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執魔 > 正文 第822章 天道紫氣

河北20选5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正文 第822章 天道紫氣

    呂瘟此刻立在一座廢棄星之上,這廢棄星距離陰月星極遠,但以他的神念之強,自然可隔著如此距離,看到陰月星上發生的一切。

    雖說寧凡已將蠱皇令藏在了玄陰界之中,但有一點,寧凡卻是不知。

    即便蠱令藏在中千世界,也是可以被感知到的,前提是,對方同時持有令牌。

    呂瘟怒罵了秦鬼一頓,方才稍稍收了震怒之色,望著手中傳出感應的瘟令,立刻感嘆不已。

    在那瘟令之上,有著一道無法修復的裂痕,那裂痕,代表著他是一名南族棄修...

    “那七煞宗主,是老夫苦苦尋到的數具瘟鼎其中之一,能助老夫稍稍恢復修為,可惜,卻死了...若是旁人殺他,老夫斷然不會放過,但換成是趙簡道友,老夫卻根本不敢追究啊...”

    “只是令老夫萬萬想不到的是,當日遇到的趙簡道友,竟只是一介鬼玄巔峰...不過也有可能,這鬼玄修為是他借先天靈裝偽裝的修為...這一點,老夫仍是無法徹底看透...”

    “且不論他真實修為如何,單就身為南族族人這一點,便絕不是老夫惹得起的...十大秘族之中,南族最是護短,本族之人彼此廝殺倒無人過問,但若外人出手,傷到了南族之人,則必定會遭受南族傾盡全族之力的報復。放眼東天仙界,怕是沒有任何勢力,能承受得起南族四部的怒火...便是神虛閣、殺戮殿,便是四溟宗,也根本惹不起...”

    一想到南族的可怕,呂瘟不禁又是打了一個寒噤。

    再一想,若不是自己傳音及時。阻下了鬼兵老祖的愚蠢行為,說不得,鬼兵老祖已經對寧凡出手了...

    一旦對寧凡出手。引起南族復仇,四部大帝齊出。那后果,呂瘟簡直不敢想象...

    念及于此,呂瘟心中又是火起,再次對鬼兵老祖傳音罵道,

    “秦鬼呀秦鬼,老夫警告你!若你無法平息此人怒火,執意得罪此人,不必等此人身后之人殺你。老夫第一個出手,掌斃了你!”

    呂瘟震怒的言語,一字一句,清晰之極,全部傳入了鬼兵老祖的耳中。

    這一刻,鬼兵老祖徹底懵了,望向寧凡的神情,帶著極度的震驚。

    鬼兵老祖無法想象,寧凡究竟是什么來頭,竟連兇名赫赫的‘瘟王’呂瘟。都對之懼怕不已。

    “此子區區鬼玄,就算背后站的是東天仙帝,也絕對不可能讓堂堂瘟王如此畏懼...這呂瘟向來兇名驚世??剎皇敲簧憊傻酆筧說?,發起狠來,便是神虛雙帝的門徒,也殺過許多...”

    “此人能讓呂瘟畏懼如虎,只有一個可能!此人背后靠山,是比東天諸帝都可怕的存在!是比神虛閣都更為強大的存在!此人背后的勢力,莫非會是...秘族?!”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鬼兵老祖立刻驚得面色慘白,哪里還有半點前輩高人的風范。

    若寧凡當真是秘族之人。莫說鬼兵老祖不敢動他,呂瘟不敢動他。便是這東天諸帝想要動他,都要好好掂量掂量...

    在四天仙界。敢動秘族之人的修士,幾乎沒有。

    也唯有森羅那般瘋狂之人,敢殺入暗族,滅殺暗族仙帝...旁人,絕無如此膽魄。

    但即便是森羅,也曾在暗族這等龐然大物面前,遭受圍攻,瀕臨隕落。

    那一年,暗族仙帝被森羅所殺,兵臨神虛閣,便是當年的向螟子,也唯有妥協,只得做出莫大犧牲,方才平息掉暗族怒火,保下森羅一命...

    這些秘聞,鬼兵老祖并不知曉,但這并不妨礙他對秘族的敬畏。

    “不會錯!瘟王話語里的意思,分明是在暗示老夫,此子便是秘族之人!此子,不是老夫區區一介舍空惹得起的!”

    他丑陋的臉上,原本陰鶩之色盡消,轉而向著寧凡,擠出一道丑陋笑容。

    他看待寧凡的目光,竟也不似之前那般陰森,而是和顏悅色,好像看待多年未至的至交好友一般,拱手一禮,極其客氣地言道,

    “小友好膽魄,老夫佩服。之前老夫所說的那些話,只是想試試小友膽量,并非真想對小友如何。這一點,希望小友千萬不要誤會才好?!?

    鬼兵老祖生性孤僻桀驁,陰辣狠毒,放眼東天,能讓他客氣相待修士,一般只有萬古老怪而已。

    按他的個性,本是絕無可能對一個鬼玄小輩客氣的,何況這名鬼玄小輩,還是斬殺十四兵主的兇手。

    在場的群修,無論是來求寶的修士,還是鬼兵宗的修士,一見此情此景,紛紛感到不可思議。

    便是寧凡,也是目光一沉,再看鬼兵老祖之時,目光多了幾份深究之色。

    “此人言語有假...他之前對我的殺意,絕不是試探,是真的想要殺我!但此刻的示好之意,似乎也不是偽裝...似乎有什么東西,在一瞬間改變了他的決定...”

    “是因為此人察覺到我身懷舍空傀儡么,還是此人身上,發生了一些我所不知道的事情...”

    寧凡心思飛轉,眉頭緊鎖。

    忽然間,他目光動容,從玄陰界內察覺到一絲感應。

    那感應,來自于蠱皇令!

    以他的神念,無法查探到距離陰月星極遠的呂瘟。

    但這蠱令卻在這一刻,隱約感應到呂瘟身上瘟令的存在!

    “是呂瘟!難道說...”

    一瞬間,寧凡腦海中浮現出無數猜測,之前的些許疑惑,似乎也有了答案。

    只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縱然將蠱令放入玄陰界內,竟也無法屏蔽令牌彼此的感應。

    如此說來,他的真實身份,多半已經暴露在呂瘟面前了。這,可能會是一個不小的麻煩...

    “幾位還留在我鬼兵宗干什么!老夫徒兒死絕,此地再無十四兵主。沒人給你們煉制法寶了,你們全都可以滾了!”

    鬼兵老祖忽然目光一厲。對那七名在此觀望的第二步修士冷喝一聲。

    繼而舍空威壓狠狠一震,立刻震得五名命仙齊齊吐血后退,便是那兩名渡真,也紛紛面色紅潤,氣血逆轉,神情間俱是驚慌。

    這七人驚懼之下,自是再不敢在此地久留,匆匆朝著陰月星之外遁去。

    見狀。鬼兵老祖復又冷哼一聲,散出威壓,震得一個個守山弟子瘋狂吐血,面色驚恐。

    “所有人全部滾回去修煉,三個月內,不許踏出洞府一步!今日之事,更不許再提起!”

    “是!”所有弟子紛紛朝著各自洞府趕回,哪里還敢在此地逗留。

    鬼兵老祖本就不是什么善茬,也不會對任何小輩客氣,下手也從來都是肆無忌憚的。寧凡。只是一個列外。

    若呂瘟未至,鬼兵老祖很可能已對寧凡出手...

    “前輩趕走此地所有人,是有話想對晚輩說么?”寧凡語氣淡漠道。

    “呵呵。老夫趕走旁人,只是想和小友單獨相處,澄清些許誤會罷了。這十四兵主,名義上是我徒兒,暗地里,實際只是我蘊養法寶的容器罷了。他們的性命,遲早會被法寶吞噬,故而小友將他們滅殺,老夫并無任何不滿。容器用掉了?;箍梢栽僬?,不是么?不過那十四顆‘血蠱珠’。小友可不可以...”

    言及于此,鬼兵老祖忽然露出期許之色。一副希望寧凡歸還十四顆寶珠的模樣。

    誠如此人所言,他對十四名徒兒的性命并不看重,就算寧凡不出手,那十四人遲早也會被鬼兵老祖親手殺死,用于祭煉寶珠。

    這一點,寧凡早已知曉,從第一眼看破十四兵主體內隱秘時,他便知,鬼兵老祖對自己徒兒有多么冷血無情。

    這一點,也是寧凡最鄙夷鬼兵老祖的地方,此人,枉為師...

    至于那血蠱珠,寧凡并不多么看重。在他看來,那血蠱珠哪里是什么法寶,分明是一種噬人生機的蠱。

    血蠱珠的宿主,可借寶珠之力稍稍提升修為,但卻需要將血肉元神供給寶珠吞噬。

    待宿主隕落,此珠還能尋找下一名宿主,繼續吸收他人血肉精華...

    吞下此珠,便意味著一步步走向死亡,這種弊端極大的法寶,寧凡自是不會使用。

    但想讓他歸還血蠱珠,卻也不會那么容易。

    踏上鬼兵宗之前,寧凡尚還顧念羅家與鬼兵老祖的交情,對鬼兵宗稍顯客氣。

    此時的他,卻已對鬼兵宗沒有任何好感。

    “羅石曾隱晦告訴我,鬼兵宗的背后,站著一個仙王,如今看來,那名仙王多半就是呂瘟...”

    “我殺七煞宗主之前,此人似在修煉一術,當時我并未在意此事,如今想來,那神通似是瘟術...”

    “這七煞宗主修為低微,卻受到鬼兵宗過分重視,極可能是因為此人與呂瘟之間有某種關系。這鬼兵老祖對我前倨后恭,態度變化之大,怕也是呂瘟導致...”

    “呂瘟以為我是南族修士,故而畏我如虎。從前的我不愿假扮南族修士,是怕引來麻煩,得不償失。但如今,我已被呂瘟識破真實身份,且被認定是南族修士,便唯有一路將這身份扮演下去。若讓呂瘟知曉,我并非南族之人,恐怕他會是第一個跟我清算舊賬的人...”

    寧凡心思飛轉,終是有了決定。

    “呵呵,不知小友可否將那血蠱珠,交還給老夫?”鬼兵老祖神情恭敬之極,哪有半點舍空老祖的威嚴。

    “想要回血蠱珠,不需要付出些代價么...”

    寧凡語氣極淡,但此言落在鬼玄老祖耳中,卻好似聽出了不滿之意。

    鬼兵老祖的眼中立刻便有了惶恐之色,心道這下完了,自己那十四個蠢貨容器,是真的把寧凡得罪狠了。

    寧凡這是要敲竹杠的節奏??!鬼玄修為,敢敲他舍空竹杠,也唯有秘族修士有這個膽子??!

    實話說。要不要得回血蠱珠,鬼兵老祖不在乎。

    但他看出了寧凡心中有火,如果不把這火平息了。不說寧凡身后南族,就是呂瘟都不會饒過他...

    “呵呵。我鬼兵宗得罪小友在先,付出些代價,自是理所當然,不知小友想要些什么?”鬼兵老祖賠笑問道。

    “那就要看你的誠意了?!蹦泊笥猩鉅獾匾恍?。

    “誠意啊,好說,好說...此物,小友拿去,可算看到老夫誠意了!”鬼兵老祖微微沉吟。有了決定,直接解下腰間儲物袋,豪爽地遞給寧凡。

    寧凡神念一掃儲物袋,其中赫然有道晶千億,更有不少品階不低的成品法寶。

    這些法寶最低都是仙寶,少數是后天仙寶。

    其中甚至有數件后天仙寶,品階達到了五涅。五涅后天仙寶,那是舍空初期修士慣用之物...

    “這誠意,夠么?”寧凡微微一笑,問道。

    這笑容落在鬼兵老祖眼中。立刻引發了鬼兵老祖的惶恐。

    這哪里是在笑啊,這是在不滿啊。

    “不夠么...果然,秘族修士。一個個都是眼高于頂的...道晶姑且不論,這儲物袋中的法寶,便是舍空老怪也須動心,他卻根本看不上眼...秘族修士,都是這樣的么...”

    鬼兵老祖略一咬牙,想了想,忽而一點眉心,眉心處立刻便有一道紫色云霧飛出。

    屈指一點,那團紫色云霧立刻朝寧凡飄去。

    “小友??墑兜么宋??”鬼兵老祖藏住滿臉肉疼之色,擠出幾分笑容問道。

    “‘天道紫氣’么。自然識得...”

    寧凡一把抓住紫色霧團,神情仍是古井無波。心中卻已動容。

    天道紫氣,從前的寧凡也只是聽說過,今日方才得以親眼一見。

    天道每衍變數萬載,天地間便會生出一道紫氣,其來源便決定了此物極其稀少。

    此物常常被舍空之上的修士用作溫養道兵,可大幅提升道兵威能。一道紫氣便可賣到三千億道晶左右,且一般都是有價無市。

    普通舍空若用上兩三道紫氣,僅憑道兵之威,便可同級無敵,何須神通!

    鬼兵老祖作為一代煉器名家,會身懷一道紫氣,倒也并不奇怪。

    “呵呵,小友以為如何?這天道紫氣,可能看出老夫誠意?”見寧凡識得此物,鬼兵老祖立刻松了口氣。

    這天道紫氣極其珍貴,便是他也舍不得輕易使用。

    如今拿出來賠禮,他心中自是肉疼不已,但若是能讓彌補之前的過失,緩和他與寧凡的關系,區區一道天道紫氣,卻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了。

    “反正老夫身上,還有三道紫氣...這可是老夫一生替人煉制法寶,所積攢的全部積蓄,儲物袋里的東西,算得了什么!”鬼兵老祖如是想道。

    “此物價值,自然遠在那十四顆后天寶珠之上。前輩給我此物,晚輩自是十分愿意歸還血蠱珠的...”

    一聽寧凡此言,大有將彼此恩怨一筆勾銷的趨勢,鬼兵老祖立刻大喜過望。

    但他還未來得及高興片刻,寧凡接下來的話,卻立刻讓他笑不出來...

    “...不過,前輩只打算給晚輩一道紫氣么?”寧凡笑問道。

    一道青芒在他眼中悄然閃過,無人察覺。

    只一眼,他便看出,在鬼兵老祖的體內,還有另外三道天道紫氣...

    “呵呵,小友說笑了,天道紫氣乃是珍貴之物,老夫能有一道,已是難得,絕對沒有第二道的...”

    鬼兵老祖話未說完,已被寧凡一語打斷。

    “錯,你的體內,還有三道紫氣!”

    寧凡目光驟然一凝,一道青芒一閃,立刻便有一股無形的大道之威,朝鬼兵老祖懾來。

    這一刻,鬼兵老祖并無任何難受之感,只是有一種渾身上下被寧凡看透的感覺。

    堂堂舍空老怪,竟被一介鬼玄一眼看透,這種事情本該極其荒謬。

    但事情發生了,鬼兵老祖卻不得不相信,這一切,都是事實!

    寧凡一語道破了他體內的紫氣數量,豈能不是事實!

    且這一刻的寧凡,有一種飄渺如道的空靈氣質。

    鬼兵老祖只覺得眼前所站的并非是一個人,而是諸天萬道!

    “余下三道紫氣全部交給我,寧某與你鬼兵宗的恩怨,方可一筆勾銷,否則...”

    “好!給,三道紫氣,全部給你!”

    不需要寧凡任何威脅,鬼兵老祖已極其識相地一點眉心,取出另外三道紫氣,交給寧凡。

    心中對十大秘族的敬畏,更是再一次提升!

    “區區一個鬼玄,只因出身秘族,便有如此神通,這十大秘族,果然不是我等凡夫可得罪的?!?

    極遙遠處,那廢棄星之上,在寧凡眼中閃過青芒的瞬間,呂瘟驟然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天人合一!那青芒,不會錯,絕對是天人合一!”

    “難道那日在東溟星域引動天人異象的,竟是趙簡道友不成!”

    “如此看來,他定然不可能是什么鬼玄,絕對是萬古,且還是南族中資質絕倫的那一類萬古!他這鬼玄修為,絕對是假的!因為便是在我南族之中,能領悟天人合一的萬古修士,也是十中無一啊,至于鬼玄,則根本不可能!”

    “他隱藏修為,潛入東溟,所圖必定極大!厲害,厲害??!趙簡道友這修為隱藏的如此真實,莫說是老夫,恐怕便是神虛雙帝也看不出其修為真偽!”

    “不知趙道友想在東溟圖謀些什么,嗯,定是族中老怪派給他的絕密任務...若我能在他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幫他一幫,他顧念我些許情分,日后回到南族,必定會在諸位帝君面子,替我美言!”

    “果然,老夫沒有卜算錯,這趙簡,就是老夫的命中貴人!”

    (1/2)(未完待續)

    (.)ru
  //www.trtrh.com/5_5569/215190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