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執魔 > 正文 第889章 蠻荒亂之序

河北20选5买六个号多少钱:正文 第889章 蠻荒亂之序

    (感謝嶺南陳公子成為墨水人生第三個盟主?。?

    雪,越下越大。這一夜,天蠻城內共有四十多名凡人凍昏,好在并等神通,恢復了七女的自由,當然,這自由僅限于牢籠之中。

    七女儲物袋,自然也被寧凡搜走。七女體內隱藏的保命神通,亦被寧凡一一剝離。

    寧凡竟是打算以霞禁封印七女修為,將七女長期監禁于囚牢,等待日后七女妖體歸一,再行采補。

    少了魅術糾纏,七女喘息漸平,望向寧凡的目光,少了嫵媚,多了冰冷。

    若她們還能調動妖力,定會二話不說,上前與寧凡拼命。

    只可惜,此刻的她們妖力被霞禁封印,與凡人無異,根本無力加害寧凡。

    她們還想再對寧凡威脅些什么,卻苦于被霞禁封印,暫時成了啞巴。

    一個個柔指指著寧凡,俏臉冰寒,咿咿呀呀地罵著什么,寧凡也聽不清。

    聽不清,卻能憑竊言術看到七女心中所罵!

    七女罵地極為難聽,幾乎罵遍的寧凡八輩祖宗。

    更久遠的祖宗,寧凡不知,也不在乎。

    但七女辱罵寧凡父母,卻是犯了寧凡忌諱,令寧凡目光瞬間一冷。

    “你們若是聰明人,就不要在心里亂罵!否則,寧凡不介意此刻便采補了你們!”

    寧凡語氣冰冷無情,那種冰冷,好似足以冰封天地,絕對是七女生平僅見。

    七女融合之時,好歹也是鳳族三大鳳妃之一,此刻卻被寧凡眼中冷意嚇住了,立刻收了嘴,不敢發出任何聲音,心中也不敢再有任何辱罵寧凡的言語。

    她們已看出,寧凡會一種類似讀心術的神通,可看到她們心中所想。

    見七女學乖,寧凡也不與她們為難。他與這七女的關系,只是敵人。

    她們想殺他,他便采補她們,僅此而已,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你們七魂分離已久,分離的原因,似乎是因為修煉了某種分魂秘術的原因。萬年之內,若七魂無法合一,必定魂散而死。想令七魂合一,難度極大,除非尋到七種有養魂之效的先天靈藥,調和服食,再尋一位天人合一第二境的修士,助你們融魂,應該就能令你們妖體歸一了”

    “天人第二境的修士,不難尋找,問題是七種不同的先天養魂靈藥。太過難尋這天地間,先天靈藥本就稀少,具有養魂藥力的靈藥,則更是少之又少。萬年之內,我也沒有把握尋到七種:若尋到,你們便可逃過魂散之劫,卻須成我鼎爐;若尋不到,那也是你們的命?!?

    寧凡言罷,走出囚牢,將牢門封印。只留下囚牢中的七女,俏臉俱是震驚之色。

    “這小霪賊竟一眼看出本公主妖魂分離的原因,甚至還給出了解決之法?。?!”

    由不得七女不震驚,就連她們的仙帝父親,也不知如何令她們妖魂歸一,寧凡卻自稱知曉,且還說得頭頭是道

    “難道這小霪賊就是父王推算出的機緣么”七女秀眉一蹙,沉吟起來

    寧凡出了關押七名鳳女的囚牢,轉而進入了另一間囚牢。

    這一間囚牢。只關押著一道碎散月光,被寧凡密密封印。

    這月光,不是旁物,正是葬月仙妃的月光殘神。

    “葬月仙妃。廣寒宮叛逆,上古之時,為九劫仙帝,于古天庭崩潰戰后下落不明”

    寧凡喃喃自語著。一步步走近那封印月光。

    那封印月光一點點從地上飄浮起來,依稀凝出一個人形,卻始終無法完整。也無法發揮半點修為。

    “小霪賊!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囚禁本宮,難道你不知本宮為廣寒宮始祖么!你不怕廣寒宮報復么!”人形月光咬牙切齒地威脅道,聲音空靈悅耳,天生帶著一絲風情與媚意。

    寧凡嘴角抽了抽。

    他想采補鳳族七女,七女罵他霪賊也就罷了,怎么葬月仙妃也罵。

    葬月仙妃沒有肉身,只剩殘缺元神,寧凡暫時可沒想過采補葬月仙妃

    “哼!有種你就殺了本宮,否則,只要本宮有朝一日逃出生天,必追殺你至九天十地,將你碎尸萬段!”

    “你的親族,本宮必定斬殺殆??!”

    “本宮會讓你后悔來到這個世間!”

    葬月仙妃語氣兇狠,魅惑的語氣,也有了幾分毒辣兇殘的味道。

    寧凡目光寒芒一閃,卻沒有對葬月仙妃下殺手。

    他自然不是憐香惜玉,而是從葬月仙妃的話語中,聽出了一絲刻意求死之意。

    葬月仙妃不是想死,只是想要求死

    寧凡沉默不語,望著葬月仙妃的月光之身,許久之后終于明白了什么。

    “若我看得不錯,你的體質似乎有些特殊,只要付出一些代價,即便我以普通手段將你殺死,你也可借月光之力重生于其他地方”

    “你以言語激怒我,是想讓我殺死你,借以重生逃離?!?

    “不,不僅如此,你這般急于激怒我,想我殺你,是怕我看出你體內的另一個東西若我沒有看錯,你的體內,藏有一個劫念禁制你很怕我發現這個禁制么”

    寧凡大手向前一抓,葬月仙妃的月光之身立刻傳出驚恐情緒,在囚牢內拼命逃竄,卻苦于無路可逃。

    誠如寧凡猜想的那樣,她故意激怒寧凡,就是盼望寧凡早些殺掉她,不要發現她體內劫禁。

    但很可惜,寧凡識破了她的伎倆,更看破了她體內劫禁。

    這一抓之下,重重月光立刻如浪倒卷,卻有一個猩紅的符文禁制漸漸在月光之內成形。

    那是一個極為古老的禁制,以劫念之力種下。

    禁制內蘊含的劫血威壓,讓寧凡有著面對泰山的沉重感。種下此禁的太蒼劫靈,起碼擁有王族血脈。

    “王族劫靈種下的劫禁!”

    寧凡輕吸一口氣。

    王族劫靈,可是堪比第三步圣人的存在!

    這葬月仙妃體內竟有如此劫禁,難道她曾與王族劫靈交戰過?

    且這葬月仙妃如此害怕他發現劫禁,其中定有緣故。

    寧凡心思飛轉,有了猜想。眼中青芒連閃,細細端詳那禁制脈絡。

    片刻之后,忽的嘴角一勾,微笑道,“難怪你如此怕我,原來此劫禁,只是一個無主禁制,任何太蒼劫靈。都可對此劫禁認主”

    寧凡話語一落,葬月仙妃立刻有了不妙之感,想要逃竄,卻哪有地方可以跑。

    卻見寧凡直接催動六星劫血的力量,劫念之力化作千絲萬縷的紅線,刺入月光之中。

    葬月仙妃并不覺得疼,卻覺得蝕骨般寒冷。

    在那些劫念紅線刺入月光之中,寧凡當即完成對劫禁的認主。

    這一認主,寧凡可輕易掌控葬月仙妃生死,即便葬月仙妃有秘術死而復生。卻也只能逃過普通手段滅殺,逃不過劫禁滅殺!

    “不!這不是真的!本宮乃是堂堂仙帝,豈能為你劫奴!”

    葬月仙妃欲哭無淚,她真心不想給寧凡當劫奴,有木有!

    寧凡也不理會葬月仙妃的呼喊,對他而言,這劫禁絕對是一個意外之喜。

    有了這劫禁,任葬月仙妃再怎么神通廣大,也只能給他為奴了。

    有了這劫禁。倒是沒有必要再封印葬月仙妃的殘神之體。

    但見寧凡指訣一變,束縛葬月仙妃月身重凝的封印立刻解除。

    滿屋月光立刻凝聚成一個曼妙如月光的.女子,正是葬月仙妃。

    一寸寸柔脂一般白嫩的肌膚,盡數暴露在寧凡身前。

    “不不許看!再看。挖了你的眼!”葬月仙妃羞憤之極,抬手便揮舞一道月光匹練,朝寧凡打去。

    只可惜無須寧凡躲避,這攻擊無論怎么都落不下。

    如今的葬月仙妃已是寧凡劫奴。就算她再怎么不喜寧凡,也無法攻擊寧凡。

    她不能做任何加害寧凡的事情,她連自殺也無法辦到。除非寧凡允許!

    她的身心,已由不得自己完全控制這就是劫念的恐怖之處!

    “葬月仙妃,無論你從前如何厲害,如今的你,只是寧某劫奴這一點,你須明白!”

    寧凡伸出手掌,忽的向前一抓,直接捉住葬月仙妃皓腕。

    雖是殘神之體,但她卻有凝實之感,畢竟巔峰之時是九劫仙帝,與當年的洛幽不同。

    葬月仙妃的肌膚滑膩冰涼,光滑好似完美無瑕的白玉,柔嫩好似最為綿軟的月色。

    被寧凡捉住皓腕,葬月仙妃羞怒之極,恨不能將寧凡斬成萬截。

    她的手,可從未被任何男子碰過!

    “哦?元陰尚在?”

    寧凡輕咦一聲,握住葬月仙妃的皓腕,只是為了查探此女元陰在否。

    “廢話!本宮從未委身于人,元陰自然尚在你你說這個做什么!”葬月仙妃忽得有了不妙之感。

    “若我尋來肉身,助你奪舍重凝肉身,你有幾成把握恢復巔峰修為?”

    “不不知你問這個干什么!”葬月仙妃俏臉一白,心中不妙感更重。

    “若有可能,我會助你重凝肉身,你,說不定會是我第一具仙帝鼎爐?!?

    “你你說什么!你竟然想采補我!你敢!”

    葬月仙妃氣勢不足,有了噩夢臨身的感覺。

    寧凡并不與葬月仙妃談論‘敢不敢’的問題,他的世界,只有‘能不能’。

    只要能幫葬月仙妃恢復肉身,他自然敢。

    若無法恢復肉身,他敢又有什么用。

    “我本還準備將你繼續關在此地,不過既有此劫禁在,倒是不必再關你了。從今日起,你便留在我身邊,替我辦事?!?

    “想讓本宮替你辦事休想!”葬月仙妃不屑一哼,她才不愿替寧凡辦事。

    不過她的身體比她嘴巴聽話多了,竟不由她控制,自行朝寧凡盈盈欠身一禮。

    “跟我走可好?”寧凡微笑道。

    “本宮何等人物,豈會跟你走!”葬月仙妃又是不屑一哼,身體卻恭恭敬敬跟在寧凡三步之后,小鳥依人般聽話。

    她的身體,果然比她的嘴巴聽話。

    “該死!本宮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這就是太蒼劫靈的力量么!”

    葬月仙妃羞憤地咬著唇,她此刻不著片縷,在寧凡眼前暴露無遺,大感羞恥。

    更羞恥的,卻是自己堂堂九劫仙帝,身不由己地成了寧凡仆婢。

    “穿上衣服,隨我離開玄陰界?!?

    寧凡隨手取出一套女子衣裙鞋襪,拋給葬月仙妃。

    在葬月仙妃更衣之時,復又問道,“說起來,你是古之仙帝,且據說與古天庭關系不淺,我有些問題問你”

    寧凡想問的,自是古天庭覆滅一事。

    只是問題還未問出口,忽的目光一變,神情難看之極,二話不說,袖袍一卷,直接帶葬月仙妃遁離玄陰界。

    葬月仙妃才剛剛穿好衣衫,此刻的她,身穿淡藍色衣裙,外套一件潔白的輕紗,完美的身段淋漓盡致地體現了出來。即腰的長發因被風吹輕輕飛舞,僅以一條淡藍的絲帶松松束住。

    一條月色手鏈隨意的束在腕上,鏈扣瑩光閃爍,襯得皮膚白如雪,目光三分清純,七分嫵媚,如此清麗絕世的姿容,世間罕有。

    可惜,如此美人站在身旁,寧凡卻沒半點心情欣賞。

    他一回外界,立刻推門而出,眼中寒芒閃爍。

    屋外風雪,呼嘯而來,帶著沖天殺機!

    蠻荒古域已出了天大變故,由不得寧凡不驚怒!(未完待續……)
  //www.trtrh.com/5_5569/215224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