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執魔 > 正文 第990章 招搖山之戰!

河北20选5幸运走势图表:正文 第990章 招搖山之戰!

    東來星域是一片荒涼的星域,星域之中,漂浮著一顆又一顆灰色的廢棄星,大多不適合生靈居住。

    然而就是這片荒涼星域,竟建著一名東天大帝的道場,故而此地雖說荒涼,來來往wǎng 的東天修士卻絕不在少數!

    東來星域,外圍區域。

    一隊碎虛修士正在破空疾馳,為的,是前往星域中心的招搖山道場,參觀一名仙帝的道??!

    這隊修士一行六人,各個目光狂熱,從服飾看,似乎隸屬同一勢力,帶隊者修為最高,是一名碎虛七重天的強者,此刻正滔滔不絕地給其他人解說著什么。

    “…東來星域是沖和大帝的道場,幾位師弟涉世未深,可能對此帝有些陌生。爾等有所不知,這沖和大帝修為雖非東天諸帝最高,資歷卻是最老,據說東天諸帝的輩分,皆比不上此人,甚至于連那些個準圣,都沒有此帝年紀大…又有傳聞說,這沖和大帝本體不是人族,而是妖類,且是白猿血脈,修的偏偏又不是妖族功法,故而這沖和大帝又有一個名號,叫‘亙古白猿老沖和’…”

    “…沖和大帝的道場,就建在東來星域中心,我們這一路上,若遇到穿灰衣、戴斗笠的人,千萬不可得罪,這一點,切記!據說沖和大帝的門徒,全都是這一打扮,只在斗笠的顏色上有所區分。第一步修為的門徒,只配穿戴銅斗笠;唯有第二步門徒,有資格佩戴銀斗笠,那銀斗笠又分九個等級;能佩戴金斗笠的,則只有沖和大帝本人,以及他手下的二王六尊!”

    “…還有招搖山的規矩,這一點,諸位師弟定要銘記…”

    一行人正在前進,忽有一道灰芒。一閃之下,擋在了六人前方,現出身形。

    那是一個穿灰衣、戴斗笠的人玄命仙修士,所戴斗笠是銀斗笠,斗笠的一角,雕有一朵灰云圖案。

    “戴斗笠的!”六名碎虛立刻有了惶恐,收住遁光,朝那斗笠修士恭敬行禮,不敢怠慢。

    那斗笠修士則神情桀驁,也不還禮。只淡漠道,“知道規矩嗎!”

    “知道,知道…這是我等儲物袋,前輩可從中選走一物…”

    六人畢恭畢敬,解下儲物袋,遞給那斗笠修士。

    而后,斗笠修士從其中四個儲物袋中,各取走了一樣東西,或為法寶?;蛭ひ?,又將這四個儲物袋,歸還給了各自主人,并給了這四人一個令牌。

    “你們四人。有資格進入招搖山道場參拜,此為通行令,拿好了!”

    余下的兩個儲物袋,則被斗笠修士直接沒收。并對余下二人沉聲道,“你們二人,誠意不足。若拿不出更貴重的東西,便可以滾了!”

    招搖山的規矩,欲入此地參拜,需獻出儲物袋,任斗笠使者挑走一物,才有進入的資格。若不獻寶,則不允許前往招搖山道場。若所獻之寶價值不足,則儲物袋直接沒收,本人亦要被驅逐出境!

    斗笠修士話音一落,頓時使得那兩名修士有了不滿。

    “我那儲物袋中,明明就有一件凡虛級別的法寶,也有六轉丹藥,難道還不足夠體現我的誠意嗎!還不夠換到通行令嗎!”

    “不夠!碎虛修士,想入道場,起碼需要獻上仙虛法寶、七轉丹藥,或是與之同等價值之物!第二步修士,價格則更高!你二人明明身懷仙虛法寶,卻藏于體內,而不放在儲物袋內任本座挑選,其中的小心思,當本座看不出來嗎!本座懶得和你們廢話,若無更珍guì 的寶物獻上,便滾!不滾,則死!”

    兩名修士還欲強辯,便在此時,遠處的星空,忽然傳來一聲慘叫,原來是某個人玄命仙,因為抗拒執法,被斗笠修士所殺。

    嘶!堂堂人玄命仙,竟然被人直接滅殺了!這東來星域真是太危險了!此地斗笠修士行事,堪稱霸道,根本沒有道理可講!

    見此一幕,二人哪里還敢討價還價,無奈拿出更貴重的寶物,方才換到通行令。但被沒收的儲物袋,卻是無論如何也要不回來了。

    這,便是招搖山的規矩!

    來此參拜招搖山道場,必須獻寶,此為沖和大帝定下的規矩,不容人更改,不容人違逆!強行去違抗,便要有承shòu此地斗笠修士怒火的勇氣!

    不過若是萬古仙尊來臨,一般而言,不會有哪個不長眼的斗笠修士去要求仙尊獻寶…

    招搖山修士霸道歸霸道,卻也不傻…仙尊一級的人物,可不是能夠隨便得罪的…

    寧凡微微皺眉,進入東來星域后,他已親眼目睹四人被殺,皆因反抗了斗笠修士的命令。

    若違令,則直接滅殺,半點人情不留!這,就是招搖山修士的霸道作風!

    下面的人都這么霸道了,可想而知,沖和大帝本人會是何等霸道的個性…

    也難怪沖和大帝手下的萬古仙尊,敢趁仙仙失蹤,踩上極雷宮一腳了,而后明知仙仙已經歸來,竟然還敢借寶不還…

    寧凡的耳邊,又響起臨行時,蘭小倩等四女的叮囑。

    “寧公子,你此次前往招搖山,千萬要和氣一些。只要能要回閃雷鏡,便是讓我極雷宮付出一些代價也是可以的,一定不要和招搖山修士鬧得太僵,畢竟招搖山之主,乃是堂堂沖和大帝,此帝不講道理,可是出了名的,被他欺壓過的東天老怪,不在少數,只沒想到,這一次招搖山之修,會欺到我極雷宮頭上…”

    呃,這四女還真是膽小,至于那么懼怕招搖山嗎?

    不過寧凡也能理解四女的顧慮,如今仙仙雷體進化還沒結束,若真與沖和大帝撕破臉皮,確實不好收場…

    理解歸理解,寧凡本人卻是不懼怕沖和大帝的。萬古第六劫的仙帝,他雖需要仰視,卻也不至于懼怕。

    罷了,看在四女苦苦哀求的份上。若這招搖山修士講道理,他便以溫和的方式要回閃雷鏡吧。

    寧凡進入三千雷界,引起了巨大震動,這一次吸取了教xùn ,沒有暴露容貌、身份,而是以氣運光芒蓋住了容貌。

    但凡修為達到萬古境界的修士,都可以用氣運色遮掩容貌,寧凡雖非萬古修士,卻因劫血強大,同樣足以做到這一點。

    如此一來。他周身便籠罩在了四色光芒之中,一入東來星域,所暴露的沖天氣運便引起了各方關注。

    “嘶!竟是氣運加身!竟是萬古老怪來臨了!不知這是哪個東天老怪,看這遁光氣勢,似乎是萬古仙尊,而非仙王…”

    “仙運第四彩!這名前輩雖非仙王,卻有如此強大的氣運,便是放在仙王之中,也算是中等偏上的氣運了!當真難得!”

    雖說氣運加身容易引起關注。但比起三千雷界全界戒備,已經算是比較好的結果了。

    普通萬古仙尊到來,不至于引發大范圍的惶恐,故而東來星域并未因寧凡的到來而混亂。

    氣運加身的另一個好處。便是四處巡邏的斗笠修士,沒有一個來找寧凡麻煩,使得寧凡一路抵達東來十二星,幾乎暢通無阻。

    東來十二星!

    那是十二顆帝級修真星。被人以陣法串聯,所形成的拱形星群。星群的中心,是一座仙氣逼人的高山。漂浮在無盡星空,山上多植桂樹,更長滿了祝余草,凡人食之,可數日不饑。山中生活著各種各樣的異獸,不少竟是寧凡從未見過的!招搖山之巔,極為開闊,建有一處道場,有十萬修士常年在此誦經,供奉沖和大帝的香火。

    招搖山修士見慣了大場面,故而當寧凡駕臨招搖山時,幾乎沒有幾人驚yà ,仍是自顧自的誦經。

    萬古仙尊來道場參拜,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自有專人接待,不必他們費心。

    然而數息之后,再無人能夠淡定了!

    隨著寧凡解開了氣運光芒,道場十萬修士,俱都大驚之下,豁然站起,不可置信地看著星空中,那一道白衣青年的身影!

    “雨…雨之仙君!此人為何會出現在此地!”

    “他該不會是來鬧事的吧!此人能滅反寧聯盟,若他在此大開殺戒…”

    “祖師爺正在閉關,速速通知二王六尊,有強魔來臨,務必戒備!”

    “陣殿弟子何在,速速就位,一旦此魔動手,則開招搖星空陣,死守招搖山!”

    氣氛在一瞬間便肅殺了!

    即便是一些仙王來臨,也不會讓招搖山修士如此如臨大敵,唯有寧凡是不同的,手中的血案數目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咚!咚!咚!

    是沖和鼓的聲音,連響七聲!

    招搖山道場石關內,正閉關修liàn 的二王六尊全部神色一變,朝外界散出神念。

    兩位招搖山仙王也就罷了,見是寧凡到來,雖然戒備,卻也自恃身份,沒有現身。

    那六名招搖山仙尊,卻是齊齊破關而出,直接沖上星空,將寧凡圍在中心,一個個頭上,皆帶著金晃晃的斗笠!

    四名一劫仙尊,兩名二劫仙尊!

    “不知雨君駕臨招搖山,所為何事!”六位招搖山仙尊,全都神色戒備地看著寧凡,如臨大敵!

    如今東天仙尊的圈子里,已無人敢小覷寧凡了,先是德云老祖,后是聯盟三尊,目前為止,寧凡手上的仙尊人命,已有四條!誰敢小覷!

    便是一些仙王,自問可以擊敗下位仙尊,卻也很難做到擊殺…萬古老怪,哪一個不是擅長保命之輩,想要一擊必殺,絕非易事,但寧凡卻做到了,且做到了不止一次!

    雨之仙君…絕不可小覷!

    “寧某今日前來,并無惡yì …”此言一出,六名招搖山仙尊頓時松了口氣,但寧凡下一句,卻又讓六尊面色微變。

    “…只是想替極雷宮的朋友取回一件寶物而已?!?

    “哦?此事還與極雷宮有關?我招搖山上,似乎沒有極雷宮的東西,不知道友想要取走何物?”

    一名二劫仙尊故作不解,詫異地問道。這是一個紅發老者,右臉上有三道暗紅色紋路,道號焚鶴,是六尊當中修為最高的人。

    其他幾名萬古仙尊,同樣故作茫然。好似根本不知情一般。若非寧凡知道內情,幾乎以為閃雷鏡真的不在此地。

    寧凡皺了皺眉頭,對這些人的不干cuì 有些不滿,“明人不說暗話,寧某是為閃雷鏡而來!此物對極雷宮十分重要,希望諸位可以給寧某一個薄面,歸還此物!”

    見寧凡如此直接,焚鶴等人也懶得裝了,面色一沉,冷聲道?!壩昃竅胩婕墜鐾仿?!若我等不給雨君這個面子,又如何!你雨君的面子,很值錢嗎!”

    “我等忌憚你三分,可不是怕你!”

    “識相的,就趕快滾!惹急了我等,便讓你和極雷宮的娘們一樣,吃不了兜著走!”

    畢竟是在自己的地盤,且還有仙王、仙帝坐鎮,焚鶴等人雖說忌憚寧凡。卻也不至于害怕,語氣也硬了起來。

    寧凡眉頭皺得更深,卻記著四女的叮囑,依舊平靜道?!吧比順ッ?,欠債還錢,爾等既借閃雷鏡,便當歸還。若白帝雷體進化結束。追究此事,爾等可能承shòu白帝的怒火?”

    仙蘿莉原來的修為,是萬古第七劫。比沖和大帝的六劫修為更高,若雷體進化完成,修為還會精進不少。仙蘿莉的怒火,可不是誰都能承shòu得起的!至少,單憑招搖山未必可以承shòu!

    寧凡還真是好奇,這招搖山怎會如此不智,定要為一個閃雷鏡與極雷宮交惡。

    聞言,六尊果然有了猶豫之色,卻也只猶豫了片刻,繼而齊齊放聲大笑。

    “我家老祖修有先天法目,可觀人氣數,老祖說了,那蘭云仙氣數已盡,已無雷體進化之可能,你拿蘭云仙做大旗,嚇唬不到我等!”

    “閃雷鏡,不可能歸還!我招搖山的規矩,不論什么東西,只要入了我招搖山的口袋,就休想再拿回去!”

    “這里是招搖山,不是丹霞星!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若你就此離去,我招搖山可以當什么事都沒發生過,否則…哼!”

    焚鶴仙尊冷冷一笑,威脅之意昭然若揭。

    寧凡平生最恨人威脅自己,若非顧忌四女的叮囑,此刻已經發作。語氣雖還算平靜,眼中已有冷意,“寧某最后再問一次,這閃雷鏡,還還是不還!若諸位道友歸還此鏡,極雷宮四位護法說了,會給諸位備一份薄禮相謝…”

    “什么狗屁薄禮,不需要!要送,就把極雷宮的娘們全部洗干凈送來!”

    “想替極雷宮出頭,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你以為整個東天,都是你寧凡的地盤嗎!”

    “滾吧!再廢話,便讓你躺著離開招搖山!”

    焚鶴等人叫囂地更厲害了,在他們看來,寧凡的一再忍讓,正是畏懼的表現。

    寧凡笑了,明明平靜的笑聲,卻讓人聽出無盡冷意。

    修真界以實力說話,強者為尊!遇到招搖山這類人,若無實力,道理是說不通的,一味講理,只會讓對方更加小瞧自己,而后,加倍欺負!

    “我答應了極雷宮朋友,要盡量和平解決此事…現在,我改biàn 主意了!”

    嗤!

    寧凡忽然從原地消失,下一個瞬間,出現在一名一劫仙尊身后,抬手一劍,直接劈下!

    劍鋒之上,四種掌位光芒泛著銳不可當的冷光!

    那一劫仙尊只感到渾身寒毛冷立,周身直接化作紅霧消散。

    但,無用!

    紅霧一凝之下,這名一劫仙尊出現在百丈開外,卻還是被寧凡一劍斬傷,背上有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從肩膀,一直砍到腰部!

    六尊大驚!

    兩名尚在閉關的仙王亦是大驚!

    就連在招搖山山腹內閉目打坐的沖和大帝,都微微睜開了雙眼,露出算計的冷芒。

    整個招搖山上下,十萬修士,更是無人不驚!

    竟是四種掌位道則!

    寧凡的劍上,竟纏繞了四種掌位道則,加持之下,險些一劍秒殺了一名一劫仙尊!

    那被寧凡砍中的一劫仙尊,道號霧蛇,此刻內心狂跳不止,根本無法平息!

    生死一線!絕對是生死一線!若他的本命天fù就是化霧保命。那一件絕非是斬傷他這么簡單!

    “大膽!你竟敢在我招搖山之地動手傷人,簡直沒有將我招搖山放入眼中!”六尊震驚之后,紛紛怒喝,試圖掩下心中駭然。

    更有一個個招搖山修士,匆匆開啟了招搖山大陣,誓要以陣法留下寧凡!

    那招搖星空陣,乃是沖和大帝耗費萬年光陰,布下的大陣,仙帝之下,一旦陷入陣法。幾乎無人能夠從中走出。

    那陣法一開,六尊紛紛狂退,與寧凡拉開距離,繼而便有漫天星光,被那陣法引來,如蠶絲一般,一圈圈纏繞,最終竟是形成了一個星辰巨繭,將寧凡封在里面。巨繭之上,貼有三千萬道封!

    “敢在我招搖山傷人,這,就是下??!他師亂古未死。不可傷他性命,但,必須給他教xùn !速以陣法毀他肉身,之后。老夫會親自出手,將他元神囚在招搖山下十萬年!”

    那焚鶴正在下令懲辦寧凡,忽然便聽到一聲碎裂聲。卻是那囚封寧凡的星辰巨繭,喀嚓一聲,從頭到底,裂出一道裂痕!

    下一個瞬間,巨繭之上三千萬道封盡都崩裂,寧凡九步連踏,直接踏碎天地大勢,從那繭中走出!

    此陣,困不住他!

    “閃雷三鏡,分天、地、人,這人鏡,毫無yí 問在你丹田之內…”

    寧凡金光一閃,再次消失,直接出現在了霧蛇仙尊的背后,一指定天術,直接定住了霧蛇肉身,使得他無法化霧消散。

    而后,道劍當頭劈下!

    可憐這霧蛇一生苦修化霧神通,卻在定天術下通通失了效果,肉身直接被寧凡一劍劈開,元神倒是拼卻自損,強行掙脫定天術逃脫,但他藏于丹田內的閃雷人鏡,卻被寧凡直接繳獲。

    人鏡,要回來了!

    “還有兩面閃雷鏡!”

    寧凡目光落在另外一名一劫仙尊身上,那名仙尊道號雷魚,大驚之下,直接朝焚鶴仙尊移dòng 過去。

    寧凡速度實在太快,道劍斬擊更是鋒利難敵,等閑防御根本無用!面對此子決不能落單,且必須拉開距離,否則被他近身偷襲,就麻煩了!

    一面逃,雷魚仙尊一面吐出一道雷光,也不知是何物,一晃之下便無蹤了。

    同一時間,寧凡心頭警兆忽生,天靈三尺之外,憑空出現一枚三寸長的雷釘,猛然朝其天靈釘下!

    “此釘殺傷力不足,但勝在速度快,令人防不勝防,便是仙王,若無事先防備,也不可能擋下此釘…”

    雷魚對自己雷釘極有信心,然而讓他駭然的事情,旋即出現。

    卻見寧凡周身,忽然出現一層金色氣墻,那雷釘打在氣墻之上,竟是無法刺入半分,根本傷不得寧凡!

    “倒是一件不錯的暗器,可惜,殺傷力太弱!”

    寧凡只張開了少許滅神盾防御,這雷釘便無法破防,可見其攻擊力有多弱了。

    正欲還擊,卻又有一個赤膊仙尊大吼一聲,一拳打來,一拳出,竟有崩潰星辰之力!

    這是一個體修,有著萬古一劫修為,這一拳,怕是沒有幾個同級仙尊敢硬接的。

    寧凡卻動也沒動一下,直接憑金色氣墻,擋下了此修一拳,紋絲不動,毫發未損。

    更多的仙尊攻擊,落在了他的身上,然而,卻無一能破其金色防御!

    “不可能!此子防御力為何會如此逆天!以我等六尊合力,竟破不開此子防御,反被他毀了一人肉身!”

    焚鶴等人心驚不已,便在那心驚之中,寧凡周身籠在金光之內,直接朝雷魚正面沖去。

    雷魚大驚之下,轉身就跑,然而他的速度,終是比不過寧凡縱地金光第一逝!

    當道劍劈下,雷魚仙尊匆匆一避,卻又被道劍順勢一刺,直接刺穿丹田,將那藏于丹田的閃雷鏡生生掏出!

    地鏡,到手!

    天鏡,卻不在此地…

    “是在那里嗎…”

    寧凡無視眾仙尊的攻擊,直接頂著神通,朝招搖山道場爆沖而去。

    他能感受到,在那道場之中,有兩名三劫仙王閉關,其中一位。身上持有第三鏡!

    仙王,他何懼!他連巔峰仙王的巫神都敢戰,何懼此地三劫仙王!

    有滅神盾在身,即便無法展現完整形態的滅神巨人,他也自xìn 不會被一個三劫仙王所傷!

    “攔住他!不要讓他沖入道??!”

    焚鶴等人皆是大急,然而可惜的是,他們的全力攻擊,竟根本無法破開寧凡的金光防御。

    連最起碼的破防都做不到…他們與寧凡交手,豈有半分勝算!寧凡只要法力充足,便已經先天不敗了好么!

    這還怎么打!

    傳聞此子是獨自一人滅掉反寧聯盟的。眾仙尊本還不信,但如今看來,此事恐怕屬實,連六尊聯手都拿不下此子,反寧聯盟的三尊,又能如何!

    仙王不出,誰能鎮壓此子!

    道場十萬修士驚呼一片,已被寧凡從天而降的氣勢震得站都站不穩,跌倒一片。

    “你很囂張。也有囂張的資本…但,無用!”

    不待寧凡沖入道場,一道藍光忽得從道場一閃而出,直接與金光護體的寧凡對撞。一撞之下,藍色雷力頓時在空中激蕩,雷力一凝,化作一個滿身橫肉的矮胖修士。被寧凡一撞,微微退了半步,暗暗一驚。更讓他驚yà 的,是與寧凡匆匆交錯的瞬間,他的手臂竟被寧凡斬出一道血口,雖非重傷,卻終究是受了傷!

    寧凡則被撞退了數十步,好在有滅神盾護體,硬是半點傷勢也無,將道劍一橫,冷視來人。

    閃雷天鏡,就在此人丹田之中!

    “嘶!飛雷仙王竟被雨君破了肉身防御!他可是體修??!”

    “毫發無損,竟然仍是毫發無損!這雨君神通好生強悍,以飛雷仙王的蠻力一撞,竟都破不開其防御!”

    “這雨君好生厲害,面對三劫仙王,莫非還能先天不敗!”

    道場之上,處處都是驚嘩之聲,更有人隱隱覺得,今日若是沖和大帝不出手,便無人能鎮壓寧凡了!

    畢竟剩下的那個未出手的仙王,實力還要弱于飛雷仙王一線,便是二王六尊聯手…

    繼飛雷仙王之后,第二名招搖山仙王沖出石關,來到外界,看待寧凡的神情同樣凝重。

    若無意外,接下來…恐怕真的要二王六尊齊出,來對付寧凡一人了!

    便在此時,忽有一道聲音響起。

    “雨之仙君,果然不凡…飛雷,退下吧,以你修為,破不開此子防御…爾等,全部住手!”

    那是一道蒼老的聲音,只一瞬便響徹整片星空,好似天雷一般,在此地每一個修士耳中響起。

    繼而便有數以百萬的灰芒,聚集在星空中,一凝之下,化作一個戴斗笠、穿灰衣的老者,出現在寧凡百丈之外,神情難辨喜怒,給人一種威嚴之感。

    “我等招搖山之修,見過祖師!”

    無數招搖山之修,在老者出現的一刻,有了主心骨,再不懼怕寧凡,恭敬下拜。便是仙尊、仙王也不敢怠慢,紛紛向老者行禮。

    這老者,正是招搖山之主…沖和大帝!

    面對此人,便是寧凡也有了呼吸一滯之感,這還是他第一次憑自身修為,正面抗衡一名仙帝的威壓!

    若不張開完整的滅神巨人…擋不下此帝一擊!這是寧凡面對沖和大帝之時,切身感受到的修為差距!

    仙帝,非他可勝!但若是他底牌盡出…

    “借閃雷鏡,卻不歸還,此事確實是飛雷等人理虧了…但你也傷了霧蛇、雷魚二人,老夫身為招搖山之主,不能對此事坐視不理,你,可知!”

    “接我一式神通!若你不死,老夫允你帶走閃雷鏡,此事就此作罷!若你死,自有你師亂古,會來替你報仇,其個性最是護短,你也可死得瞑目了!”

    沖和大帝竟沒給寧凡拒絕的余地,直接抬手,朝寧凡一按。

    一按之下,整個星空頓時晝夜更迭,陰陽錯逆…(未完待續。)
  //www.trtrh.com/5_5569/400440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