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執魔 > 正文 第906章 喚蠻之術

河北20选5投注法:正文 第906章 喚蠻之術

    “爹爹,快快破了這邪術,仙仙快要變成石像啦!仙仙好怕呀!”仙蘿莉笑嘻嘻地說道,卻哪有半點害怕的模樣。

    她自是不怕的,只要有寧凡在,她便永遠不知害怕為何物。

    寧凡目光一掃長空,當親眼看到仙蘿莉等女逐漸石化之時,立刻目光一冷。他沒有答話,但任何一個熟識他的人,必定都能夠看出,他,已動怒!

    此刻,破碎大陸之上,無論是修士還是凡人,但凡是女子,全部中了三祖的石化魅術,無一幸免 ” 。

    越來越多的女子,淪為石像,唯有修為稍高的女修,才能稍稍延緩石化的速度,但就算強如妙言仙尊,此刻也已有小半個身體被石化,更遑論其他人

    被石化的女子,短時間內還不至于死去,但若不盡快破掉石化魅術,隕落只是遲早的事

    這石化,等閑手段無法破解,就連精通魅術的寧凡,限于修為,都無法正面破解此術。想要在最短時間內,破掉所有女子身上的石化,只有一個辦法

    那便是,殺掉此術的施術之人!

    寧凡雖一直身處玄陰界中,卻早已在外界破碎大陸之中,留下了一道逆靈術的靈力印記。他一現身,此地立刻便有一道逆靈印記化作流光,從破碎大陸之中飛出,飛至身前,被他張口吞入腹中。

    在吞下烙印的瞬間,寧凡識海之中,多出一幕幕三祖、五祖來犯的畫面。瞬息間他便弄清,此地發生的所有事情!

    三祖樊黜!五祖樊玄定!來犯之敵,又是兩名蠻人歷史上的蠻祖!

    當初六祖樊連修,也曾來犯,其下場,是被寧凡所滅。六祖見到寧凡。第一反應就是逃跑,眼前的三祖、五祖,見到寧凡的第一反應,竟仍然是逃跑!

    這兩名蠻祖,皆是眼力毒辣之輩,從寧凡身上感受到冰冷蝕骨的?;?,豈能不逃!

    這一幕,落在眾修士、蠻人的眼中,立刻有了振奮人心的效果。

    “快看,是趙仙師!趙仙師來救我們了!他一來。就連蠻祖都要落荒而逃!”一個個蠻人喜極而泣。

    “是趙前輩!”一個個修士激動地歡呼道。

    “趙道友終于來了!”魔元子等四名碎念皆是倒吸一口冷氣,既欣喜于寧凡的到來,又似有些難以置信,兩名如此厲害的蠻祖,會在面對寧凡之時不戰而逃

    連妙言仙尊都能輕易困住的三祖、五祖,竟一見寧凡就逃,這簡直匪夷所思!

    二十萬蠻獸仰起獸頸,朝天嘶鳴,神情狂熱。隨著寧凡的到來,群獸對兩位蠻祖的血脈畏懼竟是大幅減弱。

    “他就是趙簡道友?這氣息,好生熟悉,莫非是”

    妙言仙尊美目一震。她認出了寧凡的氣息,卻有些不敢相信。

    當日她被寧凡所救,轉而昏迷,未曾與寧凡照面。此刻算是第一次切身感受到寧凡的氣息。

    她猶記得,自己當年曾幫過一名小輩抵擋七真七幻箭,那小輩的氣息。竟與寧凡極為相似

    會是同一人么

    更令妙言仙尊感到詫異的,是寧凡手中握著的龍角長弓,此地也唯有她,依稀識得此弓

    若她沒有看錯,此弓,應該是真龍一族的祖弓弓靈,卻不知為何會在寧凡手中

    二十七道香火箭的箭芒,盤繞著身體旋轉,寧凡朝落荒而逃的三祖、五祖看了一眼,沒有去追。

    他,何必定要去追!

    他的左手,將燭弓握得更緊,指節咯咯作響?;夯禾?,舉起燭弓,右手朝虛空一招,立刻便有一道六彩香火箭捻在指間,搭箭開弓!

    這拈弓搭箭的動作一氣呵成,幾乎在一瞬間便已完成。此弓弓弦極為沉重,以寧凡如今修為,竟也只能將弓弦拉開三分之一。

    饒是如此,一經開弓,天地之力立刻朝箭鏃瘋狂匯聚而來,使得箭身上的六彩光芒更加奪目。

    天地間,隱隱傳來貫耳的龍吟之聲。

    六彩箭的箭身之上,更是隱隱出現了六條色彩各不相同的龍影。

    龍影一現,六彩箭上立刻有了一絲萬古滄桑的威壓,好似有一雙無形巨手,朝三祖猛然抓下!

    在這一刻,寧凡松動弓弦,開弓將箭射出,此箭,寧凡不射五祖,只射三祖,箭光破空的速度太快,便是萬古仙尊也難以閃避!

    “果然是殺戮香火凝成的箭!”

    見寧凡二話不說,直接一箭射來,三祖、五祖俱都面色一變。

    他二人之所以一見寧凡就逃,怕的就是寧凡周身盤繞的二十七支殺戮香火箭!

    確切的說,二人怕的是二十七支香火箭中的三支七彩箭。

    這些箭中的殺戮香火之力,是針對蠻祖而存在的,可殺傷蠻祖。

    那些六彩箭也就罷了,但三支七彩箭兇芒太盛,便是三祖、五祖都從中察覺到莫大?;?,不敢正面應對!

    察覺到寧凡開弓,三祖眼中立刻有了幾分惶恐,當發現此箭射的是他時,臉上驚容不由更多。但隨即他又發現,寧凡所射之箭并非七彩箭,而是威能稍弱的六彩箭,不由得冷哼一聲,微微不屑。

    “此子好生托大!以為只憑手上的六彩箭,就能傷到老夫?哼,老夫怕的,可不是你的六彩箭,而是七彩箭!”

    “此箭,何足道哉!蠻幡列陣,給老夫擋下此箭!”

    三祖驀然轉身,不再遁逃,五祖亦是收住了腳步,冷笑看著來臨的箭光。

    三祖屈指向六彩箭一點,天地間立刻出現上萬重血幡巨影,彼此重疊之后,形成上萬重屏障,擋在六彩箭來臨的方向。

    六彩箭來勢雖猛,威能卻只足以射殺普通碎念。那箭光一路貫穿,只射穿了三千重血幡幡影,便威能耗盡。箭身一崩而散。

    見六彩箭射不穿血幡,傷不得自己,三祖再次不屑一哼,但下一瞬,他面色再次劇變。

    卻見寧凡一箭射出之后,再次開弓,這一次,卻是三箭齊射!

    三道六彩箭的箭光融合為一,一經射出,整個天地都籠入了六彩箭的箭意之中。那箭芒貫穿而出。立刻洞穿一重重血幡幡影。

    三千重,六千重,九千重三箭一路向前,一路貫穿上萬血幡幡影,終于,迫近到了三祖身前。

    一支六彩箭,或許不足以破掉血幡的防御,但三箭齊出,卻是足以做到這一點!

    見血幡防御被破。三祖目光一沉,冷笑一聲,抬手朝三道六彩箭的箭光抓去。

    在他看來,三箭破掉重重幡影之后。威能已是強弩之末,不值一提,故而才敢以手攝箭。

    箭光來臨的速度已被削弱,以三祖的出手速度。輕而易舉便抓住了三道箭光。

    然而一經握住六彩箭,三祖整個手掌立刻被香火灼傷。他,并無掌箭的資格。難以直接手握香火箭!

    劇痛之下,三祖竟是不得不松開手中,放開箭光。下一刻,三祖肩頭便傳來劇痛,竟是被三道箭光余威貫穿,在肩頭留下了三個拇指大小的血洞。

    血洞處,更是燃燒著絲絲縷縷的六彩火焰,一點點侵蝕著他的肉身。那火焰極為詭異,似有一絲輪回的氣息蘊含其中。以三祖的神通,竟也無法熄滅那火焰,只能暫時稍作壓制,令火焰不至于擴散全身,僅此而已

    “嘶!該死!此箭之中,竟天生帶有一絲輪回之力,故而才能令箭火不滅!”

    三祖心驚不已。六彩箭的威能不足以將他重創,但侵入體內的一絲輪回之力,卻好似跗骨之蛆,極為棘手,抹除不易

    見三箭同射傷到了三祖,傷勢卻不重,寧凡微微皺眉。他再次開弓,這一次,他要射的不再是六彩箭,而是七彩箭。

    以寧凡如今修為,同時射出三支六彩箭,已是極限,無法同射四箭。這一點,在他同射三箭之時,有了清晰認知。

    至于七彩箭,一次最多射出一支,且想要將這一支七彩箭射出,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連射四支六彩箭,寧凡已經摸清了六彩箭的威能,接下來,他要看看七彩箭的威力了。

    七彩箭在手,寧凡身上立刻多出一股諸天加身般的沉重壓力,這一次開弓,明顯比射六彩箭時更為吃力。

    七彩箭與六彩箭不同,箭身之上,有著七個寸許長的凹槽。想要射出七彩箭,首先要將七個凹槽全部填滿。

    在將七彩箭搭上弓弦的瞬間,寧凡催動法力,一身法力立刻朝著七彩箭上第一個凹槽瘋狂流入。

    那凹槽好似無底洞一般,以寧凡如今法力,竟也只足以填滿十分之一的凹槽。

    一身法力已經耗空,寧凡卻連七個凹槽中的第一個都沒能完全點亮

    暗暗心驚于七彩箭的法力消耗,寧凡深吸一口氣,開始瘋狂煉化體內的五行靈物。借著大五行體的力量,寧凡法力得到恢復,再次潮水般涌入七彩箭中。

    第一個凹槽,逐漸填滿,亮起第一彩幽芒。

    緊接著,第二個凹槽也被灌滿,亮起第二彩光芒。

    瞬息之后,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第六個凹槽相繼點亮。

    在第七個凹槽點亮的瞬間,寧凡整個身體好似燒著一般,覆滿了七彩火焰。他好似成了一個七彩火人,手握火弓,持七彩火箭,朝著三祖方向,彎弓瞄準!

    一瞬間,三祖面色大變,有了毛骨悚然的感覺!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胸口已然有了劇痛,憑空出現一個血洞!

    再之后,七彩箭才破空而來,沿著血洞,一箭將他洞穿,那箭光太快,快到他才剛剛看到一道七彩光芒閃過,便已中箭

    “因因果逆轉!先有中箭之果,再有開弓之因,此弓,此弓難以閃避”

    三祖左手捂著胸口血洞,眼中滿滿都是難以置信。

    在他胸口之上,被七彩箭貫穿的地方,燃燒起無法熄滅的七彩火焰。

    那火焰。以他如今修為,根本無力壓制,沿著他的傷口,瘋狂朝著整個身體蔓延開來。

    他周身燃燒在火焰中,好似撲火的飛蛾,一點點,在七彩火焰中,燃燒成灰燼!

    堂堂三世蠻祖,直接死在了七彩箭一箭之下!

    在三祖隕落的瞬間,一個個石化狀態的女子。紛紛開始解除石化。

    “三三祖死了!竟被此子一箭射殺!”

    五祖悚然一驚,兩個頭顱同時咬破舌尖,狂噴精血,催動神通。其腳下,立刻多出一朵火云。

    腳踏火云,五祖逃遁之速大漲,根本不敢與寧凡一戰,逃得更快!

    他親眼目睹了三祖隕落的一幕,對那七彩箭已有深深畏懼。

    七彩箭之中。有輪回之力的氣息,更有因果逆轉的力量,以他此刻實力,擋不下七彩箭一箭之威!

    他竭力逃遁。但在寧凡拉開弓弦,搭上第二支七彩箭的一瞬,心中立刻絕望。

    此刻的他,分明已與寧凡拉開的無數距離。但這些距離,隔不開因果!

    只要寧凡開弓,他便會有受傷的果。再有中箭的因,這因果,避不開,躲不掉!

    這一刻瀕臨絕境,五祖的感知更比平時敏銳了千百倍。

    他漸漸從寧凡的身上,察覺到一絲隱匿極深的煞氣,那煞氣,分明是斬殺六祖樊連修時沾染上的!

    “此子究竟是誰!他只一箭便射殺了三祖,在此之前,更斬殺過六祖!”

    五祖心中大驚,死命奔逃,忽然間背心一痛,出現了一個拳頭大小的血窟窿。

    這一刻,寧凡已然開弓!這一刻,五祖的背上,頓時有了受傷的果!

    下一瞬,七彩箭貫空而來,從五祖背心傷口穿刺而過,此箭射穿身體,是因,直接將五祖從火云之上射落!

    在墜下長空的瞬間,五祖的身上,燃燒起熊熊七彩烈焰,烈焰之中,五祖一點點焚燒成灰,瞬息間,已只剩兩個頭顱尚未化作飛灰散去。

    必死之際,五祖目光有了決斷,忽然念念有詞,自爆掉兩個頭顱之中哭泣的頭顱。

    隨著頭顱自爆,另一個頭顱之內,忽而飛出一道虛弱不堪的血魂,二話不說,奪路便逃。

    五祖比之三祖,更擅長逃命之術,故而才能在七彩箭的傷勢下,逃出一道血魂。

    見五祖血魂欲逃,寧凡目露譏諷之色,腳下縱起金光,遁速比五祖更快一分,只一個縱身,直接跨越無數距離,出現在五祖身前,右手五指抓下,將五祖的血魂抓在手中。

    再一個縱身,已重新回到破碎大陸上空。

    “閣閣下,手下留情!老夫知曉一個天大的秘聞,對閣下而言絕對算得上大有好處之事!只要閣下發下心魔大誓,放老夫一馬,老夫愿將這個秘密說出!閣下可知天荒通道九重天闕”

    被寧凡擒入掌中,五祖滿面驚恐,一咬牙,似乎是為了保命,想告知寧凡什么秘聞。

    但實際上,五祖只是想以話語拖延時間,暗地里卻在積蓄殘余法力,醞釀著某個逃生神通。

    只要寧凡聽他道出秘聞,被他稍稍拖延些許時間,他便可施展出神通,逃出寧凡魔掌!

    寧凡一路修道至今,幾經生死,不說心智如妖,也算頗具城府。從五祖的神情之中,寧凡看到一絲圖謀與算計,隱隱已經猜出,五祖說出這些話語的目的,是想拖延時間逃命。

    對五祖口中的秘聞,寧凡毫無興趣,也不打算給五祖逃命的機會。

    他沒有去搜五祖的記憶,五祖就算血魂虛弱,全盛之時也是修為驚天,其記憶,寧凡搜不了。

    他只是簡單的催動了西風之術,掌中立刻多出一股股肅殺秋意!

    此術,足以輕易滅殺血魂狀態的五祖!

    見寧凡執意要殺自己,不給自己說出秘聞的時間,五祖心知逃生無望,眼中浮現一絲怨毒。

    “你想殺本祖,本祖也絕不會讓你好過!”

    “蠻神祭骨之術!以吾蠻血蠻骨蠻命,造蠻符,囚殺此子!”

    “本祖和你,拼了!爆,爆,爆!”

    五祖眼中露出瘋狂之色,周身忽然爆開沖天紅芒。

    那紅芒太過兇戾,在看到這些紅芒的瞬間,寧凡心中陡然有了一絲?;?。他目光一震,二話不說,直接送開五祖的血魂,抽身便退。

    但,為時已晚!

    此刻的五祖,周身紅芒璀璨如熾,好似太陽般耀眼,血魂一點點脹大,隨即,爆開!

    比起死在寧凡手中,五祖選擇了自爆,這自爆并非普通的自爆,而是一種極為可怕的蠻術。

    此術對蠻人而言,既是機緣,也是兇險。

    但對非蠻人的異族修士而言,卻必定是兇險無疑!

    五祖所自爆的血光,化作一道古奧的蠻符,猶如一道破空而來的血虹,直奔寧凡而來。

    那血符來勢太快,只一閃,竟直接跨越無數距離,射入寧凡體內。

    一瞬間,寧凡左面之上,多出一筆黑紅色的蠻紋,在多出這筆蠻紋的瞬間,寧凡忽而咳出一口黑血,目光一震。

    同一時間,破碎大陸上的二十萬蠻獸,全部對寧凡投來了兇焰滔天的殺機。

    那殺機,即便是寧凡體內的血禁,都無法壓制!這些蠻獸竟不知為何,突然變得非殺寧凡不可!

    “這是喚蠻之術!”寧凡目光登時一沉。

    此術,他在蠻人的古籍之中看到過!

    蠻人一共有七種失落神通,可從萬千蠻人中喚醒少司蠻,此術,是最為兇戾的一種!

    對于非蠻人之修,此術更有著莫大殺傷力!絕非機緣(未完待續……)
  //www.trtrh.com/5_5569/215234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