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河北20选5开奖 > 修真小說 > 山海之主 > 正文 第一卷 陌上少年行 第五十章 御劍術

河北20选5投注计算器:正文 第一卷 陌上少年行 第五十章 御劍術

    之后的???,倒是沒有出現像周之問這般人物,陸續上臺展現自己劍法與修為的外院弟子,倒也是規規矩矩,按部就班了很多。

    這些參加??嫉耐庠旱蘢?,基本上都是修至初窺玄關六重的門徑,甚至排名靠前的幾位鐵劍弟子,已打六重圓滿,雖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如周之問般在玄關四重便修出劍氣,但只要修為上了六重的臺階,催生劍氣倒是不存在特別的困難,且此時氣勁充盈,劍氣凝練,運行流轉之際更為自如嫻熟,是境界低下的修行者不可感知的玄妙。

    一時間,劍臺之上,劍芒閃爍,瑩白的劍光組成道道光幕,在冬陽的照耀下,顯得絢麗紛繁。

    臺下劍場上的眾多外院弟子表現得也很安靜,他們吸取了教訓,不再像對先前打頭陣的周之問般對上臺展示的外院弟子輕易表露或激動或興奮的情緒,大多數人都是偶爾望向劍臺之上的高座,心中又是一陣懼意,當下也便心中默念起劍訣口令,希望等到自己上臺之上那劍門裁決的承劍弟子能口下留情。

    “我不想看了?!?

    余默存盤腿坐在人群的最后方,默默地望著臺上被評予丙下丁上的眾多外院弟子,不由闔起眼,低聲說了一聲。

    他的木劍已被他負到了身后,劍柄越過右肩,抵著他微偏的頭。

    那劍臺高座之上的承劍弟子除了“可以了”“丙下、丁上”的話語外,便是冷冰冰的表情,而劍臺之上展示的外院弟子,亦仿佛身穿枷鎖劍法走勢頗多阻滯,每位演練之人眉宇間都帶著憂煩和驚懼,壓抑如同烏云一般籠罩著每位弟子的頭頂,冬日晴空仿佛也黯淡了幾分。

    “正常,那華子弈方才那么一出,鬼都怕了幾分,何況這些沒見過多少世面的外院弟子……”

    阮東隅也不怕臟,大大咧咧地癱坐在地上,雙手抱在腦后枕著,高翹二郎腿使勁地抖。這是個什么時候都可以云淡風輕的主兒,從不大驚小怪,仿佛一切在他眼中都是那么的理所當然。

    余默存大概已經習慣了阮東隅這個沒心沒肺的家伙,他又不是缺心眼,只是看待事物的輕重比自己輕很多,他忘了他一眼,問道:“喂,你來過參加過這么多次???,雖然沒上過臺,但也看了不少,難道每年的??級際僑绱搜掛趾統撩頻拿??”

    “那倒不是?!?

    阮東隅坐了起來,隨手拍了拍身上的積雪和灰塵,說道:“每年的??疾鎂鮒碩疾灰謊?,但基本都是另外的三位承劍女弟子輪流來掌管場面,女子脾氣性格自然會溫和許多,言語也不會過激,一向相安無事。但今年不知道是為何,讓素來很少冒頭的華子弈來當這??嫉牟鎂鮒?,想來也是有些許古怪?!?

    “這華子弈除了承劍弟子的身份,還有什么來頭么?”余默存皺了皺眉問道。

    “來頭可大嘞!”阮東隅說道:“南鳶郡分為六個地界,五城一府,而華子弈,便是五城之中唯一有城主的北昌城——城主的子嗣,你說他后臺大不大?!?

    “北昌城城主?”

    “南鳶郡的五城就好比傳說之中神朝的諸侯國,分封自立,自營自生,但卻共同歸統一個郡主,但郡主并不會直接參與城中勢力的糾紛。北昌城的華家在多年前便整合了城中勢力,坊市店鋪地契都被其吞并,一家獨大的局面就是城中權利皆由其掌管,從世家變成世襲城守,也不是說不過去的事情?!?

    “不過你這樣問我倒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阮東隅蹙眉說道:“那劍榜靠前的吳恒,是洞陵縣中一個小家族吳家的獨子,吳家素來與大世家林家交好,與其說交好,不如說是林家的附庸,而林家如今勢大,隱隱有壓過上官家的跡象,這吳恒在這個節骨眼上又如此討好華子弈,實在是…….有點不尋常啊……”

    “……聽不懂?!庇嗄嬙慫謊?,沉默半響之后,頭微微搖道。

    阮東隅望了他一眼,正色道:“總之,你別再惹事,老老實實地混完這次??季托辛?,之后退選??埔膊皇鞘裁創蟛渙說氖慮?,你若是再與這些意氣耗上,指不定還得捅什么亂子出來?!?

    “但有時候很多事情由不得我不去惹不是么?”

    余默存微微搖頭,沒有在意一旁愣愣的阮東隅,只是沉目望著劍臺之上。

    劍童傳聲再度響起。

    “下一位,外院吳恒?!?

    ………….

    ………….

    吳恒來到劍臺之上。

    臺下的弟子驚起一陣輕呼。

    高座之上的徐言山亦是睜開半闔的雙眼,視線向下投去。

    他與臺下的眾多弟子一樣,對這個最有機會能成為這屆劍門執劍弟子的外院弟子有所興趣,也可以說是好奇。

    “子弈,這便是你說的那位杰出的劍榜弟子么?” 徐言山緩聲問道。

    “是的,徐師?!?

    華子弈轉過身來,向徐言山點了點頭,“吳恒一身修為已至玄關七重,雖說倚靠外力提升的境界尚未穩固,但清氣底蘊比之他人更為磅礴,他吳家作為林師兄家族的附屬家族,從小便把其送到林家修習劍法,雖然不能接觸林家的核心劍訣,但一身劍道底子卻是穩固的,以弟子看來,在場的所有外院弟子當中,要想找一位比之對劍道修行更為嫻熟上道的別無他人,如果說要從中挑選新任執劍弟子的話,吳恒是一個不錯的人選?!?

    “嗯?!斃煅隕降閫煩烈鰨骸澳僑美戲蚯魄瓢??!?

    華子弈望向下方劍臺的吳恒,淡淡道:“開始?!?

    吳恒并沒有立即拔劍,他先是對高座之上的數道人影長身作揖,躬身靜止數息后,才直身而立,在他看來試劍禮儀要足,對于尊長師兄來說,這是一種莫大的尊重與敬意,未出劍,便猶勝他人三分。

    “這吳恒,倒是懂劍禮?!斃煅隕睫圩懦ば?,淡笑道。

    “畢竟是家族之后,懂劍禮,亦不稀奇?!被愚乃檔?。

    ………….

    ……………

    眾多弟子都知曉,吳恒在他們當中的身份最屬顯貴,就算不看劍道修為,只看世家關系,只要不是修行根基太差,他參加??家嗖還親吒魴問攪鞒?,鐵定是劍門內定的執劍弟子,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但都心照不宣。

    看著劍臺之上手撫劍柄的吳恒,眾人的心情都不是滋味。

    吳恒右手握上劍柄,冷冽的劍刃迅速在其手中被拔出,其迅捷之勢,在光線映照下恍若消失了一般,眨眼再望去,鐵劍便已完全出現,斜指地面。

    “迅捷如風?!?

    臺下的阮東隅挑了挑眉道:“這吳恒雖然囂張了點,但當真有一手,他的拔劍速已經有一絲‘疾’的水準了,分光之時形若無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有那么玄嗎…”余默存斜眼忘了他一眼。

    “怎么就沒有?!?

    阮東隅說道:“修劍之人,入門劍道不可追求鋒銳,若銳氣過盛,便會容易使得劍意不穩,而另一點的速,便是劍修入門之時必須要盡快完善的一點,須知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鋒銳可以隨著境界的提升,而通過功法來修得威能,但拔劍出劍的速度,只能依靠一次次的收劍出劍,出鞘歸鞘來磨礪。許多凡俗的武夫,雖然修為低下,威能只能靠利刃來給予,對于修道者而言,很是弱小不堪,但他們的劍,一般都要比修道者的劍要快上許多,因為他們是在生死之間磨礪的劍法,若劍不夠快,等待他們的就是死亡,人的潛力在生死的壓迫下會發揮到極致,對于他們來說,快,就是活下去的資本。你現在未到五境,劍之威能,豈是低境界之人能夠體會的,而下四境之劍修唯一能控制的便是快,只要夠快,別人出一劍你就能出十劍,何須愁不勝?”

    但是余默存皺了皺眉,低聲道:“可我覺得他并不是很快啊…….”

    “嗯?”阮東隅方想詢問,卻被人群突然驚起的喧鬧聲吸引了過去。

    兩人抬頭望向劍臺之上,只見那吳恒并沒有像前面試劍的外院弟子那般中規中矩地施展著劍法,他將劍握于身前,闔眼默念口訣,數息之后睜開雙眼,握著劍柄的手在眾目睽睽之下竟悍然地松開,正當眾弟子以為他是失誤之時,卻見那柄鐵劍竟然懸浮在了半空中,那吳恒雙手并成劍指,身體弓步后撤,劍指環繞,那柄利劍之上頓時生出一股鋒銳的氣息,雖然不盛,但很精粹凝練。

    “哦?入門的劍經修至大成了?”

    徐言山目露訝色:“生出劍氣也足夠凝練,不錯、不錯?!?

    華子弈在其身旁微微頷首,嘴角揚起輕微的弧度,默不作聲。

    吳恒神情專注,劍指一揮,那空中的鐵劍便破空飛繞于劍臺上空,如龍盤繞,變成一道金光劍痕,數息之間飛掠了十數個來回,風聲陣起。

    “好!”

    不知是哪位弟子帶頭喊起,眾多弟子都被眼前之景驚得熱血澎湃,那可是劍經大成之后才能使出御劍術,是無數外院弟子夢寐以求的修行劍法,如今在同輩當中竟有人先行一步,怎么能讓他們不心生憧憬慕羨之意。

    片刻后,吳恒收劍歸鞘,但卻是手不及劍分毫,那游空回來的利劍仿佛被他賜予了靈智一般,如同蛟龍歸淵,無聲入鞘,利落至極,沒有絲毫多余。
  //www.trtrh.com/86_86708/3044593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河北20选5开奖 www.trtrh.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rtrh.com