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執魔 > 正文 第932章 山海咒

河北20选5彩票开奖:正文 第932章 山海咒

    第五次損劫的威能,遠非第四次可比。古蠻界中蠻族林立,各族少司蠻皆是從億萬人中挑選出的精英。然而即便是這些蠻族精英,在渡第五損之時,也無不需要拼盡全力,方才有渡過此損的少許可能。

    一百個少司蠻中,能有二十人渡過第五次損劫就不錯了。

    山谷上空,紅云熾紅連天,紅云之內的威壓越來越強,更有一聲聲古老的蠻人誦經聲,從那紅云之中不斷傳出。

    ‘我念蠻神往昔時,于無量劫所修行,諸神出興咸供養,故獲如空大功德...’

    那一聲聲誦蠻之聲,漸漸凝聚,無形的威壓,將整個山谷籠罩其中。

    寧凡盤膝于湖底,在第五損降臨的瞬間,肉身立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干癟下去。

    體內的生機正在瘋狂流逝,寧凡神情凝重,這生機流逝速度,可比第四損快了一倍不止。

    凝重之中,更有幾分期待,若是渡過第五損,再次修出一滴蠻族祖血,不知能否讓劫血等級一舉突破真血二星的境界...

    紫色蟒骨之中,尚有一大半生機之力剩余,被寧凡瘋狂吸收,煉入體內,使得寧凡干癟的肉身,漸漸恢復如初。

    但這恢復也只是暫時的,第五損需要的生機之力,太過龐大,隨著時間的流逝,蟒骨之中的生機之力越剩越少。

    半個時辰之后,蟒骨生機耗盡,咔擦一聲,斷作兩截。

    寧凡目光登時一凜,此時此刻,第五損不過才渡來了一半不到,但蟒骨中的生機之力卻已用盡了。

    第五損需要的生機數量,太多。僅憑一塊使用多次的蟒骨,卻是不足以渡過第五損。

    少了蟒骨補充生機之力,寧凡的肉身再次干癟枯老,只十余個呼吸,皮膚竟干皺地如同風燭殘年的老人。

    他的眼中漸漸露出遺憾之色,遺憾的,是沒有足夠多的生機之力,渡過第五次損劫。

    若能渡過第五損,再次修出一滴祖血,好處自是不必多說。

    可惜。紫色蟒骨的生機之力有限,不足以支撐寧凡完全渡過第五損。

    他領悟了扶離一族的鎮族神通――歸墟指,可憑此指吞噬其他人的生機之力。

    此地是塔內空間,有山有水,卻沒有任何動物存在,自然也不會有人類、修士存在。

    除了寧凡之外,此地只有眼珠怪與妙言仙尊。

    若是以歸墟指的神通,奪一些眼珠怪、妙言仙尊的生機之力,能否度過第五損?

    玄陰界中?;褂型蚯?,若能開啟玄陰界,能否奪走這些女子的生機之力?

    這些念頭只在寧凡腦海一閃,便被他搖頭否決。

    他不是什么好人。為了渡劫,做的出奪人生機的事情,但卻不愿對眼珠怪、妙言出手,更不可能對那些鼎爐出手。

    第五損需要的生機之力太過龐大。對修士而言,失去少部分生機之力,不會有什么損傷。但若失去太多生機,輕則修為有損,重則危及性命。

    眼珠怪有著仙帝修為,體內的生機自然磅礴好大,妙言仙尊身為萬古仙尊,體內的生機之力自然不在少數。

    但這二人的生機之力加在一起,也未必就比蟒骨的生機多多少...

    想要渡過第五損,起碼需要將二人體內的生機奪走大半,且不說以寧凡的實力能否做到這一點。即便做得到,他也不愿這般行事。

    那萬千鼎爐修為不高,體內生機就更少了,恐怕吸干所有人的生機,都不夠寧凡渡過損劫。

    吸干生機,意味著死亡...他決不會殺害自己的鼎爐,這是他修道之初便定下的原則!

    當年他被毒龍老祖七箭射殺,只有妙言出手幫他。雖說沒有幫到太多,寧凡卻記著妙言的相助之恩。也因此,才會在蠻荒大劫之中,一次次幫助妙言。他不會對友人出手。

    眼珠怪來歷不明,接近寧凡的動機不純,有利用,也有算計,但不論如何,寧凡都在眼珠怪的幫助下,破掉了祝福之術,算是欠了眼珠怪一些人情。在眼珠怪沒有對他出手之前,寧凡不會主動加害眼珠怪。

    這同樣是他的原則!

    “只能放棄第五次損劫了么...”寧凡微微一嘆。

    損劫是危險的,是一場非生即死的豪賭。若渡過,好處極大。若無法渡過,便會生機耗盡,死在損劫之中。眼見損劫無法渡過,寧凡感到遺憾,卻沒有任何慌亂之色,十分鎮定。

    他修道多年,心智自然不俗,那眼珠怪還要借助他的力量暗算陰墨,絕不會眼睜睜看他死在損劫之中。

    眼珠怪看起來十分鎮定,定是有辦法幫他渡過損劫,保住性命。

    但眼珠怪沒有立刻出手,定然也是有原因的。

    不出手的原因,可能是出于某種善意,也可能是另有算計...

    寧凡皺了皺眉,他不喜歡這種仰人鼻息的感覺。

    他渡損劫,隨時可能面臨死亡,憑什么要仰仗他人救援。

    但,沒有生機補充,他想要憑自己的力量在損劫中自保,有些困難...

    有沒有什么辦法自保...

    寧凡沉吟不語,忽然目光微動,感受到丹田元神處傳來的一絲顫動。

    寧凡的元神,勃頸上佩戴著一個玉鎖,是陰陽鎖。

    周身盤繞著一道劍光,是斬憶道劍。

    懷抱著一個核桃大小的果實,一點點吸收著果實中的浩瀚威能。是從暗族強要而來的暗辰果。

    小小的元神體內,還容納著一顆幻化迷離的丹藥,好似夢一般飄渺的丹藥。

    這是幻生丹!

    森羅戰東天時,寧凡機緣巧合,滅殺了魔羅大帝的晶奴千葉魔羅,獲得了一?;沒С?,并以此物,煉制了一顆幻生丹,一直收在體內。沒有使用過。

    幻生丹的品階不高,只是四轉丹藥而已,卻有一個逆天藥效。

    一旦催發此丹,服丹者丹田內便會生出三道幻火。之后,服丹者每死亡一次,幻火便會熄滅一道,令修士浴火重生一次?;沒鶉舨揮鎂?,服丹者不會死亡!

    若幻火耗盡,則服丹者死后,便無法再次浴火重生。

    此丹藥更有強大的迷幻之力。服丹者死后可借著幻火之力重生,外人卻看不出服丹者并未死亡。就連天道都會被這幻生丹欺騙...

    簡而言之,這是一種可以死而復生的神奇丹藥。

    寧凡目光一動,自當年煉出幻生丹之后,寧凡始終將此丹留作保命之用,從未動用過。今日倒是可以用用。

    也不知,此丹是否有傳說中那般逆天。

    也許,能讓寧凡從損劫之下保得性命,也許不能...若是沒有其他辦法抵擋損劫。倒是可以試上一試。

    隨著生機的瘋狂流逝,寧凡的容貌越來越蒼老。

    他暗暗激發幻生丹的藥力,正欲借助此丹渡劫,忽然。耳邊傳來了眼珠怪幸災樂禍的聲音。

    “嘿嘿,本以為你能渡過第五損,不過看起來,你似乎有點渡不過去了。烈元宗的后人。不會只有這么點本事吧?!?

    烈元宗是亂古大帝的宗門。寧凡師從于亂古大帝,自然算得上烈元宗的后人。

    聞言,寧凡眉頭微微一皺。他不喜歡眼珠怪看輕烈元宗??辭崧夜糯蟮?。

    然而事實卻是,他真的無法渡過第五損,他貌似給亂古丟臉了...

    “臭小子,你是豬么,你都是少司蠻了,生機之力不夠,為什么不用【山海咒】?前五次損劫雖說需要大量生機之力才能渡過,但身為蠻修,只要將【山海咒】領悟到一定程度,第五損還是渡得過去的。又不是第六損...呃,難道說,這臭小子不會【山海咒】...”

    眼珠怪忽然意識到什么,沉默少許,目光古怪地問道,

    “臭小子,難道說...你不會山海咒?”

    “什么是山海咒?”寧凡略有不解。

    “你竟然連山海咒都不會?幫你喚蠻的蠻修,沒有教你此術嗎?”眼珠怪大感意外。

    “沒有?!?

    “那個蠻修真是太不負責任了!他幫你喚蠻,就是你的師父,他有責任傳授你山海咒,沒有此術,你渡少司蠻的損劫豈不是自尋死路!他想害死你嗎!”眼珠怪不滿地說道。

    “他還真想害死我?!蹦膊灰暈獾匾∫⊥?。

    他的喚蠻術是五祖種下的,當時五祖被寧凡殺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可不就是想給寧凡種個喚蠻術,害死寧凡?

    只可惜,那五祖怎么也沒料到,寧凡會以異族修士身份,借由喚蠻術,一步步成為樊家八代少司蠻,倒是白撿了一樁機緣。

    至于什么勞什子的山海咒,五祖還真沒有傳授給寧凡。

    “山海咒是什么?對我渡過損劫幫助很大?”寧凡反問道。

    “何止是幫助大,這是少司蠻的基礎神通好么!老夫真想知道,你是怎么成為少司蠻的,竟然連山海咒都不會。罷了,老夫這就傳你山海咒口訣吧,你爭口氣,把第五損過了就行了。至于第六損,你肯定過不了。等一會兒老夫幫你布個欺天陣法,幫你渡第六損...只是如果老夫出手,你縱然渡過損劫,也無法修出祖血...”

    原來眼珠怪一旦出手,自己就無法從損劫中獲得好處了,這才是眼珠怪遲遲不出手的原因。寧凡恍然大悟。

    眼珠怪一面嘀嘀咕咕,一面掃出一道灰芒,直奔湖底而去。

    那灰芒朝著寧凡天靈一沒而入,霎時間,寧凡腦海中多出一段段古老蠻咒。

    ‘夫蠻者,自然之始祖,萬域之大宗也。蠻生于山海,成道于自然,死后英靈歸山海,九山八海一方界,天地輪回掌中開...’

    這蠻咒,倒是與蠻荒古域的《蠻祖經》有些相似,卻也只是第一句相同而已。

    后面的內容,則完全不同。

    眼珠怪不知道寧凡擁有幻生丹的手段保命,他傳授了寧凡山海咒之后,立刻開始在湖岸布置欺天陣法。

    一旦寧凡渡損劫不順利,他便會催動陣法。保住寧凡。

    寧凡默默誦記著山海咒的口訣,身體漸漸與天地自然產生了一種緊密相連之感。

    他的心越來越靜,耳邊仿佛聽到湖水的聲音。

    不是湖水流動之聲,而是心跳之聲,如人類一般的心跳。

    咚咚,咚咚,咚咚!

    這湖水有生命,其生命,只有蠻修可以感受!

    因為蠻修,是自然的始祖。修的是自然大道!

    咚咚,咚咚,咚咚!

    寧凡更聽到了山谷的心跳聲,這山,亦有生命,他的生命形式是異族修士無法理解的。唯有蠻人可以理解。

    你以為人是活的,山河是死的,但在蠻人眼里,山河與人類等同。

    咚咚。咚咚,咚咚!

    更多的心跳聲,傳入寧凡耳中,那是沉寂于大地之下。無數蠻人的心跳聲。

    蠻人死后,不入輪回,他們的輪回與紫斗仙域不同。

    他們死后,魂魄會散入山海之間?;氬菽舊絞?。

    他們死了,沒有投胎轉世,卻魂寄山海。永遠看著后人。

    被煉入銅塔空間的大地,正是一塊來自古蠻界的土地,被悼亡大帝獲得,煉在塔中!

    這塊土地曾生養過無數蠻人,那些死去的蠻人,英靈仍舊寄在這里。

    那種存在方式,不是寧凡可以理解的,但他確確實實聽到了那些古老蠻人的心跳聲,永遠留在了這片大地之中。

    這一刻的寧凡,更是從山河天地間,看到了數之不盡的生機之力!

    人有生機,所以人是活著的。

    但山河湖海,未必沒有生機,若沒了生機,便是荒山,便是死海。

    寧凡從前修的道,能看到人的生機,走獸的生機,草木的生機,卻唯獨看不到山河湖海的生機。

    寧凡好似重新認識這個世界一般。原來道不同,看到的世界是不同的。

    山河湖海的生機之力,自然比人龐大許多。從前的寧凡看不到這一點,如今的他能夠看到,自然明白了眼珠怪傳他山海咒的初衷。

    能看到山河湖海的生機之力,就能掠奪之,吞噬之,用于己身!

    與此地山海生機想必,之前的紫色蟒骨蘊含的生機,太少了。

    有這片山河在手,何愁生機不夠,何愁無法渡過第五損!

    這一刻的寧凡,習得了山海咒,才算得上真正的蠻修,真正的少司蠻!

    這一刻只需他心念一動,便能從山河湖海之中抽出大把生機,供自己修煉使用!

    寧凡大手一揮,身前立刻出現一個黑紅色的蠻閃漩渦,傳出無邊吸力。

    深藏于大地下的無數生機,立刻被這蠻閃漩渦吸引而來,朝著寧凡體內瘋狂流入。

    寧凡原本枯老的身體,立刻恢復年輕。時間一點點流逝,第五次損劫已進行到尾聲,寧凡體內漸漸多出兩道血線。

    那血線越聚越多,漸漸化作兩滴血滴,血滴的威壓越來越重。

    在寧凡徹底渡過第五損的瞬間,這兩滴血液,徹底化作了兩滴祖級蠻血!

    “渡過第五損,竟能修出兩滴祖血!”寧凡眼中精光一閃。

    不過下一個瞬間,霸道的劫血便開始吞噬這兩滴祖級蠻血了。

    而隨著吞噬的進行,寧凡的劫血等級,終于一步步突破真血二星的境界,并朝著三星境界邁出了小小的一步。

    只是小小的一步而已,想要修煉到真血三星,需要修出更多的祖級蠻血。

    不過實力的提升還是很可觀的。徹底突破真血二星之后,寧凡僅憑劫血力量,便可與碎念后期的修士一戰。

    “好了好了,第五損總算渡過了,第六損馬上就要來了。小子,老夫這便催動欺天陣法,幫你渡第六損...”

    眼珠怪正準備催動欺天陣法,卻被寧凡出聲阻止。

    “前輩且慢,可否讓晚輩嘗試一番,試試能否憑自身之力渡過第六損?!?

    “這...好吧,讓你試試也好,不過一旦你渡劫失敗,老夫會立刻催動陣法的。在殺死陰墨以前,你決不能死?!?

    眼珠怪雖然答應了寧凡的要求。卻還是十分緊張。

    接下來的可是第六次損劫啊,古蠻界中,一百個少司蠻也只有三四個能夠渡過。

    也有不少少司蠻自恃強大,想要憑自身修為渡過此劫,卻含恨而死,在第六損中被生生燒成炭灰...

    “厄獸之火啊...此子手段不少,或許能撐上一炷香也未可知...”眼珠怪暗道。

    第五損結束,又過了少許,山谷上方的紅云,忽然燃燒起來。

    紅云的中心。更是徐徐出現一個六足異獸的虛影,好似天地般巨大,有兩個頭顱,無角,一身火紅,冷冷俯瞰著下方山谷。

    在這異獸虛影出現的瞬間,寧凡一身生機之力,竟如同火焰一般燃燒起來,登時目光一變。

    第六次損劫來臨了。但這損劫的形式,似乎與前五次不同。

    若非寧凡本身就是大五行體,對火焰傷害有所克制,定然會在一瞬間。被這生機之火重創!

    那是一種黑紅色的火焰,充斥著密密麻麻的火焰符文,有一種妖異的美麗。

    寧凡試圖壓下體內燃燒的火焰,但卻發現此火威能巨大?;氬凰譜約浩餃綻錛降幕鷓?。

    此火燃燒之時,更會傳出陣陣風雷之聲,端的是氣勢沖天。

    吼――

    山谷上空的巨獸之影。忽然發出一道獸吼。

    在這獸吼聲中,山海間的生機之力,全部化作此火燃燒的養料,紛紛燃燒起熊熊烈火。

    隨著巨獸神通一催,無數道黑紅火焰,朝著寧凡所在湖底奔騰而來,整個山谷在這一刻,淹沒在了火海之中。

    就連大道道則,都在火焰蒸騰中有了扭曲!

    山河在融化,湖水在蒸騰,天地都被燒紅!

    極遠處的妙言仙尊,猛然一驚,睜開美目,盯著山谷方向驚疑不定。

    此刻的山谷火海滔天,這火勢太大,便是仙王級高手也不敢擅入山谷。

    她不知道寧凡在這山谷內做些什么,她只知道,此刻的山谷火海滔天,那火焰威力霸道,是她生平僅見。

    也不知山谷中的寧凡,是否平安無事。應該還好吧,畢竟寧凡是那么的強大...

    “吞!”

    體內的生機,被瘋狂的燃盡,寧凡張口一吞,將無數山河生機吞入腹中,補充流失的生機。

    但那生機燃燒的速度太快,才第一息過去,整個山谷千里之地,生機被寧凡用盡,所有的山脈變成荒山,河水也失去了往日顏色。

    第二息,數萬里之內的山河生機被寧凡用盡。

    第三息,第四息,第五息...

    山河生機雖多,卻也并非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按照這個消耗速度,就算用盡這銅塔空間所有山河的生機,也難以渡過第六損的十分之一。

    難怪古往今來,能渡過第六損的罕有人在,這一損,確實已經極難渡過。

    后面的第七損,第八損,第九損,又該是何等的可怕。

    “若我只是普通的蠻修,多半也要止步于第六損。但我不是,我擁有的不是蠻血,而是劫血?!?

    “且我還有幻生丹在手,可死三次,浴火重生...或許此刻我可以尋求眼珠怪的幫助,放棄第六損,但就這么放棄,我不甘心!”

    未戰而認輸,不甘心!

    既然有幻生丹保命,無論如何,寧凡都想要試上一試,渡過第六損。

    山有生機,海有生機,草木有生機,走獸有生機,這世間萬物,何處不有生機。

    山河的生機,有用盡的時候,眼前的火海,卻是無邊無盡。

    “我要抽取火海中的生機,補充自己損失的生機!”

    寧凡目光一凜,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張口一吞,竟是將更多的火焰吞入體內,強行煉化。

    眼珠怪頓時一楞,不過轉瞬便又不以為然地嘿嘿怪笑。

    “這臭小子,倒是領悟到山海咒的精髓了。天地萬物皆有生機,這火,自然也是有生機的。只是這厄獸之火,天下無雙,你想吞噬其火中生機,純屬癡心妄想。難,難啊?!?

    “罷了,再等等,等此子實在撐不住了,我便出手救他。強吞厄獸之火,最多十息,此子便會求我救他了。嘿嘿...”

    一想到能看到面癱寧凡苦苦求饒的一幕,眼珠怪內心已經快要爽飛了。

    虐面癱,真是一件快樂的事情啊。(未完待續。。)
  //www.trtrh.com/5_5569/335963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