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執魔 > 正文 第893章 萬姓一叩香火燃

河北20选5走势图表幸运之门:正文 第893章 萬姓一叩香火燃

    葬月仙妃已是殘神之體,若強行施展縱地金光級大神通,必定引起嚴重反噬。()..

    她是不愿給寧凡演示此術的,奈何她身種王族劫禁,已是寧凡劫奴,身體完全臣服寧凡一切命令,不由自己掌控。

    她腳踏金光,那金光如流水倒逝而去,每一步,都會加重她殘神之體的負荷。

    每一步,都有著說不出的玄妙,好似整個天地都化作流水,從她腳下逝去。

    一步,兩步,三步...

    她腳下的金光越來越盛,俏臉卻越來越蒼白,心中也已將寧凡的小人扎了千遍。

    八步,九步,十步...

    她幾乎要化作一道金虹,破空而去了,身體受到的負荷也越來越重。

    “該死!這劫禁太厲害,完全掌控了本宮身體!”

    “無法停下腳步!無法中止此術!無法反抗那小霪賊的命令!”

    “再多走幾步,本宮便要反噬重傷了!”

    葬月仙妃銀牙一咬,已做好反噬重傷的準備了。

    但就在反噬即將到來前,她冰涼的皓腕忽地一熱,卻被一個溫熱手掌握住。

    這一握,她的前進之勢終于一止,停了下來,身體竟也暫時恢復掌控。

    同一時間,寧凡戲謔的話語傳入耳中。

    “你的身體,果然比你的嘴巴誠實...”

    身體被寧凡觸摸,葬月仙妃想要動怒,偏偏由于劫禁的關系,心中生不起任何怒意。

    寧凡所說的話語太過暖昧,分明就是調戲的話語。若是從前,哪個男子敢調戲她葬月仙妃,定會被滅殺得骨頭渣也不剩。

    但由于劫禁的關系,就算被寧凡調戲,她也無法妄動殺機。

    尼瑪!堂堂九劫仙帝被調戲。竟然還無法動怒,沒什么能比這更讓葬月仙妃憋屈的了。

    葬月仙妃鳳目一沉,想要回頭狠狠瞪寧凡一眼,表達心頭怒意,但身體卻不聽使喚。

    明明想要瞪眼,身體卻偏偏違背她的意志,竟給了寧凡一個風情萬種的媚眼。

    葬月仙妃:“?。?!”

    她從上古活到現今,平生第一次給男人拋媚眼!第一次!

    寧凡微微感嘆,他自然看得出,葬月仙妃種種有悖常理的行為。都是劫禁的緣故。

    劫念果然是一種可怕的力量,即便是葬月仙妃這等強者,一旦被劫念操控,也只能淪為劫奴...

    “罷了,你不必再演示此術,退至一邊,將你所知關于此術的一切,告訴我即可!”

    寧凡的命令,讓葬月仙妃腹誹不已。

    她不愿將所知一切白白告訴寧凡。但又怕寧凡再讓她演示縱地金光,微微猶豫之后,素手一掙,掙脫寧凡的手掌。柔掌向身前虛抓一下,掌心月華生,徐徐凝為一個月色玉簡。

    她不情不愿地將玉簡遞給寧凡,好似破財消災一般。

    心中卻輕輕一哼。心道寧凡就算得到這玉簡,想要領悟縱地金光‘九逝’的精髓,也不是短時間可以辦到的。

    寧凡接過玉簡。略略一掃,起初神情尚還自若,但到了后來,竟也漸漸動容。

    縱地金光,上古失落神通,如今四天之內,會此術者不足十人。

    此術縱在上古,能修成的仙帝也是百中無一。且縱然修成,此術還有九重境界,大部分古仙帝,都止步于第一重境界,無法明悟。

    修成此術的第一個前提,是必須身懷神、妖、魔三族血脈。

    普通修士自然沒可能同時身懷不同血脈的,所以他們修煉此術,需要用到一種名為‘返古之果’的果實。

    這種果實能讓修士身懷數種血脈而不沖突,從而擁有修煉縱地金光的資格。

    但就算服食了返古之果,多出的兩族血脈力量也會極弱,只能作為附庸存在,不堪大用。

    返古之果只有遠古之時的仙域才有,四天之內,怕也只有十大秘族可能擁有這種秘寶。

    寧凡尋不到返古之果,卻也并不需要。他身懷陰陽鎖,修有陰陽變,本身便可容納異種血脈,修煉此術之時,比起其他服果修士自然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

    修成此術的第二個前提,是擁有常人難以企及的悟性。這一點,對于已開啟天人第二門的寧凡而言,更加不是什么問題。

    唯一讓寧凡動容的,是縱地金光的九重境界。

    ‘九逝’!

    從第一逝到第九逝,一共九重境界,并無特別修煉之法,卻在一個領悟,無法口口相傳。

    葬月仙妃全盛之時,苦修數百萬年,才修成的行如九逝的第一逝境界,對縱地金光的體悟,并不比寧凡精深多少。

    而寧凡,嚴格意義上來講,只算是縱地金光入門,還未真正修成第一逝。

    但寧凡何等悟性,他只一眼,卻已看出,那一個逝字,應該就是縱地金光的全部要訣。

    眼前一次次浮現出葬月仙妃腳踏金光流水的姿態,寧凡好似就要抓住什么,卻又無法明悟。

    “果然不是能輕易修成的神通...縱地金光...行如九逝...”

    寧凡指訣一變,包裹著破碎大陸的金光,一點點變作流水。那流水徒有其形,并無其髓,卻已令破碎大陸的飛遁速度再次提升不少。

    土魔、鐵鴉道人立在一旁,看著破碎大陸全力飛遁的一幕,目瞪口呆。

    他二人全盛之時,曾為萬古仙尊,但就算他二人全盛之時,也無這等神通,能令破碎大陸如后天仙寶般飛遁...

    四目魔君對此則唯有嘆服了,他為渡真巔峰,比寧凡修為要高,但卻愈發覺得,自己不如寧凡太多。

    寒舞仙子美目異彩連連,那異彩,同樣出現在柳妍、趙蝶兒等女的眼中。

    笑得最歡地就數仙蘿莉,沒心沒肺地啃著雷丸。不斷催促著寧凡,讓他再飛快些。

    天蠻城內,無數凡人震驚于寧凡的神通,更有少部分人紛紛倒地膜拜,視寧凡如神祗一般。

    在那些蠻人叩拜的瞬間,寧凡分明感到自己身上有什么力量在一點點滋生。

    很少,卻真實存在著...

    “是香火么...可惜太少...”

    寧凡屈掌一招,掌心立刻多出一絲極淡的白氣,那白氣,正是因眾人叩拜而產生的香火。

    張口吞下一絲香火。繼續催動神通,操控破碎大陸飛入某座生門,一路前進!

    此去,自是為了看看能否援救妙言仙尊。

    妙言仙尊所在死門,與寧凡相隔了六十九個生門界面。

    寧凡一路疾馳,每經過一處生門界面,神情都會沉重一分。

    他所路過的生門界面,基本都有破碎大陸飄浮,在那些破碎大陸之上。死難凡人無數。

    這一次蠻荒遭劫,不知有多少蠻人凡人,死于非命。

    有些是被直接血祭,但更多人卻是被蠻獸追逐屠戮?;蚴潛恍榭輾綾┲苯鈾核?..

    “叔叔,我們蠻人做錯了什么,為什么要遭受這場劫難...”

    “叔叔,蝶兒忽然覺得。自己好沒用...”

    趙蝶兒立在城墻上,看著遠處一塊塊向后飄去的破碎大陸,神情漸漸暗淡。

    她緊緊咬唇。沉默不語,但寧凡卻憑竊言術,看到了她心中不斷發起的自問。

    不少破碎大陸都是橫尸遍野的慘烈景象,看不到活人,讓趙蝶兒的心一緊一緊的難受。

    她的夢想是做一個庇護蠻人的偉大蠻僧啊,然而大劫來臨,她卻如此弱小,根本無力庇護任何人。

    若無寧凡,或許連她都會死去...

    寧凡亦是沉默,不知該如何寬慰趙蝶兒,忽然目光一怔。

    卻見某塊破碎大陸之上,竟還有一座城池存在,那城池之中,僅有數百人尚還存活,被一道血色光幕?;ぷ?,苦苦抵御著虛空風暴的撕裂。

    “那是蠻僧舍棄生命,以眾生愿力施展的神通!”趙蝶兒心中又是一緊。

    這數百人固然還活著,但再過不久,血色光幕能量耗盡,他們依舊是會死的。

    而那個為了救他們舍棄生命的蠻僧,則早已死去,再回不來...

    “叔叔,可不可以救救他們...”趙蝶兒低聲懇求道。

    “好?!?

    寧凡沒有多說什么,只是袖袍一卷,直接將那數百名幸存者隔空攝來,收入天蠻城中。

    那些獲救的蠻人,一聽說是寧凡救下他們,立刻朝著城墻上的寧凡倒頭叩拜,一個個感激涕零。

    他們感激寧凡救命之恩,其心虔誠。

    這虔誠一叩,卻是立刻轉化為香火,雖只一絲,卻真實傳至寧凡手中。

    這一絲香火,可細分為數百道細絲,是數百人叩拜形成,極為微弱,對寧凡毫無用處。

    在那數百道細絲之中,竟有一道,是血紅...

    那一絲血紅的香火,無法被寧凡吞噬,蘊含的香火之力,卻是等閑香火的千倍!

    香火,不僅僅可用于修煉,更可用于施展神通。

    這血紅香火無法吞噬,也無法用于施展神通,卻不知有何用處...

    “嗯?竟是殺戮香火...”葬月仙妃就站在寧凡旁邊,倒是瞥見了寧凡手中血紅香火。

    她心中自語一聲,沒有出聲,但寧凡卻憑著竊言術,自她心中看到了這一句。

    寧凡目光登時一凜!

    他這還是第一次見到殺戮香火,但之前,卻已聽說過這種香火。

    寧凡居于殺戮殿之時,曾在殺戮殿之中,看到過記載此香火的典籍。

    若是普通香火,是因信仰而生,這殺戮香火,便是因仇恨而生。

    殺戮香火無法提升修士修為,只有一個用途,那便是殺人!

    殺的,還必須是香火指定的特殊人群!

    寧凡握住手中殺戮香火,略略感應,辨識出是誰的叩拜產生了這一縷香火。

    那是一個羸弱的青年,約莫二十三四歲,跪在城池之下,唯有他獲救之后。眼中沒有感恩的淚水,只有悲憤,只有血紅,只有恨意!

    那恨意,不是針對寧凡,而是針對害他淪落至此的人!

    寧凡袖袍一卷,將那青年直接卷至身前,目光凌厲地從青年身上掃過。

    青年自是大懼,懼怕寧凡的神通廣大,一近寧凡身前。根本不敢抬頭看寧凡,跪在地上,瑟縮發抖。

    “你的心中,可有仇恨?”寧凡淡淡問道。

    “沒...沒有...”青年害怕地話都說不齊整。

    “我想聽實話?!蹦踩允塹目諂?,但卻給青年一種沉重的壓迫感。

    仿若寧凡要聽實話,他便必須說實話一般,決不可違逆。

    羸弱青年不敢再瞞,忽的抬頭,怒視蒼穹。恨意畢露。

    他,恨這蠻天不公,恨天地生劫,恨著害他淪落至此的人!

    “回仙師的話。小人心中,確有仇恨!”

    “小人恨蠻天不公,收了我一家老小的性命!”

    “我母六十有二,一生待人和善。但天,卻讓她喪命于蠻獸之口!”

    “我兒剛剛三歲,卻在我眼前。被一道黑色狂風撕成碎片!”

    “仙師神通蓋世,求仙師替我報仇,替無數蠻人報仇!”

    羸弱青年言及于此,終于聲淚俱下,朝寧凡不住叩頭。

    他心中有恨,恨那血祭蠻荒之人,所以才能產生殺戮香火。

    而這一絲殺戮香火,也只能用于殺戮血祭蠻荒之人...

    “你,退下吧?!?

    寧凡袖袍一卷,將青年送回城中,絕口不提替他報仇之事。

    青年所恨之人,是血祭蠻荒的兩名妖族仙尊,寧凡自問沒有能力替他報仇,自不會胡亂應承。

    張口吞下一絲殺戮香火,寧凡微微一嘆,繼續催動破碎大陸前行。

    一路上,偶爾還能遇到一些受到蠻僧舍命庇護的幸存者。

    這些幸存者或是幾百,或是幾千,寧凡不過剛剛穿越第一個生門界面,但一路救下來,卻也救了近萬蠻人。

    這些獲救蠻人,每每朝寧凡叩拜謝恩,都會產生香火。

    絕大多數都是信仰香火,卻也有極少數,如之前那羸弱青年一般,是殺戮香火。

    產生殺戮香火之人,同樣怨恨著蠻天,怨恨著血祭蠻荒的兇手。

    仍有人叩求寧凡替蠻人報仇,面對這些叩求之人,寧凡唯有沉默。

    眼前的一幕,讓他回想起姑蘇,那一年,他也曾為了姑蘇一城凡人,血染外海群修!

    但如今,卻是辦不到這一點,只因對方實力過于強大,非他可以抗衡。

    第二處生門界面中,寧凡救下了三萬凡人,收獲了42道殺戮香火。

    第三處生門界面中,寧凡救下了兩萬凡人,收獲了29道殺戮香火。

    還有第四、第五、第六處生門界面...

    每每法力不濟,寧凡便吞下五行靈物,借大五行體補充法力。

    隨著時間推移,天蠻城中的難民越來越多,幾乎站滿街道。

    每每有新的難民被寧凡救下,便會有無數人虔誠叩拜,感謝寧凡的救命之恩。

    對這些凡人而言,血祭蠻荒無益于是一場末日,而寧凡,則是帶他們脫離末日的救世主。

    從前,蠻人信仰著蠻祖,相信蠻祖會保佑蠻人,但如今,隨著蠻荒崩潰,那信仰卻也隨之崩潰。

    在這些人的心中,寧凡,比蠻祖值得信仰,值得尊敬!

    城中的蠻人已有近百萬,寧凡手中的殺戮香火,也有近千道。

    可惜這近千殺戮香火只是凡人叩拜產生,且時日尚短,威能極弱,根本沒有太大用途。

    寧凡看過一些殺戮殿典籍,記得那些典籍提到過,殺戮香火必須配合器靈才能使用。

    他對劍袋中的幾個小劍靈傳音了幾句,而后將近千道殺戮香火送入劍袋之內。

    片刻之后,劍袋之中忽的飛出一柄時虛時實的香火小劍,只有寸許長短。

    此劍集合了千道殺戮香火,威能也不過足以斬殺辟脈二三層的修士而已...太弱...

    此劍威能,自然不會讓寧凡太過重視,但此劍的氣息,卻讓寧凡有了些許熟悉之感。

    好似在哪里見過類似的香火劍,又好像沒有...

    恍然間。寧凡想起了殺戮殿血牢之中,看到過的那柄遠古封印之劍。

    依稀間,他竟覺得自己手中的香火小劍,與那柄遠古封印之劍,有些許相似之處。

    “難道那柄封印之劍,也是以殺戮香火凝成的?”

    寧凡心中暗暗猜測著。

    若順著這個思路想下去,或許殺戮殿的殺戮二字,便與殺戮香火有著莫大關聯...

    寧凡細看那香火小劍,固然看不起這小劍威能,卻又覺得此劍從某種程度來說。頗為玄妙。

    若香火足夠,五個劍靈小丫頭或許能夠凝出一柄斬殺真仙的香火劍也未可知。

    寧凡一口吞下寸許長的香火劍,催動神通,操控著破碎大陸,飛入了第三十四處生門界面。

    一路走來,寧凡一行沒有遇到任何修士,除了幸存凡人,就是零星蠻獸。

    然而一入此處生門界面,寧凡立刻察覺。此處生門界面,有不下千道修士氣息!

    遠方,正有一千余修士,倉皇逃遁。

    一見此處破碎大陸驚人飛遁。立刻朝此地飛來,并有不少傳音飛??燜俜衫?。

    那些傳音飛劍,無一不是求救的話語。

    那些人能從破碎大陸的飛遁金光中,察覺到濃濃的人族大能氣息!

    “是哪位人族前輩在此?;骨刖染任業?!”

    那一千余修士之中,修為最高之人,也不過是渡真。由于受到禁仙之力壓制,只能發揮鬼玄實力。

    在這批修士之后,則追擊著上萬蠻獸,其中舍空初期蠻獸就有兩頭!

    在那些蠻獸前方,更有四名妖修在充當指揮之人!

    那四名妖修,一見破碎大陸金光飛遁的氣勢,紛紛大驚,只以為遇上了人族大能,追擊速度立刻放緩,想要看清形勢。

    趁著蠻獸大軍追擊速度放緩,千余修士不請自來,直接降落至破碎大陸之上。

    一見此處大陸竟也匍匐著四千多頭蠻獸,群修大驚,但一見這些蠻獸匍匐狀,又瞥見城墻的催動金光神通的寧凡,紛紛心安,直奔天蠻城而來。

    在他們看來,這些蠻獸之所以匍匐,多半是被寧凡的大神通拘禁了,不足為懼。

    對這些不請自來的修士,寧凡目光微沉,卻沒有多說什么,只是令他們與瞳兒等修士呆在一處,不可在天蠻城內胡亂走動。

    目光卻看也不看那四名妖修、上萬蠻獸,操控破碎大陸,調轉方向遁去,并無與那些人交手的打算。

    他急著趕路,去救援妙言仙尊,自不愿在此浪費時間。

    那操控蠻獸大軍的四名妖修,不過渡真修為,此刻則只能發揮鬼玄實力,自是不足為懼。

    但寧凡卻在這四妖身上,察覺到其他妖修留下的印記。

    想來若是殺了這四妖,立刻會有其他妖修馳援此地。他自然不想被太多妖修糾纏。

    一見寧凡調轉方向,不戰而逃,四妖卻是因此看輕了寧凡。

    “此人不戰而逃,定非人族大能!這破碎大陸之所以遁地如此快,或許有其他緣故?!?

    “此人,不足懼!殺!”

    四妖直接下令,令上萬蠻獸列陣飛行,阻在寧凡前路,萬獸嘶吼,朝破碎大陸兇狠沖來,兇焰滔天。

    寧凡目光登時一冷。

    他不欲與這四妖浪費時間,這四妖卻以為他軟弱好欺。

    “殺!”

    寧凡同樣喝出一個殺字,匍匐于天蠻城外的四千蠻獸,立刻騰空而起,向敵獸迎擊。

    而寧凡本人則化作一道紅芒,于密密麻麻的獸群中橫沖直撞,直接朝著四妖之中其中一妖沖去!

    “渡真中期?此人全盛之時,只是舍空?”

    四妖微微冷笑,若寧凡只有這點修為,貿然沖入獸群,怕是立刻會被群獸圍殺。

    剛剛來到天蠻城的千余修士,亦是紛紛失望。

    若寧凡只有這些修為,恐怕難敵上萬蠻獸...

    四妖正躲在蠻獸后方冷笑,忽見寧凡腳下金光如水一散,消失無影。

    幾乎在同一時間,四妖眼前一花。各自出現一道紅芒殘影!

    那紅芒,卻是寧凡以超乎四人眼力的遁速,依次出現在四人面前所殘留。

    在那紅芒逼近的瞬間,四妖各覺丹田一痛,竟是被人直接以手刺破丹田,抓出妖魂,慘叫都來不及發出!

    手中擒下四妖妖魂,寧凡立刻成了上萬蠻獸的必殺之敵!

    四妖身上有血禁,相當于這上萬蠻獸的主人,主人落難。這些蠻獸自是欲殺寧凡救主,立刻潮水般撲來。

    “若識時務,便速速放了本座妖魂!否則這些蠻獸必殺你為本座報仇!”

    四妖之中,為首的一妖鼓起勇氣,威脅道。

    他的威脅落入寧凡耳中,卻立刻使得寧凡露出魔性深中的冷笑。

    抬手,抽出四妖體內血禁。

    吞禁,寧凡冷冷一個目光,原本欲殺寧凡的上萬蠻獸。竟全部戰栗起來,紛紛收斂殺意,匍匐云端,好似小狗一般。

    “怎...怎么可能!”四妖俱都大驚。怎么也想不到,寧凡竟能抽出他們體內血禁,操控他們帶來的蠻獸!

    之前還威脅寧凡的那名妖修,此刻已害怕地渾身發抖。

    失了蠻獸大軍的助力。他們可惹不起寧凡這種級別的老怪。

    四妖剛想說什么求饒的話,還未來得及說出口,已被寧凡搜魂滅殺。死于非命。

    收了四妖儲物袋,寧凡身形一晃,化作一道紅芒,飛回城墻之上。

    在他身后,一共一萬四千蠻獸,之前還在廝殺,此刻卻好似在一瞬間變作一心,齊齊飛至天蠻城外,匍匐!

    這一刻,寧凡手中能夠掌控的舍空蠻獸,已有三頭之多!

    “這位前輩,真的只是舍空修士么!竟能在一瞬間馴服上萬蠻獸!”

    被寧凡救下的千余修士,各個面色大變。

    寧凡卻不理會這些人,只是令他們原地打坐,而后繼續催動破碎大陸疾馳。

    他面色略有沉重,從四妖記憶中,他了解到,四妖其中一人,是某個妖族碎念的后輩。

    那妖族碎念距離他此刻位置,可隔得不遠,統率著二十萬蠻獸大軍!

    若被那些人盯上,卻是麻煩。只是若那些妖修來襲,寧凡卻也不懼。

    ...

    數個界面之外,一處生門界面中,漂浮著一個巨大妖船。

    在這妖船之上,共有數千妖修,其中修為最強者,是碎念中期。

    在禁仙之力的壓制下,此妖如今也只能發揮舍空中期修為而已。

    在妖船四周,蟄伏著大批蠻獸,竟有二十萬之多!

    “本妖派出千隊人馬,前去探路,附近生門界面的路線,算是基本弄清了...”

    妖船船頭,一個灰袍龍角的老者正自沉吟,忽的面色一變,殺機畢露。

    他名為辛甲,是真龍族族內長老。

    他有一徒,此刻正派在其他界面誅殺人族修士。

    那徒兒的命牌,就在剛剛,碎了!

    “敢殺本妖之徒,找死!”

    辛甲怒極反笑,他對那徒極為看重,給其服食過自己親手煉制的追亡丹。

    追亡丹等級不高,不過八轉,令他察覺不出殺人者的身份。

    但他卻可憑追亡丹確定一件事!殺人者,有意無意地散露著人族氣息!

    “我徒有上萬蠻獸跟隨,那人能殺我徒,此刻起碼有舍空修為,則其全盛之時,多半是一名碎念!不會是人族仙尊,若是仙尊,八轉追亡丹無法感知分毫!”

    “人族碎念么,好,好!殺了此人,倒是一樁大功!”

    辛甲冷笑一聲,直接下令妖船,朝寧凡所在界面直追而去,

    在妖船之后,緊跟著二十萬殺氣騰騰的蠻獸大軍!(未完待續。。)
  //www.trtrh.com/5_5569/215227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