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執魔 > 正文 第840章 西風如道群魔滅

河北20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结果:正文 第840章 西風如道群魔滅

    這崩潰的古神巨影,氣息明明堪比渡真巔峰,遠超寧凡。但在寧凡一抓之下,竟是毫無抵抗之力的徹底崩潰。

    眾多老怪都暗暗震撼,猜測寧凡定是依仗了什么特殊手段,才可從容破去古神巨影。

    具體是何手段,卻無一人能夠看破。

    看不破...若寧凡尚只是一竅古神,當著無數老怪施展古神心力,多少會有一些人看出端倪。

    然而如今的寧凡,已是一名三竅古神。三竅古神,心化源泉...他的古神心力,已化一池碧水,再無任何痕??梢宰費?。

    除非同樣是三竅古神,否則,無人能看破寧凡古神的身份!

    陳玄骨節握得咯咯直響,眼中滿是不甘。

    殺不死...為何殺不死此子!為何此子明明只是一介鬼玄,卻能抵擋自己親手煉制的攻擊玉簡!

    “你們一起上!”

    陳玄目光猙獰,好似兇獸,大手一揮,直接將陳家最后兩名守墓者扔到了斗法場之上。

    使用攻擊玉簡也就罷了,竟還以二敵一...陳玄好似陷入瘋狂,就算不斷違背墓比規定,他也要斬殺寧凡!

    只可惜,那兩名陳家守墓者立足未穩,寧凡已然揮手祭出斬憶道劍,劍光如夢如幻。

    十萬八千道幻劍劍芒立刻橫掃,列劍成陣,兩名陳家守墓者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直接隕落在重重劍影之中。

    他們的儲物袋,連同他們所持有的那枚攻擊玉簡,則一并落入了寧凡的手中。

    至此,包括陳嘯在內的五名陳家守墓者,全部隕落在寧凡手中!

    “可恨!可恨!”

    陳玄幾乎已被仇恨沖昏了頭腦,大手一揮,便要強行沖開擋在身前的羅家六祖,誓要親自上場。拿下寧凡。

    但不待他踏出那一步,北面高臺之上,忽有一人目光一陰,雷光一閃。

    下一瞬。一股猶如雷霆般凌厲的道念,立刻朝陳玄狠狠一掃。

    沒有任何防御的可能,堂堂舍空初期的陳玄,直接被這道念震得吐血倒飛,重重砸落,將身后一排玉座全部砸毀。

    四面高臺無數目光,立刻朝北面高臺的某一人望去。

    出手者,竟是八長老雷金世!

    “八長老...嘯兒是遵從你的命令去對付羅家的,他死了,你怎可不管!怎可...”陳玄話未說完。直接被雷金世冷喝聲打斷。

    “夠了!陳玄,你給老夫適可而止!”

    雷金世此刻的目光陰沉之極,今日,陳家算是將他雷金世的臉面丟盡了。

    “要殺此子,什么時候都可以!再觸犯墓比規則。老夫便讓你成為雷靈的食物!”這一句,卻是雷金世對陳玄的傳音。

    一聽此言,陳玄好似被當頭潑了一盆冷水,渾身一個冷顫,卻是冷靜下來。

    回想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忽然有了一絲后怕。

    包括陳嘯在內,陳家五名守墓者。全部違反了墓比規定...此事恐怕已觸犯了眾怒,就連雷金世都無法容忍了...

    “第二輪,你有的是機會!”雷金世復又傳音道。

    一聽此言,陳玄目光一亮,嘴角勾起一道陰狠笑容。

    老眼一瞇,朝斗法場望了一眼。陳玄冷哼一聲,揮手重塑了毀滅的玉座,重新坐下。

    殺盡了陳家守墓者,寧凡眼中寒芒稍減,神念一掃手中兩枚攻擊玉簡。沉默少許之后,卻是屈指一點,令兩枚玉簡化作流光,被他吞入腹中。

    主持大比的趙夢得,令人清掃了斗法場上的殘尸,又令人修復了斗法場,方才重新取出名冊,宣布道,

    “羅家守墓者寧凡,連敗陳家五名守墓者,取得五勝。再勝五場,可晉入第二輪?!?

    “千山宗守墓者,出列!”

    隨著趙夢得一聲令下,西面高臺之上,立刻便有兩道遁虹飛至斗法場外圍。

    千山宗是七級宗門,只有兩個守墓者名額。

    這兩個守墓者一為鬼玄后期,一為鬼玄巔峰。

    二人站在斗法場外圍,竟是不敢上場,目光敬畏地看了寧凡一眼,長嘆之后,同時向趙夢得抱拳道,

    “千山宗賀明(賀放),自知不是寧道友的對手,甘愿認輸!”

    言罷,二人身形一晃,飛回席位。

    “認輸么...羅家寧凡,七勝!道法宗守墓者,出列!”趙夢得皺眉道。

    道法宗仍是一個七級宗門,宗內同樣只有兩名守墓者。

    這兩名守墓者都只是人玄巔峰,咽了咽口水,甚至沒有飛至斗法場,直接在場外認輸。

    毫無懸念的,寧凡取得了第九勝。

    只要再取得一勝,寧凡便算是晉入了第二輪。

    “看來這千秋魔君,是鐵定會晉入第二輪了。他攻破陳家古神巨影,固然有取巧的嫌疑,但他滅殺陳嘯的一掌,卻是實打實的實力。只憑這一掌,他便有一戰渡真中期的實力,再取得一勝晉級,不難!”

    不少老怪剛剛下了論斷,下一刻便面色微變。

    畢竟這些老怪并未料到,下一戰出場的,竟會是縛影宗。

    “縛影宗守墓者,出列!”

    趙夢得話音剛落,四面高臺之上,立刻便有不少老怪振奮精神。

    而南面高臺之上,則立刻便有六道黑影飛出,落在斗法場外圍,正是縛影宗六名守墓者。

    縛影宗本只是八級宗門,本只有四個名額,但就在墓比前夕,縛影宗主突破了舍空巔峰的桎梏,邁入碎念境界,一舉令縛影宗升為九級宗門。

    六名縛影宗守墓者,各個氣息不弱,四人是鬼玄巔峰,余下二人,皆是渡真,乃是東溟星域大名鼎鼎的秦家雙雄。

    弟弟秦宏,渡真初期修為,曾與寧凡在天目星見過一次,肉身曾毀于君長東之手。奪舍重修之后,修為減退了不少。

    哥哥秦崆,是上屆墓比排名第四的高手,已是渡真中期修為。奪得過‘影之仙君’的封號。

    秦宏等五名縛影宗守墓者,皆是未動,無人上場。

    只有那秦崆,身形一晃,落在了斗法場中央,目光戰火熊熊欲燃,看著寧凡。

    寧凡的第十場墓戰,對手是渡真中期的秦崆!

    那些本篤定寧凡會勝的老怪,一瞬間又有了不確定。

    掌斃陳嘯,秦崆也能做到。寧凡與秦崆的一戰,恐怕不會輕易分出勝負。

    “是他...”

    寧凡目光一掃場外秦宏,眉頭微皺。

    當日在天目星商閣,秦宏試圖借用寧凡的身體,曾被寧凡震懾過。

    目光又略略一掃斗法場上的秦崆。寧凡目光有了幾許凝重。

    這秦崆與秦宏長得很像,同樣干瘦如僵尸,同樣面白無血,同樣一襲黑袍。

    他與秦宏唯一一點不同,是左眼之下多了一個淚痣,目光更為陰柔妖異。

    此人是一名渡真中期修士,這種級別的修士??剎皇侵刺煊∧芤徽普票械?。

    且此人身上始終有一股陰寒的氣息纏繞,那陰寒,竟給了寧凡些許?;?。

    “本座聽秦宏提過你,今日親眼一見,方才知秦宏沒有說謊,你。確實有讓君長東側目的實力...不過你,不是本座對手!”

    秦崆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齒,眼中則頗有幾分傲氣。

    寧凡目光則微微一瞇,淡淡回道?!笆遣皇嵌允?,戰過才知道!”

    “呵呵,本座會讓你輸的心服口服的。縛道,亂影術!”

    秦崆目光一厲,抬腳一踏大地,整個斗法場的大地立刻詭異蠕動起來。

    下一瞬,寧凡腳下地面忽的飛出數以萬計的漆黑鎖鏈,封鎖了寧凡所有退路,并狠狠朝中心處的寧凡縛來。

    那些鎖鏈全是影術所化,不畏五行神通,不畏斬擊。

    寧凡一揮手,斬憶道劍已在手,抬手一劍,立刻便有十萬八千道幻劍劍影朝四面斬出。

    劍光斬在鎖鏈上,竟是直接穿透而過,根本無法阻止影鎖的前進。

    下一瞬,數道影鎖臨身,立刻將寧凡捆成了粽子。

    余下的影鎖,則好似蠶絲結繭一般,直接盤繞成一個巨大影繭,將寧凡束縛在內。

    “你,敗了!”

    秦崆嘴角一勾,四面高臺之上,則立刻傳出不少感嘆之聲。

    “千秋魔君已被困影繭,已然敗北...”

    縛影宗的亂影術,一旦捆縛住某個修士,立刻會形成封印,封住那名修士所有法力流動。

    此術無形有影,只能克制法力,若是肉身強大的修士,則無法克制。

    “除非這寧凡肉身足夠強大,否則...”秦崆自語未歇,忽然目光一震。

    卻見影繭之內,忽然傳出一股股狂瀾一般的精氣波動。

    下一個瞬間,一股毀滅般的爆炸波動,立刻自影繭之內瘋狂炸裂,有數萬影鎖縛成的巨繭,在這一刻被炸碎為無數殘影。

    漫天殘影之中,寧凡一步步走出,周身有無數魔符符紋游動全身。

    在他的身上,散發著驚天動地的古魔氣勢。

    秦崆面色一變,再次一踏大地,地面又一次飛出數萬影鎖。

    寧凡卻是猛然一吼,魔吼聲形成無數風暴,立刻朝著四面擴散,直接將所有影鎖震滅。

    四面高臺,立刻有不少老怪驚呼道。

    “竟是天魔!偽古魔修士中,能將肉身修煉到天魔境的,可是不多啊?!?

    “天魔!此子既是天魔,便不能當做鬼玄看待...天魔與渡真,同級!”

    秦崆目光一震,他自是沒有料到寧凡肉身會強大到這一步。

    再看寧凡之時,眼中凝重更多,驟然抬手,向天一指道,“影之魔槍,現!”

    無數黑芒在長空之上形成一個漩渦,漩渦中驟然飛出一把鬼氣森森的百丈魔槍,一經出現,立刻朝寧凡猛然刺落。

    此槍為秦崆道兵!

    寧凡身形略退,避過槍芒突襲,任那魔槍刺在大地之上。

    一重重大地立刻崩潰,崩潰出,更是燃燒起詭異之極的黑色影火。

    “分影!”

    秦崆指訣一變。魔槍立刻一分二,二分四,四道槍影,立刻從四面刺向寧凡。

    “倒是件不弱的道兵...”

    寧凡目光一凝。抬起了斬憶道劍,將劍光一催,原本烏金的劍身之上,竟立刻散出淡淡紫氣。

    隨著其劍訣一動,劍身之上立刻激射出四道紫色劍芒,分別與那四道槍影狠狠對撞在一處。

    道兵是威能,與修士修為直接掛鉤。

    單論法力,寧凡是要弱于秦崆的,斬憶道劍的普通劍芒,也要稍稍遜色于槍芒才對。

    但這四道紫色劍芒卻是例外!

    槍劍對轟的瞬間。四道槍影立刻被劍芒斬碎,秦崆的道兵,直接被寧凡從正面破了去!

    四道紫色劍芒來勢不減,緊接著便朝秦崆斬來。

    秦崆不可置信得看著那四道紫色劍芒,身形一晃。消失于原地。

    那四道紫色劍芒卻也緊隨秦崆之后一閃而逝,下一刻,長空之上某處無人之地,忽然空間崩潰,劍光炸裂。

    而秦崆身影,則從那處空間跌落,身上四道劍創觸目驚心。

    渡真中期的秦崆。道兵被寧凡所破,更是被寧凡一劍所傷!

    “天道紫氣!不會錯!那四道紫色劍芒,是以天道紫氣溫養而成!”

    “若老夫沒有看錯,這千秋魔君,竟是拿了四道紫氣溫養道兵!”

    四面高臺驚呼陣陣,便是舍空、碎念老怪。也紛紛露出火熱目光,看著寧凡手中道兵。

    以四道紫氣溫養道兵,這種大手筆,讓在場無數老怪驚愕艷羨。

    鬼兵宗席位上,鬼兵老祖一陣肉疼。寧凡溫養道兵的天道紫氣,可是從他手中拿走的...

    不過一想寧凡的偌大背景,鬼兵老祖神情又是釋然,能籠絡一名秘族大佬,肉疼也是值得的。

    離小小此刻小手亂顫,幾乎拿不穩手中的八寶糕了。

    她可是知道的,一縷天道紫氣,價值三千億道晶,且往往有價無市。

    四縷紫氣,便是,便是...啊,她算不清了,好多錢!

    倒是寧凡,見自己一劍便越級傷到了渡真中期的秦崆,立刻滿意一笑。

    不枉他在趕來墓比前,特意消耗天道紫氣溫養道兵。

    “天魔肉身,紫氣道兵...”

    秦崆踏立長空,死死凝視著寧凡手中的斬憶道劍。

    從這柄道兵之中,他感受到莫大?;?。

    揮手間,魔槍重現,秦崆倒提魔槍,目光一凝,忽然催動了縛影宗的某式秘術。

    魔槍之上立刻出現無數詭異影術符紋,令得道兵威能略略提升了半成左右。

    在符紋附著魔槍的瞬間,秦崆猛沖而下,魔槍橫掃,與寧凡交戰一處。

    槍劍交鋒,這一次,魔槍已沒有弱斬憶道劍太多,卻仍是弱了少許。

    十來個回合交鋒后,那魔槍之上已然出現無數裂痕,終是再一次崩潰。

    這一次魔槍崩潰,秦崆的胸前有多處四道劍創。從如今的局面看,他的贏面已經不大,幾乎是被寧凡壓著在打。

    “本還想將底牌留到最后,與君長東一爭高下,如今看來,倒是不得不在這里使用了?!?

    一股陰寒的氣息,驟然從秦崆的指間傳出。

    寧凡目光驟然一凜,就是這份陰寒,給了他些許?;?。

    隨著秦崆指訣一變,斗法場邊緣處八個方位,大地忽然一裂,從中升起八座影之巨門。

    “開門,休門,生門...開!”

    隨著秦崆指訣一變,八門之中立刻便有三座巨門驟然開啟,從中走出三個身長十丈的影魔。

    每一尊影魔,竟都有渡真初期修為。

    “杜門,景門...開!”

    又有兩座巨門打來,這一次走出的兩尊影魔,竟是渡真中期修為!

    “竟是縛影宗失傳已久的八門魔影之術!竟被這秦崆修煉成功了么!”

    “可惜他只能開啟五門,若能開啟最后三大兇門,以他修為,足以召出渡真后期的影魔一戰!”

    四面議論陣陣,斗法場上的二人卻無人去聽。

    秦崆強開五門,已是極限,哪還有余力分心。

    隨著他抬手一指。五尊影魔立刻朝寧凡圍攻而來。

    而他本人則倒提魔槍,加入圍攻寧凡的隊伍里。

    三名渡真初期,三名渡真中期,以如此陣容圍攻寧凡。除非寧凡實力堪比渡真后期,否則一般來說,是非落敗不可的。

    “此子要敗了...他之前的掌印雖強,但憑那掌印,顯然不足以同時應對六名渡真的圍攻,畢竟這六名渡真中,可是有三名中期存在...除非他施展出轟神術,否則,難以取勝!可惜,墓比規定不可使用這類神通。只能憑自身實力一戰...若無法施展轟神術,則他必敗無疑?!?

    小妖女身旁,魯長老微微搖頭,似已認定寧凡會敗。

    小妖女卻是笑眼一瞇,不以為然道?!八姑懷鋈?,魯長老何以認定他會敗?”

    “沒出全力?呵呵,小姐說笑了。那掌印神通,難道還不算全力?這天魔肉身、紫氣道兵,難道還不算全力?”

    “不算!他不是那種一開始便用盡底牌的人。此戰,他不會敗,他的眼神?;購苷蚨??!斃⊙貧ǖ?。

    “呵呵,小姐不妨與老夫打個賭如何?若此子真能戰勝秦崆,老夫愿離開十日,給小姐十日自由。若此子敗,小姐須心甘情愿隨老夫前往宗閣,再次吞服虛空果。修煉至虛毒極限,不能再拖...”

    “又想讓我服食虛空果么...”小妖女苦澀一笑。

    “這是你的命,你違抗不得。虛空果,可以讓你功法大進,同時令你祭品之身更為純凈。就算你今日不與老夫打這個賭。十年之內,你也必須再次服食虛空果...”

    “不必多說了,這個賭,我打!我信他,他不會輸。白賺十日自由,真是再好不過?!?

    言罷,小妖女再不言語,只是笑瞇瞇地望著斗法場,她相信,寧凡會勝,只看寧凡眼神,她便知寧凡出了幾分力。

    不知不覺間,她對寧凡的了解,似乎早已深到骨子里。

    魯長老卻是不信寧凡會勝,應該說到了這個局面,已沒有幾人會認為寧凡還有勝算。

    此刻的寧凡,已催動了戰神訣第一變,將天魔肉身強化,精法同用,在六名渡真的圍攻中,卻也只能堪堪自保而已。

    他終究不是渡真后期,沒有以一敵六的本領。

    再次被秦崆的長槍震退,寧凡終于一嘆。

    他不得不承認,憑他如今境界,無法在不用底牌的前提下戰勝秦崆。

    他的眼中,忽然露出淡漠如道的神情,天地間,忽然吹起微寒的秋風。

    寧凡略退半步,穩住了身形,終于抬指,一指點向秦崆。

    在這一指點落的瞬間,長空之上忽然出現萬葉蕭蕭飄零的奇景。

    一股孤獨、蒼涼的道韻,更是在一瞬間,席卷至整個斗法場四圍!

    秋風,是寧凡一聲道念所化。

    秋葉,是寧凡一聲魔念所化。

    道起,魔散。

    風起,葉滅!

    天地間,好似一瞬間失去所有聲響,只余風聲。

    一股道念之力,縱然傳出,長空上的蕭蕭萬葉,在這一刻不斷零落成灰!

    “西風如道,修死如葉。我看爾等,如葉...風起,葉滅!”

    寧凡的聲音忽然夾雜在秋風中,傳遍天地間。

    秋風融合道念,卷起萬葉蕭蕭的灰燼,忽然變得肅殺,變得蕭索,變得凌厲。

    只一瞬,秋風吹遍整個斗法場,無形的道念之力,朝秦崆及眾影魔一震,立刻將六人生生震退百丈。

    秋風臨身,一股瀕臨死亡的感覺立刻在秦崆的心頭生出,令他驚得亡魂大冒。

    他憑空生出一種錯覺,在寧凡的眼中,他好似即將如同飄零的落葉一般,零落為塵,化作灰燼!

    “不...不可抵擋!”

    沒有任何猶豫,秦崆直接碎身為影,化作一道黑影,瘋狂逃出斗法場外。

    寧凡只略略瞥了一眼秦崆,并未對此人趕盡殺絕。

    隨著寧凡道念一動,場上五尊影魔,立刻開始一一成灰。

    最先成灰的,是三尊渡真初期影魔,只在秋風中支撐了半息,便直接隕落!

    兩尊渡真中期影魔,則在秋風中支撐了三息,方才化作灰燼。

    一式西風之術,直接滅殺了五名渡真,其中包括兩名渡真中期!

    將西風之術催動至如此威力,寧凡一身法力,幾乎立刻耗去九成之多!

    濃濃的煞氣卻從他身上狂瀉,朝四面高臺驟然橫掃!

    無數老怪豁然站起,望著立足于斗法場中心的寧凡,紛紛感到不可置信!

    便是碎念老怪,也紛紛露出驚容,不可置信的看著寧凡。

    陳玄雙目圓睜,死死盯著斗法場,根本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幕。

    他呼吸變得急促,許久之后,方才咬牙說出一句話,

    “竟是道念之術!這,怎么可能!”

    道念之術,不是唯有碎念老怪才能施展么!此子,為何能施展!

    (1/2)
  //www.trtrh.com/5_5569/215198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