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執魔 > 正文 第1009章 火魂暴走

河北20选5今日开奖结果:正文 第1009章 火魂暴走

    白衣獵獵,黑火熊熊!

    滅殺火靈,吞其火元,寧凡魔火等級越過最后一線,徹底突破十二昧的級別?!蟆絲趟萇砭磣拍Щ?,踏天而立,那火焰威壓之強,更因鳳陰陽的原因有所增幅,使得草原上的氣溫陡然上升,更讓此地所有大卑修士體內火焰一顫,有了畏懼,驚望蒼穹上的那道人影。

    好似那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從火焰之中走出的帝王!

    大卑族全民都是煉丹師,自然全民都是火修,但火焰級別能達到九昧以上級別的,罕有。十二昧之人,更是少之又少,便是有,也往往都是萬古級別的存在苦修得來的,且即便是那些人的十二昧火威,也很少能達到寧凡這等聲勢的!

    如此一來,草原上的驚呼聲,自是越來越多,既因寧凡破封而出,又因那滔天的魔火之威!

    “總算脫困了,算算時間,距離武試結束,應該只有五個時辰多一點了…”

    寧凡魔火一收,身形一晃,如瞬移一般出現在草原之上,沒有立刻參比,而是隨不遠處的鮮于純降落在了一起。

    鮮于純激動地看著寧凡,目光狂熱,仍沉浸在寧凡破封而出的震驚之中。

    寧凡則看著鮮于純血肉模糊的雙手,微微一嘆。

    他人雖然是剛剛破封而出,但實則在滅殺火鳥之后,此山對他便已形同虛設,困不住他無孔不入的神念,將外界之事看在眼里。

    這鮮于純,竟想挖山救人!以此人的修為實力,此舉近乎愚蠢,但卻畢竟是一番好意,出于真誠,甚至不求任何回報的…

    據寧凡了解,這鮮于純本質上并不是一個老好人。而是南疆一霸,之所以肯做到這一步,也只是遵從于內心對于他的敬重罷了。若換做其他人被困,此人定會冷眼旁觀的。

    武試被他拋在腦后,得罪仙帝的可能被他拋在腦后,一切的一切,以他為數不多的智商,根本懶得考慮,便已動手救人。

    寧凡并不打算收徒,但今日。卻頭一回有些欣賞鮮于純了。

    鮮于純固然心智不全,骨子里卻有一股偏執,敢以血肉之軀,去撼仙帝立下的火山,如此膽氣,罕有人可做到。也并不是全然沒有畏懼,只是那火山之中,困著此子想救之人,如此一來。便是不顧一切,也要將山挖開!便是沒有任何希望,也要將此事進行到底!便是舉世嘲笑,便是萬界為敵。便是天地毀滅,也絕不改變本心!

    更讓寧凡意想不到的是,此子沖天一吼之時,竟帶給他一種觸動。使得他神、妖修為的舍空中期瓶頸,有了少許松動,更有了一瞬間的心劫降臨之感…

    此子心智不全。卻也因此更為純粹,近乎于道…雖說此子沒有真正救出寧凡,對其好意,寧凡卻是心領了。

    “此山乃是仙帝所立,你挖山之傷,不會那么容易好全,我這里有些丹藥,你拿去吃了?!?

    寧凡一翻手,取出一個丹瓶,贈與鮮于純,而后交錯走過。

    鮮于純激動地熱淚盈眶,他竟然得到師父的賞賜了!

    那神情,真是太冷酷了!那口吻,真是太霸道了!那舉手投足,那氣質風范,嘖嘖嘖,不愧是他看中的師父啊,這可不是他一朝一夕能模仿來的!

    先看看師父賞賜了什么…

    鮮于純打開瓶封,神念一探,頓時倒吸冷氣,竟是一顆九轉金丹!且是他沒見過的丹藥,多半是外界東天的丹藥,看這藥效,似是療傷之用…

    只是這丹藥的品階未免也太高了!要知道即便他是邪羊部少族長,想動用部落一顆九轉金丹,都需要所有元老的一致同意,并三次審核,三次復議…只因對于任何一個南疆部落而言,九轉金丹都是重寶,不可輕動!

    但寧凡隨手就給他了一顆!

    師父真是大手筆!

    “恭喜前輩脫困!算計前輩的人,多蘭愿意動用中州的關系,將其查清!多蘭覺得,此事并非是石焰修士所為,而是有某些老怪模仿了石焰神通…”多蘭走了過來,暗暗傳音道,在外人面前,她并不敢暴露自己鎖魂奴的身份,故而面上神情十分高冷,傳音的語氣卻極為謙卑恭敬。

    “不必,算計者是誰,我大概能夠猜測一二。我不在的這幾日,塔木部已只剩一個人參比了么…”寧凡微微皺眉,神念朝著塔木部參比草原散了過去。

    在那個方向,已只剩最后一個塔木渡真還在苦苦支撐了。

    塔格里等人,則在場外驚喜地看著他的方向。

    “前輩不在的這幾日,有許多部落欺凌塔木,可惜多蘭是外人,并非參比者,故而無法插手此事…”多蘭還欲再說塔木的遭遇,寧凡卻根本沒有細聽的時間,身形一晃,已朝著塔木參比方向飛去。

    多蘭撇撇嘴,將一肚子話噎回去,只好跟著寧凡一并飛去,卻在進入武試范圍之前,被尸魔老者所阻。

    “你非參比者,不可進入此地!”

    多蘭只得止步,遙??醋盼涫越?。只剩下五個時辰了,不知前輩的到來,能否帶領塔木取得好成績,若能南疆第一就好了…

    塔木武試區!

    寧凡如一道流光,呼嘯而至,氣勢沖云!

    法力臨近枯竭的薩騰,在火魂的追擊之下本已絕望,此刻忽得看到救星前來,頓時大喜,高呼道,“寧前輩救我!”

    那半步舍空的火魂,一見寧凡到來,頓時轉移了殺機,不再追殺薩騰。從寧凡的身上,火魂感覺到一股極其美味的火焰氣息,那氣息誘惑著他,驅使著他的殺戮本能!必須殺死寧凡,必須吞其火焰,必須殺殺殺!

    吼?。?!

    火魂充滿殺機的吼聲,竟能引動一絲火之道則的變化,要知道,對于任何一個未入萬古的修士而言。此舉都是極為逆天的,這火魂能以半步舍空修為做到這一點,更顯得其不凡,即便那只是極微弱的一絲。

    但半步舍空就是半步舍空,掀不起大浪,想殺寧凡,更是不夠!

    寧凡甚至沒給火魂出手的機會,魔火一展之下,整個人如只見一道火影襲來,剎那間飛越了草原。與那火魂交錯而過。交錯的一瞬間,就直接將火魂焚成飛灰了,這一幕落在附近觀望的他部渡真巔峰眼里,皆是有了心驚。

    要知道,火魂乃是火中成靈,對于火攻的抗性,自是極高,但在寧凡十二昧真火面前,仍舊只有被秒殺的結局!

    好恐怖的魔火。其中包含的規則變化,更是這些區區渡真無法理解的!

    “多謝前輩出手相救!”薩藤目光火熱,雖說武試時間所剩不多,但只要寧凡能趕上武試。塔木部就還有翻盤的希望!

    “你退下養傷吧,此次塔木武試,有我一人足矣!”寧凡此言一出,損耗嚴重的薩騰。頓時如蒙大赦,將所有召火符一股腦地交給寧凡,而后匆匆退出武試。

    此地塔木人。沒有任何一人指責薩騰的退出,只因寧凡還在!

    所有人群情激奮!斗志高昂!他們深信,只要還有寧凡一個人在,就足夠!寧凡的魔威十分攝人,尤其此刻還帶著三分怒意,更有種生人莫近的氣勢,但帶給同伴的感覺,卻是那么的可靠!

    畢竟是一個修為被封的萬古仙尊??!

    “嗯?這是…”寧凡忽然在火魂隕落的灰燼出,看到一顆火紅的晶核,抬手一攝,攝入手中。

    根據寧凡對武試的了解,這似乎是獵殺火魂所產出的特有火晶…

    還沒來得及細看,忽有十余個渡真巔峰修士,齊齊降落,將寧凡一圍,呵斥道,

    “閣下為何能從火山之中脫困!莫非是毀壞了刑環嗎!我等身為大卑之修,有權驗一驗閣下的刑環!若當真如此,閣下可要大禍臨頭了!”

    “閣下并未按時參比,此刻破封而出,恐怕已經失去參比的資格了,還不速速離去,更待何時!”

    “塔木最后一人已經退比,這一只死去的半步舍空火魂,不應算入塔木成績!塔木的最后成績,仍是1分!”

    若是東天渡真,哪敢這么和堂堂雨君大呼小喝,但這里是大卑,這里的修士天生帶著一股種族傲氣,即便面對寧凡,仍是高高在上的態度!

    寧凡眼中冷意更甚。

    呵呵,都是來打壓塔木的部落么!

    “第一,據我所知,武試中途參比,并不會因此失格,此事在南疆歷來都有先例可循…”寧凡面無表情地說道,此言一出,頓時便有幾個人面色微變,似乎沒想到寧凡對南疆小比的了解如此透徹,之前的蒙騙就顯得極為尷尬了。

    “第二,我刑環尚在,如此一來,并不算違反大卑規矩?!蹦蒼窶胩?,其上損環尚在,足以說明寧凡沒有說謊,而后元神歸位。

    一些修士暗暗震驚,寧凡竟當真以受限修為,沖出了碎念圣使都沖不出的火山!

    “第三,據我所知,武試還有一個規矩,允許踏入其他部落的武試區搶奪火魂獵殺。武試不允許傷人,但若踏足其他部落區域,搶奪火魂,則被攻擊也算是咎由自取,爾等在我塔木武試區搶奪火魂,如此一來,我便是對爾等出手,也并不違反武試規則吧!”

    此言一出,那些搶過塔木火魂的渡真巔峰,皆是面色大變,轉身就想跑出塔木武試區。聽此人言下之意,竟是想以外修身份,對南疆諸部出手,此人當真是膽大包天!

    這些人跑得倒是不慢,但可惜,跑不掉!

    寧凡身形一晃,鬼魅般出現在一個個渡真巔峰身后,抬手間,便將一個個渡真巔峰打得吐血倒飛,全都丟垃圾一般丟到塔木武試區之外!

    武試是不能殺人的,故而寧凡只是將這些欺壓塔木的人打成重傷,饒是如此,也引起了塔木人的陣陣歡呼。

    他們終于掃去了心中一口惡氣!敢搶塔木部火魂,敢踩著塔木部討好樓陀帝,這,就是下??!

    “大膽!區區一個外修,竟敢打傷我白鬼部修士!”正在本部武試區獵殺火魂的白鬼法師。勃然大怒。

    “好狠!被此人重傷的修士,沒有百年休養,絕對無法痊愈!恐怕若非規則所限,此人都敢直接暴起殺人的!”也有一些部落對寧凡有了畏懼,膽戰心驚。

    邪羊部的那名渡真巔峰,忽見寧凡沖向自己,嚇得亡魂大冒,生怕自己被寧凡一并重傷丟出,張口結舌,就想焦急地解釋什么。

    出乎他的意料。寧凡并沒有對他出手,只是一抬手,卷起狂風,將此人柔和送出塔木武試區。

    “你幫助塔木的事情,我看到了一些,不會傷你。你部少族長不在,速去幫你部獵殺火魂,提升成績!”寧凡對那人傳音吩咐道。

    那邪羊部渡真巔峰微微松了口氣,立刻回歸邪羊部武試區。幫助本部修士獵殺火魂去了。

    寧凡一個照面重傷了十余名渡真巔峰,既震撼了一些人的內心,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憤怒與謾罵,對那些罵聲。寧凡毫不關心,神念一掃此地三十五個武試區,內心有了計較。

    塔木部的總成績本只有1分,在他滅殺一只半步舍空火魂后。分數上漲到了11分。這個分數目前仍是墊底,便是倒數第二的汗真部,目前也有44分了。已成功滅殺四只渡真火魂。

    絕大多數的部落分數都已超過五百,似那些大部,基本沒有少于千分的。

    目前分數第一的召風部,總分已超過九千分,排名第二的是?;瓴?,已接近七千分,邪羊部排名第七,總分才堪堪一千五百分,這與邪羊部往年分數相比,少了許多,究其原因,是因為少族長鮮于純的忽然退出。

    “想得到南疆第一,單憑我手中的召火符,是絕對不夠的,如此一來,便先搶其他部落的火魂,增加分數!”

    寧凡沒有急于動用本部召火符,而是朝著一個個南疆武試區沖去。

    可憐的汗真部,二十個參比者正在圍攻五頭渡真火魂,還沒反應過來,就有一道漆黑火光燃燒而過,幾乎只一瞬間,五頭渡真火魂俱被燒成飛灰!

    塔木部,61分!同時寧凡又獲得了五塊火晶!

    “為什么!我們又沒搶塔木的火魂,你為何要搶奪我們!”一名汗真部薩滿法師怒叱道。

    “搶便搶了,你又能如何!”

    寧凡近乎無情的一瞥,頓時嚇得那名薩滿法師不敢說話,冷汗淋漓。

    即便他明知道,在這場武試之中是不允許殺人的…

    繼汗真部之后,一個又一個的部落,被寧凡搶走了正在獵殺的火魂!

    首先被搶的,只是那些沒有舍空坐鎮的小部落,繼而便是連那些舍空坐鎮的部落,寧凡也光臨了。

    舍尸部擁有三名舍空初期坐鎮,正在合力獵殺三頭舍空火魂,忽見一道火光襲來,舍尸部三名舍空皆是大怒,“好個大膽的外修,想搶我舍尸部火魂,沒有那么容易!”

    三名舍空齊齊騰空,向寧凡出手,至于那三頭舍空火魂,則被舍尸部修士暫時聯手封住。

    按照武試的規矩,寧凡搶奪其他部落火魂,不能主動傷人,但若對方率先反擊,他便也可以出手還擊了。

    “滾!”

    寧凡張口一噴,火海直接將三名騰空而起的舍空淹沒,繼而便是三聲凄厲的慘叫,再之后,便有三道倉皇恐懼的元神,從那魔火之中逃脫而出,肉身已被燒成飛灰!

    這還是寧凡手下留情的緣故,否則便是瞬殺三人,對寧凡而言都不難的!

    “前、前輩饒命!”三名舍空嚇得直接求饒,生怕寧凡膽大包天到無視此地規矩,暴起殺人。

    寧凡卻看也不看三名舍尸部舍空,抬手滅殺了舍尸部召喚出的三頭舍空火魂,又前往下一部武試區。

    黑山部武試區!

    黑山部兩名舍空中期舔了舔舌頭,已存了將寧凡打成重傷的決心,二人忽然騰空,朝寧凡祭出天羅地網,卻被寧凡一把魔火燒得干凈,即便這二人同樣被寧凡滅掉了肉身!

    同時被滅的,還有黑山部召喚出的兩頭舍空火魂!

    白鬼部武試區!

    白鬼部一共七名舍空,修為最強的。是舍空后期的白鬼法師,在寧凡踏足白鬼部武試區的瞬間,白鬼法師立刻朝著草原大地打出一道掌心雷,一個早已準備在此的困敵大陣,頓時開始運轉。

    “我白鬼部精于陣道,這兩儀生殺陣便是碎念初期入了,也要傷筋動骨,今日我以精血催陣,必讓你重創于此陣之中!”

    白鬼法師滿面桀驁,絲毫不認為困于此陣的寧凡。能有什么作為。

    他朝著陣法噴出七口精血,損耗絕對不小,其他六名白鬼部舍空,同樣如此舉動,使得大陣的威能,瞬間暴漲了一倍不止!

    “區區此陣,想困住我,不夠!”

    寧凡連樓陀帝的山中陣法都能輕易破掉,又豈會懼怕一群舍空布下的陣法。連勢字秘都沒有動用,直接以肉身朝著前方暴沖而出,將那大陣強行撞毀!

    包括白鬼法師在內,七名白鬼舍空全部吐血狂退。滿面駭然!

    “此人肉身好生可怕!即便修為被封,單憑此肉身,都可橫行碎念初期!”

    哪里還敢再阻寧凡!只能眼睜睜看寧凡滅殺了本部召喚的火魂!

    召風部有了莫大壓力!

    當寧凡踏足召風部的瞬間,南之龍目光一狠。對身后九名舍空修士冷聲道,“速速助我合魂!”

    九名舍空的藥魂之力,瞬間加持在了南之龍身上。原本就是舍空巔峰的南之龍,修為頓時暴漲,直接沖開碎念瓶頸,達到了碎念初期的程度!

    “你有碎念肉身,南某亦有碎念戰力,我召風部火魂,豈容你區區外修奪走!天都破魔指!”

    南之龍忽然抬起右手食指,口中念念有詞,背后頓時出現十二個金燦燦的佛幢,巨大無比!

    他的食指漸漸染上一層金色,那金色很淡,但卻有一股攝人佛威,不斷傳出,那佛威,似能對寧凡體內古魔血脈產生一絲壓制,使得寧凡瞬間意識到,這是一門佛家破魔神通!

    南之龍大喝一聲,全力按下此指,一道淡金色的千丈指印,好似直接按在萬里長空,又好似直接按在寧凡眼中。

    寧凡仗著肉身之強,直接正面一拳,轟碎了這千丈指印,卻在隨后數息之內,忽然胸口一痛,嘴角流出一絲血跡。

    好詭異的神通!他明明擋下了千丈指印,卻仍舊受了傷,如此看來,那落在眼中的指影,同樣有著殺傷力,殺傷的,是魔修道心!

    “好詭異的佛門神通,竟可直接攻擊道心…”寧凡第一次見到這類佛門神通,自是吃了個小虧,但如今有了防備,這類神通便很難再奏效了,周身烈火一燃燒,便是那一點傷勢也在涅槃之中痊愈了。

    見寧凡只是微微受創,且傷勢瞬間就好了,南之龍面色微微一驚,須知這可是他以莫大代價從中州天都峰學到的神通,也是他最強手段!往昔使出,幾乎無往不利,便是碎念中期修士,也多半會被重創的。當然這有一個前提,對方必須是魔道修士,破魔指才能發揮最大威能…

    寧凡毫無疑問是個魔道修士,從氣息幾乎都能看出,但卻正面接下了天都破魔指!

    “若無其他底牌,便休怪寧凡手下無情了!”

    寧凡速度快得匪夷所思,直接仗著肉身之強,一個沖撞將南之龍撞得吐血倒飛,連躲避都無法辦到。

    合魂術需要極為精妙的神念維持,南之龍受創之下,幾乎暈眩過去,自然無法維持合魂術,氣息很快便衰弱下去了。

    其他召風部舍空還想再攔寧凡,卻被寧凡一個接一個的撞飛,最終,召風部此刻召出的火魂,同樣被寧凡獵殺一空!

    “可恨!可恨吶!”南之龍內心極度不甘,卻也無奈,武試本就是考驗實力的場所,往年都是召風部搶其他部落火魂,如今因果循環,卻也輪到召風部倒霉了。

    只是這樣一來,就無法打壓塔木部的分數了,如此一來,就無法討好樓陀大帝了!

    邪羊部寧凡沒有去搶,這自然是看在鮮于純的面子,使得邪羊部修士頭一次覺得,少族長交好寧凡前輩,是有一定好處的。

    ?;瓴?。則是寧凡搶奪的最后一部。

    ?;瓴可崢詹簧?,但當寧凡到來時,冥海法師卻制止了其他人的出手,只單獨一人擋在寧凡面前。

    “戰勝老夫,我部所召火魂,全部交給閣下滅殺。若做不到,則請離開我?;瓴?!”

    此人竟想以一己之力,攔下寧凡!

    ?;瓴渴巧偈父雒揮寫蜓構鏡牟柯?,故而對于?;?,寧凡出手并不像對其他部落那般兇狠。點頭,同意了冥海法師的挑戰。

    冥海法師神情空前凝重,猶豫之下,終于還是動用了尚未完善的最強神通,來迎戰寧凡。

    那是一式道念之術,是唯有碎念修士能夠完善的神通,此術若是完善,便是冥海法師正式踏入碎念之日!

    “極火之念!”

    冥海法師道念一起,二人交手區域。天地狂風大作,火浪滔天!

    此人一念,可動風云!

    “道念之術么…”

    寧凡沒有以強橫肉身直接擊敗冥海法師,而是徐徐抬指。一指點下,腦海中回憶的,卻是修真路上的殺戮與孤獨,若那西風落葉。一點點飄落心頭,卻是無悔。

    昨夜西風凋碧樹!

    冥海法師頓時駭然,在寧凡抬指的瞬間。他以道念召出的狂風,瞬間被寧凡所接管,繼而化作微微西風,更有片片落葉從天而落。

    那些落葉無聲無息,卻帶給冥海法師空前?;?,幾乎催動一身道念,朝那些落葉瘋狂撞去,想以極火之念,燒燼漫天落葉!

    落葉屬木,木生火,生克之間,冥海法師自問他的道念,理應對寧凡的道念產生壓制。

    但結果,卻是冥海法師的極火之念,輕而易舉敗在寧凡的道念之下,在那西風道念之下,一點點化作飛灰…

    論五行生克,極火之念絕不可能敗給寧凡的道念才對!

    論道念完善程度,冥海法師有一種古怪感覺,總覺得寧凡的道念并不完善,甚至不如許多碎念初期修士完善…

    難道寧凡修為低于碎念境界,故而道念并不完善?

    這個念頭剛一生出,就被冥海法師否決了,寧凡已被證實是一名萬古仙尊,自然不可能修為低于碎念的。

    如此一來,冥海法師只得認定,寧凡是故意壓低了道念強度,來與自己公平對決。

    敗給這樣一個胸懷坦蕩的老怪,他冥海法師心服口服!

    “懇請前輩指點,為何晚輩的極火之念會輸給前輩的西風落葉道念…”冥海法師虛心求教。

    寧凡并非碎念老怪,對道念的領悟,甚至還不如半步碎念的冥海法師,但他乃是天人第二境修士,能看出冥海法師看不懂得諸多問題,解答此問題,自然不在話下。

    “深度不同…”

    寧凡言罷,獵殺了?;瓴克倩鴰?,冥海法師長嘆一聲,似從寧凡簡短的話語里獲得莫大好處,對手下吩咐了一聲,頓時,?;瓴亢盟婆浜弦話?,又召喚出其他一些渡真、舍空火魂,供寧凡滅殺取分。

    “碎念火魂殺不殺!”冥海法師忽然問道。

    寧凡沒有立刻答復。

    從內心而言,他并不像獵殺碎念火魂,畢竟召喚碎念火魂風險太大,若召喚出半步萬古境界的碎念火魂,則勢必會是一場苦戰——當然,若寧凡肯當著此地南疆修士,使用一些隱秘底牌,還是可以獵殺碎念火魂的,但那樣就有些得不償失了,勢必有一些東西暴露給大卑…

    寧凡算了算分數。

    隨著他不斷搶奪火魂,塔木部的總分,已上升至三千分。

    三千分,足以讓任何一個塔木修士狂喜了,這超過了他們的預期!也足以讓任何一個小瞧塔木、小瞧寧凡的人閉嘴了,那些揚言塔木不會超過千分的修士,此刻紛紛閉了嘴,那些揚言要領先塔木多少多少分的部落,此刻則紛紛大受打擊。

    但寧凡卻不滿足區區三千分!

    排名第一的召風部,已經拿到了九千分,想要奪得南疆第一,就必須取得超越召風部的分數。

    然而麻煩的是,那些被寧凡搶過火魂的部落,忽然極為默契地停止了一切行為,不再召喚火魂獵殺了。

    有些是因為人員損傷嚴重,無力獵殺火魂。有的則另存了其他心思,不愿繼續召喚,以免被寧凡搶殺取分。

    也就是?;瓴勘冉鮮翟?,言出必信,主動召喚火魂,供寧凡搶奪。

    按照規則,若對方不主動召喚,并不允許寧凡直接搶奪對方的召火符的,代為召喚不被允許。

    “想要超過召風部的分數,便是把塔木部剩下的下品、中品召火符用光。也是不夠的。如此一來,早晚是要獵殺碎念火魂了么…”

    念及于此,寧凡對冥海法師答道,“將你部碎念火魂召喚一個出來吧,待我滅殺一個,再召喚第二個…”

    “好!能觀摩前輩與真正的碎念斗法,對晚輩而言,也是天大的幸事!”冥海法師似對武試成績全不關心,此刻只一心想看寧凡獵殺碎念火魂。立刻吩咐本部修士使用上品召火符。

    然而問題忽然出現!

    上品召火符使用之后,竟沒有任何效果,并無碎念火魂顯現!

    “古怪!這上品召火符莫非存在問題,否則為何無法成功召喚碎念火魂?”冥海法師大感意外。又試了試其他上品召火符,發現所有的召火符都有問題。

    整個南疆小比,都沒人傻到召喚碎念火魂來殺,是以根本無人試過召喚碎念火魂。

    也正因如此。在寧凡決定召喚碎念火魂以前,無人發現此符存在問題!

    寧凡試了試催動塔木部的上品召火符,發現同樣沒有效果。不過下品、中品召火符還是可以用的。

    無奈之下,寧凡只得放棄獵殺碎念火魂,其他部落又遲遲不繼續召喚渡真舍空火魂,他便只得先將塔木部的召火符用光了。

    余下的38張下品召火符,20張中品召火符,被寧凡一一用盡。塔木部的分數,也隨即超過了六千分。

    六千分,仍舊比不上塔木部的九千分。

    隨著時間一點點流逝,其他部落仍舊沒有繼續召喚火魂的打算,仿佛寧可保持這個成績結束武試,也不繼續召喚了!

    “無法令塔木部墊底,算是我等的失手,但無論如何,決不能讓塔木部奪得第一!我等實力不如那寧姓外修,若召喚出火魂,勢必還沒滅殺,就被此人搶走,如此一來,倒不如壓根不去召喚,使得塔木部根本沒有奪得第一的希望,也算我等為樓陀大帝盡了一份力!”

    這是無數部落內心的真實想法!

    這想法,便是場外諸多心智不缺的修士,都能看穿,寧凡如何看不透徹。

    這是一種消極打壓塔木的手段,但卻極為有用,畢竟若那些部落不主動召喚火魂,寧凡便是想搶,也無法搶奪。

    無法再令分數上漲了!

    “實在不行,就對那些個部落的修士使用幻術,迫使他們受控之下,自行召喚出火魂來…”

    寧凡正自沉吟,此地草原忽然有了不規則的震動。

    一時輕,一時重,那震動極不規律,伴隨著那震動的產生,一個個武試區,忽然異變陡生!

    汗真部武試區,一團深褐色的火焰,忽然憑空出現,繼而便有一道深褐色的火魂,從那火焰之中走出,散發出碎念中期的修為!

    緊接著,又有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個碎念火魂,相繼出現在了汗真部,修為從碎念初期到碎念后期不等!

    火頭碎念火魂一現,瞬間在汗真部引發了瘋狂殺戮,汗真部參比修士二十人,幾乎一個不剩,全部死在當??!

    要知道汗真部壓根沒有動上品召火符,這五頭火魂出現的時機,簡直詭異!

    不只是汗真部,其他部落的武試區,同樣各自出現五頭碎念火魂,數目與各自上品召火符的數目完全一致!

    碎念火魂,豈是一群渡真、舍空可以抗衡,更何況各個部落武試區都是一次性出現五頭碎念火魂,故而死傷都極其慘重,不少部落的參比者都是被當場屠盡,只有少數修士能夠幸存,但也駭然之極!

    最可怕的是,那些碎念火魂殺光了眼前的參比者之后,竟開始朝著此地人群殺去,看那氣勢,若殺光此地修士,還將逃竄到整個南疆,行那屠滅南疆之事!

    以南疆草原的修士修為,根本無法阻止這場殺戮!

    畢竟那是整整175頭碎念火魂!便是萬古仙尊來此,面對如此之多的碎念火魂,都要頭皮發麻,小心應對!

    更有一聲帶著碎念氣勢的冷笑,忽然傳入此地每一個修士的耳中,似從草原地底傳來!

    “桀桀桀桀,楚烈多蘭,兇域沒殺死你,算是空焰的無能,但我石焰絕非無能之輩,這一次,你絕對逃不出我等手掌!”

    當日埋伏多蘭的三焰衛,竟追到了此地…

    他們是如何走出兇域封鎖,踏入大卑的!(未完待續。)

    
  //www.trtrh.com/5_5569/430184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