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執魔 > 正文 第951章 壯烈

河北20选5的奖金:正文 第951章 壯烈

    一個個仙帝雖已離開天闕千百萬里距離,卻仍舊在那紫光威壓之下顫栗不止。

    紫色的意志之力,從仙門之中不斷傳出,在那意志影響之下,世界只剩下一種顏色。

    紫!

    十億顆紫色星辰,一一出現在了紫空之上。

    星光沐浴之下,一道略顯虛幻的巨影,如天之高,出現在了仙門之外。

    那巨影一襲紫衣,負手而立,無法看清容貌,卻有著說不出的風采。他站在那里,仿佛凌駕于世間一切道則之上,仿佛只需一念,便足以令世間輪回逆流,仿佛他腳踏之處,便是地,而他…便是天!

    在這紫衣巨影面前,強如通天古帝、真龍族長這等一階準圣,竟也有了卑微渺小的感覺。

    一些修為不濟的仙帝,甚至無法在這紫影面前保持站立,竟不由自主地,朝著紫影跪拜下去。

    “這是,這是…”一個個仙帝心中駭然。

    那仙門…不會錯,正是他們此行的目的――遠古通道!

    那紫影,那氣息,那無上之威…不會錯!與各大勢力卷宗之中所記載的完全一致。

    難道說…這是紫斗仙皇之影?陰墨竟召出了仙皇之影助陣?!

    此地諸帝看不到紫衣人影的容貌,只因修為不足。

    眼珠怪拼盡全力,卻是勉強看到了那紫影之人的容貌,分明與陰墨一致,并不是紫斗仙皇的容貌…

    原來如此!這紫影雖有部分紫斗威壓,但那只是虛假的威壓!這并不是真正的仙皇之影!

    定是那陰墨不知使了什么手段,從仙門之內掠奪了部分紫斗仙力,才修煉出這樣一個以假亂真的紫影!

    眼珠怪微微松了口氣。

    若是真正的紫斗之影降臨,即便只是一道幻影。也可抬手鎮壓圣人,絕無半點勝算可以戰勝。

    還好只是虛假之影,仍可一戰!

    “右眼!你有開天之器在手。我卻有仙門在手,你??贍蓯の?!”

    卻見那紫影驟然抬起右手,食指劃過天空,紫色的風煙頓時朝著四方席卷。

    那食指繼而朝著天地一按,輕描淡寫的動作,卻仿佛足以將天地按碎,將蒼生毀滅于一指之間!

    一些修為不濟的仙帝,直接在這一指威壓之下吐血墜空,神情劇變。

    便是通天古帝、真龍族長也紛紛倒吸冷氣。在這一指之力下,他們感到了必死的?;?!

    會死!以一階準圣修為去撼此指,必死無疑,便是二階、三階準圣,也難敵此指碾壓之威!

    那指威朝著整個蠻荒擴散,所有人族、妖族低階修士,都有了瀕臨毀滅的感覺。

    仿佛若此指落,則整個蠻荒都將毀于一指之下!

    世間…怎會有如此可怕的神通!

    “想不到,即便是虛假幻影,竟也有能這般威勢。但假的就是假的,永遠成不了真!看老夫如何破你神通!”

    眼珠怪爆喝一聲,操控金甲巨人朝著陰墨橫沖撞去。

    陰墨連忙催動神通。那紫影巨人頓時將那一指,朝著金甲巨人徹底按下,阻下了金甲巨人的沖撞之勢。

    天地頓時一暗,一道遮天指影阻擋了所有光芒,好似從無盡歲月以前降臨一般,狠狠按下!

    那指影之力太強,僅激起的紫色風壓橫掃,便吹得一眾仙帝難以站穩身形。處在風壓中心的金甲巨人,反倒巋然不動。高舉金盾,化作一道金光。直接撞上那從天按下的指影!

    整個天地,頓時便被紫色、金色的光芒占滿了。四射崩潰的紫光、金光,太過刺目,即便是仙帝也不敢直視,唯有閉上雙眼!

    毀滅般的波動,不斷碰撞,不斷傳開,那是兩種最為巔峰的力量,正在交鋒,難分上下!

    一方,是虛假的仙皇一指之力,另一方,則是不完整的開天之器。

    紫色、金色兩種能量,只一瞬間便對轟了億萬次,崩潰之聲如此震耳,幾乎要震聾仙帝們的耳朵。崩潰聲中,更有喀喀的破碎聲傳出,繼而又是一聲巨響,此地崩潰達到了頂峰。

    混雜了紫色、金色的毀滅波動,終于炸開,那虛假的仙皇人影轟然崩潰。陰墨神情劇變,難以置信神通竟會被破,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便受到巨大反噬,整個身體如遭重擊,狂噴鮮血,倒飛而出。

    其氣息,更是因為嚴重的傷勢,而急速削弱著!

    眼珠怪亦不好過,滅神盾幻化的金甲巨人同樣倒飛而出,模樣凄慘無比,金色的身體直接毀去一半,在倒飛的過程中,更是徹底爆開,化作道道金光消散。

    在寧凡的丹田之中,滅神盾竟被震出一道裂痕,威能大損,在修復以前,根本無法繼續使用!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滅神盾終究還是護住了寧凡的肉身,沒有讓寧凡受傷,與重傷的陰墨相比,這一擊,明顯是眼珠怪占了上風。

    事實證明,虛假的仙皇之影,果然無法戰勝真實的開天之器!

    “竟是鬼面前輩贏了!他,竟接下了仙皇一指!”一個個仙帝望向寧凡的目光,俱都駭然無比。

    他們可不知道那是虛假的仙皇一指,古有傳聞,仙皇一指可敗十億仙帝…如此恐怖的神通,竟被接下了!

    這是第二步修士能夠做到的事情么!

    “不可能!就算你有開天之器,也不可能接下逆塵最強者的一指之力!這絕不可能!”

    陰墨發出瘋狂的咆哮。

    為了使出這一指,他用掉了體內大半修為,更因神通被破反噬重傷,一身實力,幾乎只剩之前的一成不到!然而這一指,卻沒有傷到眼珠怪半分,僅僅是令其滅神盾損傷…這樣的戰果,他無法接受!

    此刻的他。修為既損,傷勢更重,再與右眼交手。幾乎沒有多少勝算。也許…真的會被右眼殺死!

    他怎甘心被右眼殺死,他還沒有向紫斗仙修復仇。他,不甘心!

    目光轉向遠古仙門,陰墨心中忽然有了一個瘋狂之念。

    這瘋狂的念頭很快占據他的內心,竟使得他露出嗜血的目光,一翻手,取出一根火紅的鴉羽。

    很普通的鴉羽,除了顏色特殊一些,看不出任何仙力波動。似乎只是一根普通羽毛。

    然而若有圣人在此,必定能看出此鴉羽的厲害!

    “我之一生,敢以惡尸之身算計本我,敢以卑微之身忤逆仙皇,敢以一己之力去戰整個紫斗仙域。所行之事,不求名垂青史,卻全都是轟轟烈烈、足以名動三界的大事。卻不料有朝一日,我堂堂陰墨,竟會被區區右眼騎在頭上,可恨??珊薨?!”

    “右眼,你殺不了我,殺不了!這里封印的六道元神。我不要了!今日我便以分神之身逃離此地,重返塵界!”

    “這處幻夢界的坐標,我已掌握!待我返回塵界,必定請求主上,派遣十萬劫修,血洗此界一切生靈!”

    “你,等著!”

    陰墨咬牙切齒,高高祭起了手中鴉羽。

    此物,是劫念之主賜予他的保命之物。擁有!

    正因為擁有四等劫羽保命,他才能在紫斗封印之下。令一絲分神穿梭而出。

    若只是一絲分神的話…持此劫羽,普天之下大可去得。即便是這尚未開啟的遠古仙門,也可穿梭進入,無須鑰匙!

    那鴉羽一經騰空,立刻化為一道紅光,將陰墨一卷,直接沖向仙門。

    那紅光,有著說不出的詭異…

    仙門左右石門本未打開,隨著陰墨的來臨,卻忽然轟鳴起來,自行打開了石門。

    這一處遠古通道,竟在沒有使用鑰匙的情況下…打開了!

    仙門一開,映入眾人眼簾的,并不是天荒古境的景致,而是一個看不到盡頭的紫火通道。

    陰墨周身裹在紅光中,直接沖入通道,穿梭于熊熊紫火之中,詭異地沒有受到半分傷害,很快便失去了蹤影。

    他…逃走了!

    “不好!老夫一直以為,那人賜給陰墨的只是普通保命鴉羽…想不到竟是一根穿梭之羽!想不到,真是想不到,陰墨竟能憑此羽之力,無視紫斗仙皇定下的規則,直接打開仙門!他是想逃入天荒古境,逃回真界!”

    眼珠怪大驚之下,操控著寧凡身體,想要追入仙門,但一靠近仙門,便被仙門內的紫火逼退了。

    那紫火太可怕了,表面上看,似乎只是普通火焰,但以眼珠怪此刻三階準圣的眼力,卻能看出,此紫火內蘊含了極恐怖的威能,足以焚殺始圣!

    陰墨借助穿梭之羽的力量,取巧逃入了通道,眼珠怪卻無法進入。

    “遠古通道竟然打開了!這是怎么一回事,難道有人使用鑰匙了么!”

    “天荒古境!仙門的另一邊,就是天荒古境!”

    “遠古卷宗記載,我等所處之地只是一處幻夢界,仙門的另一邊,就是傳說中的真界!”

    “我等雖是紫斗仙修,但若是隱姓埋名,未必不能在真界存活!那里…有令我等成圣的機會!”

    一個個幸存仙帝,目光火熱起來,更有不少人直接遠遁而來,二話不說,直接朝著仙門沖入。

    他們本就是為爭奪遠古通道才來的,若按照之前計劃,就算奪得通道,還需要鑰匙才能開門。而現在則不同,可以直接進入,省掉了太多麻煩,再好不過!

    這些沖入通道的仙帝,當然注意到了仙門內的紫火,不過并無人將之放在心上。

    其一,以這些人的修為,無法看穿紫火的恐怖。

    其二,陰墨逃入仙門之后,不是輕松地穿越了紫火封鎖么?重傷之后的陰墨,只剩下一階準圣的修為,并不比他們這群仙帝強多少。

    陰墨能入仙門,他們只要小心一些,必定也能做到!

    于是,四名人、妖二族的仙帝率先沖入了仙門,但旋即,便有四聲慘叫傳出。

    這四名仙帝在踏入仙門的一瞬間。直接被門內紫火燒成了飛灰,連元神(妖魂)都沒有逃出!

    這紫火…竟如此恐怖!

    “陰墨跑了,現在怎么辦!”心神之中。寧凡問道。

    “決不能讓他逃掉!這已經不是老夫一個人的問題了,若他逃回真界。此處幻夢界的位界坐標必將泄露給劫靈一族…”

    眼珠怪此刻的心情無比沉重。

    這一處幻夢界是紫斗仙皇留給紫斗仙修的最后樂土,之所以能避開劫族追殺,不僅是由于夢界外的強大封印,更由于此地位界坐標極其隱秘,罕有人知曉其所在…

    若任眼珠怪逃回塵界,將此地坐標泄露給劫靈一族,此界…定會被劫修頃刻夷滅!

    屆時,只需一只王族劫靈到來。便足以毀掉此界

    眼珠怪心中所想,瞞不過寧凡的心神感知。

    寧凡心中頓時一沉:陰墨若逃,幻夢界將有滅界之禍!絕不能放陰墨逃走!

    但,仙門內的紫火實在太厲害,入之必死,他根本沒有本事沖入通道追殺陰墨…

    難道只能眼睜睜看著陰墨逃出生天,報復幻夢界么…

    若界毀,則他心愛之人,全都會被太蒼劫靈殺戮一空…這樣的結果,寧凡無法接受!

    “臭小子。不要怕,事情還沒有糟糕到那種程度,你所擔心的事情。不會出現…老夫絕不會放走陰墨!因為老夫…是一名紫斗仙修!”

    “你做的夠多了,這個玉盒留給你,若老夫死于通道之內,十二個時辰后,將他打開,里面是老夫送個你的小禮物…”

    “燃!”

    眼珠怪忽然一字喝出,霎時間,一道黑火從寧凡第三目中射出,直接沖入紫火通道之內!

    那黑火速度太快??斕矯揮腥魏我桓魷傻?,能夠看清那是何物。

    唯有寧凡知道…那是一個周身燃燒著黑火的猥瑣眼珠。明明猥瑣,卻在這一刻。給寧凡高大之感。

    無人知,眼珠怪點燃了不死大帝留給他的不死虛空,換來了短時間的無上不死之力!

    無人知,眼珠怪連其修為都點燃了,只為獲得行走于紫火的力量!

    他,要冒著隕落的危險,沖入無邊火海,殺一人!

    不僅為了給不死大帝雪恨,更為了守護幻夢界最后的紫斗仙修!

    那一日,陰墨跪在不死大帝面前,發下了錚錚誓言,一字一句,眼珠怪從不敢忘。

    紫斗列仙在上,下修陰墨,既是帝尊斬惡而生,自當承繼帝尊之念。雖為惡尸,卻定會堂堂正正,無愧天地,無愧紫斗。今后生為紫斗生,死為紫斗死。如違此誓,天人共戮!

    生為紫斗生,死,也要死在守護紫斗仙域的路上!

    不…也許他沒有那么偉大,也許,他只是想替不死大帝,守住這最后一片家園吧…

    今日就算葬身于熊熊紫火之中…他也定要誅殺陰墨!

    雖千萬人…吾往矣!

    寧凡沉默了,他從未想過,似眼珠怪這般猥瑣的人,也會做出如此壯烈的事情。

    心中沉寂已久的熱血,不知為何…竟因眼珠怪的舉動,有了溫熱。

    這就是真正的紫斗仙修么,三大真界眼中,最有血性的一群修士…

    那些仙帝此刻在做什么,說什么,寧凡已經毫不關心了。

    在他的前方,灰芒一閃之下,化作一個封印繁復的玉盒,平平落在他的掌心。

    這,是眼珠怪留給他的東西…

    若眼珠怪死于仙門通道,則十二個時辰之后打開…里面,是眼珠怪留給自己的小禮物…

    寧凡緊緊握住玉盒,心中竟有種說不出的沉重感。

    此刻的他,根本不關心眼珠怪留下的小禮物是什么。他的心,竟有些在意眼珠怪的安?!?

    這樣一個壯烈的人,不該默默無聞死在此地。希望他能殺死陰墨之后,安全返回吧。

    時間一點點過去,不知過了多久,仙門通道之內,忽然傳出一聲慘叫,那是陰墨的慘叫,從極遙遠的距離傳來。帶著無盡煞氣。

    陰墨已經被滅殺了么,眼珠怪應該快要回來了吧。

    時間越過越久,那被陰墨強行打開的仙門。已一點點重新閉合。

    幸存的兩族大帝,正忙于阻止仙門閉合。但,只是徒勞。下一次仙門再開,恐怕只能靠鑰匙了…

    轟!

    不知過了多久,仙門在一聲巨響之中徹底閉合。

    寧凡微微閉上雙眼,心中不由得,竟有些傷感、蒼涼。

    那個猥瑣、好色的眼珠怪,到最后一刻也沒有回來…再也不會回來了…

    若他還活著,一定會回來的。沒有回來的理由,只有一個…

    他殺了陰墨,付出的代價,很可能…是生命…

    只為當年一句承諾,便是付出再大代價,也要誅殺叛徒,守護幻夢界。

    即便那些幻夢界之修,根本不知道有人為了護界而死,眼珠怪仍舊還是出手了…

    堪稱壯烈!

    寧凡隨手收起了眼珠怪送給他的玉盒,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壇靈酒,自飲一口,而后將余下之酒。全部灑在仙門之外。

    壯士遠去,豈能無酒送行!

    “前輩,我人、妖二族已就遠古通道的歸屬問題,商量出了結果,只是還不知前輩的意思…前輩…”

    通天古帝、真龍族長此刻小心翼翼站在寧凡身后,似想就遠古通道的歸屬問題,好好和寧凡商量一番。他們,仍未放棄爭奪遠古通道的打算,卻根本不敢與寧凡硬碰硬。只敢使用商量的口吻。

    “沒興趣!”

    酒壇已空,寧凡望著緊緊閉合、好似不曾打開過的仙門。一股煩躁的情緒在心中肆虐。

    這些幻夢界修士,被人?;ち嘶褂灘蛔災?。有人為他們戰死,卻無人知,更無人為其緬懷…

    “前輩,你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可有晚輩能夠出力的地方么…”掌劫仙帝的聲音,忽然從寧凡身側傳來。

    她不是個知恩不報的人,若非寧凡相救,她多半已被陰墨殺死了。

    只是她不知該如何報恩,寧凡表露出的修為太高了,堂堂三階準圣,自己的家底里,有什么能被對方看上么?

    應該沒有吧,三階準圣怎么看得上自己那些破玩意…

    “不必?!?

    寧凡忽然從感懷之中驚醒,此刻的他,已沒有眼珠怪附身,第三目也恢復到了正常狀態。

    以他此刻修為,可沒有本事在一大群仙帝面前充大爺,裝前輩。

    滅神盾也已受損,無法使用,若此地有仙帝襲擊自己,自己將極其危險!

    寧凡可沒有忘記,他與真龍一族之間,結下的梁子很深…

    若被真龍族長發現他真實身份,群起而攻之,寧凡自問沒有把握從一群仙帝手中逃脫。

    殺仙帝如屠狗的,是眼珠怪和陰墨,寧凡只是一個小輩…小輩…

    現在不是傷感之時!

    念及于此,寧凡不欲在此地久留,身形一晃,便欲離去。

    “前輩留步!”真龍族長的聲音,忽然響起。

    寧凡身形一頓,心中暗暗警惕,面色卻是半分不露,回頭對真龍族長道,“什么事!”

    “前輩可否賜下姓名。此次蠻荒之內,變故叢生,竟有陰墨這位遠古大修在此生亂,若非前輩出手,我等之中恐怕會死更多人。前輩于我等有救命之恩,我等有心報恩,卻不知該如何回報,想來我等的家底,前輩也是看不上的…”

    真龍族長一改往日陰沉口氣,在寧凡面前,竟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樣。

    他可不敢在一名遠古大修面前放肆。

    “報恩就不必了,你們的東西,我確實看不上…”寧凡只能順著真龍族長的話,繼續裝下去,心中卻是苦笑。

    這里隨便一個仙帝的家底,都足以讓寧凡眼紅,他倒是想要,卻怕暴露疑點,引起這群仙帝懷疑,多生事端…

    “不可,我等也算是紫斗仙修,欠人恩情,豈能不報!”真龍族長手心微微滲出冷汗,他可是知道其中利害的。

    修為到了寧凡這一步,隨便給人點恩惠,就能沾上因果。似救命之恩,因果更是巨大,一個不慎,就可能將人算計到萬劫不復的地步…

    誰知道寧凡是不是在笑里藏刀呢?表面一副救人不求回報的姿態,暗地里,卻有可能把所有人都算計在內了…這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以真龍族長小心謹慎的性格,斷不可能在這種大事上犯糊涂,貪小便宜必吃大虧。

    似寧凡這等遠古大修,在此地與另一名大修苦戰了一場,卻又不是為了遠古通道而來,若說此間沒有什么算計,真龍族長絕不相信!

    “請前輩務賜下姓名,我等定為前輩供奉氣運塔,以此舉回報前輩的恩情,此為我等心意,還請前輩不要拒絕!”

    氣運塔?

    寧凡微微一怔,繼而目光一亮。

    此物…可是好東西!

    “罷了,此戰之后,老夫的姓名恐怕想瞞也瞞不住了。你聽好了,老夫名為趙簡!你們就以此姓名,為老夫供奉氣運塔吧!除此之外,老夫還有一個要求,希望你們…務必答應!”

    寧凡聲音微微一沉,真龍族長立刻一驚,匆忙道,

    “前輩有何要求,但說無妨!我真龍一族便是傾盡全力,也定會完成前輩囑咐之事!”(未完待續)

    ...
  //www.trtrh.com/5_5569/370781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