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執魔 > 正文 第716章 百機列陣,三花聚頂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查询:正文 第716章 百機列陣,三花聚頂

    “果然又是丹宗的人么...”

    一道森冷的聲音,驟然從石洞外傳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出聲者是一名白衣青年,冷冷立于石洞之外!

    被人如此接近而不自知,丹袍命仙先是一驚,待看清來人之后,卻又冷冷一笑。

    “原來是你!千秋小兒!想不到老夫不親自上門殺你,你卻自己上門送死了!死!”

    丹袍命仙猛一踏地,一股無法想象的崩潰之力立刻席卷整個廢棄星!

    但聽轟地一聲,這顆本就瀕臨崩潰的廢棄星,竟是被丹袍命仙一腳踏碎!

    那一踏所形成的崩潰之力繼而朝寧凡迎面襲來,轟隆隆地生出無數巨響。

    寧凡目光不為所動,周身盤繞起幽幽的黑色星光。

    任那崩潰之力轟于身上,卻是既不躲、也不避。

    轟!轟!轟!

    凜冽的虛空風暴很快就將寧凡的身影淹沒。

    “呵呵,螻蟻之輩,不過如此!”

    丹袍命仙冷冷一笑,朝那風暴中心步步走去。

    在他看來,寧凡不過碎虛螻蟻,絕對擋不住自己一踏之力。

    情報顯示,寧凡的身上有小千界寶,歐陽暖與之同行,此刻多半還藏身于界寶之內。

    丹袍命仙這是要去收繳戰利品了,取走寧凡的小千界寶,放出歐陽暖,將之滅殺。

    “抽魂...”

    淡淡的聲音,忽的從虛空風暴中傳出!

    寧凡周身沐浴在黑色星光之中,一步步走出虛空風暴,竟是半點傷勢也無!

    他抬手抽取虛空魂,一吞入腹,氣息節節攀升。只差一線便可達到人玄初期的境界!

    可惜,那是仙之瓶頸,便是抽魂之術再強,也無法令寧凡的修為提升至命仙境界。

    至于化身之術。暫時倒是不必使用了。

    “星光療傷術!且竟是傳說中的黑色星光!”

    丹袍命仙先是一驚。而后目露貪婪之色,舔了舔舌頭?!昂?!好!小輩,若你乖乖交出黑星之術的修煉之法,老夫可網開一面,殺你之后。放你魂魄再入輪回!”

    “放我魂魄再入輪回么...”

    寧凡默然,他還有再入輪回的資格么,早已被輪回舍棄了吧。

    黑星之術的修煉之法,寧凡不知。之所以能修出第一顆本命黑星,純熟天賜機緣,并無功法在手。

    便是寧凡持有黑星功法,也不會交給丹袍命仙的。

    他壓根不會放過這個丹袍命仙!

    當然。此戰之后,寧凡會吸取一個教訓,不會再公然展露黑星療傷術了,最多只讓星光藏于體內暗中療傷吧。以免有引得其他老怪窺覷...

    “老夫給你三息考慮!三息之后,若你不交出黑星之術的完整修煉之法...”丹袍命仙冷笑未絕,忽的露出驚怒之色。

    但見寧凡身形一晃,已直接消失于原地。

    下一瞬,出現在丹袍命仙身后,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柄黑金長劍,一劍朝后者當頭劈下!

    一股強烈的?;辛⒖淘詰づ勖尚耐飛?,背心冷汗淋漓,周身立刻化作丹影碎散,險之又險地避開了寧凡這一劍。

    一劍斬空,無垠的虛空立刻嗤地一聲,被那黑金劍芒一劍斬開!

    一層層虛空之下,是愈加幽深的虛空!

    丹影重凝,丹袍命仙已與寧凡拉開萬丈距離,望著被一層層切開的虛空,目露駭然之色。

    “竟真的是道兵!老夫本不信一個碎虛小兒會有道兵在手,想不到竟是真的!還好此道兵尚未祭煉過,威能尚弱,否則即便是老夫施展丹影化身之術,也無法避開那一劍的威能,必死無疑!”

    “看起來,老夫之前太過小覷此子了。難怪谷老頭、高老頭及那埋在藥宗里的暗子魏七,會全部栽在此子手中!”

    丹袍命仙目光一厲,指訣驟然一變,周身升起一股浩大的氣勢,斥道,“七傀列陣!”

    隨著他一聲令斥,原本呆滯于一旁的七具散仙傀儡,忽的目露青芒,御劍當空,分列七方,將寧凡圍于正中!

    嗤嗤嗤!

    七具散仙傀儡齊齊指掐劍訣,七柄飛劍高懸七方,形成一個劍陣,數之不盡的劍光立刻將寧凡淹沒。

    “散仙傀儡么...”

    寧凡看也不看那些刺入體內的劍氣,此刻的他周身沐浴在黑色星光中,根本沒有任何一道散仙劍光可將他擊傷!

    見七傀傷不到寧凡,丹袍命仙目光一沉。

    他是丹宗修士,卻并非高階煉丹師,而是在東天較為少見的傀儡師。

    身為一個傀儡師,他精研傀儡之術,本身神通卻并非很強,亦無強**寶護體。

    之前那一踏之力,幾乎已是他自身的最強攻擊神通,卻沒有傷到寧凡半分。

    憑他自身神通,很難擊殺寧凡,但他有的是散仙傀儡,擅長的也是傀儡殺人術。

    他自信,能憑傀儡術輕易滅殺寧凡!

    七具傀儡不夠,那就拿出更多傀儡,讓寧凡好看!

    “百機列陣!”

    他一拍儲物袋,一道道青光驟然飛出,化作一尊尊巨人傀儡,將寧凡團團圍住,合計93具。

    原本的七具劍修傀儡,忽的皮膚發青、身體化巨,棄?;骶奕?。

    加起來,共有一百具巨人傀儡將寧凡圍在中心!

    每一具巨人傀儡,皆是散仙修為!

    虛無的星空之中,一百名散仙巨傀圍住一名修士,那場面是十分震撼的!

    丹袍命仙指掐傀訣,冷笑看著被困群傀中心的寧凡。

    被一百名散仙巨傀列陣圍攻,便是尋常初期人玄,也唯有暫避鋒芒,不可與群傀爭鋒!

    丹袍命仙自身神通確實不強,但憑借這百機列陣之術,其實力著實不容小覷!

    “百機列陣么...這百具巨傀。倒是可在殺戮殿之爭中派上一些用場?!?

    寧凡滿意地點點頭,絲毫沒有將被百傀圍攻的自知。

    百尊巨人傀儡齊齊空洞地十指掐訣,凝聚出一個個法印,一股?;兄樅輝諛殘鬧猩?。

    寧凡猛地抬頭。左目之中浮現出一個霸凌之極的黑色月??!

    他的目光淡漠似要藐視蒼生!

    他的氣息冰冷似要冰封塵世!

    只一個目光。一百具巨人傀儡竟齊齊動作一滯,僵在原地不動了。

    繼而所有的巨傀面上。皆浮現一個黑色月印,那月印又繼而沒入群傀體內...

    “百機列陣!”

    寧凡目光冰冷,一手提劍,另一手單手掐動傀訣。

    一百具巨人傀儡各自化作青芒消失。

    下一瞬。卻忽的倒戈,將丹袍命仙團團圍??!

    一個個巨傀十指掐訣,凝聚法印,并驟然抬手,將一道道青色法印打向驚惶不已的丹袍命仙!

    丹袍命仙無比駭然的發現,他耗費數萬年煉制的一百具散仙巨傀,竟全部失去掌控。再不屬于他!

    “黑...黑月!這是北天祖帝的悼亡之術,你為何會使!你究竟是什么人!”

    丹袍命仙懼了,怕了!

    他最大的依仗,便是這一百具散仙傀儡!

    偏偏他遇上了寧凡。遇上了黑月神通,遇上了北天祖帝的悼亡之術!

    只一個照面,他的一百具傀儡,竟生生被寧凡奪走!

    四天誰人不知,北天祖帝為悼亡之祖,為萬傀之祖,沒有任何傀儡師可戰勝悼亡之術!

    便是對上人玄中期的命仙,他也不會這般恐慌。

    但對上懂得悼亡之術的寧凡,他卻無法不驚,無法不慌。只因在寧凡面前,他一世苦修的傀儡術,都將付之東流,傀道成空!

    本是用來滅殺寧凡的百機,只一個照面便全部倒戈。

    作為百傀的舊主,丹袍命仙深深明白,被百傀圍攻是何等兇險之事!

    必須逃!他自身神通太弱,絕不可正面硬撼百傀的攻擊!

    “古神道,三花聚頂!”

    丹袍命仙一咬牙,十指掐訣,使出了他尚未真正修成的一大秘術。

    但見他抬指一點虛空,虛空中驟然浮現出一朵鉛色的虛幻蓮花。

    虛幻蓮花一經出現,立刻化作百萬蓮影,護在他的周圍。

    百具巨傀不斷打出青色法印,法印轟在重重蓮影之上,竟一時間無法攻破蓮影防御!

    寧凡目光微微一詫,按照他的估算,這百機合擊的殺傷力,足以擊碎普通仙寶、擊傷普通命仙的。

    也不知道那丹袍命仙施展的是何等防御神通,竟如此厲害。

    明眼人都看得出,丹袍命仙遠遠未修成此術,卻已可憑借此術護體防御了。

    若此術修成,恐怕便是人玄中期、后期的命仙,都未必能傷到他吧...

    “若小幽兒在,定然知曉此術是何術...”

    “此術防御驚人,對法力的消耗同樣不小。且看此人能憑此術撐到什么時候!”

    寧凡依然單手掐著傀訣,操控百傀密不透風地攻擊著丹袍命仙。

    他操傀作戰,法力損耗極小,而丹袍命仙拼死施術、以蓮影護體,法力損耗極大。

    漸漸的,丹袍命仙面色開始蒼白,他的法力已所剩無多。

    眼中露出決然之色,他猛地指訣一變,自爆所有蓮影,稍稍震退百傀的法印攻擊。

    而后猛地一拍儲物袋,取出一顆青光繚繞的八轉仙丹,二話不說,一口服下!

    一瞬間,一道青光將之一卷,竟一霎遁離此地數十億里距離!

    那顆丹藥,有暫時提升遁速的藥效,但副作用極大。服下之后,每強遁一次,便會跌落一些修為。

    若非為了逃命,丹袍命仙是絕對不愿服下此丹的!

    “想跑!”

    寧凡目露譏諷之色,拂袖收了百傀入儲物袋,腳踏黑火,竟是一遁百億里,鬼魅般出現在丹袍命仙逃遁的前路之上!

    此刻的寧凡,比之一月之前。法力暴漲了三倍不止!

    憑他此刻法力,已不會使用一次黑魔遁、日月碑術便法力耗空了!

    “怎么可能!你這是什么遁術,竟可憑碎虛修為一遁百億里!不,你不是碎虛。絕不可能是碎虛!東天之中。哪有你這般強大的碎虛!”

    丹袍命仙駭得亡魂大冒。

    他的神通傷不到寧凡半分,他的百傀被寧凡搶奪。他服下了秘法丹藥逃命,遁速竟比寧凡慢這么多!

    勝不得,戰不得,逃不得!

    他心頭大悔。后悔自己為何要接受宗內任務,來此追殺寧凡!

    若他當時推拒任務就好了,就不用被寧凡這般緊追不舍地逼迫了!

    “再逃!”

    丹袍命仙已經無計可施了,失了傀儡,他就好似一個待宰羔羊,神通去了九成,根本不是寧凡對手。

    他唯一能做的。便是不斷自損修為,不斷地逃,若運氣好,說不定能逃掉...

    “還想逃么...兵解...”

    寧凡的眼中忽的升起一縷縷兇殘魔念。

    他手中的黑金長劍忽的碎散為劍光。斬入己身。

    而其肉身驟然碎散為血霧,血霧重凝,化作血魔之身!

    周身上下,盤繞的都是血色劍芒!

    他又一次施展了兵解式,只是這一次,他的眼神雖然嗜血,卻仍有幾分清明,并未徹底迷失心智。

    是吳塵助他以煞制魔,掌控了體內魔念!

    寧凡法力雖然暴漲數倍,卻也無法多次施展黑魔遁。

    他不能繼續放任丹袍命仙逃竄了,需以雷霆手段將之擊殺!

    “兵...兵解之術!你瘋了嗎!寧愿自殺也要與老夫同歸于盡嗎!”

    丹袍命仙渾身都在發抖,剛想要遁逃,便感覺左臂一痛,繼而遠遠飛離身體。

    寧凡所化的血魔,以鬼魅般的速度,出現在他的面前,抬指一道劍芒,將他左臂斬去!

    “??!”

    丹袍命仙慘叫一聲,神情驚恐難明,忍著痛,右手摸入儲物袋,似乎想摸點什么保命之物。

    下一瞬,右臂又是一通,被一道血色劍芒斬下!

    左腿,右腿繼而被削下,最終,是人頭!

    嗤嗤嗤!

    一道道劍芒冷漠兇殘地斬下,最終,將丹袍命仙的身體一劍劈開,露出藏于尸身內的元神!

    此刻,丹袍命仙的元神,小手拼命想要掐訣,卻因為發抖,始終無法掐出正確的指訣。

    他的元神,已被寧凡的兵解魔念所侵蝕,想逃逃不掉,想自盡自盡不了!

    生不由心,死不由命!

    寧凡周身血光繚繞,目光冰冷地看著丹袍命仙的小小元神,將之攝于掌中。

    一瞬間,丹袍命仙的恐懼上升至巔峰,驚恐之極地言道,

    “你,你不能殺我,我乃丹宗客卿...??!”

    話未說完,慘叫繼而傳來。

    寧凡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對這名丹宗命仙施展了搜魂之術。

    許久之后,寧凡將此人元神一口吞下,煞氣大幅增加。

    沒有留著此人元神煉丹的打算,寧凡此刻只想增加身上的煞氣,以便更好的駕馭魔念。

    今日施展兵解式,強行駕馭魔念,過程仍有些不完美。

    以寧凡的個性,殺人但求干凈利落,不會兇殘到一點點將丹袍命仙削成人棍,再予以擊殺。

    魔念仍在稍稍左右著寧凡的理智,還需擁有更強大的煞氣,才可以煞制魔!

    收了丹袍命仙的儲物袋,寧凡只在其中一物之上流連。

    那是一個殘破的玉簡,其中記錄著一式殘缺神通,正是丹袍命仙之前施展的古神秘術。

    “失落的古神秘術――三花聚頂之術么...此人手中所持的,僅是第一花的修煉之法。修成此術,需王血以上神血,需較高悟性,還需服食大量百萬年靈藥。想來之前此人未修成此術,是因為血脈級別太低了吧...此術,我可修煉一二的...”

    寧凡將殘舊玉簡收起,退出兵解狀態,臉色稍稍有些蒼白,卻并未受太重傷勢。

    在黑星之術的自愈之下,些許傷勢正飛速好轉著。

    今日與命仙交戰,寧凡勝得不難,一是因為修為暴漲,并以煞氣制住了魔念。

    二是因為對方傀儡術慘遭寧凡克制,失了傀儡術的傀儡師,神通太弱。

    無論怎么算,這丹袍命仙應該算是寧凡完全憑自身實力斬殺的第一名命仙吧...

    翻手取出黃金古劍,寧凡立在古劍劍尖上,立在死寂的星空中,久久沉默。

    他搜取了這名丹宗命仙的記憶,知道了此人的身份,更知曉了一些其他事情。

    譬如,丹宗處心積慮對付歐陽暖,是想殺了歐陽暖,奪取其體內的五色藥魂力量。

    譬如,藥宗之內不止魏七一人被下了離心丹,隱藏的‘叛徒’還有幾人,具體是誰,卻不知。

    那些藥宗‘叛徒’并不知道,自己著了丹宗的道。

    寧凡還從這名丹宗命仙的記憶中,得知了七年前那場大戰的全部經過。

    那一日,丹宗之人借離心丹之力,將魏七操控,帶離少澤星。

    他們等著歐陽暖去救人,想讓歐陽暖在路上死在陌生修匪手中,撇清自身的關系。

    歐陽暖本就有求死之心,若無寧凡,她或許真的會獨自踏上星空之路,尋找魏七。

    因為有了寧凡介入,歐陽暖最終找到了魏七,丹宗命仙暴露,卻是再也無法撇清關系了。

    當寧凡逼死了一名命仙,兵解自身,與另一名命仙周旋之時,魏七被離心丹所控,失去神智。

    他給了寧凡腹背一擊,撕開了寧凡體內魔念封印。

    于是,寧凡徹底化身為魔!

    魏七猝不及防下,被寧凡徹底撕成了碎片。

    高個命仙被寧凡體內的魔念侵蝕、重創,大驚之下,竟是被寧凡暫時逼退,逃回丹宗!

    此戰之后,寧凡被魔念重創,命懸一線。

    是歐陽暖,一路抱著他,跌跌撞撞跑到古辰星域,一路以五色藥魂之力助寧凡續命、壓制魔念...

    據丹宗的情報顯示,藏匿于古辰星域的錢開眼,真實身份即是藥宗之主魏無知。

    歐陽暖帶著寧凡去古辰星域,只是為了求師父救醒寧凡。

    她一路為寧凡續命,舍棄自己的生命,行至古辰星域之時,早已成了一個白發老嫗。

    其師關切生怒,不肯救寧凡,歐陽暖便在百藥宗外長跪不起...

    與情無關,當時的她,大概只是不想欠寧凡什么吧。

    寧凡看著浩渺的星空,目光一時復雜之極。

    難怪歐陽暖始終沒有告訴自己當日的真相,是怕自己得知此事之后,對她心生感激或愧疚之情么。

    寧凡抬指撫了撫元瑤玉,但見光華一閃,歐陽暖抱著小毛球,滿懷擔憂地看著寧凡。

    她的五色藥魂十分厲害,便是在元瑤界中,也稍稍感知到寧凡之前大戰的情形。

    “傷得重不重?”歐陽暖有些關切的詢問道,臉色微微有些蒼白。

    “小傷而已,這名命仙很弱?!蹦睬嶁?,握住歐陽暖的手,將法力度入她的體內。

    明明干皺地小手,握在手中,卻覺得說不出的溫暖。

    “先找個地方,助你煉化魂玉吧。你身子還很虛弱,魂玉偏又極寒,需找尋一個火脈強橫的修真星,借地脈之熱煉化魂玉...”

    “嗯,聽你的?!迸費襞揮腥魏我煲?。

    寧凡點點頭,取出吳塵所給的血色玉簡,神念一掃,目光微微一閃。

    “殺戮徽章是么...這一路前往血海星域,總能遇上火脈強橫的修真星。若是行至中級星域,倒是有必要前往主星,去殺戮閣獲得殺戮徽章了...”
  //www.trtrh.com/5_5569/215152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