拿古藥。多余的錢,老夫也不準備分給你!”

    紅袍老者直言不諱,并未覺得自己所言有任何不妥。

    寧凡目光閃爍了幾下,帶著莫名意味,收下了200萬道晶。

    “何時啟程?”

    “即刻啟程!”紅袍老者回道。

    “那廢棄星在何方位?”

    “少澤星之南!具體在何處,老夫暫時不可告知道友,道友只需緊隨老夫之后,自然能到達那顆廢棄星?!?

    “是么...既如此,這便走吧?!?

    寧凡看了看茶樓中人,將不少茶客怪異的目光收入眼底,卻不揭破。

    “道友真是爽快之人!哈哈!”

    紅袍老者哈哈一笑,身形一晃,化作一道火紅遁光,直奔少澤星之外。

    寧凡眼露淡淡譏諷之色,亦是遁光一閃,緊隨其后。

    二人一路南行,行了約莫十日,才看見一顆廢棄星。

    紅袍老者降落其上,寧凡卻腳踏虛空,并不落下。

    “呵呵,道友遁行十日,想必已十分勞累了,便在此星稍稍歇息,待法力充盈之后,再開始尋找古藥,如何?”

    寧凡并不理會老者,依舊踏空而立,只是眼中淡淡譏諷之色已毫不掩飾。

    紅袍老者似明白了什么,臉色頓時一陰,冷笑一聲,露出殺機森然的模樣。

    “你什么時候看破老夫計劃的!”

    “從一開始...”

    寧凡又不是傻子,他可不信天上有掉餡餅的好事,會有人與他共謀財富。

    “哼!道友明知老夫居心叵測,還敢與老夫前來此地,膽子果然不小,不愧是血屠七星的魔頭!千秋道友,老夫等人近來缺錢花,借你項上人頭一用,如何!”

    紅袍老者拍拍手,早已埋伏于此地的六名散仙立刻現身而出,身形一晃,已將寧凡包圍在中間。

    加上紅袍老者,此地共有七名散仙!

    這些散仙一個個目光貪婪,欲殺寧凡換取賞紅!

    寧凡目光淡淡掃過七名散仙,當發現這些人中竟有兩人同樣是懸賞魔頭時。滿意地點點頭。

    一人賞紅800萬道晶,一人賞紅1500萬道晶。

    “不瞞道友,寧某來此,也是因為缺錢地緊。想借爾等項上人頭一用!”

    “哈哈哈!”包括紅袍老者在內。七名散仙全部似聽到什么可笑之極的事情,仰天大笑起來。

    一名碎七修士。竟敢向七名散仙發難,果然狂妄!

    難怪連七煞宗都敢惹,呵呵!

    “殺!留下元神與人頭,事后將元神滅殺。殘余元神之力封入頭顱中,帶去天級交易城西城的殺戮閣換取賞紅!”

    紅袍老者所言,正是東天仙界換取賞紅的方法。

    殺戮閣是殺戮殿的分支勢力,專門接取發布懸賞任務,收取中介費用。

    當然,殺戮殿弟子歷練之時,也會從殺戮閣中接取一些報酬不菲的任務。

    紅袍老者一聲令下。其他六名散仙立刻散出浩瀚法力,一式式神通打向寧凡。

    寧凡既不躲,也不避,周身浮動起幽幽的黑色星芒。

    六名散仙的神通打在寧凡身上。造成的傷勢不輕,卻在一瞬間痊愈!

    “星...星辰療傷術!且此子星辰療傷術好生強悍,竟可硬撼我等散仙攻擊而無損!”

    七名散仙俱是大驚,同一時間,寧凡動了。

    一步化作黑衣,抬手抽魂,修為已在一瞬間提升至散仙的極限!

    他的身體在一瞬間化作墨影流散,同一時間,七名散仙俱都感到一股瀕臨死亡的?;?。

    “這千秋老祖神通不小,非命仙不可擊殺,速走!”

    紅袍老者一咬牙,對眾人下了命令,各自朝不同方向流竄。

    他們逃得不慢,墨影卻追得更快!

    一場一面倒的殺戮,在這虛空中展開!

    寧凡此刻的法力,更在一般散仙之上!

    這墨流分神術,普通散仙根本抵擋不??!

    七名散仙全部被困在墨影之中,苦苦抵擋著墨影的絞殺。

    他們心中追悔莫及,若早知這千秋老祖如此狠辣,他們怎么也不敢來取這份賞紅的。

    他們疏忽了!

    能被懸賞三千萬道晶的魔頭,豈會是易與之輩!

    嘭!嘭!嘭!

    一個個散仙被絞殺在血霧中,最終除了紅袍老者之外,六名散仙全部隕落。

    那兩名被設下過賞紅的散仙,被寧凡特別處理,滅殺元神之后,將元神殘力封在各自頭顱之中,將二人血淋淋的頭顱封印之后收入儲物袋。

    墨影一絞,便欲擊殺紅袍老者。

    紅袍老者渾身發抖,一咬牙,恐懼之極地說道,“老...老夫元陽尚在!”

    元陽尚在,就說明此人是個老處男了。

    修真界之中,修煉到散仙境界還是老處男的,絕對不多。

    紅袍老者這么說,只為活命而已。

    雖然他也知道,說出了這個秘密,他的下場會有多慘。

    “元陽尚在是么...”

    墨影之中,傳出寧凡森然的冷笑聲,一擊重創紅袍老者,卻未將之擊殺。

    左目幻術一閃,令老者陷入昏迷。

    取出一件仙虛巔峰的繩索法寶,將老者捆成了粽子。

    紅袍老者的儲物袋及其他六名散仙的儲物袋,全部歸了寧凡。

    此戰,寧凡共獲得道晶八百萬。

    加上之前紅袍老者迷惑寧凡的200萬道晶,共獲得千萬道晶。

    那兩個魔修的人頭,還值2300萬道晶,扣除中介費用,也能得一大筆錢。

    至于這個紅袍老者么...這可是個值錢之物。

    鼎爐!且還是元陽尚在的男鼎!

    對一些命仙女魔而言,這紅袍老者可是十分誘人的。

    若以必死秘法拔高老者修為,便是一個命仙男鼎!

    **一度后,命仙女魔獲得的好處巨大,而紅袍老者則是必死。

    這種散仙男鼎,賣個千萬道晶不難。

    這就是寧凡留下老者性命的理由。

    隨手對老者搜魂滅憶,令他成為一個白癡,寧凡目光微微露出不屑之色。

    敢情這紅袍老者是少澤星的慣犯,常常誘騙初入少澤星的懸賞魔,殺魔領賞。

    難怪茶樓眾人看自己的眼神那么怪異...

    沒有一個人提醒寧凡。要注意紅袍老者。

    這就是冷漠的修真界,也是寧凡厭惡的修真界。

    收起老者,寧凡一路返回少澤星。

    去了一次北城的男鼎閣,那里專門出售、收購元陽尚在的男鼎。

    紅袍老者雖然成了白癡。但并不妨礙別人采補他。

    這個時常謀財害命的老頭。絕對料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會被寧凡擒下。弄成白癡,當做男鼎出售。

    賣了紅袍老者,寧凡賺取了一千萬道晶,身上已有四千萬道晶。

    身形一晃。卻是朝著殺戮閣遁去。

    寧凡雖被人設下賞紅,但殺戮閣有殺戮閣的規矩。

    前來交賞的魔頭,就算被人設賞,也是客人,殺戮閣修士不會對之出手。

    懸賞魔頭每完成一項殺戮閣任務,便會有一年安全時間,在這一年之內。殺戮殿弟子絕對不會暗殺交賞魔頭。

    若被設賞的魔頭擊殺的其他懸賞魔,總賞金超過了自己賞金,殺戮殿弟子則會徹底放棄對此人的殺戮。

    當然,其他人殺不殺此魔。就不是殺戮殿弟子關心之事了。

    寧凡擊殺其他懸賞魔頭,除了獲得道晶,另一個好處就是可以避開與殺戮殿的交鋒。

    這次他所擊殺的兩名懸賞魔,總賞金已達到2300萬,只要再殺一名賞金700萬的懸賞魔,便再不用擔心殺戮殿弟子對自己出手。

    “千秋道友是來交任務的么?”

    殺戮閣中,一名相貌儒雅的青衫中年虛瞇著眼睛,含笑看著寧凡。

    他是一名散仙修士!

    此人雖是散仙,卻能給寧凡一絲?;?!

    寧凡目光微微一凜,若與此人拼斗,即便會勝,也會落下不輕傷勢。

    此人不是那七名散仙一級的人物!

    且此人一眼看出自己的來歷,不由得讓寧凡暗暗心驚。

    看起來,自己一入少澤星,便已被殺戮閣的人盯上了。

    若自己這次沒來交賞的話,多半已有殺戮殿弟子暗殺自己了...

    會來暗殺自己的,絕不會是殺戮殿命仙。

    寧凡雖說不懼,卻也不想過多觸碰殺戮殿這種龐然大物。

    “不錯,本座確是來交任務的?!?

    言罷,寧凡一拂袖,兩顆散仙人頭直接落在青衫男子身前的柜臺上。

    一瞬間,青衫男子虛瞇的眼睛猛地睜開,大感詫異道,

    “‘赤鬼’陸威,賞金800萬道晶,‘魔陣’渠道人,賞金1500萬道晶!道友不愧是血屠七星的人物,剛入少澤星,便連斬兩名賞金魔!”

    “我可以得多少懸賞?”寧凡問得很直接。

    “八成,1840萬道晶?!?

    青衫男子言罷,對內室傳音幾句。

    旋即便見一個雙目血紅的小童捧著一個沉甸甸的儲物袋,走出柜臺,交給寧凡。

    那小童雖只是金丹中期修為,身上煞氣卻是極重,連金丹巔峰都殺過...

    殺戮殿的一個小童,便如此厲害么...

    寧凡收回目光,收起道晶,轉身離去,干脆利落。

    對殺戮殿抽成兩成的行為,并無任何意外。

    看著寧凡離去的背影,青衫男子的目光忽的饒有興味起來。

    “不錯的苗子,若有機會,此子或許能入我殿...來人,傳本閣主之令,原定派去追殺千秋子之人,立刻撤回,兩年之內,不得對其出手!”

    ...

    走出殺戮閣,寧凡望著長街上來來往往的碎虛老怪,似在找尋那些是懸賞魔。

    殺人領賞,果然還是最快的賺錢途徑啊。

    只可惜,縱然在少澤星上發現了幾名懸賞魔,這些懸賞魔一時半刻不離開少澤星,寧凡卻也不敢在少澤星上動手的。

    就連紅袍老者等人,也要將寧凡引出少澤星范圍才敢動手,不是么?

    寧凡的手中已有5840萬道晶,只夠支付古辰星盤的起拍價。

    若價格提上一提,寧凡休想購得古辰星盤。

    果然,還是要跑去賭場碰碰運氣么?

    畢竟像紅袍老者那樣送上門的肥羊,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哦?這位道友似乎面有難色,可是道晶不夠花?貧道知曉一處絕佳之地,可以在一日之內令道晶翻上數倍,道友可愿前去一試手氣?”

    一名滿臉堆笑的散仙老道,忽的和顏悅色出現在寧凡面前,抱拳一禮。

    寧凡無語了。

    他很像肥羊么?看起來很好騙么?怎么又遇到一個神棍?

    “閣下所說的賺錢之地,莫非是此城南城的仙運賭坊么?”寧凡淡漠道。

    “哎呀,道友真是智絕之輩,竟知老夫所言何處!不瞞道友,老夫最擅相面,擅觀人氣運,道友的氣運只算普通,想必向來氣運不佳。不過今日不同,天機東移,道友的氣運竟有逆龍轉運之勢!《運道》有云,氣運若黑者,若逢天意之逆,天機東移,天策有漏,運之黑極可逆仙運!不會錯!道友今日賭運極佳,堪比仙帝之運!若去仙運賭坊,必有大收獲!”

    老道一副神棍語氣。

    他自然看出,寧凡氣運近黑,是差到不能再差的氣運。

    他所說的‘天機東移,天策有漏,運之黑極可逆仙運’,這話倒不是騙人的。

    所謂物極必反,運氣再差的人,也有撞上狗屎運的時候。

    當天機東移、天策有漏的時候,運氣最差的黑運修士,往往會變得鴻運加身,當然,只有一小會兒而已。

    不過老者知道,此時此刻并非天機東移之時。

    寧凡此刻去賭坊,只能輸得傾家蕩產,也絕對不會撞上那一丟丟狗屎運。

    他是一個神棍,一個托,專門拉寧凡這種運氣差的修士給賭坊送錢,收取提成。

    寧凡剛從殺戮閣出來,他是看到了的。

    不論寧凡是去發布任務,還是交任務,身上的道晶都不會少。

    若把寧凡騙去賭坊,嘿嘿...他多半可以撈一大筆道晶。

    寧凡無語地看著神棍道人,淡淡道,“有勞閣下帶路,在下正好有些閑錢,想去仙運賭坊碰碰運氣...”

    上鉤了!

    神棍老道面上不露半分喜色,心中卻大喜過望。

    哈哈,看貧道怎么把你這個小肥羊榨的一干二凈!

    (2/2)

    ps:

    寫了3000字時word崩潰,還是重新碼出了這一章,更新遲了,心情更是無比郁悶
  //www.trtrh.com/5_5569/215146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